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改变重大误解和偏见,就是改变世界

2021年4月23日《枫叶财经》节选文字整理:文怡

当你看到不公、偏见、不解,觉得不适合爆料革命理念的时候,你敢站出来发声吗?也许因此会被打成“伪类”、遭到报复、取消GCoin配额,甚至可能把你踢出爆料革命。你敢吗?请扪心自问。

有人会说,爆料革命中没有误解、没有偏见。如果这样说,那就是比共产党宣传部门还厉害,比戈培尔还厉害。任何机构、团体、革命队伍或权力机构,失去了监督、约束,没有一个人是圣人、上帝,没人是完美的。如果没有公正的、有人性的、正义的,给人发声的场所,任何人都可能被定罪。

没有说理的地方,当权力在某些人手里,只是一把锤子时,就会看所有人都是钉子。看谁不顺眼,都想砸一砸。面对这种不公,亲爱的战友也许会想,要不我还是不说,跟着走也走到底了。这听起来有道理,但是走下去,假如现在面对的是中共,权力失去了制约,形成了潜在的腐败,说真话要被处罚,就像中共国、香港这样,我们也不站出来发声?!

中共就是利用人的恐惧,比如:再发声就取消你的户籍、养老保险,不让你孩子上重点,取消你坐高铁、坐飞机资格等。如果你想举报局长腐败,但怕自己微信里曾与女同事调情、裸露的丑事被查,或怕因此被查偷税漏税,被抓被罚。中共奴役国人的重要手段就是专门抓人把柄。由于中共有话语权、高科技、人脉,可以鼓动一帮人,想把你定成什么罪,你就得是什么罪,你怕不怕?

你有没有勇气放下一切,面对不公、邪恶,站出来死磕?郭先生知道公开反共会面临什么——“一切我都不要了,我已经当它没有。”我们不用像郭先生那样面对一千亿的损失,我们面对配额、GTV初创股权、爆料革命名号,甚至面对被郭先生批评、误解。你就不会和别人一样,真的说成假的,假的说成真的吗?

如果因为妥协、怯懦,想抓住手中的一切,那么任何东西都会抓不住,因为你有弱点——贪欲和顾忌。如果郭先生担心妻女被抓而妥协,还有如今的爆料革命吗?因此,参加爆料革命,必须裸奔。如果向中共霸权、海外蓝金黄妥协,那什么都保不住。如今中共病毒肆虐,即使对中共、对强权妥协,一样是受害者。

对香港漠视、对国内民主、维权人士麻木,认为爆料革命只要郭先生一个人在前面灭共,自己什么都不用干,重新为奴也不在乎,只要能拿到钱,哪怕像阿姆斯达号里的奴隶也认……这些心路历程我都经历过,想过投机,也曾犹豫、好面子、恐惧、想逃避。如果有人利用这一点,爆料革命胜利后,又出来一堆中共,你害怕吗?可是,中共病毒疫情袭来,谁能全身而退?怎能不灭共?即使拿到利益,由于当时面对不公、邪恶退缩了,未来别人照样能从你手中把一切抢走,因为你没勇气站出来说不!

永远不要在乎那些不跟我们走在一起的人,一定要好好珍惜那些愿意和我们走在一起的人。加拿大枫叶农场成立以来经历的风风雨、内忧外患,没有一刻停止过。郭先生虽策略地说过“麻烦大”,但旁人也跟风说“麻烦大”真是坏了良心。加拿大枫叶农场成立第一天起,就定位为美国最重要的后花园和爆料革命最重要的战略基地。“麻烦大”指的资金被冻结是由于中共认识到加拿大枫叶农场的重要性,花了血本操纵的。以此为由吊打老江,是不是懦夫,有没有勇气呢?真正告我们的、陷害我们的不去抓,却一遍遍侮辱枫叶农场付出血和泪的战友。

参加借款项目的战友无一退让,这就是勇气!这些战友在G系列中,起到了比中途岛战役还重要的作用。

有人怪罪“麻烦大”因我而起,这是我离开枫叶农场唯一的原因。如果真正被共产党挑拨了,内部窝里斗,恰恰上了共产党的当。

郭先生曾在盘古龙头,考虑是保自己还是保盘古,最终决定自己离开,承担一切后果,保住了盘古。中共抓住了我最大的弱点,就是把战友按在地上摩擦,或编织罪名告状。枫叶农场有这么多战友、无私的管理,爆料革命离开谁都会往下进行,谁也别把自己当成大咖。

在理念上,改变重大错误和偏见上,我们都是平等的、有义务的。如果发现自身或对方的问题,勇敢站出来。

现在中共国,为什么人人自危?没人敢站出来说话?因为没有法治。为什么在美国川普可以被弹劾,拜登可以被监督,因为有法治,有大家可以说理的地方。建立一套大家都知道的标准和制度,那么遇到事,不需要法官来判对错,所有的战友就可以知道这事是不对的。正与邪、真与假就那么难以分辨吗?非要等郭先生来评判吗?

