辯方A: 政    清–鏟除共產極權思想餘毒更重要

辯方B小王子–推翻中共專制制度更重要

主持人:QMAY

A政清:非常感謝QMAY、小王子,也非常榮幸能夠和小王子在一起同台辯論。我的觀點是這兩者而言,鏟除共產極權餘毒更重要。為什麼呢?首先共產極權餘毒絕對不是我們在把中共專制政權推翻以後,才去處理的動作,而是從開始的時候就去做,並且這幾十年也是在持續不斷地與之作戰。

我們知道,在80年代以後,尤其是中共的知識分子和年輕人,就是因為受到西方的自由民主價值觀和思想所感染,在他們看著西方電影、喝著可口可樂的時候,內心的共產極權思想的餘毒就開始在慢慢地清除,因此我們才能夠看到 “八九學生運動”的誕生。雖然“八九學生運動”非常不幸地被中共武力鎮壓了,但就是因為“八九學生運動”的鮮血,才塑造了七哥的人生,並成為生命中最寶貴的一部分。同時這也是爆料革命、滅共種子的萌芽,即便在當時看起來是那般的微不足道,但最終在30年之後化成了聲勢浩大的爆料革命!讓七哥成為最佳的中共掘墓人!所以,由此看到消滅共產極權思想餘毒是多麼的重要,同時這也恰恰是推翻共產主義制度的一個非常重要的前提。謝謝主持人!

B小王子:非常感謝QMAY!也非常感謝政清的分享!我也非常榮幸今天能夠來到這里,並參加與正清戰友的同台辯論!我覺得這個節目非常有思想、非常非常棒!希望我們能夠碰撞出火花!

我覺得在共產主義專制制度和共產極權思想兩者之間,更像是先有雞還是先有蛋的這麼一個問題。為什麼我認為推翻共產主義、推翻共產黨專政制度更重要,具體有三個原因:

第一點,我認為專制思想是統治階層把思想武器化,包括商鞅馭民五術、包括儒家思想,都是專制者奴役人民的一種工具;第二點,我認為如果不推翻專政制度和體制,你可能只喚醒一部分人民,但不可能讓絕大多數的人徹徹底底地看透共產主義獨裁思想的本質,“解鈴還須系鈴人”,所以必須先要把這個邪惡的專政體制乾掉,才有可能鏟除極權思想;第三點,我認為這個專制體制給壞人提供了一個可以做壞事的渠道、滋生腐敗的溫床。在這個體制里,這些獨裁者可以發財,還可以得到榮譽。同時只有在強大的國家機器體制下,他們才有能力把極權思想變成了行動。基於以上三點,我認為我們應該先推翻共產黨的獨裁專政制度,然後我們才能夠徹底根除被中共常年灌輸的思想餘毒。謝謝主持人!

自由辯論時間:

A政清:我覺得小王子說的三點非常好,那我不妨提一個問題。你說只有滅掉這個制度以後才能夠全面的去根除共產極權思想,可是問題的關鍵是我們到底如何把這個制度滅掉?這個制度不是一下子說沒就沒,推翻它需要很多前提的。我剛剛說,滅掉這個制度的非常關鍵一點,

就是要先去消滅人們心中的共產主義極權思想餘毒。沒有這個前提的話,這個制度也沒有辦法推翻。不知道小王子對這個問題怎麼看?

B小王子:我覺得政清戰友相思想境界非常高,問題問得非常好。我覺得喚醒人們對中共專制體制的認識,比如我們天天做直播宣傳,但也無法喚醒14億中共百姓和全世界人民,所以唯一可行的辦法是建立一個與共產主義、獨裁主義對立的正道主義,這就是我們喜馬拉雅聯盟委員會、我們的農場、農場負責人、包括農場戰友們真正做的事情。我們是在建立一個去中心化、服務戰友、追求正義和真善狠的體制。中共的體制已經在分崩離析了,只有正道主義、唯真不破的體制才能真正喚醒和拯救沒有中共的14億人民,這是我認為推翻中共邪惡體制的重要辦法。

A政清:謝謝小王子!我是旗幟鮮明的、相反的觀點。我認為爆料革命的四年,最重要的事情、也是最主要的目的恰恰就是喚醒中共百姓和喚醒全世界。不然的話,你剛才說的這些制度,包括堅持正道主義的制度,要靠誰來做呢?難道靠七哥一個人就可以建立嗎?如果沒有七哥和爆料革命的喚醒,又怎麼會有這麼多的來自牆內的戰友和體制內的精英,包括來自軍隊的情報?再想想,我們這些平民百姓、草根,為什麼可以見證爆料革命的誕生和一步一步的發展呢?七哥為什麼不扔下直播的攝像機,然後一個人與沼澤地的大佬們去密謀籌劃建立一個新的體制制度和滅共的步驟呢?那就是因為七哥覺得喚醒中國人、喚醒全世界人民是多麼的重要!因此我們看到七哥的一個又一個的直播,包括班農先生的WarRoom都是要喚醒最底層的百姓。只有通過平民運動,才能讓大家認識到正道主義存在的必要;只有消滅了殘留在思想里的餘毒,才能集中所有人的力量一起去推翻中共的專制體制和政權。

