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紐約香草山農場 公平

文藝復興的繁榮得益於14世紀義大利,特別是弗洛倫薩等地區資本主義經濟的繁榮。文藝復興燦若群星的藝術家,如此多燦爛奪目的藝術作品,需要大量的財富來支持,那麼誰是背後的金主呢?誰又有能力資助這些才華橫溢的藝術家呢?又是誰為文藝復興文化的開放、思想的解放,創造了開明的政治環境又奠定了繁榮的經濟基礎呢?這就是我們今天要和戰友們分享的——美弟奇家族。

談到文藝復興,沒有人可以繞開美弟奇這個顯赫一時,集權力、財富、政治、宗教影響力於一體的傳奇家族,美弟奇家族也被稱為“文藝復興之父”。美弟奇家族興起於義大利弗洛倫薩,但它卻影響了整個歐洲的政治、經濟、文化乃至歷史進程。

美弟奇家族出身於弗洛倫薩平民階層,後來家族開始經商,通過幾代人不懈地努力,美弟奇家族不僅積累了巨額財富,控制著整個歐洲的金融,而且以商人的身份掌管著弗洛倫薩共和國。15到18世紀,美弟奇家族統治了弗洛倫薩近300年。此外,這個家族產生過3位羅馬教皇,兩位法國王后,而這兩位法國王后都絕非家族聯姻的花瓶擺設,而是實實在在擁有權勢和能力的“攝政王”。

在西方的史書上,美弟奇家族留下了濃墨重彩的一劃。在歐洲,哪怕美弟奇家族已經消失了200多年,但時至今日仍無人不知、無人不曉。而歐洲眾多歷史文化城市中也都深深刻下了美弟奇家族的痕跡。尤其是弗洛倫薩,它的命運一直同美弟奇家族休憩相關。今天弗洛倫薩的每個角落都抹不去美弟奇的影響力:烏菲茲博物館、聖母百花大教堂、聖馬可修道院以及各處散落的美弟奇家族徽章都在訴說這個家族昔日的榮耀。更甚者,近現代歐洲歷史都離不開美弟奇家族的影響力。按時下爆料革命的語言來說,美弟奇家族就是當時歐洲當之無愧的“沼澤地”。

歐洲史學家對美弟奇家族的研究和瞭解從未停止,隨著美弟奇家族被搬上美劇、電視劇的舞臺,人們對這個家族地探究就更加迫切了。英國著名的歷史學家、傳記學家、歐洲王室御用作家、一生寫下50本著名傳記書籍的克裡斯多弗-希伯特的《美弟奇家族的興衰》(The rise and fall of the house of Medici),是對該家族記錄、描述最深入的作家。

美弟奇家族史如何興起的呢?

數百年前的弗洛倫薩是一個獨立、富裕、強大的國家。自公元476年起,西羅馬帝國滅亡後,義大利分裂了1000多年,而弗洛倫薩是眾多小國里的一個。到了15世紀,弗洛倫薩共和國變得越來越繁榮富裕,我們曾經在往期的《從文藝復興說開來》提到,當時弗洛倫薩不僅僅自身資本主義經濟發達,還是絲綢之路最後一站——歐洲站的集散分銷地。15世紀早期,哥倫布還沒有發現新大陸,亞歐大陸商品要想交易就必須經過漫長而復雜的路途。得益於地理優勢,弗洛倫薩變成亞歐貿易中非常重要的城市。弗洛倫薩很多家族依靠貿易繁榮起來,包括美弟奇家族。當時的弗洛倫薩政治開明,沒有專制獨裁的君主,商人地位越來越高,加上歐洲素來崇尚重商主義,就連當時的哲學家都覺得只有商人才值得受人尊敬與矚目。在弗洛倫薩有句老話,“不經商的弗洛倫薩人無論如何也抬不起頭來(A florence who si not a merchant enjoys no esteem whatever) 。”在這樣的時代浪潮里,一位叫喬瓦尼-美弟奇的人出現了。

