五月花写作组 | 作者:跟随战神 | 编辑、美工、发布:灭共小宇宙

2004年8月的一天,农民李福来到了村委会,在“农村土地承包合同书”上郑重地签上了自己的名字。李福是承包方,发包方是村委会。承包期限是30年,从1998年到2028年。

当时的背景是,中共在全国农村实行“确权确地”。自邓小平实行所谓的“包产到户”以来,土地从村里“公有”变成了村民“私有”,也就是从集体所有变成了个人承包,但是一直没有签订合同。

这不,中共不知道哪根筋疼了,忽然想起了“确权确地”。把分给农民的土地和宅基地重新确权,地还是那个地,房子还是那个房子,然后签个合同,发个红本,表明土地和房子是你的,好像如果没有那个合同和那个红本,土地和房子就不是你的。实际上真不是你的,确权确的是使用权,不是所有权。别说农地和农房,就是所谓的大产权商品房的土地所有权也不是你的,你有的只是使用权。

中共国的土地分两类。第一类是国有土地,就是所谓的国家所有,谁是国家,当然是中共,国家所有就是中共所有。“率土之滨莫非王土”这个“王”就是中共。第二类是集体所有,这类土地主要是针对8亿农民。

农民没有工作,没有工资,土地就是他们赖以生存的基础。毛时代大搞特搞的人民公社,全国大锅饭,导致饿死几千万人,经济到了频临崩溃的边缘。这才有了邓小平的包产到户。包产到户并不是什么高明的政策。在中共实行的计划经济已经走到死胡同的情况下,无计可施,干脆啥也不管了,让农民自生自灭吧,这才有了所谓的包产到户。没想到的是,勤劳的农民们就此能吃饱饭了。这是对中共莫大的讽刺。

李福靠着3亩薄田,加上妻子做些小生意,生活勉强过得去。转眼十多年过去了。2013年,李福又来到了村委会,又一次签合同。这次签的是“委托书”,而受托人则是村委会,也就是2014年“农村土地承包合同书”中的发包方。换句话说,十多年后,李福的土地又回到了村委会手里,完成了一个轮回。当然,不止是李福,全村的土地都完成了一个轮回。也不止是李福所在的村庄,全县范围内也是如此。

“委托书”的封面赫然写着“农村土地承包经营权流转委托书”。李福不能再种地了,土地的经营权再次到了集体那里。2005年,中共出台了“农村土地承包经营权流转管理办法”,明确规定了土地承包方可以转包、出租、互换入股等方式流转土地。单从时间上说,2004年签订土地承包合同,2005就出台“流转”政策,中共的变脸就像夏天的天气,说变就变,朝令夕改、翻云覆雨。

再从目的上说,看到农民吃饱饭了,中共又开始蠢蠢欲动。随着房地产的发展,中共政府和权贵们大量的需要土地。为了给自己占用农民的土地提供方便,出台了所谓“土地流转办法”。试想,有几个农民想要将土地转包、出租?即使想又有几个能做到?绝大部分农民都是面朝黄土背朝天,几乎与世隔绝。别说用土地入股,就是想要出租恐怕也无从做起,只能守株待兔。

李福和村民们不想守株待兔,但还是来了,来的不是兔而是狼。全县统一行动,必须流转,流转给政府。流转土地的用途在“委托书”上很明确:平原地区造林工程。

中共的历史即是一部暴力史也是一部折腾史。自窃取华夏大地以来,各种运动、各种折腾接踵而至,从未停止。土地改革、镇压反革命、三反五反、公私合营、大跃进、人民公社化、文化大革命等等,大的几十次,小的几百次,数不胜数。短则几个月,长则几年十几年。往往这个运动还没有结束下个运动已经开始,数个运动交叠进行屡见不鲜。每个运动都伴随着人间悲剧的发生和无辜生命的逝去。可以说,中共的政权是建立在累累白骨之上。这样的政党,这样的政府嗜血残暴的统治冠绝古今中外。

众所周知,中共国是个农业大国,同时是粮食进口大国。据相关数据显示,每年进口的粮食超过1.3亿吨。其根本原因是农业生产还处于原始的手工劳作阶段,生产规模小,生产效率低下。世界农业发展几十年来的现代化和科技化和中共国的农业无缘,徒有8亿农民。话虽如此,农民种地养活自己还是绰绰有余,无奈插在农民身上的吸血管太多。这不,旧的管子还没有拔掉,又插上了一根新的。

平原造林是插在百姓身上的又一根吸血管。中共口口声声的说平原造林改善环境。固然,环境是重要的,但是如果连肚子都填不饱,何来环境改善的必要?如果真是为了环境那么请先解决雾霾问题,先解决江河湖泊的水污染问题,先解决资源无度开采问题。而不是将好好的耕地栽上几棵树,剥夺了农民土地,破坏了耕地的用途,以这种一刀切的方式解决所谓环境问题。其实,平原造林的背后隐藏着一条巨大的吸血产业链。

(未完待续)


(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与GNews平台无关)


更多文章欢迎浏览波士顿五月花GNEWS官方号

更多直播欢迎关注GTV官方号五月花之声五月花讲堂

欢迎加入波士顿五月花农场,订阅我们的官方推特账号官方油管账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