編輯整理:

七哥全文聽寫組:Winner為自由而戰(文祥)&蘭草(文泉);華盛頓DC農場:湘江之水;日本東京方舟農場:山川異域

郭文貴先生在2021年4月23日的直播裡爆出了中共航母平衡器被美軍資訊戰黑癱、航母艦載機以俄飛行員充數的擀麵杖子軍事以及習近平的政治經濟軍事外交班底全是草包導致習變成孤家寡人的驚天大料,本系列將根據郭先生直播中涉及的不同側重點逐一上傳,以下為本系列第二部分——什麼樣的藥、什麼樣的醫生也不如一個人的愛

2021年4月23號 文貴直播:智囊團失信,軍事被美打擊,數字人民幣DCEP被全世界抵制,習成孤家寡人;國內政治變化正在發生中;此次開庭希望能讓新中國聯邦人認識到媒體和法律的力量時間點28:32——

我當然沒人回答我什麼叫斷修魏症候群呢我沒看,啥叫斷修魏症候群呢?你們都沒有回答我呀,斷修魏症候群是什麼情況?兄弟姐妹們,不知道,隨便說點啥,斷修魏症候群就是大家在雙修的時候,突然想起了九指妖叫魏繼紅直接斷修,簡稱為斷袖魏症候群,殺傷力相當於冠狀病毒,專門對年輕、特別年輕和中坑們叫中年男女有效,一想到完全斷修,這不是我說的啊,這是很多戰友這兩天給我發資訊,七哥不要再提那個妖精啦,不是你一想你就斷修了,是我們一想也斷修啦,哎呀這咋弄啊?

這回木蘭拍我照片拍得不錯啊,連個手機都不捨得買,天呐!每天手機都出症狀,這個澳大利亞真是老氣橫秋一大農村。

這小帥是到底讓七哥摟住還是不讓七哥摟住啊?”七哥摟住”,我能摟得住嘛關鍵是,我摟不住,我一在這鏡頭前看到你們在這兒我就摟不住啊!斷修魏症候群啊,我們的安迪,韓國的安迪。斷修魏症候群,斷修魏症候群。

(唱《塞北的雪》)哎呀,哎呀!殷秀梅是歌星當中、生活中,殷秀梅還真是一個非常不錯的人,非常不錯的人。女的歌星當中生活中一旦見著人,我很多很多年、二十幾年前在餐桌上很多人的情況下見過殷秀梅,然後呢殷秀梅是間接地還給我們幫過忙啊。殷秀梅這個人呢真的是不錯個人,就是她沒那麼貪啊,誰都貪是吧,她沒那麼貪,就是這個人就是還是有禮有節那麼個人,不像絕大多數人一見面就小條就遞過來了——郭先生,你把我包了吧。太多了、太多了,從來這幾十年過日子沒給你七嫂說過。

那天你七嫂子最近迷了啊,天天在那兒塊兒弄樂高,也老是不理我。你說這玩意兒也鋪鋪床單,是吧?最近是春天來了陽氣上升是吧?是鋪鋪床單啊,也不來,老是在她那個辦公室裡邊兒呆著,玩啥呀?她最近弄了一堆樂高,玩樂高。然後呢她自己在屋還笑,唉呀!我們其中一個管家他說:“郭先生,最近郭太有問題,他說我老聽她在屋裡偷偷的笑。”哎,我說:是嗎。(郭先生去照鏡子去了)

你說七哥一照鏡子吧就看自己就不行了,就是一發不可收拾,一看鏡子就不想停了,就是很認真地看自己——原來你那麼好看!哈哈,但願別噁心到你們啊。

你七嫂子老笑在(辦公室)裡邊,為啥老笑哇?她呢,現在迷上一個人,倆人嚴格講叫,就看他(們)的東西啊。一個叫中國的叫易中天,易中天所有的老的什麼演講她全搬上來看,邊玩樂高邊在那看,自己就在那笑。然後再一個就是看老梁、老梁說書。回來還老考我,欸,你這是成天還搞直播呢,那你這啥你知道嗎?武俠小說裡邊誰呀?什麼神仙呢,然後在那塊兒樂得,我發現這個人呐真是了不得,花上億、你花百億也沒辦法讓你七嫂子天天笑,是吧?自從我老娘走以後,我覺得她就一半的人心就走了,除了上香念經,你嫂子在那塊兒,她基本上就沒怎麼高興過。