圖片來源:維基百科

1360年的喬瓦尼-美弟奇出身於一個貧苦人家。因為父親死的早,家境貧寒的他從小就立志,要通過經商改變命運,發家致富,做一個真正體面的弗洛倫薩人。他勤勉低調,專註經商,從不參與公眾事件。他給自己和美弟奇後代子孫一個重要訓誡就是——“低調”。這個訓誡成為後來美弟奇歷代能人的重要守則。1406年,弗洛倫薩在地中海上建起出海口,在這樣大好的商機下,46歲的喬瓦尼-美弟奇投資羊毛加工也賺了不少錢。不過,讓他真正發財的不是這個。當時有個叫科薩的那不勒斯人想要去競選羅馬天主教皇,然而科薩出身貴族卻總是混跡於海盜行業,這樣一種放蕩不羈的性格讓所有人都認為,他的競選不過是一場游戲。而喬瓦尼-美弟奇卻認為科薩絕非池中之物,並用一萬金幣資助科薩。外人都覺得喬瓦尼瘋了,但出乎所有人意料,科薩在1410年當選了羅馬教皇,也就是歷史上著名的約翰23世。喬瓦尼的投資得到了巨額地回報,他成為了教皇的財務代理人,開始幫助教廷管理財務。獨具慧眼的喬瓦尼不但獲得巨額利潤,還極富遠見地將自家的銀行開遍歐洲大地。自此,喬瓦尼完成了美弟奇家族第一桶金的收割,並且讓美弟奇銀行成為全歐洲最賺錢,最有影響力的銀行,而美弟奇家族業也一躍成為歐洲的富豪家族。然而,對於家族企業來說,最關鍵的問題在於繼承人的選擇。喬瓦尼很幸運,精明的他有一個比他更加精明的兒子——這就是歷史上鼎鼎大名的科西莫-美弟奇。

說到這里,我們不難看出任,何一個國家中商人、富豪、精英、新貴階層的崛起,離不開政治的開明和統治者對於政策的制定和把握。重商開源,鼓勵私人經濟發展,政治無獨裁統治,鼓勵商人的自主經營和價值創造,商業就會為個人和國家帶來巨大的繁榮和利益;反之,好比中共的獨裁政治體制已經完全無法服務於中國經濟的發展,在這樣一種巨大的政治經濟矛盾中,中共獨裁體制只能以犧牲商人和國家經濟為代價,維系統治者的統治利益。商人在中共國沒有任何安全感,隨時可以消失,財富亦可以瞬間被沒收,商人在創造價值的時候完全無法發揮其該有的自主性——中共的商業行為必須與政治利益掛鉤,起起落落都是政治一句話,商業是政治的玩物,完全滿足、聽從於政治的要求。所以中共國的經濟,哪怕改革開放頭幾十年繁榮乍現,也必然走向衰敗。“富不過三代”,更主要是因為政治體制根本無法保護私人財產安全。王健、葉簡明、安邦劉曉輝、阿裡馬雲等等,這些中(共)國的富豪都是最好的證明。富豪們富自己這一代都無能為力,談何而來百年家族企業呢?馬雲曾經豪言,要把阿裡打造成百年商業帝國,如今看來也不過是一個大笑話。而歐美的政治環境和制度就可以創造出一個個二代、三代,甚至N代家族企業。而今在中共國,大約只有“紅色”延續了三代吧。當然,沒點“紅色關系”也根本不要想在中共國”富“起來。

圖片來源:維基百科

回到美弟奇家族的第二代傳奇人物——科西莫-美弟奇吧,他可以說是美弟奇家族歷史上最具商業頭腦的人物。他是個出色的銀行家,極其擅長商業管理。他在選擇分行經理的時候,總是註重提拔有潛力的年輕人,細心培養。這使得分行對他保持絕對的忠誠和信賴。在客戶方面,科西莫不會因為追求短期利益而放棄有信譽度的客戶。他仔細維護著和客戶的關系,由此延伸開來的關系網龐大、持久而穩定。慢慢的,在科西莫地經營和管理下,美弟奇銀行成為歐洲絕無僅有的龐大機構,以致美弟奇家族的銀行遍佈歐洲各大小城市。美弟奇的名號也因此成為了信譽的保障。

