編輯整理:

紐約香草山農場:西林1;紐約香草山農場:酸酸乳(文少);

倫敦喜莊園:萬物歸一;日本東京方舟農場:山川異域

郭文貴先生在2021年4月23日的直播裡爆出了中共航母平衡器被美軍資訊戰黑癱、航母艦載機以俄飛行員充數的擀麵杖子軍事以及習近平的政治經濟軍事外交班底全是草包導致習變成孤家寡人的驚天大料,本系列將根據郭先生直播中涉及的不同側重點逐一上傳,以下為本系列第六部分——政治經濟軍事外交全草包習徹底成了孤家寡人

2021年4月23號 文貴直播:智囊團失信,軍事被美打擊,數字人民幣DCEP被全世界抵制,習成孤家寡人;國內政治變化正在發生中;此次開庭希望能讓新中國聯邦人認識到媒體和法律的力量時間點1:14:35——

但凡你上過航空母艦的人,你上過航空母艦你就知道,人在上面是渺小的,但航母在海上的一個小紙、一個樹葉的感覺——極為脆弱。就這麼簡單,你說給人打啥去?它不是擀麵杖子經濟,它是擀麵杖子軍事。

說到這兒咱再說說經濟上,現在習主席對總參謀長這一次的表現能認可嗎?——不認可,所有習幹掉了軍隊上幾乎88%的所有過去的所謂的郭徐鄧江胡時代的軍官,依靠的就是許其亮、還有何總參謀長、還有國家安全委員會,你覺得還相信許其亮嗎?——這個沒了。

第二、王滬寧是最謙遜的所謂智囊,在世界上搞的習語錄、亞非拉新戰略、一帶一路。你覺得這些包括攻擊美國、挑戰美國地位、全球治理,包括這次博鼇論壇的這些講話的初稿,還有姓梁的高參。你覺得共產黨內部,習是寫不了這東西的一定是經過社科院是吧,國家安全委員會、中辦的審核後寫出來的,你們覺得那東西對習是什麼樣呀?——不相信了。

所有他最信任的另外一個人丁薛祥、陳敏爾,陳敏爾最近的表現和丁薛祥大家也知道。你說句實在話你當了總書記皇帝那個位置,現在要習皇帝習大神的位置上,你親爹親娘親兄弟你不行他也沒轍,這裡跟親遠沒關係,只有你行不行,沒有親近的關係。

一個人當了部長的時候,你就知道你沒有選擇的,他跟親近、信不信任沒關係,是你行不行的問題。這不是說你來個斷修魏就讓你不行找個藉口是吧,我撐不下去了因為我想起了斷修魏了,對方可以理解你中途退場,但是軍事上能不能,你不能中途退場,讓美軍給羞辱到這程度,讓日軍,你打什麼仗、收什麼臺灣?

智囊沒了、軍隊完蛋了、經濟上DCEP.數位化人民幣在世界上已經被美國列為對美國美元的威脅,難道歐元不覺得是威脅嗎?難道日元不覺得威脅嗎?日本、歐洲各國所有財政部已經內部明確,澳大利亞是最積極的,絕不允許以中國主權為單位的DCEP人民幣、數位人民幣進入到這個國家。

世界上百分之八十、九十的有效GDP,咱說有效,共產黨那個十幾萬億是很扯淡的事兒啊,啥叫GDP咱以後再說,純扯淡的事兒,就你那個十幾萬億的GDP,就是自己打飛機打出來的。人家那GDP是真正自己天生的用腦子,人家是兩個人身體練出來的,就是兩個人的生產結果那叫GDP。你共產黨的GDP沒有對方只有自己,自己打飛機打出來的啊,嚴格講是小米湯,完全不存在生育能力,生產力就是生育能力嘛、繼續能力嘛,那叫精子。你那叫啥玩意,你那小米湯,裝的、打飛機打出來的,完全胡扯的,世界上百分之八十、九十的GDP要封殺你的DC EP,現在全靠誰了?

你再看哈,軍方沒了。所有的郭樹清已經,習很明確郭樹清那是純粹的政治混子,那是王岐山的馬仔百分之百,當年周小川如果說是江家人的話,郭樹清是百分之百是王家人,他敢換嗎?——他不敢換,是不是?