B小王子:我想問問政清的是,在過去的四年,文貴先生不遺餘力揭露共產黨邪惡的真相,喚醒了我們,包括我自己在內的所有的戰友參與爆料革命。那麼喚醒之後,我們下一步做什麼呢?如果我們單獨戰鬥,對共產黨造不成半點傷害的。我們的G-TV和G-NEWS平臺,包括未來要推出的GETTER,這些發聲平臺是通過什麼建立起來的呢?戰友的凝聚力是怎樣建立起來的呢?依賴什麼與沼澤地的主人、與西方世界達成共識、聯合滅共?這一切的一切都需要一個新國際體制、新國際秩序,一個以正道主義,新中國聯邦所追求的喜馬拉雅目標為核心的新的制度的建立。在搭建這個體制和制度的過程中,才能吸引人才,包括得到中共的資產與資源。這是我對政清問題的回答。

A政清:您說的沒錯,被喚醒以後,清除了思想的餘毒,恰恰大家要做的就是有所行,而且每個人的力量都非常關鍵。請看看閆博士,在香港的“反送中運動”之前,只是一個傑出的科學家。由於爆料革命的影響以及看到了香港“反送中運動”中的年輕人的遭遇,終於喚醒了閆博士,並選擇站出來揭露中共病毒的真相。所以才有了今天的“以毒滅共”,可見喚醒之後的力量都是多麼的驚人!

當然更不用說七哥在經歷了30年前的”8964”的血腥鎮壓,在清風看守所親眼看著身邊一個又一個人被拉出去槍斃,終於也喚醒了七哥。七哥說他以前最大的歷練就是在清風看守所,所以他決定要用實際行動去結束中共,並且為之準備了30年,所以可見,清除思想毒素後的力量是多麼大!更不用說千千萬萬個民眾被喚醒後而匯聚起來的力量!

B小王子:非常好!我非常認同剛剛政清提到的,沒有爆料革命,沒有被喚醒的戰友,沒有新中國聯邦人的自我排毒過程就不可能推翻中共的專政體制,但是咱們的辯題不是討論這兩個哪個更重要,而是對滅共來說,這兩個哪個更重要?所以我覺得,如果沒有中共的體制,中國人就不可能被洗腦這麼深!共產主義思想就是中共利用馬克思列寧主義,並將之武器化、工具化來束縛人民、奴役人民的。我們乾掉共產黨依靠的不是思想,也不是搞一個新哲學,而是要把中華5000年文化里好的一面,對善良、對真相、對信仰的追求,就是用正道主義形成一個全新的滅共生態圈。我覺得如果只把共產極權思想的餘毒消滅了而沒有接盤的體系,是不可能成功地拯救中國人民的。我們必須先把中共的邪惡體制鏟除,而清除它的餘毒是需要幾輩子才能完成的。

A政清:我覺得您說的非常好,鏟除共產思想的餘毒真的是需要幾輩子才能夠去實現的。當然我們也堅信,經過我們這代人的不懈努力,可能這個進程會加快。我真的覺得,滅共是郭叔生來的使命,而消滅中共集權思想的餘毒是我們這一代人必須要完成的使命。這是題外話。

今天的辯題–推翻中共的專政制度和鏟除集權思想餘毒,哪個更重要?我們不能只說對於滅共這兩個方面哪個重要,應該以對中國人的發展、對整個國家的發展、對整個世界文明的建設

為判斷標準,然後來評價這兩者哪個更重要?想象一下,如果我們只是把這個政權推翻了,就萬事大吉了嗎?沒有!那麼我們的生活會非常非常好嗎?其實不會的!如果你不把這個思想的毒素清除掉的話,哪怕只清除一部分,你的生活也只會更糟,為什麼呢?我們且不說中國歷史上經歷的朝代、王權的更迭,不說那麼長的歷史,我們就說1949年以後的歷史。大家的生活,其實不僅沒有變得更好,卻是恰恰相反的一個情況。

在1976年華國鋒粉碎了四人幫時,大家曾經歡欣鼓舞,覺得我們的國家主席力輓狂瀾,將作惡多端的四人幫粉碎了,中國會不會迎來一個新的發展?華國鋒提出“兩個凡是”—凡是毛澤東的指示,我們都要堅決擁護;凡是毛澤東的指示,我們都始終不渝地去追尋。盡管如此忠誠,之後發生什麼呢?鄧小平上臺,鬥下去了華國鋒。

