編輯整理:

倫敦喜莊園:萬物歸一;七哥聽寫組:黎明之前

郭文貴先生在2021年4月25日的直播中談到了以共滅共關鍵看最重要的一極的曾慶紅出不出手;談到了川普總統卸任手腸子都悔清的三件事兒等內容,本系列將根據郭先生直播中涉及的不同側重點逐一上傳,以下為本系列第四部分——目前回應滅共的歐洲國家和盟國比美國更積極

2021年4月25號 文貴直播:川普總統卸任後最後悔的三件事!拜登歐洲之行意義為何?中共內部經濟一塌糊塗,民生銀行是中國經濟最大的雷!習已經成為孤家“險”人,以共滅共的重點是曾家是否出手。 時間點27:50——

據我所知目前回應的歐洲國家和美國的盟國比美國積極,例如日本和英國,包括和共產黨已經是睡不自拔的、睡覺睡到已經是醒不來了、已經睡得不能自拔了,即使斷修魏站在門口斷不了修了這種關係。

德國現在也說了不行我得醒來,斷修魏能不能多站一會,讓我停止和共產黨的雙修啊,是吧,現在也想去玉米地裡面去待一會去了,因為德國意識到德國的產業面臨著一次大的像工業革命之後的一場大變革。

大家你們一定要記住一戰和二戰之間全世界的偽冒假劣一級產品是什麼?是德國,就像現在的中共一樣,整個歐洲的低劣偽冒仿製全是德國,到二戰之前就是希特勒之後依舊,一九二幾年之後到一九三幾年全歐洲搞任何會包括那個博覽會上寫著——德國人不准進入,就像當年在廣州博覽會上開各種招商會,河南人、不歡迎河南人,不歡迎河南人是一樣的,就到歧視這種程度。

後來德國當時在一戰和二戰之間進行了調整,也就是經濟大蕭條1917年、18年、19年的時候、大病毒爆發的時候,德國人下決心絕不仿製,搞高品質的產品、標準化,這個才是德國的產品的開始。

那麼工業革命他抓住了就是德國人的那種工作精神,生活是為了工作、工作還是為了工作,就把鐵、鋼、汽車製造,像西門子、賓士這些,蒸汽機呀、火車呀,這是工業製造做到了一個極致,把金屬做得除了不能吃、沒做成飯,啥都用技術給做了,這就是德國工業的由來,抓住了二次革命的機會。

你但凡去看這個巴黎工業革命大會,哇噻,巴黎埃菲爾鐵塔,你去看看那時候的德國和那時候的法國你就知道了今天德國為什麼能把金屬做那樣,就中國人想玩金屬你根本玩不過歐洲,印度在那個時候還是說金屬是邪惡的,整個全世界的金屬就是生產鐵的能力加在一起不如英國的個零頭呢,中國和印度加在一起還不如英國一個零頭的第三位數,以當時的印度是說鐵是邪惡的,不能說鐵不能碰鐵,這是當時印度落後的根本原因。

後來中國就更不用鐵就沒有生產鐵的能力,最後是共產黨來了,大煉鋼鐵嘛,是不是?最後是把中國人的鍋都給砸了,砸完以後煉的那鐵夠了英國和法國的加一起的個零頭,大概是三萬多噸的一個三萬幾千噸的一個零頭啊,很有意思。這就是一個工業革命就是金屬,工業革命、東西方文明、世界文明的轉捩點。

後來你知道是中國成了鋼鐵過剩的國,當時日本的鋼鐵,那當時日本到到哪去,東南亞國家大搞鋼鐵廠、掠奪鐵的資源呐,這是為什麼美國當時和澳大利亞建立起來,就是澳大利亞這是當時和到現在最大的鋼鐵資源的最大的資源國。

然後呢,中共和印度和日本就是最便宜的輕工生活產品和工業產品和中國產品的生產地,歐洲就是人家的生活豪華奢侈品就是這種生產地,所以世界格局由此形成——澳大利亞,(中國不是)澳大利亞,最重要的是澳大利亞,中東是油生產地,你這倆地方供應我美國和世界能源、鐵的資源,還有東南亞的馬來西亞做這些橡膠生產的國家,還像巴西的農業國家,然後呢中東供油,中國就是廉價勞動力生產包括日本生產,美國負責消費。

