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近日多起司法判決,再次表明從2019到2021短短兩年時間,香港無論從立法會到司法機構,都急速向公權私用轉變。徇私最終只不過是為了維護中共體制內少數幾個位高權重的家族利益,還美其名曰:“國家安全法”。香港司法獨立名存實亡,一旦涉及執政者利益,則完全可以黑箱操作,黑白顛倒。

港台《鏗鏘集》前編導蔡玉玲透過查車牌,追查元朗 7.21 襲擊事件,22日被裁定「虛假陳述」罪成。裁判官於判詞指,申請車牌資料時,如運輸署提供的用途選項不適用,申請人應考慮以其他途徑,例如另以書面申請。其實,有關做法,《立場新聞》早在去年 12 月經已試過,結果如何?

《立場》當時曾寄信向運輸署申請查車牌,署方拒受理並要求重新填寫申請表。記者亦曾到運輸署辦事處查詢,但職員拒向記者解釋,若以「新聞報道」為由申請,應在表格上剔選哪個用途選項,亦拒受理記者自行寫上「新聞」用途的申請表。

蔡玉玲罪成 判詞指應另行書面申請

蔡玉玲去年透過運輸署的網上系統,申請翻查元朗 7.21 襲擊當晚,曾接載白衣人到場車輛的登記車主資料,並憑資料登門向車主查詢。她申請時於用途選項剔選「其他有關交通及運輸的事宜」,被裁定「虛假陳述」罪成。

主任裁判官徐綺薇於判詞指,不同意辯方所指,相關車輛曾接載襲擊者及懷疑武器,查車牌用途與「交通及運輸事宜」有關,又指「被告人是否本着良好的動機索取資料並非重要。歸根究底,法庭要考慮的事項為被告人所作的陳述是否虛假。」

判詞續指,如申請人認為運輸署網上系統提供的用途選項有限,或沒有符合其真正需要的選項,「申請人應考慮以其他途徑獲得相關資料,例如另向運輸署提出書面申請。」

結果,2019年轟動一時的7.21白衣人無差別攻擊香港市民案件,首位被定罪的竟然是一名記者。而諷刺的是蔡玉玲的案件宣判前夕,涉案報道《鏗鏘集-7.21誰主真相》剛奪得「金堯如新聞大奬」

新聞行政人員協會:當局應採取措施維護新聞採訪自由

香港新聞行政人員協會關注法庭今次對蔡玉玲的裁決,指新聞工作者透過查冊等方式,就涉及公眾利益的社會事件,進行正當調查報道,追求真相及監察公營機構和政府部門工作,以維護香港整體及市民大眾利益。協會認為當局應採取措施維護新聞採訪自由,完善所有政府部門的登記查冊安排,而不是就新聞採訪設置限制和障礙,以保障公眾利益及尊重市民應有的知情權。

香港新聞行政人員協會強調,法治、守法和新聞言論採訪自由是香港的重要基石,政府及社會各界亦應尊重及竭力維護。

香港外國記者會強烈譴責當局檢控蔡玉玲,形容是開創了危險的先例,並為當局對記者恆常採訪採取法律行動大開中門,同時亦阻止記者可合法地查詢公共紀錄。香港外國記者會又指,雖然蔡玉玲沒被判入獄,但只因其工作被留下刑事紀錄和罰款,而有關查冊本是香港新聞界慣常做法,但蔡玉玲卻被抽出來懲罰,其報道正是調查前年7.21元朗事件。

香港名譽資深大律師,前香港大學法律學院院長陳文敏指出「道路交通條例作為香港一條法例,其實要符合人權法案和基本法的要求,如何符合這一點,在整個判詞完全沒處理到。」他認為,在憲法上無爭議的是,蔡玉玲查冊是為了做對公眾利益十分重要的調查,這理應成為合理抗辯。但法官只從一般刑事條例角度考慮案件是否符合,涉及「虛假陳述」的定罪元素。他認為法官解釋法律時,應盡量令香港法例和人權法案以及《基本法》互相吻合。

陳文敏質疑,今次法官完全傾向保障車主私隱,沒平衡到公眾利益。對於判辭提到申請查冊原因,必然要與申請人自身有關的說法,他指「若保障私隱到一個階段,即使有很重大的公眾利益理由都不能成為一個答辯理由……如何再去平衡私隱及言論自由,沒有這答辯理由的機制作平衡,這可以出現目前道路交通條例的規範會違反人權法案中,對言論自由的保障。」

他認為今次的案件涉及重大公眾利益,應由更高級的法院處理,蔡玉玲可就案件上訴,或由記協提出司法覆核。

美國國務院發言人 Ned Price 本港時間今早(23 日)在 Twitter 表示,美國對於蔡玉玲因工作被定罪深表失望(deeply disappointed)。Ned Price 並且說,蔡玉玲剛被獲頒金堯如新聞自由獎,是新聞自由的冠軍人馬(champion of press freedom);他並且指出,新聞自由在《中英聯合聲明》獲明文保證。

歐盟駐香港及澳門辦事處昨日(22 日)亦發聲明,指蔡玉玲被判罪成,提醒人們新聞自由不是理所當然,「裁定記者蔡玉玲有罪,提醒我們新聞自由不能被認為是理所當然,法律也不應用以扼殺新聞業的合法性」。

(本文主要內容引自立場新聞和蘋果日報網頁)

发稿 奇门遁甲

更多資訊,更多關注

紐約香草山農場GTV-香草山之聲

紐約香草山農場GTV-MOS TALK香草山訪談

紐約香草山農場Twitter(中文)

紐約香草山農場Twitter(英文)紐約香草山農場 YouTub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