更多真相,請關註 GtvGnews

西班牙2021年4月26日電/西喜社——

歐洲和美國陷入了關於北溪2號的爭論中。圍繞著這條將連接俄羅斯和德國的管道的討論比雙方提出的論點更為復雜。這並不像人們常說的那樣是一個純粹的安全問題:北溪2號線不會增加歐洲對俄羅斯天然氣的依賴,也不會限制其他國家對能源資源的獲取。這個問題之所以如此棘手,是因為它結合了多種考慮–從能源供應多樣化到各國的經濟利益;從法律承諾到歷史不信任。北溪2號的兩種極端的解決方案都是有問題的。如果因為美國的壓力而迫使該管道被取消,並使德國以及其他有公司參與建設的國家–被打敗並產生怨恨,這對歐洲是不利的。但是,如果不理會波蘭的抱怨而建造管道,也會造成損害,使德國成為一個不關心其盟友和鄰國的自私行為者的形象。

對於德國來說,放棄北溪2號,從而違反第三個歐洲能源一攬子計劃之前的法律協議,會讓人感到非常不舒服。同時,它堅持要完成輸油管,這在歐盟是一個分裂的因素。他不僅使東歐國家對德國領導力的信任和信心面臨風險,而且對一些南方國家也是如此。例如,意大利人看到南溪項目被取消,而北溪項目繼續進行。這一系列的不滿可能開始削弱德國建立歐盟對俄政策共識的能力。同時,對北溪2號的頑固強調也帶來了德國的外交政策完全由經濟利益驅動的質疑,特別是能讓俄羅斯認為他可以依靠經濟利益來解決政治問題,比如與烏克蘭的沖突。甚至包括中國或其他國家,誤認為依靠經濟利益可以改變德國,乃至歐盟在反對侵犯人權方面和對抗系統性競爭對手(中共)方面的戰略思想。

對美國來說,雖然對德俄項目實施制裁是可能的,但代價太大。這樣做不符合美國總統喬-拜登和國務卿安東尼-布林肯所說的美國外交政策的指導原則。因為美國還有真正重要的地方,如中國問題上,要優先考慮與盟友合作。對許多歐洲人來說,無論他們是否喜歡這條管道,但他們會在意美國是否願意以經濟為武器,直接損害歐洲的利益。美國需要與一個團結和積極主動的夥伴合作,而不是與一個分裂和受傷的歐盟合作。

俄羅斯在這個問題上基本只是一個旁觀者,因為它對華盛頓和柏林的行動沒有發言權。然而,其結果將影響俄羅斯對西方的看法(和影響)。對莫斯科來說,如果歐、美不能妥協,那無論是什麽其他結果,莫斯科都成為這場競賽的勝利者,它可以借機擴大歐盟和美國之間的分歧。

北溪2號不是一個好主意的原因有很多(因為它存在的主要理由是繞過烏克蘭,它與第三個能源一攬子計劃的目標相矛盾,它分裂了歐洲,而且考慮到歐洲大陸的天然氣消耗量,它其實並沒有必要)。默克爾以傾向於大西洋而聞名,她對輸油管道有疑慮,她的處境很復雜。在大國新的地緣經濟競爭中,貿易是一個重要的武器,歐盟 40%以上的國內生產總值來自與世界各地的貿易,而美國只有26%。冷戰期間,美國和蘇聯在德國處於對峙狀態,德國一直生活在雙方可能發生的沖突帶來的核毀滅的威脅之下。今天,德國又一次被夾在兩個大國之間,雖然形式有所不同,因此,美國應該認真的考慮德國的感受。

簡評:

之前,我們談過“北溪2號”的來龍去脈和它的危害。這個工程立項的時候,世界格局和現在是大不一樣的,“團結與合作”是當時的政治正確。而今天,很明顯的,美國與歐盟需要聯合起來,去面對中共企圖改寫世界格局的影響。

在跨大西洋聯盟需要修復之前有所損害的關系時,“北溪2號”工程就是一個風向標,直接反應這個聯盟的牢固程度。表面上看,這個工程主要是俄羅斯參與,背後是有中共的影子的。歐盟、美國、俄羅斯、中共,北溪2號就是一場三國殺,是一個打在歐盟和美國之間的一個釘子。

我們可以看到,北溪2號工程該如何解決,不僅僅是歐盟和美國如何進行妥協,而是如何在合作的基礎上,就貿易合作、歐洲安全和全球安全達成一個總體的規劃,涉及到方方面面,比如雙方的戰略藍圖,對俄羅斯政權的方向(拉攏還是打擊),天然氣貿易對俄羅斯政權的影響(是否通過有條件的天然氣貿易和其他貿易來拉攏俄羅斯),結合氣候會議(也就是世界經濟產業鏈重組)形成一個歐盟+美國+俄羅斯的新的能源貿易方式,傳遞給俄羅斯一個概念:在遵從跨大西洋聯盟安全底線和行為準則下,可以共贏。如果要與歐美為敵,那麽我們會聯合起來對付你。在這個復雜的方案中,美國需要給歐盟更多的安全保證和新經濟格局中更有利的新定位。

這有點像72年的“乒乓外交”中,歐美拉中共,對抗蘇聯。現在是“北溪外交”,讓俄羅斯明確站隊,以更好的對抗中共。歐盟和美國在“北溪2號”工程中,絕不是某一方面單純的強勢,比如美國制裁德國,強迫德國放棄。也不是德國不顧一切的堅持到底。

對德國來說,關鍵的態度是默克爾,或者說後默克爾時代的德國政壇,是否有遠見,以此為契機,構建一個新的跨大西洋,泛俄羅斯的新德國和新歐洲。而對美國來說,拜登政府需要的是智慧的方式,來應對新的挑戰。

拜登政府在4月15日宣布了對俄羅斯新的制裁方案,並沒有談到“北溪2號”,而是俄羅斯的其他一些行為,但它明確了華盛頓的立場,毫不含糊地表達了對莫斯科的不滿,同時也提供了對話的機會。對俄羅斯強硬,但還是留有大門,對盟友寬容,共同協調,這應該是最好的政治解決方案。

這一切,最終都是為了滅共,及滅共後的世界新秩序。

審核:螞蟻兄弟;校對:信心的選擇;發稿:信心的選擇

新聞來源:机密报

歡迎加入西班牙巴塞羅那喜悅農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