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来源:《每日邮报》| 作者:Jon Ungoed-Thomas,Emma Dunkley and Glen Owen | 发布时间:2021年4月17日

翻译/简评:helloworld | 校对:X-Wing飞得更高 | 审核:万人往 | Page:我是球大哥

简评:

这是一篇有关英国党派之争的文章。前首相卡梅伦在中共政府经济利益诱惑下,通过带一定灰色性质的“政治运作”,筹建了一个7亿英镑的英中基金,并因此得利。筹备过程中,已不再是首相的他到中共国与马凯、习近平和李克强分别就此进行了会谈,并游说了当时的财政大臣菲利普·哈蒙德,从而促使财政部为该基金提供了支持。本文还牵涉出他为格林希尔资本游说以及其他一些涉及伦敦交通局及NHS相关的丑闻。

英国和美国类似,也有沼泽地、党派之争、利益勾结。当中共邪恶尚未揭穿之时,英国政府高层由于利益,与中共保持暧昧不清的关系,甚至将与中共合作作为其政治功绩。而本文的出现,已表明英国的政治生态和民意已完成转向,正在用对待邪恶势力的思想和态度对待中共。虽然英国并未像美国有兵临城下的危机感,但就其拥有的悠久历史和政治经验,相信不难看出,灭共将产生巨大利益。当全世界灭共之风渐成之时,英国首先转向与中共彻底切割,而在未来也与美国及盟国合作,从中共的覆灭中得利,从而进入灭共驱动的新的“黄金时代”。

之前川普总统当政之时,我们期待着世界正义势力对中共做出必杀一击。但现在拜登总统上台后,世界进入了更加务实的、由联合和利益驱动灭共态势。人们心中向往正义,但驱动世界变化的往往还是利益。相比之前遇到的层层阻碍,这次的联合势不可挡。

本文中,在尊重规则的前提下,反对党通过向议会和民众揭发执政党的丑闻,不仅获得了利益,同时也带动国家转向和清理邪毒,从而达到良性循环。反观中共国,为了维护中共绝对的一党专政,其对百姓实行愚民政策,并不断进行洗劫和高压统治,而对党内用黑吃黑的方法维护忠诚,排除异己。由于政党权力凌驾于法律,只要“站队”正确,中共的权力部门可以巧立名目,强取豪夺。最后的结果是,无论如何洗脑形成愚忠,其政策空间会瞬间被党内野心人士吞噬,从而只能不断加强控制,最后让社会中的良币彻底被驱除。

一个国家屹立于世界之林,需要能力和人心。欧美各国通过民主自由的价值观获得民众的认可和拥护,同时其政治制度保有适度的灰色地带。若集体认可,国家可以适度激进,从而获得了能力。并且,通过完善健壮的法律和各种政治力量的发声自由,其政体将这种政治生态进行了限制和制衡,使这种灰色地带不会无限膨胀蔓延。而在中共国,所谓的人心仅仅是无奈与恐惧,由于有能力者只会面临被吞噬殆尽,根本无法形成合力。就连有些高官吹嘘的“高科技奴隶制”,也仅仅是欧美国家因为得利而默许的结果。一旦认清中共的黑暗本质,停止对中共的输血,中共的高科技控制将轰然倒塌。中共除了玩弄龌龊伎俩,有什么资格与欧美一战?

原文翻译:

现在调查大卫·卡梅伦(David Cameron)与中共国的7亿英镑交易:下议院标准委员会主席克里斯·布莱恩特(Chris Bryant)要求调查前首相游说当时的财政大臣菲利普·哈蒙德(Philip Hammond)为其朋友查德灵顿勋爵(Lord Chadlington)设立的投资基金背书的嫌疑

下议院标准委员会主席表示,对卡梅伦的调查还应审查前首相与菲利普·哈蒙德的会晤

作为首相,卡梅伦盛赞中英贸易关系的“黄金时代”

卡梅伦办公室表示,他与哈蒙德先生的会面只是为了寻求政府对“双边基金概念”的支持

发言人说,卡梅伦没有代表基金投资人对部长们游说

下议院标准委员会主席称,对大卫·卡梅伦的游说行为的调查也应审查这位前首相与菲利普·哈蒙德的一次会面,因为有人怀疑他可能利用这次会面,迫使政府支持一个利润丰厚的7亿英镑的英中投资基金。

作为首相,卡梅伦曾为英中贸易关系进入“黄金时代”而欢呼。而他现在正被律师奈杰尔·博德曼(Nigel Boardman)就其代表贷款公司格林希尔资本(Greensill Capital)游说部长和白厅官员一事进行独立调查。

