開完庭後希望直播聊聊感受

今天起得早,你們都知道要幹啥。昨天從庭上回來以後連口罩也沒摘,一直開會開到十一點三十,然後趕快再去開另外一個小會,一直到兩點鐘。淋浴一下睡個覺,然後四點多就醒來,到六點鐘又睡一次,睡了大概四十分鐘。昨天晚上睡了兩個多小時,起來就一堆的電話。關於昨天開庭,和戰友們見面的這些細節,我現在用任何語言都無法形容。等有時間,開完庭以後希望直播一次,跟戰友們連連線、聊聊天,談談我昨天開庭和現在的感受。

共產黨有病毒解藥引起世界巨大震撼

昨天在我蓋特發出以後,關於共產黨有解藥這件事情,可以說在世界上是重磅的一個爆料影響。昨天回來以後,一個很重要的人就在這兒邊吃邊聊。人家吃,我戴著口罩。我說我為你負責,我戴著口罩,因為我剛開庭回來。人家一桌子吃,我就在那兒看,就這樣看到十一點半。我昨天早上戴口罩戴到昨天晚上十一點半。

所有真正有正義的、有良知的知道這個冠狀病毒,瞭解共產黨的西方官員,說為什麼全世界人就沒想過這個問題呢?他說你爆出這個問題太重要了。昨天我和亞洲的某個國家連線,對方就說:郭先生,我們沒有任何懷疑你的意思,我們應該怎麼往前走?我說,非常簡單,你先定義這個病毒是不是自然的,不是自然那就是人造的。人造誰造的?大家現在唯一懷疑就是中國共產黨,為啥共產黨裡邊有人戴口罩,有人不戴口罩?為什麼共產黨的武漢老百姓死了上百萬人?這高官的家人一個不死?這麼簡單!現在如果共產黨說沒有解藥,那你請讓他告訴你,所有參與研究武漢實驗室的任何工程師,讓他到美國和歐洲來,接受質詢,別說審判,質詢他讓他告訴你怎麼找到解藥。或者你們美國、歐洲不敢跟共產黨要真相,可以說要解藥不追究責任了,這不也挺好嗎?所以說現在解藥的問題引起了世界上的巨大震撼。

生化病毒只要是研究者當初把它當成病毒,就有解藥

連我本人就在四十八小時以前,從來沒想過這個世界上會有解藥。我通過各種內部參與爆料的人,都給我一句話,不可能有疫苗,因為這是人造的生化病毒,怎麼可能有疫苗?這是個基本常識。而且每個都在變異中。

直到他告訴我說,文貴,我會告訴你,沒那麼悲觀,只要這個西方世界有正義的力量和正義的良知的人,這個世界是有解藥的。我當時就傻了,我說你在開什麼玩笑?怎麼可能?生化病毒怎麼有解藥?他說生化病毒只要是研究者當初把它當成病毒了,它就有解藥。然後給我講了這個過程,我傻了。但是我也覺得這是個巨大的希望。我第一個告訴了我身邊最重要的一個替我把關這方面情報的科學助理。我說你馬上到你們某某某找這些人研究研究,這話是否可靠。答案是:他是對的。

想要解藥的人一定把拿解藥的人弄死

我又經過核實,特別是他說的國內中央政治局、中央常委,二零二零年工作方式的重要提要,就因為現在這個問題。習身邊沒人了,韓正不行了,栗戰書也靠邊站了,丁薛祥,王滬寧也靠邊站了。現在就剩了仨人,嚴格講四個人,他弟弟習遠平、軍方的許其亮。許其亮最近也半信半疑,惱火。剩下楊娘娘、王太監。

這楊娘娘、王公公倆人和習大神,隔著個門兒指揮許其亮,還有個弟弟習遠平,共產黨還有未來嗎?聽說就這個開會的形式把大家全傻了,也就是給不給誰解藥的問題。聽說韓正給家人要一些解藥,犯大忌了:你想幹什麼!一定記住,想要解藥的人一定把拿解藥的人弄死。

這就是七哥在爆料一出,開始的時候我就說過叫人屍丸。看看那江湖上任老妖泡的人屍丸,東邪西毒,用人屍體做的,吃了以後你想再活就得繼續吃,吃完你必須聽我的。這就是世界的人屍丸。蒼天在上!

從我發出那個蓋特之後現在共產黨亂了。電話裡每一個小時三千多個資訊塞滿一次。國內很多體制內戰友紛紛爆料說,七哥,這個太重要,你說對了。看看中央警衛局、八一大樓什麼人戴口罩,什麼人不戴口罩?

九指妖瘋人瘋語FBI一定送她進監獄

我聽說九指妖開會從一百個人現在變六十個人了。她能瘋到這個程度。九指妖真的是賤人,不用我告,FBI一定送她進監獄去。剛才我看了資訊,還是木蘭發給我的說Sara崩潰了,她說Gcoin Gdollar壓根沒研究出來,他們人都跑了。這幫孫子瞎話能編成這樣,這是天下的爛人。今天木蘭發資訊,把我笑暈了,太慘了,還說我不是來滅共是滅九指妖的,你太拿你當回事了。

劉鶴跟馬雲好得很

馬雲賣了劉鶴是真

現在有些媒體說馬雲因為跟劉鶴搞矛盾,輪得著劉鶴嗎?劉鶴已經靠邊站兩年了,身體都垮了,而且查出一大堆的錢,幾百個億的錢。他跟馬雲好得很。我在北京的時候,馬雲見了劉鶴就跟孫子一樣。馬雲賣了劉鶴是真的。劉鶴到了達沃斯論壇,馬雲帶了一堆的東西,要請英國首相、歐洲首相的安排者就是劉鶴。這些都是我哥們兒,都問我,Miles我應不應該去?我說你去幹嘛,不就是混點吃的?對方說,不是,是劉鶴請我的,劉鶴給我幫過忙。我說那你去吧。回頭七哥開完庭繼續爆料。

初稿:吳佳 

校對:荷蘭豆炒臘肉木子

審核:魯邦五世

上傳:糊糊文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