歐洲人的商業發展和重商主義培育了歐洲人悠久和優秀的“契約精神”。相信我們爆料革命的戰友也知道契約精神的偉大和重要。重信用、重契約是新聯邦人的一種精神追求,同時也是郭文貴先生展示給所有戰友的最可貴的品質之一。你的信譽決定你的人脈,你的人脈證明你的信譽。郭先生曾多次告訴戰友們,只要他一句話,隨便都可以借幾十億美金。我們也絕對相信郭先生所言非虛,他的名號就是一種信譽保證。這就是一種人格魅力帶來的人脈關系,亦是一種因為信譽而擁有的財富價值。

財富會帶來無限的榮耀和快樂,也會帶了無盡的苦惱和災難。當時,美弟奇家族最大的對手阿爾比奇家族看到美弟奇家族的如日中天、蒸蒸日上,企圖通過打壓科西莫,搞垮美弟奇銀行,鏟除美弟奇家族的勢力。因此,阿爾比奇家族誣陷美弟奇家族收買雇傭軍、企圖顛覆共和國政權,科西莫為此被判處流放十年——美弟奇家族危在旦夕。科西莫才出發流放不久,弗羅倫薩政府立刻發現,沒了美弟奇銀行的弗洛倫薩的商業快癱瘓了,而且政府隨即失去了最大的財政來源。加之當時弗洛倫薩和米蘭大戰失利,百姓怨聲載道,對政府的不滿達到了高潮。同時,遠在羅馬的教皇也給弗洛倫薩政府施壓,就這樣,在教皇和民意的雙重壓力下,科西莫重返弗洛倫薩。這一次事件讓雄心勃勃的科西莫意識到,金錢不是萬能的,還要有權力的加持。重返弗洛倫薩的科西莫受到全城百姓的夾道歡迎,科西莫借著這樣的民意和影響力,開始了他的政治徵途。即便如此,他依然沒有忘記父親的“訓誡” ——低調。因此,他在參與政治的過程中,從不表現得像是在給出建議,而是在對話中謹慎地提出自己的看法;除非是受到召喚,否則他並不前往市政廳;即使被召喚前往,他也只會完成被安排的任務;得到了認可也不表現出驕傲······他也做到避免法律訴訟和政治爭議,時刻避免進入公眾的視線······至此,科西莫開始在弗洛倫薩搞“建築政治”:他本人並不在政府擔任任何職務,但所有的政治決策都要經過他的同意才能執行;科西莫很少去市政廳,執政團的官員要到他家裡徵詢意見;各國使節來訪也會直接到科西莫家裡拜會。這種“建築政治”本質就是一種“獨裁”,科西莫成了弗洛倫薩的實際統治者。但因為此前的民意和“低調”的處事風格,他備受弗洛倫薩人愛戴,並被尊為“國父”。

就這樣,通過兩代美弟奇家族的努力,美弟奇家族從名不見經傳到了富可敵國,從經濟和政治上都實際控制著一個國家乃至多地的經濟、政治。而完成這樣的飛躍,美弟奇家族只用了58年。然而,命運之神總是公平的,它給了美弟奇家族財富和權勢,卻沒有給這個家族健康和安寧。1464年,科西莫晚年飽受痛風的折磨而死,而他的兒子皮耶羅-美弟奇更是在掌權五年後就去世了。但隨後,美弟奇家族迎來了另一位傳奇人物——洛倫佐-美弟奇。洛倫佐-美弟奇也為美弟奇家族帶來了全盛時期。