但最近好事兒啊,這個她就開始了,看老梁、看易中天啊,我說:你要好看啊,這個好啊。她說你覺得他倆好嗎?我說他倆講得好,我說為什麼好呢?首先我說把手伸過來。我叫她把手伸過來放在我腿上,我說給你講十件事兒,你七嫂子認真聽。你嫂子好在哪兒呢?就三十幾年的夫妻了,我在她心裡邊還是那種偶像型的崇拜一直沒少。

這說實在話男女之間的這個秘笈之二吧,之一就是記住一定是床上功夫,如果你床上功夫不行你就別扯。男女之間一旦到了夫妻或男女關係時候說這方面不行,你就千萬一切都是糊弄人的了,那就變成親情、友情了啊。你要但凡有男女的愛字在裡面,愛就是以性為基礎的,剩下都是裝修。

第二個維持的就是對對方的尊敬和絕對的崇拜,就是看到對方的優點,你要想看對方缺點,他的鼻子沒他的鼻子大,他的眼睛沒她的眼睛大,他的嘴沒她的嘴好看,他的個沒他的個高,你怎麼都是不行的,就是你看到對方的優點就是偶像崇拜。

我跟你嫂子第一個那就不用提了,是吧?最近有點也犯上了叫”斷修魏症候狀”啊,但我不敢跟你七嫂子說細了啊,說細了那傢伙還了得,出事兒是吧。但是我現在能控制住,能控制住。

第二個呢現在是,就你嫂子對我還有一個還保持著這種當年戀愛時的,我在她心裡邊是那種英雄形象——看著我打架,從來都是別人倒都是我站著,是吧?再有一個,在她眼裡邊我哪都好看,我越黑越好看啊,那時候我又黑又瘦是吧,反正就愛聽我說話,我一說話她就在那兒哞哞地笑,是吧。

她就聽話,她問我問題她也願意,她也願意就聽你說的話,所以把手伸過來放腿上,放我腿上。我一個手指頭,我說1、2、3、4、5,老梁哪說的好,我說老梁是過去東北寫江湖小說的,搞神話故事的。咱小時候看的那小人書啊,就這哥們玩兒這個的。

再有這個人好在哪兒?這人呢,他心地很善良。我說在生活中我給你講講他的點點滴滴啊,就是講老梁。欸,她聽進去了。你說他是好人,她就帶一個是吧,你得像哄小孩一樣是吧。你不能說老梁也搞雙修啊,那完蛋了是吧?還是雙修好幾個人呢,她不信他了。說老梁生活中的好人好事呢你講講,老梁身體不好啊,但老梁很認真工作,而且有正義感。欸,在女人心目中這種人說話就可以信了,是吧。現在結果叫七哥弄得天天在屋裡笑。

所以說你記住啊,什麼樣的藥、什麼樣的醫生,它也不如一個人的愛,這不是跟你開玩笑,我曾經有一日本的合夥人的女朋友,因為日本呢,我給你們講過一段兒,就日本的所有的你看看啊,在小的時候是日本的文化,所謂的日本的藝妓啊。她這個是處女的時候,就從小培養的是藝妓,到了18歲她就不行了不能再演了,她就得離開了。

這個問題我們因為在盤古有日本餐廳,這個日本餐廳,我們餐廳是日本最老式的老菜,而且是日本最最擁有幾百年歷史的老菜。然後呢,他才能找來藝妓,當時在北京盤古那個最貴的,全世界包括日本最貴的日餐裡想弄藝妓,我才瞭解這麼多這個事兒。