就像是人民幣國際化,人民銀行副行長所謂外匯管理局的叫潘功勝這小屁孩兒,潘功勝他懂啥呀?他懂個屁呀,是不是啊?也是王岐山的人,這些人官僚、腐敗、投機、崇洋,沒有一樣是符合習的要求的,無能、完全是瞎胡扯,DCEP是純粹的一個噩夢,不是中國夢是中國人民的經濟噩夢,嚴格講應該叫作中國噩夢幣,絕對是噩夢幣,會把中國人未來你敢上哪去使用DCEP這個幣,你就進入了噩夢,因為西方會把你當成這就代表你是共產主義、代表你是共產黨,一定是這結局的——經濟也完了。

栗戰書早已經是……栗戰書已經是早因為各種腐敗原因一年前已經靠邊站了,中辦主任丁薛祥同志最近失信,王滬甯失信、許其亮失信、何總參謀長失信、郭樹清失信、外匯管理局潘功勝失信,現在還剩誰了?現在我想聽聽。栗戰書失信,他的大秘峰哥,韓正也失信,韓正已是徹底,最近韓正已經完了啊,韓正在上海幫的幾次政變之後韓正徹底完了,胡春華就更不用提了,就擱在一邊兒去。

現在他身邊就有仨人,第一楊娘娘,第二王公公,第三,看著有一個海峰,胡海峰,可憐的孤家寡人,今天形容習真是孤家寡人呐,孤家寡人,韓正管的是衛生,WHO武漢organization也失控了,疫苗經濟、疫苗政治、疫苗關係也搞砸了,武漢organization現在成了武漢organization take down the CCP了。

然後經濟如此之慘,出口貿易全完了,你說現在不搞博鼇論壇找這些老媽咪出來趕快喊人呐,快來吧,這又開始BGY啦,有大錢啦,博鼇論壇是答案是什麼,知道嗎?戰友們,除了菲律賓那個老王八犢子,那個老總統,被抓了兩三次的那老總統,還那女的叫什麼,什麼玉啊,什麼修玉啊,是吧,你見有幾個大人物去的,歐洲國家誰去了?所有博鼇論壇這一次,就連視頻參加的人要求的幾乎是90%以上都拒絕來。就連所謂的商務部象徵性地簽一些十億百億的大額合同,最後都不簽了,造假我都不給你造了,最後拿著疫苗啊,一億管疫苗、兩億管疫苗,說準備了5億疫苗,讓這些人來,最後人家都不來了。叫疫苗論壇了,我拿疫苗你來參加參加行不行,就連非洲這國家都不來了,中東幾個國家現在只剩下什麼——沙特不死不活,哭著鬧著還要繼續買油,我被美國威脅啦,你還得買我油啊;阿聯酋,說……我不說了,阿聯酋是我們的偉大的國家,不說了;伊朗——這邊拿錢那邊給你演戲;以色列——不可能,以色列只要錢,只進不出;什麼南非呀,安格拉呀,吉布地,別提啦,連奈及利亞最後都翻臉了,辛巴威、剛果,坦尚尼亞還好,坦尚尼亞最後是派出象徵性的,聽說在沙蘭港首都專門開會說,我們到底要聽共產黨的不聽共產黨,最後是反對派說你們要全部聽它的我們就全完了,最後是象徵性表達,錢繼續給我跟你湊合湊合,是最慘的一次博鼇論壇、最慘的一次BGY盛會。

最重要的事情,不要忘了日本的輕工產業,特別是青菜呀、食品加工啊這些產業深度加工都是在中國來的。日本已經在一年前和半年前通過日元和人民幣的互換業務將大量卡在國內不付出的日本企業錢已經弄出來了,同時逐漸地悄悄地把產業化的東西弄出來,已經到越南、馬來西亞、泰國這地方去了,就連俄羅斯這樣的國家,就是很多有點,俄羅斯本來就輕工企業就沒有,就是很多依賴于中共國的,基本上都撤走了。

現在大家要看到現實,江浙一帶還有廣東的紡織類加工、輕工業加工,包括服裝這些東西啊,還有這種化工高污染性的加工以及部分高科技企業,過去的就是很難的就是高消耗的這些加工還在中國,你必須要知道這是事實,但是這些高能耗、高污染、高風險就化學污染這東西、低勞動力的,所有這些東西已經正在走向現代的科技化,這些東西在往哪兒移,知道嗎?也都往外移——韓國、越南、緬甸,甚至今天我們看到的印度,嘩嘩地往外走。

因為這些已經他們逐漸用技術已經在優化了,所以他這次的離開是一種不是短暫性的、政治性的,這是一個完全不可阻擋的,是一去不復返的,是一次撤離,這些消息沒人敢告訴習大神的,誰也不敢告訴。

但是像王岐山這個這種腦子這種趙高式的人物,他是眼觀六路耳聽八方的。而且黨內不都是傻子,共產黨的聰明人多了去了,這些副總理啊,什麼韓正啊、胡春華,這都不吱聲的,你像他現在唯一的副總裡邊啊,就是李副總理,這個女的,是不是,就向他,她能幹啥呀?她能幹啥呀?是不是啊?啥都倚靠她,她就會拍馬屁。在這種情況下,整個中南坑現在是悄無聲息,真是掉個牙籤都聽得很清楚,大家就等著山上那個靴子掉下來了。

