信息來源:經濟周刊網絡版  
發布時間:2021年4月24日
翻譯 /整理/ 簡評: Shuizhuyu

中國問題正在成為美國跨大西洋關系的試金石。 在喬·拜登(Joe Biden)的領導下,歐盟和美國再次融合,但不同的風險觀念仍然是一個挑戰。

斯托米·安妮卡·米爾德納(Stormy-Annika Mildner)是阿斯彭研究所(Aspen Institute)的主任。在此之前,她曾是德國工業聯合會對外貿易政策部門的負責人。

誰是美國的頭號敵人?蓋洛普研究所最近向美國人詢問時,“中國”的回答是45%。占總數的45%,是2020年的兩倍。同時,有50%的美國人不認為自己的國家,而是中華人民共和國是世界上主要的經濟大國。在各黨派之間,中(共)國被視為對各州的威脅。而且跡象表明在新任美國總統喬·拜登(Joe Biden)的領導下也一樣。 中(共)國問題也正在成為美國跨大西洋關系的試金石。

因為中美之間的沖突不僅僅是貿易爭端。這是不同經濟和政治制度之間的競爭:一方面是中國的經濟混合模式,其具有強大的國家影響力,另一方面是西方的自由市場和民主原則。這是關於世界霸權至上的問題,誰將為未來的全球經濟規則?

在安全政策方面,美國也認為自己正在受到中(共)國的巨大挑戰。病毒大流行使情況更加惡化。到2020年,中共國是唯一增長的主要經濟體,其復蘇速度將大大快於美國。 IMF預計2021年將增長8%。

與前任總統唐納德·特朗普不同,喬·拜登不力求完全脫鉤,但他也想采取一致行動,對付北京的不公平貿易行為。他希望使美國在包括生物技術和人工智能在內的關鍵技術上更加獨立。與特朗普的一個重要區別:拜登不僅涉及經濟學。

人權問題變得更加重要。北京對香港,臺灣,新疆和南中國海的壓力已大大增加。 2020年3月,美國,加拿大,歐盟和英國對中國鎮壓維吾爾人實施制裁。這對現在的歐盟意味著什麽?

在3月底的北約會議上,美國國務卿安東尼·布林肯強調說,美國不想將盟國擺在對華“我們或他們”的決定之前。 在可能的情況下,各國應能夠與中國合作,例如在氣候變化和健康保障方面。 但是,合作夥伴應承擔遏制不公平貿易行為和懲罰侵犯人權行為的重擔,美國國務卿明確表達了對跨大西洋關系的挑戰。

近年來,歐盟對華政策發生了變化。 很少有人相信經濟開放會導致民主化。 現在,中國在這裏也被視為系統競爭者和戰略競爭對手。 歐盟委員會在其新的貿易戰略“開放,可持續和堅定的貿易政策”中呼籲中共國履行其在全球貿易體系中的職責。 在今年年初之前與中共國簽署的CAI投資協議是朝著與中國建立更加公平的投資關系邁出的重要一步。 跨大西洋聯盟的最佳先決條件? 有足夠的合作領域。

例如,與國有公司和補貼打交道或改革世界貿易組織。 美國和歐盟也可以在新技術上更加緊密地合作,例如在出口管制和技術標準的制定上。 歐盟提議建立美國的歐盟-美國技術委員會。 尤為重要的是:加強互聯互通戰略的協調,以應對中國的“一帶一路”倡議。 這也適用於人權政策。

但是,這並不是那麽簡單,因為美國,中國和歐盟之間的三角關系很復雜。 拜登政府對中歐投資協議並不十分熱心。 此外,歐盟的開放戰略主權概念在美國引起了許多問號。

簡評:

這個題目說的是歐盟應該怎麽和中共國打交道。文章雖然有點長,但是希望大家能夠耐心讀完。中心意思是,中美之間的沖突不僅僅停留在貿易爭端,而是不同的經濟和政治制度之間的競爭。這句話說的太對了,這是價值觀之戰。這是正義與邪惡之間的戰爭。歐盟已經非常清楚這一點,但是終歸他們已經明白,經濟開放不能導致民主化,反而是那些強權的人權力更大,更能夠奴役14億中國人民。如果能夠有公平的投資關系,當然有很多的合作領域。但是,歐盟,你們已經醒了,你們認為,跟中共國能有公平的投資關系嗎?不可能的,因為你們有不同的價值觀,短時間的經濟合作可能是可以的,但是長期看,那就是歐盟的災難。跟著共產黨,走進火葬場,你們明白嗎?你們能夠認識到一帶一路的威脅,就是蘇醒的第一步。為歐盟高興。
(本文只代表作者觀點, 與 Gnews平臺無關。)  

新聞來源鏈接:🔗Wie wollen wir es mit Peking halten?


編輯整理/校對: Ting Gu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