更多真相,请关注 GtvGnews

西班牙2021年4月26日电/西喜社——

欧洲和美国陷入了关于北溪2号的争论中。围绕着这条将连接俄罗斯和德国的管道的讨论比双方提出的论点更为复杂。这并不像人们常说的那样是一个纯粹的安全问题:北溪2号线不会增加欧洲对俄罗斯天然气的依赖,也不会限制其他国家对能源资源的获取。这个问题之所以如此棘手,是因为它结合了多种考虑–从能源供应多样化到各国的经济利益;从法律承诺到历史不信任。北溪2号的两种极端的解决方案都是有问题的。如果因为美国的压力而迫使该管道被取消,并使德国以及其他有公司参与建设的国家–被打败并产生怨恨,这对欧洲是不利的。但是,如果不理会波兰的抱怨而建造管道,也会造成损害,使德国成为一个不关心其盟友和邻国的自私行为者的形象。

对于德国来说,放弃北溪2号,从而违反第三个欧洲能源一揽子计划之前的法律协议,会让人感到非常不舒服。同时,它坚持要完成输油管,这在欧盟是一个分裂的因素。他不仅使东欧国家对德国领导力的信任和信心面临风险,而且对一些南方国家也是如此。例如,意大利人看到南溪项目被取消,而北溪项目继续进行。这一系列的不满可能开始削弱德国建立欧盟对俄政策共识的能力。同时,对北溪2号的顽固强调也带来了德国的外交政策完全由经济利益驱动的质疑,特别是能让俄罗斯认为他可以依靠经济利益来解决政治问题,比如与乌克兰的冲突。甚至包括中国或其他国家,误认为依靠经济利益可以改变德国,乃至欧盟在反对侵犯人权方面和对抗系统性竞争对手(中共)方面的战略思想。

对美国来说,虽然对德俄项目实施制裁是可能的,但代价太大。这样做不符合美国总统乔-拜登和国务卿安东尼-布林肯所说的美国外交政策的指导原则。因为美国还有真正重要的地方,如中国问题上,要优先考虑与盟友合作。对许多欧洲人来说,无论他们是否喜欢这条管道,但他们会在意美国是否愿意以经济为武器,直接损害欧洲的利益。美国需要与一个团结和积极主动的伙伴合作,而不是与一个分裂和受伤的欧盟合作。

俄罗斯在这个问题上基本只是一个旁观者,因为它对华盛顿和柏林的行动没有发言权。然而,其结果将影响俄罗斯对西方的看法(和影响)。对莫斯科来说,如果欧、美不能妥协,那无论是什么其他结果,莫斯科都成为这场竞赛的胜利者,它可以借机扩大欧盟和美国之间的分歧。

北溪2号不是一个好主意的原因有很多(因为它存在的主要理由是绕过乌克兰,它与第三个能源一揽子计划的目标相矛盾,它分裂了欧洲,而且考虑到欧洲大陆的天然气消耗量,它其实并没有必要)。默克尔以倾向于大西洋而闻名,她对输油管道有疑虑,她的处境很复杂。在大国新的地缘经济竞争中,贸易是一个重要的武器,欧盟 40%以上的国内生产总值来自与世界各地的贸易,而美国只有26%。冷战期间,美国和苏联在德国处于对峙状态,德国一直生活在双方可能发生的冲突带来的核毁灭的威胁之下。今天,德国又一次被夹在两个大国之间,虽然形式有所不同,因此,美国应该认真的考虑德国的感受。

简评:

之前,我们谈过“北溪2号”的来龙去脉和它的危害。这个工程立项的时候,世界格局和现在是大不一样的,“团结与合作”是当时的政治正确。而今天,很明显的,美国与欧盟需要联合起来,去面对中共企图改写世界格局的影响。

在跨大西洋联盟需要修复之前有所损害的关系时,“北溪2号”工程就是一个风向标,直接反应这个联盟的牢固程度。表面上看,这个工程主要是俄罗斯参与,背后是有中共的影子的。欧盟、美国、俄罗斯、中共,北溪2号就是一场三国杀,是一个打在欧盟和美国之间的一个钉子。

我们可以看到,北溪2号工程该如何解决,不仅仅是欧盟和美国如何进行妥协,而是如何在合作的基础上,就贸易合作、欧洲安全和全球安全达成一个总体的规划,涉及到方方面面,比如双方的战略蓝图,对俄罗斯政权的方向(拉拢还是打击),天然气贸易对俄罗斯政权的影响(是否通过有条件的天然气贸易和其他贸易来拉拢俄罗斯),结合气候会议(也就是世界经济产业链重组)形成一个欧盟+美国+俄罗斯的新的能源贸易方式,传递给俄罗斯一个概念:在遵从跨大西洋联盟安全底线和行为准则下,可以共赢。如果要与欧美为敌,那么我们会联合起来对付你。在这个复杂的方案中,美国需要给欧盟更多的安全保证和新经济格局中更有利的新定位。

这有点像72年的“乒乓外交”中,欧美拉中共,对抗苏联。现在是“北溪外交”,让俄罗斯明确站队,以更好的对抗中共。欧盟和美国在“北溪2号”工程中,绝不是某一方面单纯的强势,比如美国制裁德国,强迫德国放弃。也不是德国不顾一切的坚持到底。

对德国来说,关键的态度是默克尔,或者说后默克尔时代的德国政坛,是否有远见,以此为契机,构建一个新的跨大西洋,泛俄罗斯的新德国和新欧洲。而对美国来说,拜登政府需要的是智慧的方式,来应对新的挑战。

拜登政府在4月15日宣布了对俄罗斯新的制裁方案,并没有谈到“北溪2号”,而是俄罗斯的其他一些行为,但它明确了华盛顿的立场,毫不含糊地表达了对莫斯科的不满,同时也提供了对话的机会。对俄罗斯强硬,但还是留有大门,对盟友宽容,共同协调,这应该是最好的政治解决方案。

这一切,最终都是为了灭共,及灭共后的世界新秩序。

审核:蚂蚁兄弟;校对:信心的选择;发稿:信心的选择

新闻来源:机密报

欢迎加入西班牙巴塞罗那喜悦农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