圖片來源:維基百科

洛倫佐-美弟奇在剛滿20歲時開始掌管家族權勢,他年輕而智慧,且極富政治才華。他一上臺就開始政治改革:改革讓老百姓獲得了好處,贏得了民心,但卻引起了教皇的極大不滿。因此,教皇和反對美弟奇家族的勢力聯合,對洛倫佐採取了暗殺行動。行動的結果是洛倫佐的親弟弟朱莉婭諾慘死,但洛倫佐卻幸運的活了下來。於是,洛倫佐開始團結各方勢力,清除政敵。這也使得洛倫佐獲得了前所未有的聲望,成為弗洛倫薩實際的統治者,他的名字是權勢與榮耀的象徵,弗洛倫薩人也稱之為“偉大的”洛倫佐。但教皇並沒有死心。此時的教皇斯特斯圖斯四世是歷史上有名的暴戾貪婪,他以權謀私,為他的幾個外甥肆意侵占義大利邦國的利益。而洛倫佐遭到暗殺的主要原因,也是因洛倫佐拒絕了教皇的無理要求。大難不死的洛倫佐獲得了弗洛倫薩人一致的支持與擁戴——這讓教皇更加惱怒,他糾集了那不勒斯的一支軍隊發動了對弗洛倫薩的戰爭。原本洛倫佐以為自己盟國米蘭公國定會出手援助,可此時米蘭公爵遭遇暗殺,已是泥菩薩過河自身難保,根本無暇顧及援助弗洛倫薩。兵臨城下,洛倫佐決定一個人隻身前往那不勒斯王國跟那不勒斯國王談判。談判中,洛倫佐為那不勒斯國王費蘭特分析當時形勢:那不勒斯前有法國威脅,後有海上強敵土耳其,而法國和土耳其都長期對那不勒斯虎視眈眈,等待時機,伺機吞並。但機敏狡猾的費蘭特豈是如此容易被說服的。隨即,洛倫佐攻心為上,表示和費蘭特一樣,他也熱愛鄉村生活,喜歡訓鷹和打獵。同時,他們對詩歌的品味相近,對古典作品和人文主義的很多看法非常相似——用時下話講就是“三觀一致”。洛倫佐更放眼大局和更深遠的層次告訴費蘭特,古典時期很多君王他們既能實現國家和平繁榮,又能長治久安,且被後世傳頌——這更加動搖費蘭特的決心。面對深不可測的對手,洛倫佐繼續發揮他雄辯之才,他著眼於當下局勢告訴費蘭特,教皇如今對那不勒斯地扶植只是暫時地利用,斯特斯圖斯四世的貪婪和自私必將導致教皇他日因利益會棄那不勒斯於不義。雖然教皇當時已經認定費蘭特兒子為主教,但一旦那不勒斯不滿足教皇的要求,教皇必定卸磨殺驢,另尋他法。洛倫佐向費蘭特真誠地表示,弗洛倫薩可以成為那不勒斯堅定的盟友,一起實現古典繁榮,追求人文主義的政治民主,結盟實現他們更大的理想和夙願。幾經周旋,洛倫佐憑借自己的三寸不爛之舌,說動了那不勒斯撤軍,徹底孤立了教皇。

1480年,載譽而歸的洛倫佐得到了弗洛倫薩民眾最盛大的歡迎。可以說,當時洛倫佐收獲的盛譽遠超過他的爺爺科西莫-美弟奇。這讓我想起的戰國時期的合眾連橫,只不過,當時因合眾連橫致使六國拜相的是一些謀士,而洛倫佐作為一國之首卻也具備了“不戰而屈人之兵”的卓越政治才華。加上他個人非凡的藝術、文化、思想造詣,成為一代傑出君王就是順理成章的事情了。但事實卻是,他未曾稱過一日的王,哪怕弗洛倫薩的每一項政治決定都要通過他才能執行,但他永遠是那個“身居背後”的決策者,他稱自己為“普通平民”;但實際上,他是弗洛倫薩真正的掌權人。這也使得此時的弗洛倫薩,名義上依然是共和體制。尺有所長、寸有所短,洛倫佐政治才華了得,經營經濟的能力卻根本無法匹及他的爺爺——科西莫-美弟奇。在他的管理下,美弟奇銀行瀕臨破產,不得不侵占其堂弟的資產,還把手伸向了國庫。但他的政治盛譽遠把那些貶損他的聲音都壓了下去——弗洛倫薩人樂於接受洛倫佐的獨斷蠻橫,他們認為,“如果弗洛倫薩註定要被暴君統治,那麼洛倫佐就是那個無可替代的溫柔暴君”。

