編撰:PEACEMAN , 葉落知秋(文秋)
審核:七角星

資料照片:來自參考鏈接

中共病毒從2019年底在武漢出現以來,已經給世界政治經濟版圖帶來了很大的變化及不確定性。至今,已經有一年多了,各國疫情更是一波比一波猛,世界為之付出的代價可謂是慘烈之極。雖然除了爆料革命還未有哪國政府站出來直指中共制毒放毒的罪行,但是目前的找尋真相的民意和輿論一直在發酵中。

根據外媒報道和挖掘真相,有媒體指出中共有在中共國建有廣泛的軍民融合的生物戰網絡,媒體直接指出軍事和民用研究中心之間沒有任何區別中國共產黨的 “十三五 “規劃(2016-2020年)第78章描述了軍事和民用研究的融合,包括 “合成生物學 “領域。從中國主要研究科學家的出版物來看,”合成生物學 “似乎包括生物戰。

世人還低估了中國獸醫和農業研究對這種軍事計劃的潛在貢獻。金寧一是中國醫學科學院的院士。他被描述為一名病毒學家,研究人畜共患疾病。他是吉林省人,朝鮮族,是中國共產黨黨員。他也是中國人民解放軍的一名高級軍官。

金寧一是軍事醫學科學院軍事獸醫研究所分子病毒學和免疫學實驗室主任,軍事遺傳工程重點實驗室主任,吉林省病毒重組疫苗研究與開發工程中心主任。

他與北京協和醫學院、中國疾病控制中心(CCDC)、南京大學模式動物研究中心、吉林農業大學、溫州大學、延邊大學、石河子大學、四川大學、佛山大學以及其他據稱是 “民用 “的研究機構進行研究合作。

在一份科學出版物中,金寧一將自己列為溫州大學和廣西大學的教職員工。在另一份出版物中,他將自己歸屬於延邊大學。金寧一在冠狀病毒的實驗方面有豐富的經驗。他廣泛使用基因工程,自2007年以來,他們用含有人類冠狀病毒受體的轉基因小鼠模型進行了實驗。也就是說,這些中國實驗室中的任何一個都可以利用該小鼠模型和一種叫做 “連續傳代 “的技術,快速地對冠狀病毒進行預適應,使其能夠感染人類。

然而,更令人震驚的是金寧一對人畜共患病研究的態度。人畜共患疾病是由通常從動物傳播給人類的病菌引起的。也就是說,根據定義,它是一個自然發生的事件。金寧一在2007年撰寫的《人畜共患病新編》一書的序言中表達了這種觀點。

點評:由此可見,中共發動生物戰是有廣泛的網絡,亦軍亦民,軍民不分。並且中共發動的生物戰從開始設計病毒就有完美犯罪的思路,這也是中共在2020年釋放中共病毒時已經想好了甩鍋動物,並由此得出自然起源的說法。但是,文貴先生發起的爆料革命從2020年1月19日開始揭露並傳播中共病毒的真相,這讓中共完美犯罪的企圖難以為繼。隨著真相的傳播,隨著查證真相民意的發酵,中共必將被它制造的超限生物武器滅掉。

參考鏈接:中國共產黨擁有廣泛的支持生物戰的研究網絡

(文章只代表編者觀點,與GENEWS無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