編輯整理:

華盛頓DC農場:YIMING(文鳴);倫敦喜莊園:杯酒漸濃;日本東京方舟農場:山川異域

直播前播放視頻一:視頻來自08/17/2018 班農戰斗室——

班農先生:當未來人們回憶西元2021年4月21日,他們會記得班農戰斗室節目裡向觀眾展示了達沃斯黨的作弊小抄–倫敦(金融時報)頭版頭條文章題目,習近平號召建立全球新秩序。你認為今天這個日子會在中共國和整個自由世界之間衝突的歷史進程中留下多少意義?

納瓦羅先生:中共把這篇頭條新聞當作一場載歌載舞的葬禮,不是嗎?

中共一邊抬著川普總統的棺材,一邊載歌載舞的慶祝川普總統下臺,及其對中共強硬政策的破產。習近平現在必定是志得意滿。自由世界裡出了叛徒,這真是個悲劇。我認為最壞的叛徒之一,非黑石CEO蘇世民莫屬。這個華爾街對沖基金老闆眼裡只有錢。高盛公司裡面也有一大幫這種貪婪鬼。他們絞盡腦汁的把美國的產業鏈外遷,從中牟利。包括把美國本土的工作外遷,以縮減人工工資成本,這樣跨國公司們的利潤率會增加。

所以事實上,華爾街叛徒們聚集一起開會,頒佈給習近平一部宣言書,以正式宣告中共國成為世界經濟和地緣政治新的全球領袖。這對美國來說是個糟糕的日子,這對美國來說是個非常糟糕的日子。這好比是黑暗版的1776年7月4日獨立日宣言。

直播前播放視頻二:視頻來自04/21/2021 班農戰斗室——

班農先生:娜塔莉·溫特斯,另一個關於美國參議員的大片,該前參議員正在與中國共產黨合作,以實現新的世界秩序,那是誰呢,女士?

娜塔莉·溫特斯:馬克斯·鮑卡斯!當然啦,他是喬·拜登一個非常好的朋友。他事實上是喬·拜登在奧巴馬政府時期挑選的駐中國大使。

鮑卡斯向拜登的所有競選活動捐了款,並實際利用這一大使身份,成為許多與中共有關公司的顧問,包括阿裡巴巴。但是他剛剛在這個名單上新增加了一條,具體來說是一家叫Binance(比安)的公司,這是中共的新加密貨幣的交易平臺。

他們實際上與中共國提倡的“一帶一路”有關。這顯然就是中共國通過貸款和基礎設施項目將世界上任何一國納入其掌控之下的方式。他們甚至於與國務院國有資產監督管理委員會下的,有中共背景的各種組織簽署了諒解備忘錄。

班農先生:這是(中共)央行支援的數字人民幣,他們試圖發行的數位貨幣基本上是要打垮作為主要儲備貨幣的美元。

納瓦羅先生:錢罐子和蜜罐子。中共知道有兩種方法可以搞定美國人,對嗎?要麼讓他們上床,埃裡克·斯韋爾是個典型的例子。與中共間諜一起在各處睡覺,或者用錢砸暈他們,這就是我們的領袖和大學系統。是的,還有亨特·拜登

班農先生:亨特·拜登的黃片,完全被搞定。

納瓦羅先生:共產黨在中國對這個國家構成了自其成立以來最大的生存威脅。但還有人認為可以從中共國那裡拿錢,或者過去開會議,或者以某種方式找到某種便利。繼續在那裡打棒球和籃球。我們必須解決這個問題,史蒂夫。我們已經過了那個點了。如果你看看這裡的現實,他們在襲擊我們,好麼!