這就是美國一直從二戰以後佔領著世界上60%和50%的能源消耗全人類,然後又研究和文明生產出了世界的現代化產品60%到70%之間是他的專利和叫現代文明工業產品都來自於美國,那麼美國負責消費,把消費變成了消費娛樂,把消費娛樂變成消費娛樂市場,把消費娛樂也變成消費娛樂的政治工具。

所以美國它靠什麼?美國最大兩個問題:第一就業不能低,就業一低這個國家完球蛋了,他就業不能低就要提高消費,提高消費咋辦呢?他這個消費就要靠內部的迴圈,然後大量地印製美元,然後大量地搞基礎設施開支,這是當時在100年前或者70年前60年前都是可以的。

隨後日本的工業文明生產越來越強,隨著其他國家的生產能力越來越強,美國的競爭力越來越下降,最後中共國他們災難性的和中共簽了一個WTO,一下子把一個13,000億的GDP2001年的中共國,迅速地在10年後提高到了15萬億,也就是漲了10倍,這15萬億都是WTO偷美國的技術、搞美國的錢,這是搞過去的。

然後又把香港讓給中共,整個亞洲所謂的生產區就是給美國和世界作為低價勞動力的生產區的中共,一下子成了最大的能源需求國,澳大利亞鋼鐵生產鋼鐵,印度在逐漸的逐漸的在網路文化以後的整個代工時代也崛起。

隨著東南亞、越南這些崛起,所以說整個世界經濟的蛻變,這時候中共國整個的就是產能過剩、內需過弱,裡邊是通縮,裡邊是通縮,因為老百姓不值錢嘛,就是不讓你老百姓,不管任何情況下不讓你吃、不讓你喝,把房子搞成了中國人的房子,中國人的車子,老百姓的命全壓在車子上、房子上去了,但是你生活一點也沒提高。

在這種情況下世界經濟共產黨玩了一招兒——一帶一路,一帶一路就是什麼?把人民幣國際化,把所有的過剩產能搞到了所謂的中東去和東南亞去,然後成為美國東南亞的代理人還不說,要當老大、要和美國共同治理這個地球,所有一帶一路就是人民幣國際化,然後控制麻六甲海峽、蘇伊士運河、吉布地的油,然後借此把整個日本和印度的能源供給生命線給控制,然後建立了一個以所謂的一帶一路所有的資源、沿路上保護的安保團隊就劉彥平來說的像那個黑水一樣,就叫中信跟黑水辦了合資,實際上建的就是雇傭兵部隊,這就是所謂的共產黨的這個來源。

那德國現在搞明白了,我二戰以後我是在鋼鐵上我產業上升級上,我是當時我占了先鋒,現在汽車已經轉換什麼了?馬上無人汽車就要來臨了,誰都擋不住,三五年一定是無人汽車國家法律化、標準化、強制化,無人汽車還有一個就是電瓶汽車已經去能源化了、去石油石化能源化正式到來了,是吧。

德國有什麼優勢啊?德國有多大優勢啊?一個特斯拉就把你一個賓士、把你的寶馬都給你滅了,你能算什麼?是不是?根本就不行了,德國現在發現想依靠跟共產黨的這個睡不能醒的這種關係,現在需要斷修魏來把它喊醒,必須把狗連襟的關係斷掉,這種狗連襟的關係下去會出事兒,會把德國毀掉啊,真的是狗連襟需要斷修魏,這時斷修魏管用。

在這種情況下德國太重要了,北約嚴格講是一半的德國,二戰之後的所謂三駕馬車德法英,現在英國已經離開了,那歐洲是誰的歐洲呢?原來是蘇聯說這是我的歐洲,打來打去死那麼多人,後來是把蘇聯給解體了,俄羅斯回去了。誰的歐洲啊?是我們仨的歐洲——德法英,現在英國已經離開了,現在是誰的歐洲啊?法國的歐洲、德國歐洲啊?當然現在是德國的歐洲。

法國人自我感覺球這個情緒,法國人就這種自戀、就這種自狂的情緒你從他的國家你從任何角度看是不可理喻的,絕對的共產主義的流氓官僚國家。就法國這麼好的國家被現在這幾屆政府給搞慘了我跟你說,就是那種完全沒有國企劃,自戀、自狂、無知、愚昧西方的這個,而且沒骨頭,嗓門比誰都大、喊得特別厲害,一見到硬的立馬跪下,還是雙腿跪地直接趴著,所以說法國根本不可能的。

