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紐約香草山寫作組 豬邏輯

圖片來源:AP

週日第93屆奧斯卡頒獎禮上,《無依之地》(Nomadland)獲得最佳影片獎,39歲的華人導演趙婷也憑此片拿下最佳導演獎,成為奧斯卡史上第一個華人女性和第二個女性最佳導演,也是繼李安和韓國導演奉俊昊之後,第三個奪下最佳導演獎的亞洲導演。

趙婷在中國出生,曾在英國接受教育,後赴美國就讀電影學院。《無依之地》是她個人執導的第三部長片。今年2月她已經獲得本年度金球獎(Golden Globes)最佳導演。那時中共的官媒稱她是“中國的驕傲”。但是,這種看法在她2013年的一次採訪被再度曝光之後,似乎有了爭議。趙婷在那次採訪當中說,在她成長的地方,她發現“到處都是謊言”,“我年少時接收到的信息很多都不是真的,於是我對家庭和我的背景變得非常叛逆”。

在中共社交媒體新浪微博上,“#趙婷拿下奧斯卡最佳導演獎#”的話題標籤被屏蔽,中共媒體也沒有進行報導,香港亦52年來首次不直播奧斯卡頒獎禮。

無論是大肆炒作“中國驕傲”,抑或社交媒體屏蔽都是典型的中共式作風。如果是“中國驕傲”,哪怕是不能代表整體的個案,那也是體現共產黨“治國有方”,從而緊緊把中國人和共產黨捆綁、聯繫或混淆在一起,作為宣傳的素材棋子,似乎你獲獎感言時不說一句“感謝黨感謝祖國”就是忘恩負義白眼狼。倘若是“中國不高興”、“中國可以說不”,那就是“敵對勢力”,“干涉內政”,“不能混為一談”。例如2008年美國知名導演斯皮爾伯格,因為對中共在蘇丹達爾富爾地區衝突中所採取的政策不滿,而辭去北京奧運會藝術顧問一職。“我所做的這一切目的都是為了阻止在達爾富爾地區繼續發生滅絕人性的犯罪行為。”中共則辯解為“體育政治化”。難道在體育面前可以不顧及人性和道義?

再者深研起來,真正的生於中共統治時期,成長於中共教育學習下,發展於中共環境下的文藝界,科研界人士中,能取得國際高水準獎項的可謂鳳毛麟角,如果按中國人在世界上的基數比例來算,更是令人汗顏。原因就在於中共統治摧殘人性,扼殺潛能和天賦,閹割自由,制度腐敗,從而導致劣幣驅逐良幣。真正能反映現實、抨擊現實題材的電影無處可去,被廣電總局審查、封殺,如賈樟柯的《三峽好人》、《天注定》,姜文的《鬼子來了》,張藝謀的《活著》,陳凱歌的《霸王別姬》等這類國際獲獎影片在牆內竟然不同程度成了禁片。反觀中共國的影院和電視媒體,卻被一流水的低智商抗日意淫劇、爾虞我詐的荒誕宮廷鬥、雞毛蒜皮家庭劇所擠占。

(文章僅代表作者個人觀點。)

校對/發稿:雪梨

更多資訊,更多關注

紐約香草山農場GTV-香草山之聲

紐約香草山農場GTV-MOS TALK香草山訪談

紐約香草山農場Twitter(中文)

紐約香草山農場Twitter(英文)

紐約香草山農場YouTub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