之後,四世教皇去世,上臺的是性格溫柔善良的英諾森八世。至此,洛倫佐開始極力和新教皇搞好關系:他用金錢滲透教皇親信,同時和教皇保持非常良好的私人關系和書信來往。在頻繁地書信往來中,他開始不斷闡述自己的觀點,將自己的主見潤物細無聲地灌輸給新教皇。經年累月,洛倫佐用一種非常“溫柔”的方式控制了教皇。由此,除了金錢之外,美弟奇家族找到了另一種影響歐洲的法寶——權勢。在這一方面,洛倫佐將權勢應用得如魚得水。從1469年洛倫佐成為家族掌門人到1492年洛倫佐去世,在短短23年中,美弟奇家族完成了權勢走出弗洛倫薩,遍及全歐洲的全盛時期。不僅如此,洛倫佐是美弟奇家族裡最“揮金如土”的掌門人,他花巨資資助了大批藝術——這其中就包括文藝復興三傑。不僅如此,他們還發掘了很多有才華的各領域的青年才俊。可以說,沒有美弟奇家族地推動和資助,文藝復興很可能不會有今天所見的這樣的規模和影響力。說美弟奇家族是文藝復興最偉大的贊助者,絕無虛言。洛倫佐去世後,美弟奇家族在弗洛倫薩的統治被推翻,這甚至導致了文藝復興的中心從弗洛倫薩轉移到了羅馬。

1512年,美弟奇家族的後人重新掌握了弗洛倫薩的政權,但此時的美弟奇家族早已沒有了洛倫佐時候的盛勢。金融危機和戰爭拖垮了弗洛倫薩,屬於弗洛倫薩的輝煌似乎就隨著洛倫佐的去世一去不復返了。弗洛倫薩從此失去了原本的活力,在政治、經濟、文化和影響力上都不再是重要的國家。弗洛倫薩雖就此沉靜,但美弟奇家族卻開始了他們新的傳奇。

