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譯:文洋Mas

校對:文旺

圖片來自:(ucpnz.co.nz)

據《華盛頓時報》(Washington Times)近日報道,美國海軍陸戰隊司令大衛•伯格(David Berger)將軍透露了一項調整海軍陸戰隊偵察和反偵察行動的新計劃,準備應對與中共的軍事沖突。這項新計劃顛覆了海軍陸戰隊幾十年來的傳統戰術,把從海上到陸地的兩棲攻擊作為核心優先事項,並要求將海軍陸戰隊的地面部隊和F-35戰鬥機主要部署在靠近中共國的小型基地網絡中。

報道指出,伯格將軍周二在美國陸軍雜志《軍事評論》(Military Review)的一篇文章中寫道:“鑒於現實的地理環境和不斷擴散的精確打擊機制,海軍和聯合部隊將需要有一支部隊在交戰區‘內部’或一支可以隨時‘替換’的部隊,能夠在同行對手的火力交戰區(WEZ)內持續作戰。”他還說:“如果競爭升級為戰爭,這些部隊將留在對手的WEZ內,為海軍和聯合行動提供必要的支持。”“至關重要的是,鑒於大型固定基地和在岸基礎設施易受遠程精確打擊的影響,以及充分保衛該基礎設施的挑戰,這支“內部’部隊必須能夠從嚴格的遠征和高度機動的姿態中履行上述職能。”

伯格將軍在文章中概述,新的海軍陸戰隊任務將包括從靠近中共國海岸的水域對中共軍隊(PLA)的活動進行偵察和反偵察。偵察是探測敵人的活動,利用一切手段獲取情報並向指揮官報告戰鬥信息。反偵察是阻止對手對美國部隊采取同樣的行動,其中還涉及挫敗敵人偵察的軍事行動——包括直接攻擊有威脅的敵人陣地。伯格將軍說:“我希望能夠更好的延申及配合新計劃,在所有領域和整個競爭過程中應用偵察和反偵察戰術,而不是將致命的火力作用於目標本身。”

伯格將軍寫道:“在與中共发生沖突期間,海軍陸戰隊在交戰區內的部隊,將在關鍵水域‘持續的存在’,並將尋求阻止和打擊針對美國盟友、夥伴和其他利益團體的非致命脅迫行為和其他惡意活動。”

海軍陸戰隊的新戰略是基於戰爭遊戲,該遊戲顯示,中共迅速发展的遠程精確打擊導彈和武器更容易攻擊陸上基地。此外,將軍說,大型海軍艦艇現在也容易受到中共新型反艦彈道導彈DF-21和DF-26的攻擊,因此,“一支輕型、自力更生、高度機動的海軍遠征隊將靠近中國的沿海地區並擺開陣勢”,成為軍事指揮官不可缺的力量,為尋找和追蹤高價值目標,如中共軍隊的偵察平台、偵察部隊,以及其他中共的指揮、控制、通信、計算機、網絡、情報、監視、偵察和目標定位系統,提供至關重要的支持。漂浮在海上的海軍陸戰隊將能夠用導彈和其他武器瞄準這些系統,並為海軍和其他軍事力量提供提示,組成“高度致命的海軍和聯合火力殺傷鏈”。

伯格將軍在文章中指出,海軍陸戰隊的海基平台和岸上簡易的基地將會不斷轉移,使其“對手很難定位、跟蹤和有效瞄準”,並使中共領導人的決策更加覆雜化。“即使在穩定狀態下,在戰爭門檻以下的日常競爭中,這種廣泛分布的移動式基地的存在,將使聯合部隊指揮官全面了解行動區內對手的活動。”海軍陸戰隊的偵察和反偵察部隊還將與地區盟友密切合作,並通過偵察為威懾,阻止中共的脅迫行為。海軍陸戰隊將從國際水域出发,與當地盟友和合作夥伴一起短期上岸作戰,從而減少對重型地面部隊或大型陸基航空部隊的需求。較小規模的部隊也將使那些不願意接納大量美國軍隊的盟國感到放心。

這位四星將軍預測,新的任務在海軍陸戰隊和整個美國軍隊中會有爭議,因為它似乎違背了海軍陸戰隊作為兩棲作戰部隊的傳統角色。但面對與中共可能发生的戰爭情況,有必要重新調整軍隊的組成部分。

報道指出,早些時候,伯格將軍宣布海軍陸戰隊將放棄所有的M1A1坦克,作為一項名為“2030部隊設計”改革計劃的一部分。其他地面部隊的變化包括出動一個海軍陸戰隊濱海團、重組步兵營、取消大部分牽引式火炮,轉而使用更遠距離的火箭和導彈,包括反艦導彈。

評:

美軍正在制定並調整海軍陸戰隊的戰略戰術,並尋求與當地盟友進行密切合作,以應對未來即將與中共发生的軍事沖突。

原文: Marine commandant reveals new mission preparing for China conflic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