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聞來源:美國網站《The BL》
發佈時間:2021年4月14日
原作者:何塞-赫莫薩 (Jose Hermosa)
翻譯/整理:阿娜

史蒂芬-哈特菲爾德博士 (Dr. Steven Hatfill )是病毒學家和生物防禦專家,他在病毒問題和知識方面的廣泛回應使他成為關於病毒的最有知識和經驗的聲音之一。他的背景介紹如下:

1 醫學博士和病毒學家,具有血液學病理學方面的資格
2 曾在美國陸軍傳染病醫學研究所(Fort Detrick)擔任國家研究委員會研究員
3 倫敦政策研究所的高級研究員
4 喬治華盛頓大學醫學中心和學校的多部門兼職教授
5 擁有微生物遺傳學、輻射生物化學和實驗病理學的碩士學位
6 曾幫助非洲肯尼亞的國家災害管理部門培訓和建立快速出血熱反應小組
7 關於美國在大流行病防備方面失敗的《午夜前的三秒鐘》的作者

傳染病專家哈特菲爾德博士證實了羥氯喹類藥物對中共病毒的療效。他譴責福奇(Anthony Fauci)博士和其他人故意干擾該藥物的使用,儘管該藥物已被證實有效。

4月13日,哈特菲爾德博士在史蒂夫-班農的《作戰室》節目中說:”很明顯,福奇博士、伍德科克博士(Dr. Woodcock )和[瑞克]布萊特博士(Dr. [Rick] Bright)要為數十萬美國人的死亡負責,因為他們給這種藥物起了個壞名字。

另外,哈特菲爾德博士歸結福奇和其他專家詆毀羥氯喹的態度是為了經濟利益而推動實驗性疫苗。這也是為什麼他們求助於醫療官僚機構而存在障礙的原因。

哈特菲爾德博士甚至指出,通過用羥氯喹治療感染了中共病毒的患者,也”就不需要接種疫苗了”。

博士說到”事實是,疫苗的正常開發需要很長的時間,而且只有在極端緊急的情況下,如果沒有有效的藥物治療,疫苗才會被催生出來。” 他還說:”在使用羥氯喹方面存在故意的干擾。這就是我們現在面臨的困境”。

在這方面,由密西西比州牧師唐納德-威爾蒙(Donald Wildmon)創立的基督教原教旨主義非營利組織美國家庭協會在《現在新聞》雜誌上發表的一篇文章稱,福奇知道羥氯喹的有效性。

《現在新聞》去年寫道“安東尼-福奇博士,他給特朗普總統的’專家’建議導致了世界歷史上最偉大的經濟引擎的完全關閉,自2005年以來他就知道羥氯喹是冠狀病毒的有效抑製劑”。報導說到福奇是從他擔任所長的美國國立衛生研究院 (NIH)的研究中得知的,並且提供了 “福奇博士的國家衛生研究院官方出版物 “作為其說法的來源。

福奇提到的研究是2005年由美國國立衛生研究院國家醫學圖書館編制的索引,出現在同行評審的《病毒學雜誌》上。

另一方面,已經有超過232項臨床試驗發表,證實了羥氯喹對中共病毒感染的療效。根據c19HCQ.com網站上列出的研究,特別是在病人嚴重之前給予羥氯喹治療,病人的病情明顯改善,這記錄了3706名科學家和35萬8764名病人的參與。

然而,由於福奇博士和政治化的醫學界所宣揚的對羥氯喹的誹謗,許多醫生拒絕用此藥作為預防或早期治療。

相反,用幾個實驗室生產的產品接種疫苗被千方百計地推廣,儘管所有這些產品都會產生嚴重的不良反應,包括在幾個國家有成千上萬人死亡。

在以下推特的視頻中,世界知名的免疫學家、愛爾蘭都柏林大學學院教授多洛雷斯-卡希爾博士( Dr. Dolores Cahill)談到了採用RNA技術的疫苗的不良反應,這些疫苗可能在幾年後導致死亡,不僅是對老年人,也包括年輕人。

新聞來源🔗 美國網站《The BL》

參考新聞🔗史蒂芬-哈特菲爾德博士背景介紹


校對:旦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