美弟奇家族的羅馬教皇時代。

圖片來源:維基百科

當時的羅馬教廷是教皇的所在地。實際上,之前在美弟奇家族的歷史上,這個家族就和教皇有著非常復雜的關系,或親密無間,或互相對立,甚至互相殺戮。“偉大的”洛倫佐由此催生出一種想法:如果教皇是美弟奇家族的人,那麼美弟奇家族就等於掌握了歐洲的權勢。他意識到,在法國獲得神職比義大利更容易。因此,他讓美弟奇銀行法國分行開始密切關註法國神職的空缺。在洛倫佐的預先佈局下,他的兒子喬瓦尼-美弟奇(為和前任喬瓦尼做區別,我們這里稱小喬瓦尼)8歲就接受了削發禮,法國國王更是親自引薦小喬瓦尼進入修道院,還讓他擔任了20多個修道院的重要職務,包括擔任許多修道院的院長。然而這些並沒有滿足小喬瓦尼的父親洛倫佐的期望——洛倫佐對兒子有更大的“望子成龍”之心。洛倫佐和教皇英諾森八世關系密切,他讓教皇任命小喬瓦尼為樞機主教,即紅衣主教。紅衣主教的地位是僅次於教皇的重要職位。在洛倫佐去世前3周,小喬瓦尼如願當上了樞機主教,時年,小喬瓦尼16歲,是歐洲歷史上最年輕的樞機主教。很可惜,小喬瓦尼並沒有繼承美弟奇家族的勤勞、低調和克己復禮。他懶惰而好色,在品德上沒有繼承家族的優秀傳統,和“墮落的”羅馬一樣,是個墮落的主教。在總人口只有五萬的羅馬,城中妓女的數量近7000——這樣的環境對小喬瓦尼來說簡直是如魚得水,混跡其中的小喬瓦尼舒舒服服地做了20多年的主教。因其平易近人、和藹可親,小喬瓦尼被選為新一任教皇,即利奧十世。做了教皇的利奧十世更是聲色犬馬、窮奢極欲,他對他的堂弟朱利亞諾說:“上帝選我做教皇就是為了讓我們享樂的。” 這位堂弟就是洛倫佐親弟弟朱莉婭諾的遺腹子,也就是後來的教皇克萊門特七世。克萊門特登基的時候,羅馬教廷已經是一個無法輓救的爛攤子——他的堂哥利奧十世揮金如土。從洛倫佐開始,美弟奇家族就資助了大批藝術家,利奧十世“子承父業”,比父親有過之而無不及,繼續不計回報地資助藝術家們——拉斐爾是利奧十世最喜愛的藝術家。果然物以類聚、人以群分,年紀輕輕的拉斐爾後來也愛流連風月場所,並早早因此喪命。在位期間,利奧十世甚至讓拉斐爾給自己的大象畫像。他還斥資修建了聖彼得大教堂。教廷地揮金如土導致了財政虧空,為此,利奧十世開始在贖罪券上做文章——他大肆出售贖罪券——這也成為後來宗教改革的導火索。

圖片來源:維基百科

克萊門特接棒堂哥的爛攤子後,繼續過著驕奢淫逸的生活:他聘請拉斐爾畫畫,雇傭米開朗基羅雕塑,為達芬奇提供住所,給哥白尼提供天文研究資金。羅馬教廷的腐敗導致民怨載道,而壓垮駱駝的最後一根稻草是1527年與神聖羅馬帝國的一戰。當時,神聖羅馬帝國入侵羅馬,帝國軍隊所到之處都被洗劫一空,而此時的克萊門特選擇了投降並簽署了屈辱的條約。羅馬的文藝復興就此消亡,但美弟奇家族的傳奇卻還在繼續。1533年,日暮途窮卻頗具心眼的克萊門特通過聯姻,將14歲的凱瑟琳-美弟奇嫁給了法國王儲。凱瑟琳-美弟奇後來成為了法國王后、王太后,開啟了美弟奇家族統治法國的時代。

圖片來源:維基百科

那麼,美弟奇家族在義大利弗洛倫薩的時代是不是就此結束了呢?不!這樣一個財富和權勢滔天的家族,其走向衰亡的過程也是一段歷史和時代地演繹。接下來,就讓我們看看美弟奇家族的衰敗過程吧。

洛倫佐時代的弗洛倫薩還是共和體制,即便美弟奇家族是實際掌權人,是個實質上的獨裁者,但洛倫佐也堅持自己是“普通平民”的原則,沒有稱王稱帝。打破這一傳統的是美弟奇家族的科西莫一世,當然這個可不是早已入土為安的老科西莫。洛倫佐去世後,美弟奇家族回歸弗洛倫薩,但他們厭煩了家族一直秉承的不稱王的形式。恰逢弗洛倫薩共和國變成了大公國,美弟奇家族的繼承人隨即告別了“普通平民”的身份,正式跨入了“貴族”行列,成為弗洛倫薩名義和實質上真正的統治者。而完成這一身份轉變的就是“科西莫一世”——科西莫一世是教皇利奧十世為紀念弗洛倫薩“國父”科西莫而取的名字。