但是像蘇世民這樣的華爾街大佬,還要去(中共國)那裡出賣我們。這次馬克斯·鮑卡斯(從中共)那收了張支票,他就可以在美麗的蒙大拿州買一個更大的莊園。這個新世界秩序,這不是一個新世界,而是一個無序的新世界。這是中國共產黨的方式如果有人想生活在那個數字監獄裡,那就繼續做你正在做的事。嘿,勒布朗·詹姆斯(NBA球星)去那邊開心的玩吧,去上海打球吧,討點兒錢。去新疆,在那些勞改營裡待上一天。嘿,順便說一句,我能不能把你的孩子(送去那裡)。如果你是新疆人,你就得去(勞改營)

直播前播放視頻三:視頻來自2021/04/19郭先生直播片段——

郭文貴先生:現在我們成了世界上的一個最獨特的一極!我們在乎的事情多少共產黨內部的人聽到了我們的聲音,因為聽到了我們的聲音,他們開始支持我們,支持正義,甚至和我們要一起戰鬥,消滅共產黨!

再從去年的4.19到今天再看,我的天呐!G-TV、G-News還有我們的G-Fashion、G-Club , 即將上線的G-Coin、G-Dollar。這300多天,不枉活此生啊!那再看看四年前的火雞龔幹啥了呀?還有劉彥平在哪兒呢?孫力軍在哪兒呢?孟建柱在哪兒呢?王岐山在哪兒呢?就這孟建柱出來送個喪,發個喪給楊雄,後面一堆特警拎著槍盯著他,你們不覺得是悲劇嗎?

就像馬雲去俄羅斯一樣,二十幾個特警在後面跟著,連進廁所都有人跟著。強姦案馬蕊,這馬蕊的內褲已經從藍色變成紅色了,哇噻!吳征支付律師費,吳征呢?他老婆鑰匙瀾呢?陳峰呢?王健呢?

兄弟姐妹們,看看這四年發生了什麼,四年前的共產黨在全世界各大機構的滲透,除了世界銀行、世界貨幣組織、世界貿易組織、國際刑警組織這個國際刑警組織現在還共產黨說了算嗎?,爆料革命所開創的事業對邪惡的打擊、對真相的傳遞、對人類的拯救和中國人活出人樣,前所未有!甚至我不相信以後會有。

419到今天了,大家搶的是什麼?是話語權嘛!我們現在越來越穩,不但有話語權,我們還有平臺,全人類到今天,兄弟姐妹們,政治、經濟、宗教不就這三大派嘛!所搶的不就是真理的定義權嘛?說白了就是洗腦,很多人講新聞,大家知道新聞的一個本質是什麼嗎?新聞從來不屬於普通人,新聞就屬於政治、經濟、宗教人士的背後的勢力。

直播前播放視頻四:

2017年10月8日郭文貴先生直片段:你們兩個咋騙人家查理斯五子的?你叫我的朋友到英國去也沒人搭理你,都說你是騙子,通過我朋友說,“我要給查理斯五子的全球環保基金捐100萬英磅”,結果好嘛,人家安排了你跟這個吃晚餐,參加了女王的賽馬會,過了幾天找你的時候,你說“我說的你理解錯了,我要捐給你的是陽光衛視的期權。”又過了一年,天天找你,最後說什麼,我有幾件古董傢俱給他吧,騙人家,把我這朋友騙得提到你渾身發抖,最後查理斯五子跟我吃飯的時候說,他說“Miles,我見過最大的騙子就是Burno Wu還有Lan Yang”現在我做夢都沒想到,你竟然敢打著國家的名義跑到紐約來,找到了高盛的前老闆,找到了黑石的前老闆,找到了摩根.士丹利的前老闆,還有現在的老闆給美國政府寫信,然後說一定要遣送郭文貴,然後你給每個人都說,你是受習主席和彭麗媛女士的委託,和當年的孟建柱、王岐山、孫力軍、傅政華抓我的家人、抓我的員工是一樣的道理,說是習主席批的,每個人、專案組的人可以去問一問,我的員工現在還在裡面押著、還在外面活著呢,你們所有人都說是習主席讓抓的!抓我家人、抓我的員工,要把我們全家滅門。

