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本東京方舟農場】作者:喬·霍夫特;翻譯:不動如如;校正:小油鍋

有必要重復一下我先前發表在Gateway Pundit上的文章:在中共國,軍事和民用研究中心之間沒有區別。

中國共產黨的「十三五」規劃(2016-2020年)第78章描述了軍事和民用研究的融合,包括 「合成生物學」領域。

從中國主要科學家的出版物來看,「合成生物學 」似乎包括了生物戰。

許多人還忽視了中國獸醫事業和農業研究項目對軍事工程的潛在貢獻。

金寧一是中國醫學科學院的院士。他被形容為病毒學家,主要研究人畜共患疾病。他出身吉林省,朝鮮裔,是中國共產黨黨員。

同時他也是中國人民解放軍的高級軍官。

金寧一,軍事醫學科學院軍事獸醫研究所分子病毒學與免疫學實驗室主任,軍事遺傳工程重點實驗室主任,吉林省病毒重組疫苗研究與開發工程中心主任。

他以合作研究員的身份,參與北京協和醫學院、中國疾病控制中心(CCDC)、南京大學動物模型研究中心、吉林農業大學、溫州大學、延邊大學、石河子大學、四川大學、佛山大學,以及其他聲稱限於「民事用途」的研究機構。

在一份科學出版物中,金寧一稱自己為溫州大學和廣西大學的教職員工。在另一份出版物中,他將自己歸為延邊大學。

金寧一在冠狀病毒(中共病毒)實驗鄰域有著豐富的經驗。

除了他手上甚至能遠涉美國的關係網,金寧一的研究課題已經在兩個方面超出了道德底線。

金寧一不僅超限度地應用基因工程技術,而且自2007年以來,他身為中共官方研究員,甚至用植入人類細胞受體的轉基因小白鼠進行了冠狀病毒的模型試驗。

也就是說,中共的任何一個實驗室都能基於這種預設的小白鼠試驗模型和「連續傳代」的技術,快速生產出能感染人類的新型冠狀病毒。

然而,使人更加不寒而慄的是金寧一對人畜共患疾病所秉持的研究態度。

人畜共患疾病是由通常從動物傳播給人類的病菌引起的。那麼從定義上來說,它是一個自然發生的事件。

與此相反,金寧一從生物戰爭與生物恐怖主義的角度看待人畜共患病,利用生物技術可以改造天然的人畜共患病的病原體,由此「大範圍增加其致命性、殺傷力和毒效果」。

這種觀點被金寧一表述在2007年撰寫的《新編人畜共患病學》一書的序言中。

金寧一的觀點並非獨有,而是在多數中國軍事出版物中司空見慣的主題。

留給美國政府政府政府政仔細調查中共生物戰計劃的時間已經所剩無幾,其中內容包括了中共的軍民融合研究機構,COVID-19的實驗室源頭,甚至還有參與該計劃的美國科學家和聯邦財政資金。

按理來說,這項工作將在另一波更加致命的COVID-19中共瘟疫來臨之前完成。

參考鏈接: https://www.thegatewaypundit.com/2021/04/chinese-communist-party-extensive-research-network-supporting-biowarfa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