溫哥華戰友團 我是1,小一

文貴先生告訴世界有解藥,一夜間全球沸騰。既然有解藥,那就意味著確定了人工制造生化武器,同時也確定了中共放毒,最後確定疫苗根本沒有,戳破疫苗控制世界的謊言騙局,因為有解藥。這個邏輯清晰不過了。現在全球開始了尋找解藥大行動,只要中共拿出解藥也就證明了他就是病毒制造者,解藥就是制毒的鐵證。

要逼東方不敗、任我行主動交出三屍腦神丹的解藥,幾乎不可能。那麽就只有兩條路:1.更大的利益,誘他換解藥;2.更大的痛苦,逼他交解藥。

因為解藥,現在內鬥升級,已經明顯了,至於各派用什麽招數,反正都是無底線的以共滅共。老大的位置已經習神牢牢地坐穩,現在都在爭取往後排,就像恐怖分子撲克牌,別做J、Q、K、A,最多做個小4、小5,兩害取其輕。

黨內這些人何嘗不知道這套路。如果誰拿到解藥,不僅自己罪得赦免,更是向世界將功贖罪,站在拯救人類制高點。這麽大的誘惑,相信黨內一定有人心動,更是最好出路,甚至可以是一個集團交出解藥,換來永世太平,財產全部洗白。

那要是習神先找一個放毒替罪羊,再主動交出解藥,來拯救世界呢?也許這是習神的最後一步金蟬脫殼。其實這招在現在的國內國際大形勢下絕對不可能。因為就算習神最後交了解藥,他知道自己也是被千刀萬剮,生吞活剝的。交了解藥就是制毒放毒的鐵證,而且全世界這麽多條人命,各國都要說法,無處可逃。更何況黨內鬥爭都想著讓他一個人來背整個鍋。所以,他應該是會選擇最後一搏,同歸於盡,就看他是不是男兒了,也許最後一刻蔫了。

另一方面給更大的利益無非就是各種許諾,但是對現在定於一尊的習神來說,已經沒有意義了。如果要逼他,那就只能各種無下限的手段了,包括各種黑科技腦控藥物,逼他交出來。

對習神這樣的二貨,威逼利誘是沒用的,何況他根本不懂科學藥理。關鍵還是要從下面的經手人入手,畢竟真正操作層面的病毒研究人員他們並不想被綁上戰車。面對世界上的滔滔滅共潮水,而且有很多業內同行已經站出來了,通過各種渠道在向外界輸出信息,特別是天使閆博士的出現,他們想隱瞞想混淆也已經不可能了。現在就看誰先站出來給出解藥的信息了。

現在,新中國聯邦已經成為世界的一極,是可以信任的、可靠的、有話語權的、有實力的,中國人最後的,其實也是唯一的可以安全發聲的平臺和途徑,別無選擇。而且千千萬萬的戰友們都在努力尋找解藥線索中,關鍵是在現在這樣的一個時間點,文貴先生提出解藥,想必是已經有些許線索了,所以才走出了這大棋局中至關重要的一步。

面對世界各國加速推廣疫苗的現實,也許疫苗才是比病毒更加可怕的生化武器,控制全球的殺手鐧,這時向全世界宣告共產黨有解藥,直接一招破局。或許是為了配合各國的行動,或許是為了國內的行動,不久的將來也許都將明了。

新中國聯邦一直在努力把中共和中國人分開,要避免把中共制毒放毒的大帽子最後扣在全體中國人頭上,如果真有那麽一天,那中華民族將永無出頭之日。現在只有新中國聯邦這一極才能坐在世界舞臺的談判桌上,為中華民族發聲,抗爭,才能讓中國人永不為奴。

一切已經開始。

(本文純屬個人觀點)


編輯、發稿 文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