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德意志时讯》发表的译文和报道不代表我们认同原文作者的观点,仅供读者了解德国媒体的走向及德国社会状况

2014年,黑山因”世界上最昂贵的高速公路之一”而承担了中共国给的债务。现在,它正在向欧盟委员会寻求帮助,但日子还是很难过。

这是黑山最雄心勃勃的基础设施项目,它不断为这个拥有62.2万居民的美丽山国带来新的麻烦。就在今年3月,科拉欣的检察官办公室对中共国路桥公司进行了调查。这家中共国国有公司违反了环境法规,在塔拉河谷修建了一条高速公路,而塔拉河被联合国教科文组织评为世界遗产。保护主义者从一开始就提出了抗议,但都是徒劳的。现在,自2017年以来一直是北约成员并希望加入欧盟的黑山,正不同寻常地公开向欧盟寻求帮助,因为它正在为高速公路所承担的巨额债务所困。

4月中旬,财政部长斯帕希奇告诉《金融时报》,他将要求欧盟委员会、欧洲投资银行和欧洲复兴开发银行协助为前政府在2014年与中共国进出口银行进行的贷款进行再融资。从地中海的巴尔港经首都波德戈里察到塞尔维亚边境的一段公路就需要近10亿美元。鉴于每公里2000万欧元的价格标签,斯帕吉奇称其为”世界上最昂贵的高速公路之一”。他表示有信心:对欧盟来说,这是”一个小而简单的胜利”。斯帕吉奇说,其目的是减少对中共国的依赖性。

欧盟委员会立即做出了反应,友好但坚定。发言人说,我们为自己是西巴尔干国家最大的贸易伙伴和财政援助的提供方而感到自豪,并将继续提供支持。但对黑山来说,和所有其他国家一样:”我们不会偿还他们欠其他国家的债务。”这听起来像是讨论的结束,但情况还不明了,法国欧洲部长克莱门·博纳不久后在推特上写道,巴黎正在与委员会合作,”寻找欧盟的援助,以减少巴尔干国家对中共国的依赖”。布鲁塞尔方面表示,它已经与黑山就其债务的”可持续性”谈了一段时间,从技术上讲,不可能在现有的贷款上放款。同时,布鲁塞尔希望避免给人一种印象,即欧盟正在救助那些在贷款时过于粗心的国家。

欧洲议会提出了不让波德戈里察亲欧洲政府下台的要求。外交事务委员会再次看好该国的加入前景,并警告说:”黑山变得越来越脆弱,因为黑山公共债务正在上升,特别是对中共国的债务”。中共如何通过”一带一路”倡议为基础设施项目融资,以扩大其在欧洲的影响力,绿党成员莱因哈德·比蒂科夫长期关注这一问题。欧盟议会中国代表团团长在接受《南德意志报》采访时,呼吁委员会采取灵活态度:”如果我们为了遵守某些规则而忽略了地缘战略的观点,这对我们没有好处”。他强调,这不是一个承担黑山债务的问题,而是帮助其”重组”。

巴尔地区的亚得里亚海港口将不得不转让给中共国
令人遗憾的是,上届政府在没有彻底审查条件的情况下,”与贷款人双边”借了这样一笔钱,而且”不顾我们的欧洲伙伴对可能涉及的风险发出的警告”。事实上,长期执政的米洛·久卡诺维奇在三十年后于2020年8月失去了权力,他的政府在2014年与中共国签署高速公路建设和融资合同时曾引起了很多怀疑,尽管此前有两项可行性研究认为该项目无利可图。当时,欧盟没有一个机制来帮助西巴尔干国家建设基础设施项目。这方案在2020年底才推出,与中共国不同,它将资金与明确的条件挂钩。

对中共国来说,与黑山签署的显然不只是一个大的工程合同。智囊团欧洲对外关系委员会最近研究了中共国在西巴尔干地区的活动,并称黑山是”债务陷阱外交的教科书般的例子”。2021年夏天,当这个受大流行影响的国家必须偿还第一笔分期付款时,中共国可以利用其实力地位,迫使黑山”放弃对其具有战略意义的资产的控制权”。例如,巴尔地区的亚得里亚海港口将不得不转让给中共国。

在与中共国的竞争中,欧盟周二在另一个领域表现出逾期的承诺,西巴尔干六国又收到了65.1万剂疫苗,以对抗CCP病毒。欧盟外交事务主管何塞普·博雷尔感谢奥地利的协调,他在推特上写道,委员会资助这批货物是为了”帮助我们最亲密的伙伴,他们的未来在欧盟”。三分之一的Biontech/辉瑞公司的疫苗将运往受到特别严重打击的波斯尼亚-黑塞哥维那。只有36000剂将被送往塞尔维亚,该国已经接种了很多疫苗,包括来自中共国国药集团的。

评论:我们来简单了解一下与中共国签署“一带一路”项目的黑山前政府掌舵人米洛·久卡诺维奇:
1989年进入黑山共产主义者联盟领导层。
1991-1998年任黑山共和国总理。
1998-2003年任黑山总统。
2003-2006年任黑山总理。
2008-2010年任黑山总理。
2012-2016年任黑山总理。
在2014年,黑山民众上街抗议政府的贪腐。我们再来会看一下这则新闻中提到的信息,正式在2014年黑山与中共国签订的这条高速公路的贷款项目合同。2016年前任总统退出,2021年还钱的任务交给现任政府,而现任政府则需要向欧盟求助,债务转嫁到整个欧洲,或是把本国关键的具有战略意义的资产拿来抵押。中共国的“一带一路”完全可以解释为“一贷一赂”,只要你上了套,这条带子就成了上吊用的白绫,威胁的不只是一个国家,而很可能是整的地区的经济和社会稳定。靠着“一带一路”中共掌控了多少国家的关键港口,还在南海计划扼住马六甲海峡,在中东和非洲靠碰瓷威胁霍尔木兹海峡的石油出口和苏伊士运河的国际贸易。再加之其释放的CCP病毒,从经济到军事再到人类的健康,中共的邪恶计划都在进行中。期待这次的G7峰会,世界正义力量的崛起,在我们爆料革命的不断呼唤下,世界各国向中共索要CCP病毒解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