圖片來源:維基百科

科西莫一世和自己家族的喜好完全不同。他受過良好的教育,舉止優雅,記憶力超群。但他的興趣在於成為軍人、四方徵戰,而非治理國家、與民休息、發展經濟。他一生只信賴兩個人——他的母親和他的秘書。但即使是這兩個人,科西莫一世也保持著一定的戒備,很少透露出他真實的想法。他這一生都生活在一種恐懼和自己臆造的“被害”妄想症中。這或許因為,這個家族自它發家以來就與陰謀、殺戮、背叛和欺騙分不開。科西莫一世非常剛愎自用、獨斷專行,所有大小事情都必須是他“親自部署、親自指揮” 。當獨裁走入這樣的集權境地之時,其滅亡就只是時間早晚的問題了。此時,科西莫一世還擁有西班牙王室,也就是神聖羅馬帝國皇帝查理五世的支持。當時的西班牙因為哥倫布的航海大發現,國力盛極一時。有了西班牙王室的支持,科西莫一世的統治並沒有反對者。可是,當他得到查理五世幫助的時候卻忘記了,這位神聖羅馬帝國的皇帝才是最具野心的——查理五世早就想把弗洛倫薩納入自己的版圖。但查理五世和教皇關系不好,如果此時弗洛倫薩公爵可以支持西班牙王室,那麼西班牙會更具有優勢。所以,神聖羅馬帝國承認了美弟奇家族的貴族頭銜。1569年,教皇也承認了科西莫一世的貴族大公身份。美弟奇家族從此成為弗洛倫薩真正意義上的統治者。

然而,此時的弗洛倫薩早已失去活力,不再是重要的經濟文化中心——弗洛倫薩在新一輪歷史機遇下出局了。與此同時,科西莫的統治嚴厲而殘暴,他不放過手下的任何錯誤,並對其進行嚴酷的懲罰,甚至因為宮廷著裝上的一點差錯都會興師動眾的處罰下人。他的性格喜怒無常,總是嘗試讓自己的行蹤神秘而不被外人所知,包括他的僕人。為了防止被暗殺,他聘請了米開朗基羅的學生——瓦薩里——為他設計一條穿過城市的長廊。此時的美弟奇家族已經完全具備了獨裁者的特徵,那麼這個王朝就必然符合任何專制君主王朝發展的規律——走向衰敗。科西莫一世之後,美弟奇家族也有延續的幾代統治者,但這個家族沒有走出歷史發展的規律。1743年,美弟奇家族的最後一個成員去世,傳奇就此落幕。

值得一提的是,科西莫一世的兒子費爾南迪多二世曾經聘請過一位科學家給自己當家庭老師,這位家庭老師的名字叫伽利略。當教會迫害伽利略的時候,美弟奇家族收留了伽利略,讓伽利略可以在弗洛倫薩完成他的天文研究。1610年,伽利略在自己的著作里提到他發現的新的小行星,伽利略給它命名——“美弟奇星”。

仰望星空,美弟奇家族早已消亡,然而美弟奇星卻依然閃爍,這個家族留下的傳奇同樣一直被傳頌。時至今日,這個家族對於歐洲乃至人類歷史的影響也一直延續著。

回望這樣的名門望族,給我最深刻的幾點感受就是:第一,祖先創業艱難,家族企業繼承人至關重要,它影響一個企業的興衰成敗,繼承人的健康和教育是家族企業必須考慮的重要因素;第二,金錢與政治結合,那麼就必將充滿陰謀、骯臟的交易、欺騙、背叛甚至殺戮,災難一定如影隨形;第三,獨裁與專制的統治只有死路一條,它或許可以在一時改頭換面,延緩死亡、苟延殘喘,但衰亡是任何獨裁者必然的結局,人類歷史從無例外。中共的獨裁統治也必然遵守這一鐵律!

(本文僅代表作者觀點)

編輯/校對/發稿:Irene木木

更多資訊,更多關註

紐約香草山農場GTV-香草山之聲

紐約香草山農場GTV-MOS TALK香草山訪談

紐約香草山農場Twitter(中文)

紐約香草山農場Twitter(英文

紐約香草山農場 YouTube

This image has an empty alt attribute; its file name is GNEW-GTV-MOS-LOGO-2-109.jp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