那麼我這個合夥人呢,就是他的那一段秘密讓我給揭開了——為啥他有四、五個媳婦?就是藝妓是可以花錢買的,就是男人去花錢就是比價買回來的啊。那麼後來日本經濟不好,就幾個男的夥著買一個,說星期一是我的時間,星期二是你的時間。我那個合夥人他有錢那,他就不用啊,他就買了四、五個。就他那個女的不要的那個,他可以送給朋友或者委託給朋友。

這個日本人可以講很好的中文啊,非常好,從小就學中文,我就給他治癒過他的抑鬱症、想自殺症。治好他自殺症的一個最好的一個辦法,我就告訴他如何找到快樂的辦法。結果他找到快樂的辦法了,比他上廟裡念經啊,還是上了什麼那個日本的最有名的”報恩寺”。”報恩寺”大家去查查在哪裡啊?日本最有名的哪個城市,大家查查”報恩寺”啊,我看看報恩寺,咱有很多日本戰友,櫻花團的戰友呢,櫻花團無處不在,櫻花團呢?

那麼我們的日本餐廳當時就找藝妓的時候就找了我這朋友被我治癒的,這個日本的原藝妓我的朋友的拋棄的女人,她幫我們找了幾個日本的好的藝妓,我專門到日本看了,我不忍心了。因為那個日本的藝妓那個頭啊,她梳那個頭梳完以後,她晚上睡覺她是不能這樣睡覺的,是吧,枕得小木枕頭,她得歪著睡,她不能每天洗,她得保持頭型,就這樣歪著睡(動作演示)。

然後呢,第二天、第三天還要穿上木屐鞋啊,穿著日本的那個藝妓的和服,吭嚓嚓、吭嚓嚓、嚓嚓嚓……(動作演示)。就那種,還得那樣動,晃呀!搖頭丸啦(動作演示)給搖沒了那不行了。所以說,我看人家太認真了、太傳統了,我說得得得這別弄了。我說再一個,你到北京的日本餐廳,那些老不要臉的你知道嗎?你這個伸手抓兩下子,再給你抓出事兒來了,得了,我在日本欣賞的幾場就算了啊!

咱原來也欣賞過不懂這個文化,後來懂了,從那個事上我知道有一個什麼日本有個文化呀,叫夜寢文化,啥叫夜寢文化呢?就這個男人有三四個女的,他有三四個情人或者三四個買的媳婦,她在不同地方住,晚上你說你這個男的突然旁邊睡一個,睡著睡著想第三個了、想第四個了,咋辦呢?這個男的是不願意去的,還得客客氣氣的讓這個旁邊的人離開,他不能,你說你一離開了,光著個屁股是不是?你想想那沒好臉兒了,是吧!什麼玩意兒穿著衣服?大爺的,半夜把我光屁股踢走。誰願意光著屁股你說離開甚至還跑到別人房間去,那個女的來人家睡得迷迷糊糊的,你說甚至還畫著淡妝是不是啊?你說你光著屁股還穿著睡衣上你這屋來,她都不方便,如何讓這屋裡出去,如何讓那屋裡進來都高興,還都能體面地高興,你別再弄得大家都不高興,你還有什麼雙修的動力嗎?你就沒了,人心情不好,任何你、你長五個腎你也沒有雙修的動力。

所有的雙修的動力不是腎,是這兒(動作指示),是腦子,記住腦子一行啥都行啊!所以說任何人說事,身體是基本條件啊,但是你這裡(指腦子)要是行了,絕對行。所以說黃片兒啊、黃色小說它是有作用的,就精神催促督促作用,藝伎就懂這個。所以說,第二個基本上都是來的都是藝妓出身這樣的人,藝伎進屋就以最快的速度讓你達到那種,啪!(動作演示),哇噻,好像吃了12片偉哥一樣管用。絕對比那王岐山換過腎還有那什麼安全部門弄的那個新歡死、腦天堂還有陳峰的所謂雙修之術、掏宮術強的多得多,那可不是開玩笑啊,不知道你們試過沒有啊!

接上文——

郭文貴先生2021年4月23日直播前播放視頻文字匯總

郭先生0423I七哥六四可能要獻的新歌兒將會驚倒戰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