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来源:美国网站《The BL》
发布时间:2021年4月14日
原作者:何塞-赫莫萨 (Jose Hermosa)
翻译/整理:阿娜

史蒂芬-哈特菲尔德博士 (Dr. Steven Hatfill )是病毒学家和生物防御专家,他在病毒问题和知识方面的广泛回应使他成为关于病毒的最有知识和经验的声音之一。他的背景介绍如下:

1 医学博士和病毒学家,具有血液学病理学方面的资格
2 曾在美国陆军传染病医学研究所(Fort Detrick)担任国家研究委员会研究员
3 伦敦政策研究所的高级研究员
4 乔治华盛顿大学医学中心和学校的多部门兼职教授
5 拥有微生物遗传学、辐射生物化学和实验病理学的硕士学位
6 曾帮助非洲肯尼亚的国家灾害管理部门培训和建立快速出血热反应小组
7 关于美国在大流行病防备方面失败的《午夜前的三秒钟》的作者

传染病专家哈特菲尔德博士证实了羟氯喹类药物对中共病毒的疗效。他谴责福奇(Anthony Fauci)博士和其他人故意干扰该药物的使用,尽管该药物已被证实有效。

4月13日,哈特菲尔德博士在史蒂夫-班农的《作战室》节目中说:”很明显,福奇博士、伍德科克博士(Dr. Woodcock )和[瑞克]布莱特博士(Dr. [Rick] Bright)要为数十万美国人的死亡负责,因为他们给这种药物起了个坏名字。

另外,哈特菲尔德博士归结福奇和其他专家诋毁羟氯喹的态度是为了经济利益而推动实验性疫苗。这也是为什么他们求助于医疗官僚机构而存在障碍的原因。

哈特菲尔德博士甚至指出,通过用羟氯喹治疗感染了中共病毒的患者,也”就不需要接种疫苗了”。

博士说到 ”事实是,疫苗的正常开发需要很长的时间,而且只有在极端紧急的情况下,如果没有有效的药物治疗,疫苗才会被催生出来。” 他还说:”在使用羟氯喹方面存在故意的干扰。这就是我们现在面临的困境”。

在这方面,由密西西比州牧师唐纳德-威尔蒙(Donald Wildmon)创立的基督教原教旨主义非营利组织美国家庭协会在《现在新闻》杂志上发表的一篇文章称,福奇知道羟氯喹的有效性。

《现在新闻》去年写道 “安东尼-福奇博士,他给特朗普总统的’专家’建议导致了世界历史上最伟大的经济引擎的完全关闭,自2005年以来他就知道羟氯喹是冠状病毒的有效抑制剂”。报道说到福奇是从他担任所长的美国国立卫生研究院 (NIH)的研究中得知的,并且提供了 “福奇博士的国家卫生研究院官方出版物 “作为其说法的来源。

福奇提到的研究是2005年由美国国立卫生研究院国家医学图书馆编制的索引,出现在同行评审的《病毒学杂志》上。

另一方面,已经有超过232项临床试验发表,证实了羟氯喹对中共病毒感染的疗效。根据c19HCQ.com网站上列出的研究,特别是在病人严重之前给予羟氯喹治疗,病人的病情明显改善,这记录了3706名科学家和35万8764名病人的参与。 

然而,由于福奇博士和政治化的医学界所宣扬的对羟氯喹的诽谤,许多医生拒绝用此药作为预防或早期治疗。

相反,用几个实验室生产的产品接种疫苗被千方百计地推广,尽管所有这些产品都会产生严重的不良反应,包括在几个国家有成千上万人死亡。

在以下推特的视频中,世界知名的免疫学家、爱尔兰都柏林大学学院教授多洛雷斯-卡希尔博士( Dr. Dolores Cahill)谈到了采用RNA技术的疫苗的不良反应,这些疫苗可能在几年后导致死亡,不仅是对老年人,也包括年轻人。

新闻来源🔗 美国网站《The BL》

参考新闻🔗史蒂芬-哈特菲尔德博士背景介绍


校对:旦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