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来源:《香港自由新闻》HKFP| 作者:香港自由新闻| 发布时间:2021年4月20日
翻译/简评:Marialu | 校对:感恩 | 审核:万人往 | Page:小雨

简评:

据香港城市图书馆报告,英国作家乔治•奥威尔批判专制独裁的《一九八四》和《动物庄园》中译本的人气急剧上升,去年在香港列入“百大借阅书籍”,大受港人读者的欢迎。

《一九八四》是一部反乌托邦小说,其背景是在一个普遍的国家监控、宣传和审查制度统治下被严重压制的社会。在小说中,公民在一个全能的“老大哥”的监视下,实行一种被称为“双重思维”的反思式的自我审查,并用国家精心控制的语言,即“新语”交谈。而《动物庄园》是一部讽刺性的政治寓言小说,讲述了动物们推翻了他们的人类霸主,结果自己却成为了同样的暴君。奥威尔写这两本书是为了警告二战后独裁国家的崛起。

香港读者对这两本小说如此感兴趣,因为其故事和传递的信息与今日在香港所发生的一切有某种关联性和具有某种象征意义。自从去年一部恶法《国家安全法》在香港实施以来,自由繁荣的香港已沦为黑港,中共实行以警治港、以黑治港,香港成为了《一九八四》作者描写的人们处于极权统治无处不在的电幕监视下的社会。“老大哥在看着你”这句话随处可见。人们没有了言论自由、集会自由,网络审查、出版社自我审查,自由民主派人士和政治异议人士遭到当今政府的镇压,《一九八四》书中预言成真。因为香港人享受过民主自由,他们现在正经历的一切,他们体会更深,更痛恨独裁专制统治⋯⋯

反观中共国,“老大哥式的社会”早在1949年中共建政开始就出现,如同人的基因变异,与生俱来,那时是比较原始式的人监控人。如:当年进行“三反五反”运动,各地成立的人民检举接待室门庭若市,人们“争先恐后”检举自己的亲朋好友,或者坦白自己思想灵魂最深处的所谓“罪行”。人们互相提防、互相背叛、互相举报;父子成仇,母女为敌,夫妻成冤家;论到邻里关系,父母常教导孩子:隔墙有耳;中共强调家庭出身,把人分为三六九等,毛贼又说不搞唯成分论,重在本人表现,所以很多子女与父母划清界限,搞得家破人亡妻离子散;人与人之间失去信任,视人命如草芥,一切的人伦关系荡然无存,这一切的一切到文化大革命达到顶峰。恐惧、谎言和仇恨是中共教育的唯一目的。如今在习皇帝统治控制下的中共所进行的审查和镇压与十年文革有着诡异的相似之处,有过之而无不及的态势。现在有了数字科技,为了建设所谓的“安全城市”,闭路电视摄像头无处不在,中共国的居民现在可以被这些摄像头的软件进行人脸识别,并与一个数据库连接,这个数据库包含了居民的社会信用分数、信用记录和社交媒体使用情况,中共毫不掩饰、赤裸裸地统治压榨中国老百姓,这是“老大哥”在现实生活中的复活。

我们爆料革命和新中国联邦人的使命就是揭露中共的假丑恶骗偷,传播真相,唤醒中国的老百姓及世界各国政府和民众。在此借用一位作者的评论:多一人读奥威尔,就多一份自由的保障。在此我想说:多一人读奥威尔,就多一位对中共独裁极权邪恶本质的认知,少一份被洗脑!

原文翻译:

奥威尔小说在香港“百大借阅书籍”中大受欢迎

城市图书馆报告说,英国作家批判专制独裁的《1984》和《动物庄园》的中译本被借阅的次数剧增。

英国作家乔治•奥威尔(George Orwell)对独裁政权的反乌托邦式批评是去年香港图书馆借阅量最大的书籍之一,而这些作品的中文版人气则急剧上升。

奥威尔的《1984》中文版在去年借阅次数最多的书中排行第十位,此前该书没有出现在2019年或2018年香港公共图书馆的年度“借阅次数最多的100本书”榜单中。根据图书馆的数据统计,这部作品总共被借阅了2934次。

图片:巴灵顿•斯托克书籍

《1984》是一部反乌托邦小说,其背景是在一个普遍的国家监控、宣传和审查制度统治下被严重压制的社会。在小说中,公民在一个全能的“老大哥”的监视下,实行一种被称“双重思维”的反思式的自我审查,并用国家精心控制的语言,即“新语”(意指模棱两可的政治宣传用语)交谈。

与此同时,奥威尔的政治中篇小说《动物庄园》今年从第46位跃升至第13位, 跳跃超过30位。

这两部作品在英语读者中也越来越受欢迎,其中《动物庄园》在榜单上是第三大最受欢迎的英语小说,《1984》排名第九。这两部小说在2018年分别排名第11和第12位。

乔治•奥威尔, 图片来源:大英图书馆

《动物庄园》是一部讽刺性的政治寓言,讲述了动物们推翻了他们的人类霸主,结果自己却成为了同样的暴君。奥威尔写这两本书是为了警告二战后独裁国家的崛起。

榜单上借阅最多的书是美国作家米奇•阿尔博姆的《你在天堂遇到的五个人》。

奥威尔作品的人气跃升是在香港对审查制度和公民自由减少的担忧中发生的;也是因为根据去年夏天实施的《国家安全法》,北京当局领导的对香港政治异议人士的镇压而导致的。

在北京当局通过该法律后不久,香港的公共图书馆就把著名的民主派人士黄之锋和陈淑庄的作品从书架上撤了下来。

“急需的视角”

Bleakhouse书店的本地书商温敬豪(Albert Wan)告诉《香港自由新闻》, 他在自己的店里也看到了(人们)对这两本小说的兴趣出现类似的飙升: “当然,所有这一切都有某种象征意义……对我来说,这种发展说明了香港人的聪明、才智和创造力。阅读相关书籍并不一定意味着阅读禁书。”

温先生补充说,《1984》和《动物庄园》“在其故事和信息中仍然具有相关性和影响力。”

“因此,香港人将继续阅读这些书,以便对香港现在所发生的一切获得某种急需的视角(观点)。”这位书商说。

🔗原文链接

编辑:【英国伦敦喜庄园编辑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