以前和战友们连线的时候说我卖掉一套回迁房后,把钱用来做借款。说起回迁房来得实在不易。我老公在地级市近郊区有父母留下的三大间瓦房,另加两间小房和院子后面的矮房五间,老公和他姐姐两人平分。我们住了几年下岗了,就到北方城里打工。房产证就交给他姐保管,房子他们也住着。

到了2016、2017年,要拆迁我们那一片,等我们接到通知,辞工坐火车回家,房子已经被推平了。面目全非,到处一片瓦砾。我们很奇怪,自己没签字房子就被拆,这是不合法的。我们跑到拆迁办,他们的解释是姑姐签的字还有房产证土地证等等,说我们人不在本地没有回迁名额,回迁房面积也只能姑姐家有。也就事说我们一家后面拿不到房子了。

有点法律常识的人都明白,有证件的也得本人亲自签才有效。而且我有多大面积你得还给我,至于价格别人咋算是另外的事情。我们双方就开始发生争执,拆迁部门今天这样说,明天那样讲,各个部门推来推去。我们几个月跑来跑去,人又疲劳又气愤。在那段时间还耽误了正常得工作。别家和我们类似的情况,家有当官的或者给当官的送送礼早就签好了几套房的合同。我给老公说要不先找人走路子,老公说我们是有理的,不偷不抢要自己房子给谁说好话?这样又找了两个月。后来吵起来要告拆迁办,可是他们不在乎,说要告只能告我姐,是她帮签的。我家姑姐也没上多少学,当时被人忽悠就签字了。

 我觉得这样下去不是办法,就算官司能赢,劳民伤财,下面的执行部门能不能办好把房子给我们还是个问号。于是我决定改变方法,先不管用什么手段拿到一套变现再做打算。于是老公找到他的朋友黑道老大,他朋友听到也很不平说,土生土长的人房子都被人弄没了,决定帮我们。后来黑道朋友一个电话到酒店,拆迁办负责人来了,一看到我们立马态度和善。在拿到我们几条中华烟和六千元现金的情况下(共产党的干部怕黑道,如果不是老大出面,6000元现金他们看不上),第二天就到办公室签了120平方的房子。其实我们的面积远不止这么多,后来拿到手的价格还是外地人的指标,其实还是不公平的。我家人在哪里,房子是我的,跟我们在什么地方有何关系。最后房子到手还出了10多万,这就是共产党官员办的事情,这就是底层人没权没势的悲哀。

听说我们当地也有一个女人不服气打算到北京告状,走到半路被人弄回来了,给她30万块钱要她闭嘴,否则就搞死她。听说那个女的二次上告又被带回来,关在精神病院。再后来说这个女人失踪了。我也是听朋友讲的,本地人说的有名有姓,只是我出远门20年不熟悉那个女人。从内心说我佩服这个女人,只是她很天真,天下乌鸦一般黑,官官相护,根本斗不过。

我2020年四月份听文贵先生直播说,CCP奴役中国人70年觉得是不是有点过了,高层应该是好官吧,只是下面的官员层层盘剥吧。后来听先生多次直播才知道原来高层更黑更暗,先生还说共产党比黑道都不如。黑道人还讲个道义,他们简直就是流氓! 现在才领悟先生讲得好透彻,我们那套回迁房如果不是黑道朋友帮忙不知道后面能不能拿上。好的是那时候我们认定了文贵先生,拿到卖房现金第一时间做了借款(其实我家人早有打算宁愿低价出售房屋),我们非常感恩遇到了救苦救难底层人的先生,那次的借款将来能买不知道几套房了。

铲除CCP除掉统治奴役我们的流氓政府,百姓才有说理的地方。

by 金色苹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