鄧小平盡管提出了,“時間是檢驗真理的唯一標準”、“實事求是”,然而卻出現了天安門廣場的坦克把一個又一個的學生屠殺掉。這些情況甚至在文革都沒有出現過,用國家政權、國家機器去碾壓學生,就算在民國,在歷朝歷代都沒有出現過這種情況,這個簡直就是令人發指的行為!然後江澤民上臺了,他又開始鎮壓法輪功學員……我在習慣著這一系列的事情,但每次看到這些東西,真的是心都在顫抖!怎麼會有這種慘絕人寰的事情!

今天我們覺得中國進入了新時代,但其實是被它錶面的盛世繁華所迷惑。我們最終得到的是什麼呢?是全球肆虐的CCP VIRUS!在一個又一個權力更迭、歷史的輪轉中,中國最終不是被改良了,也不是讓大家變得更好,而是帶來了一個又一個嚴重的災難!所以說如果大家的思維沒有改變,包括底層民眾,中共的精英們,如果只是做到顛覆中共的政權,中國還會是一個非常差的一個情況,災難仍會愈演愈烈。七哥也一直在說,如果中共當權派被滅掉了,中國還會被江派所掌控,然後他們可以繼續操控選舉,操控媒體。如果中國再堅持幾十年,或者百年的休養生息之後,也許世界還會面臨中共帶來的又一場核武器戰爭,又一場更為深重的災難!因此只有喚醒民眾的思想,用共同的力量建立一個正道主義、嶄新的制度才能到達最終的目的。這也是我現在一直在做的事情,所以喚醒民眾思想是推翻這個制度的前提。

B小王子:非常感謝政清戰友分享的歷史知識!中國歷史無論換了多少朝代,它的本質其實一點沒有改變。一直到共產黨執政,它的集權專制思想都沒有改變,所以我覺得改朝換代並不代表體制的改變。體制的改變從根本上說是制度的改變,政府的權利需要制度去制約。所以我用美國歷史的例子來反駁你的觀點。

美國建國之初並不是就像今天擁有相對健全的人權、正義和民主,包括文明先進的思想,甚至在當時美國還是合法的使用黑人奴隸對吧?女性也沒有投票權和話語權!但是美國建立一個健康的體系制度,政府的權利得到約束,所以美國後來才能不斷地自我完善,靠信用和契約精神建立了今天偉大的美利堅合眾國。在美國社會里,如果沒有契約精神的人是沒有生存的空間的。所以我覺得只有消滅中共的社會體制才是最重要的,這樣才能約束邪惡勢力,不會讓他利用邪惡的思想來去做壞事。

A政清:非常感謝小王子!現在我恰恰要用美國的例子來反駁!我的理解是完全的相反的。我認為,美國之所以最終推翻了當時的英國的殖民統治,然後建成了現在的美利堅合眾國、現代文明的中流砥柱,恰恰是源自於那些懷著自由精神的先驅者,恰恰是來自於獨立宣言。沒有這些基本的思想力量去指導他們抗爭,指導他們的行為,是絕對沒有能力和動力推翻當時英國的殖民統治,更何談建立三權分立的制度。這是很明顯的一個因果的關系,而且我覺得剛才您的這個解釋就是美國實際上一開始是沒有一個很鮮明的、很完美的制度,而是在不斷地修復,然後引領大家就走向一個很輝煌的文明。包括一開始美國並沒有中央銀行,也沒有很成熟的聯邦政府,但最終他們慢慢地因為一些現實的需要,才建立了這樣的制度。而縱貫其中的鮮明的脈絡就是大家遵循的信仰、理念和信念。這個是我對美國社會制度的觀點,不知道您贊同嗎?

B小王子:政清戰友分享的非常棒!但我想說他剛才提到一點,他說美國建立之初也沒有這個制度和聯邦體制,我覺得這個說法從根本意義上是不對的。因為我覺得美國能發展到今天,根本上原因就是它的體制的建立。體制建立並不是我們先將國家的法律都寫完了,把規定都定好了,那是不可能的。而是它的中心思想的建立。是什麼呢?就是三權分立!就是政府的權利來自人民,人民的權利是來自於上天的賦予。然後人們把這個權利通過Social Contract交給了政府。政府是權利的執行人,而不是這個權利的擁有者,所以說政府權力必須用通過三權分立的方式來監管和限制。這樣的話,社會才能夠為人民提供一個健康發展的溫床。