任何角度靠生產奢侈品想成為強國是不可能的,沒人打仗的時候穿上愛馬仕、沒人打仗的時候要穿上LV說我都把對方給撂倒,不可能啊,也不可能。法國說我最好的核武器、我最好的航空母艦、我最好的什麼幻影、我最好的空客,它的經濟、它的規模、它的國家政治、它的地域都不至於支撐它成為任何、有任何機會成為所謂的世界強國,永遠不會。在這種情況下他又極端的親共,這太可怕了。

如果德國跟共產黨的狗連襟的關係要斷掉的話,有斷修魏幫忙的話這個結局就非常好了,因為北約就會起來,而德國在過去幾年這又是川普總統搞的,跟川普總統關係搞得很僵,北約幾乎沒機會也沒辦法和美國合作,但是這回拜登總統一定會修復和德國的關係、一定會修復跟法國的關係。

這種情況下,德法如果要一致跟共產黨鏈掉這種睡不能自醒、睡不能自拔的這種狗連襟的關係,說不清道不明的,那個這個事兒很大了,只要歐洲這20萬億的歐元區跟共產黨不要說脫鉤啊,不要說脫鉤,脫鉤嘛就是狗連襟的關係啊,鉤勾在一起啊,只要是把他鉤兒慢慢的讓他別那麼緊張、別兩邊雙雙都爽的那麼叫,叫斷修魏,就現在我們拜登總統去了應該帶著斷修魏去,知道嗎?讓斷修魏和他站在一起跟他講講話,(郭先生模仿斷修魏的九指神功)現在我確定~我宣佈~德中關係~,現在進入新時代抓——Chua~斷了.

所以在這種情況下,拜登總統去把這個關係搞完以後,共產黨在歐洲的這20萬億的GDP區進行了緩衝,最後達到了半脫鉤、最後脫鉤,一帶一路死亡,中東的能源是整個歐洲的生命線,美國會告訴他,告訴所有的歐洲,如果你不跟我一起念滅共的話,麻六甲海峽、整個歐洲的所有的汽、油、交通全面控制,你就死球的啦,什麼一帶一路啊,是你的一個腰帶、一個上吊繩,一個上吊繩,一個勒死你的一個絞繩,你死球蛋了,這一弄肯定是歐洲會認識到。

然後再說冠狀病毒,這個病毒真相大家都知道了,只是什麼方式說出來認定它這個冠狀病毒共產黨病毒,咱咋辦?特別現在大家都知道有解藥,怎麼把解藥送弄過來?

大家談到這兒就要談,現在已經定義它為種族大屠殺、反人類罪,你都把它給滅了嗎?你說它不是種族大屠殺了,它不是,誰敢說,就像頭兩天一個美國人說,在美國沒有一個人敢說推翻川普總統和彭佩奧國務卿,這是個巨大的貢獻,說共產黨不是種族大屠殺、不是反人類罪——不可能,那就完蛋了,誰也受不了。

那這個在這橫著呢,你想跟他再搞夥伴關係可能嗎?——不可能了,不能搞夥伴關係什麼?叫競爭關係,競爭關係是最好的詞兒了,但是競爭關係是不是你殺過人不算數呢?——不可能!得找你算帳。

那再一個就是經濟上怎麼辦呢?香港事兒在那擺著呢,香港的事兒又說出來了,香港的事兒上咱得行動,沒行動不行,不管真人權呐假人權呐咱得喊兩嗓子啊、有點行動啊、表演表演呐——也得行動。

所以這次拜登總統回來這次歐洲之行特別重要,無論是歐元區的經濟、英德法的關係,雖然英國離開了歐洲,那畢竟是5萬億的GDP呀,還要說服英國跟歐洲、跟德國、法國一起合作、跟美國合作,也就是G7峰會這幾個國家,就他們幾個人了,嚴格講就是美、英、日、德、法,其他幾個國家沒球用是吧?有啥用啊?直接就說咱們一起把這幾個問題答達到個標準。

接上文——

郭先生0425I以共滅共關鍵看最重要一極的曾慶紅出不出手

郭先生0425II川普總統卸任後腸子都悔清的三件事兒

郭先生0425III川普總統想回來但拜登要採取行動不讓他回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