2017年10月26日郭先生直播片段:這個背後的所有的利益,不是那麼簡單,就像澳門的各個外國來的賭星、賭王能拿著信到美國總統那兒去,想辦法遣返郭文貴。你們知道嗎?有上百個美國名人,我在以前說過,大家沒把我話聽進去,上百個名人,給美國白宮總統寫信,要把我遣返。這百個人都不是省油的燈,省油的燈到不了美國白宮去,這些人背後和中國澳門黑白兩道、金融機構、幕後的大亨們,千絲萬縷的關係,這些人背後有一個共同的影子,不一定是直接聯繫,是老闆。

2018年4月20日郭文貴先生直播片段:紐約時報爆出了Elliott Broidy裡如何作為一個共和黨的募捐人、財政委員會副主席,主席叫Steve Wynn,Steve Wynn也完了快破產了,性醜聞,這哥們也是犯罪分子。這是共和黨的兩大金主怎麼和吳征、孫力軍還有孟建柱、王岐山傾一國之力通過馬來西亞孟建柱的私生子叫Jho Low,1MDB的偷盜者和馬來西亞政府以及要通過阿布達比(但是沒有配合)腐敗美國司法部。然後遊說美國川普總統、遊說白宮,以幾百億美元的身價、幾十億美元的公關費用,牽扯到了數百人現任的官員之多。採取不惜一切代價出賣美國利益,要把文貴送回中國。這個當中現在我手裡有380張的檔我還沒有出呢,慢慢出,慢慢來,但從這個檔當中能看到盜國賊對美國的藍金黃是多麼的嚴重,對於美國國家安全造成了多大的威脅。因為文貴這個事件導致的藍金黃項目的暴露,這在未來在美國的歷史上那將是了不得的。

2018年5月10日郭文貴先生直播片段:大家都看到了我公佈的檔,他和這個吳征、孟建柱、孫力軍、傅政華、王岐山等串通在一起,以國家的名義,實質上是擔心我爆他個人的腐敗的料,進行追殺、截擊,不惜代價竟然90億美元要滅掉郭文貴遣返,而且要把包括在香港,香港政府安排好了一系列的政策、一貫的政策,當年對付所有的海外的民主民運人士擁有香港護照的人士和香港身份證的人士,就是製造虛假護照資訊,你看這個香港政府有多可怕,然後利用香港和美國有互相遣返的協議,然後再把我放到那個禁止飛行的名單,動不了了,你就離不開了。這時候香港來派專機把文貴遣返回去。在這個商量即將成的時候,就是Elliott Broidy,美國的這個lobbying公司,還有Nickle Davis(那個女孩),一起公關lobbying美國總統、美國多個要人以及美國50多個最成功的企業家。這場大戲我曾經在去年的時候一直我都是欲言又止,因為我不能明說,我點到為止。現在隨著檔的暴露,事實的暴露和美國西方媒體多方的採訪披露,現在證明了這個事實大家越來越清楚。可以說,就這一段事實,關於馬來西亞的,大家可以看到真正的什麼叫做藍金黃。

2018年8月17日郭先生直播視頻片段:那你們再看看,這個今天Elliott Broidy在紐約時報的報導。當時劉彥平來的時候,是幹嘛,已經準備好了香港把我的護照取消,怎麼取消?說你持虛假資訊護照,你這香港,這有多壞啊政府!再往回看一年,把你放上去不能飛行的名單,就你不能再上飛機,上飛機就把你抓了。

然後派飛機把我抓回去,弄到香港去。這是跟當時跟這個錢是一個計畫。你爆王岐山和海航了,我讓你把資產全查封,我說你洗黑錢,然後再讓劉彥平去騙你,孫力軍去騙你,幾家公關付幾十億美元的公關費,然後把你放到不能飛行的名單,香港政府取消你護照,然後,啪,把你遣送回來了。多慘呢,這是滅門哪!

重複播放視頻一、直播前播放視頻二、直播前播放視頻三(文字內容同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