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紐約香草山媒體部

這是一部上映于1990年的香港電影,電影中的很多內容和當年89·64的時勢對得上。 表面打著恐怖片的皮囊,實際上卻隱喻當時的政治,暗諷現實社會,借著鬼說著人話。

圖片來源:電影截圖

皇帝昏庸,奸臣當道,舊日江山爲什麽變成了血海滔滔?借古喻今,暗諷當時的統治者,對當時民主運動所犯下的血罪。 大好河山、屍橫遍野、血流成河,故園路,怎麽是走不盡的長路?暗諷當時世道的艱辛、民生的艱難。

趕著去要帳的書生甯采臣在一家黑店裏剛落腳,就被當成通輯犯抓了,關進牢裏,管你是誰,只要抓回去能領賞就行了。

甯采臣高聲喊冤,卻發現整個牢獄中的犯人一個比一個冤。

甯采臣問諸葛臥龍爲什麽被關進來,諸葛臥龍的這段話可謂把當時的統治階層統統嘲諷了個遍。

“祖宗沒眼光,讓我追求學問,讓我著書傳世。誰知道,寫遊記,他們說我泄露國家機密;寫曆史,說我借古諷今;注解兵法,又說我策動謀反;寫神怪故事吧,又說我導人迷信;最後改寫名人傳記,結果這個名人失事,被定爲亂黨,我跟他一塊兒判了個終身監禁。……唉,人生就是個牢獄啊!”

古來今往像片中這樣的文字獄實在太多了,“清風不識字,何必亂翻書。”

欲加之罪,何患無辭呢?掌控大權的權貴要是整治你,找到一點整你的理由太簡單了。

在影片中,諸葛臥龍挖了一條能通往外面的地道,明明自己能逃生,爲什麽還要待在牢裏?這正是把當時黑暗的政治 批判得淋淋盡致。

在一個是非不分、黑白顛倒的年代,外面的世界就是一個大點的監獄罷了。 他對這世界已經不抱任何希望。而裏面的小監獄可能卻比外面的大監獄更安全得多。還不如隱去姓名在裏面安心地著書立作。  

他放走了甯采臣,還將一本自己寫的《人間道》送給他 ,也把象征自己身份的牌子送給了他。甯采臣重新踏上了“人間道” 

自尋道,向前找,自有人間道。人世間是否還存有一點點的正道?

在途中他結識了昆侖術士知秋一葉,誤打誤撞下又結識了人扮鬼裝的傅清風、傅月池姐妹。傅清風、傅月池姐妹 硬生生把甯采臣當成了諸葛臥龍,這是不是又在諷刺世人的盲目崇拜偶像?

殘破悲涼的正氣山莊內,青風和月池帶著一群家將和一些江湖義士埋伏于此,靜待左千戶押解她們的爹爹傅天仇路過。傅天仇是當朝大臣中唯一肯對皇上說實話的人,結果被貶地方。

他們從左千戶手中救下了傅天仇,傅天仇卻說,這裏死多少人都沒用。皇上身邊小人太多,根本不了解民間疾苦。你們還是拿我的人頭去感動皇上,好讓皇上明白我們是用心良苦、忠心不二。

這是否就是儒家所說的忠君報國的思想?然而可悲的是你忠的是什麽君,報的是什麽國?皇上聖明,天下自然國泰民安;皇上昏庸,小人、奸臣自然會當道。 你就算拿十個人頭過去皇上也不會感動,這是否在批判現實社會中的愚忠現象?

此時一場正道與妖魔之間大戰正漸漸逼進正氣山莊。

妖與魔,都說自己好!風疾雷暴,天地鬼哭神號!正氣山莊,名爲正氣,卻存千年老妖。普渡慈航,當朝國師,滿口慈悲,位及人頂,卻是這世間最大最惡的妖魔。這是不是諷刺那些妖魔鬼怪披著人的外衣,假借仁義之名行屠殺之事?

打鬥中知秋一葉不敵普渡慈航,于是他們去找燕赤霞出山。

燕赤霞說,我躲在蘭若寺這麽久,不知道人世間現已變成魔、妖、神、鬼、人都混淆不清,搞得天下大亂。

當燕赤霞率人進入正氣山莊時,發現裏面擺滿了文武百官的空殼,這些人早已被妖魔鬼怪所控制。

陳大人……楊大人……江大人…….,是不是在諷刺當時廟堂皇帝高官都是妖魔鬼怪,所以天下大亂民不聊生?

打鬥中普渡慈航幻化成如來佛祖,接下來的一段正道與魔道的對白把影片推向了高潮。

燕赤霞罵道:“你真大膽,連如來佛祖也敢假冒!”

普渡慈航答:“世人都喜歡偶像崇拜,爲什麽你們要跟世人作對呢?”

燕赤霞:“我呸!就因爲世人無知,才會被你趁虛而入,就是要崇拜也不會崇拜你這種妖怪,你別想騙人了!”

是不是諷刺那些妖魔鬼怪披上金裝扮佛祖,哄騙世人?

可笑世人大多數時候竟難以區分,而這些人還口稱替天行道,勸別人放下屠刀立地成佛。到最後才知這所謂的佛,竟是千年蜈蚣精。

可悲的是燕赤霞的這句話不知能罵醒多少人。

正如燕赤霞所說的那樣,真正墮落和貪婪的亂世。並不是真正的妖怪橫行,而是人心之亂。

作者只不過是拿著妖魔的外衣 訴說著人間的故事。

問人間,到底道在那裏找?

經曆這人世間的種種磨難。

甯采臣對這世間仍然抱持希望。

最後,他跟燕赤霞又走在了一起,一儒一道,如果說甯采臣代表的是儒家的進取與希望,那麽,燕赤霞則代表的是道家的退隱與穩重。最後,在大夢一場後,一儒一道,殊途同歸。

校對/發稿:飛虹

更多資訊,更多關注

紐約香草山農場GTV香草山之聲

紐約香草山農場GTV-MOS TALK香草山訪談

紐約香草山農場Twitter(中文)

紐約香草山農場Twitter(英文)

紐約香草山農場 YouTub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