體制是游戲的規則、是莊家,比如共產主義體制的目的就為了控制人民,而美國的這個體制是保護人民的權利並能夠制約政府的行為。我剛才提到的這個Social Contract就是西方的契約精神,這就是體制。沒有這個體制的建立,就不可能有美國後來的成功。所以我覺得推翻共產主義、推翻共產黨首先就要推翻他的專制體制。做好事的人給他獎勵,讓做壞事的人,邪惡的人沒有生存空間。

A政清:謝謝小王子!我覺得思想是思想,體制是體制,這是兩個完全不同的概念。剛才其實您一直在講美國的國家制度來源於自由的思想、民主的思想、三權分立的思想,所以說思想的作用是不言而喻的。建立一個新的制度需要自由的思想和自由思想的人民。就連哪怕是推翻當時的英國殖民統治,也是需要自由思想與堅持自由思想的人,歸根結底,還是來源於思想。

另外我最後想強調的一點就是,一個自由的制度、完美的制度、富足的生活是需要有自由的思想的人民去建立的。我們想想,為什麼說摩西帶領以色列人逃脫了埃及的統治?因為埃及是奴隸社會,我們可以通過出埃及瞭解這段歷史。他們最終行走了40年才回到故土,建立了一個屬於他們自己的樂園。我們再想想,為什麼摩西帶他們走了40年?因為摩西想要用新一代人的思想,用新一代人的血液去建設新的家園。摩西很清楚,雖然可以很快地回到家園,但是如果是讓做了上百年的奴隸直接回到家園,去建設一個新的制度的家園的話,那麼這一定是非常差的制度。為什麼呢?因為這些奴隸過慣了被奴隸的生活,他完全沒有感受過自由的環境、教育、自由的意識。他曾經面對的關系一直是奴役與被奴役的關系,奴隸和奴隸主的關系,腦子里想的完全還是奴隸主。因此讓他們推翻以前的制度,建立新制度,仍然是一個相互奴役的制度,不可能會有自由的體制。這也是為什麼看到中國的歷史,無論是中共建黨之前還是建黨以後的歷史,都是權力的傾軋,制度不斷地被推翻,即便新的領導人上臺,他的思想還是原來的思想,所以他建立起來的新制度也是類似舊的制度,這是一個換湯不換藥的過程。因此我最後再次強調的是,思想的力量是非常偉大,我們絕對不要小看每一個人,否則共產黨也不會執著於宣傳,執著於掌握話語權,因為他就是要掌握大家的思想。思想是最大的力量,思想可以指導一個人的行為,千千萬萬個人的行為就有可能推翻現有的制度。

B小王子總結:今天跟政清戰友的交流真的非常有感觸。消除思想餘毒重要還是推翻中共體制重要,其實我覺得這是一個相輔相成的問題。首先我們必須有人意識到共產主義專制體制的邪惡性,所以先有我們這些被喚醒的人,之後我們要用我們的行動去搭建一個與中共這個邪惡體制正對面的,正道主義體制。我們要聚集起來所有被喚醒的力量,去宣揚自由民主和法制,還有對信仰、對人性還有中華文化里優秀的那一部分,才能讓我們的後代都不受共產主義,包括所有獨裁專制思想的迫害。這是一個相輔相成的關系,兩者缺一不可。

最後,今天我非常榮幸能夠參與這個節目!謝謝!

A政清總結:非常開心與小王子的交流!爆料革命這四年來,七哥已經用幾千個影片向大家證明,喚醒大家是多麼的重要!雖然非常艱辛,但是不要緊,我們持續地去推動,持續去做,最終能夠很大規模的把黨內的民眾,中國普通平民,甚至是西方的民眾都一起喚醒!

這四年來,我們見證了奇跡,見證了歷史,看到了有更多的民眾、黨內精英,被我們喚醒,加入爆料革命的隊伍,我相信每一位戰友都能夠有很強烈的共鳴。我們在參與爆料革命之前,認為中國發展得非常好,有非常多的機會,甚至認為中國應該值得許多貧困落後國家去借鑒,但接觸爆料革命之後才發現,原來這些都是共產極權思想植入在我們腦海裡的毒。而爆料革命的四年則是在慢慢洗去我們身上的毒,讓我們以全新的思想去迎接新生,最終指導我們的行為去滅共!滅共沒你不行!同時,七哥在這四年裡也給國內民眾的心裡種下一顆滅共的種子,包括西方的民眾,想想這是多大的力量!當在最後可以扣動滅共扳機的時候,這些種子早已發芽,將會一起把舊有的制度推翻,建立一個嶄新的制度!

主持人QMAY:謝謝大家,請繼續關註休斯頓星光農場的GTV節目!

聽寫:Bowen

整理/校對/發稿:Helen

更多資訊,歡迎點擊休斯頓星光農場官方推特賬號

更多節目資訊,歡迎進入休斯頓星光GTV官方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