然後一切都是靠洗腦,一切都是靠洗腦,完全胡說八道,全是假的,股市別跌,老百姓別鬧,就靠政法委高壓,然後一個又一個的捷報傳進中南坑。就和當年八國聯軍。

還有當年記住啊,就宋徽宗在開封被人家遼人來打的時候,就最後的時候他還在屋裡邊搗鼓他的畫呢,他還是捷報頻傳呢,就是遼人還要跟他和解呢,還要跟他和解呢,是吧,高俅這幫王八蛋這些奸臣說沒事啊,是吧?都沒事的時候,人家都搬家都跑了,三宮六院妃子都已經金銀細軟都打包跑了,他還待那兒,高俅的死黨的那些培育的人,人家早就沒了,他那幾個旁邊的都已經知道這個皇帝完球蛋了,宋徽宗,最後宋徽宗被擄到大遼國,一路之上妻子兒女幾百個人被遼兵強姦、輪奸,強姦當他面兒,強姦、輪奸、強姦、輪奸、強姦、輪奸、羞辱他,最後到了快死的時候了,已經到了北方的快遼國的時候了死了,當著他所有家人的面,把他給熬成油燈了,就當油燈燒了,他的親閨女,他的家裡邊幾員都是被熬成油燈了,今天就是大宋國被遼國滅之前,和大秦倒閉之前的胡亥讓劉邦這幫人要進去的時候一模一樣,和八國聯軍見慈禧一模一樣,大家你們很多沒有注意慈禧在真正的八國聯軍被滅之前,中國有很多方面的GDP並不是叫你想像那麼差,很多像瓷器呀、刺繡啊,還有一些當時中國剛剛引進來的中東的一些陶類的產品,那是最高峰的至今,你去看那時候出了很多極品。

宋徽宗是中國藝術畫畫當時所謂的就是中國的園林技術已經達到了中國歷史上最高的境界,園林當中的很多絕境,達到最高境界叫絕境都是來自于宋徽宗。刺繡、藝術、畫畫那是好得不得了,包括當時中國最早萌芽的就是西方今天的雕塑藝術,這就是當時的微縮景觀——中國的園林藝術,那些東西它代表不了國家的強大、國家的健康的經濟和人民的老百姓的生活素質,恰恰的這些蒙蔽了他的雙眼。

就現在我剛才你看到,現在有些高污染、高危險、高能耗的產業還在中國部分生產著,這些東西不可替代的中國現在還是最高地位——低成本、最低成本就是所有的優勢低成本,但是隨著這個時間大撤離一定都唯一的優勢低成本——低成本、高效率,現在高效率還有低成本還在,隨著時間一切完蛋。

中國沒有任何,技術——沒有,是吧,國家信任度——沒有,穩定性——沒有,高能耗——他自己撐不下去了,只有能剝削的就是這些韭菜了,就是我們草根,這個東西隨著爆料革命的深入都會沒有。

所以據說在兩三周前演藝界有人嘗試著跟彭麗媛說點兒實話,這彭麗媛人是很好個人、很善良很善良的人,我們山東姑娘,我們家跟她家直線距離十幾公里,從曼哈頓72街到十幾街之間的距離。她家是鄆城,我們家是古城,她爹是當地的武裝部長,我大伯也當過當地的武裝部部長,我的叔叔跟他父親很熟很熟,都很熟。她的很多發小都是我的很好的朋友,她們家人我也都熟,絕對是個好人,聽說把彭麗媛嚇得半死,說你們再敢跟我提這事兒,我只能是報給黨中央,要用紀律要你談話了,我不管這事兒,你可別跟我說這話,嚇得跟王岐山一樣。

說明啥問題啊,當年誰敢跟宋徽宗你敢說說現在遼軍壓境這回是不會退的,他會打我們的,派來的兵把北方的兵撤回來不可能,怎麼可能啊?還不信你不找死嗎?就像誰敢跟慈禧說八國聯軍那真槍真殺真死人、義和團的那根本就一幫江湖騙子,中國人民解放軍就是當年的義和團,比那還差。

所以呀今天就說這兒的時候,我想給戰友說說,我想請教戰友,七哥問你們仨問題,你們覺得共產黨的經濟能強大能活到多長時間?十幾億人這樣下去能強大到什麼時間?第二個,你覺得中南坑到了今天的孤家寡人的習大神,他永遠沒有或者說一直會這樣下去嗎?第三個,全世界都知道了共產黨有解藥這麼大的事兒,你覺得全世界人民不會找他要解藥嗎?要解藥的結果是什麼?兄弟姐妹們,就這仨問題大家冷靜地想想,想事的時候別想斷修魏啊,一想就想不起來了。

接上文——

郭文貴先生2021年4月23日直播前播放視頻文字匯總

郭先生0423I七哥六四可能要獻的新歌兒將會驚倒戰友

郭先生0423II什麼樣的藥、什麼樣的醫生也不如一個人的愛

郭先生0423III演藝圈體育界對率性加入爆料革命者羡慕不已

郭先生0423IV嚴密監護之下的王岐山雖極度恐懼也見了不少人

郭先生0423V中共航母平衡器被黑癱艦載機用俄飛行員充胖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