为什么不在爆料革命内部实行法治化、制度化、监督化?即使现在有着权力的人也担心,没有权力的人更担心。唯一的解决方式就是法治,如果有法治化的条文来比照,对错一目了然。咱们有这么大的战友团体,可以有监督机构。否则爆料革命战友、负责人等所有人都不安全。

《阿姆斯达号》让人感到推动法律的建立和实施,还弱势群体以公正是多么艰难,要付出多大的代价,冒着多大的风险。就算最后推进法治的结果不好,被踢出了爆料革命,有没有人敢于无怨无悔地站出来?总得有个开始。

如果谁都不想冒险,谁都不想建立一套大家可遵守、监督、能追溯的法治制度,那么没有一个人最终是安全的,结果就是大家都输了。农场内部吵架,即使赢了也是输。因为爆料革命战友,你就是我,我就是你。你把别人整死了,自己也伤了半条命。不通过法治的手段把别人搞死,未来一定会有比你强的人用同样方法把你搞死,你也不是安全的。你对待别人有多狠,未来会有更狠的人来对付你。江泽民、邓小平、胡锦涛、习近平,这些人不都一样吗?换了一茬,比上一茬更狠。习近平上台要把全人类给灭掉。

没有法治、没有监督、没有权利的约束,就是这么可怕,最终没有人是受益者。推进规章标准,唤醒民众法治意识,对于爆料革命来说是重中之重!哪怕为此要牺牲一些像我这样的人。

如果有一天由于推进法治、正义,被误解、被批评、被踢出爆料革命、变得倾家荡产,这是追求信仰必然付出的代价,我接受。有人看到不对的事,就敢于发声,我佩服、喜欢,这是真正勇敢的战友,最值得珍惜、呵护的宝贵资源。

这世界上敢站出来对中共说不,跟邪恶磕到底,为了未来爆料革命战友都能有安全、有保障的环境,牺牲一些人是难免的,从我开始。

一个人的胜利永远不算胜利,只有一群人的胜利才是最终的胜利。不能让郭先生替我们解决所有的问题,光想着赚钱,但需要我们付出时却冷眼旁观、瞻前顾后、畏手畏脚。具体的行动并不是想象得那么简单,什么都不做却想称之为勇敢、称之为参加爆料革命、灭共是绝不可能的。我发自内心佩服为战友争取公平、尊严,不为权贵唱赞歌的人。

为什么参加爆料革命?为什么去得罪人、遭人恨?难道是为了显示与众不同、特立独行吗?如果该说“不”的时候不说“不”,对不起我的姐妹兄弟和世界各地的农场。不可能因为有人恨,就不做事而去取悦恨你的人。要维护法治、公平,必然会遭人恨,会冒着失去一切的风险。

任何法律、公正、自由都不是免费得来的。需要越来越多人放下心中的自我,真正地站到前面,一起去推进法治、自由、公平的环境,在这样的环境下,每个人都是受益者,而在无监督、无法治的混乱状态中,每个人都是潜在的受害者。没有标准可以参考,没有说理的地方,让恶人更恶,让善人胆子越来越小,中共国现在就是这样。

郭先生经常强调法治、法治、法治,曾说过“新中国联邦人永不为奴”,这也指思想上的“奴”。如果为保住自己的工作、福利而跪了,不肯为正义而战、而发声,就是“奴”,无论在哪都一样。在《阿姆斯达号》中,若将这些黑奴释放,可能会引起南北战争,而当时的政府却想“维稳”,钻法律空子,不严格执行,打算把法治、公正放到一边,把黑奴牺牲掉,这是该案的难点。但男主角在法庭上发出了经典、振聋发聩的话语,维护先人(建国之父)制定的公理、法治,“如果这意味着内战爆发,那就来吧。希望这是美国革命的最后一战。”

面对着正义,面对着法律的严肃性,面对着《独立宣言》不可动摇的契约时,不要怕付出代价和牺牲,自由都要付出代价,想躲是躲不掉的。如果当年这个案子把《独立宣言》“特殊情况特殊处理”,以后就是中共国现在——所有情况都“特殊情况特殊处理”,什么是特殊情况什么不是特殊情况,当权者说了算,说是法律之外就是法律之外,对于无权无势的你我,就按法律之内处理,对王岐山、孟建柱、习近平家里就特殊情况特殊对待。美国有今天,为了维护法律付出了血与肉的代价。

我们今天要推行法治、行公义,是希望让所有的战友乃至子孙在新中国联邦体系下永远感到安全,永远有说理、申冤的地方,当财产、名誉权、被尊重权、不同见解被容忍的权利永远不受侵犯时,我们才付出了什么代价——一点点的名头而已。

如果为此倾家荡产,我一点都不怕。不能让正义的人孤独地去战斗!

节目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