离开唐宁街后,卡梅伦似乎利用他的朋友查德灵顿勋爵提议的一项新私募基金获得收入。这位朋友曾为他的保守党领袖竞选捐赠了数千英镑。

卡梅伦于2017年9月飞往北京,与中共国国务院副总理马凯讨论该计划。

当年10月——是他辞去首相15个月后,卡梅伦与当时的财政大臣哈蒙德先生见面。两个月后,财政部对卡梅伦担任副主席的基金给予了重要支持。

2018年1月,卡梅伦又回到了北京,而这一次他与中共国国家主席习近平就可能让他净赚数百万的倡议进行了会谈。

卡梅伦当时在推特上写道:“在北京与习近平主席进行了精彩的会议和愉快的晚餐,并讨论了英中关系的‘黄金时代’以及新的英中基金计划。”

卡梅伦办公室昨晚表示,他与哈蒙德的会面只是为了寻求政府对“双边基金概念”的支持,他没有代表基金的投资者或合作伙伴向部长们游说。

卡梅伦的代表补充说,他向商业任命咨询委员会(Acoba)通报了这次会议的情况。该委员会向前部长和公务员提供外部就业问题咨询。

根据部长守则(ministerial code),前首相和部长在离任后两年内禁止对政府游说。但担任下议院标准委员会主席的工党议员克里斯·布莱恩特昨晚表示,对格林希尔资本的调查现在应该扩大到英中基金。

布莱恩特呼吁发布会议纪要或任何有关会议和财政部决定支持该基金的相关文件。他说:“我无法理解当时支持该基金的理由。这似乎很神秘。许多议员担心追求这种‘黄金时代’关系会对安全产生影响。”

卡梅伦是与北京当局发展关系的热心支持者。2015年,他欢迎习主席对英国进行了国事访问,并负有争议地将英国的核工业和通信业向中共国企业开放。

该基金的主脑查德灵顿勋爵自2001年成为牛津郡威特尼(Witney)保守党候选人以来,一直与卡梅伦关系密切(图为两人合照)

2011年,卡梅伦花了近14万英镑从勋爵那里买下了他牛津郡住宅旁边的一块土地。

商业任命咨询委员会Acoba在2017年12月(财政部向该计划提供支持的同一个月)批准了卡梅伦担任该基金的副主席,但告诉他,自此之后,他不能就该基金向政府游说。

然而,当时卡梅伦之前已经会见了哈蒙德,尽管他仍然受到部长守则中对游说活动的限制。

哈蒙德于2017年12月访问中共国。在那里,他还会见了两个月前接待卡梅伦的中共国官员马凯。

财政大臣的官员利用此行宣布了一系列措施,包括中共国和英国对这个新生投资基金的支持。

财政部的一份声明说:“双方都欢迎建立英中双边投资基金的提议,首轮投资额为10亿美元。”

这个英中基金将总部设在爱尔兰。其背后的想法是,它把机构的资金投资于英国和中共国共同的兴趣点。

这类基金一般会收取其控制资产的2%左右的管理费,以及收取利润的20%左右的业绩费。

若该基金取得成功,作为副主席,卡梅伦很可能已经走上发财之路。

2018年11月,当卡梅伦试图为该计划争取支持时,他会见了中共国总理李克强。

他的妻子、创立时尚品牌Cefinn的谢曼芙(Samantha)陪同他前往中共国。在这里,她与时尚企业家余晚晚出席参加了欢迎宴会。

卡梅伦(2019年图)办公室表示,他与哈蒙德的会面只是为了寻求政府对“双边基金概念”的支持,并且他没有代表基金投资人对部长们游说。

但是随着近年来英国和北京当局之间关系的恶化,据报道,英中基金一直在努力寻找投资者。

由于对中共国人权记录的担忧,以及将华为从5G移动网络中移除的政府决定,卡梅伦设想的双边贸易的繁荣受到了打击。

尽管受到挫折,但据了解,卡梅伦的基金的启动计划仍在制定中。

前首相的发言人说:“大卫·卡梅伦在2017年底就设立英中基金一事向Acoba征求意见。他明确表示,他已经与中英两国政府的部长们进行了讨论。”

“卡梅伦还明确表示,如有必要,他会促进与英国(和中共国)政府的对话,但他不会代表基金投资人或合作伙伴游说部长、部门或官员……他从未代表基金投资人或合作伙伴向部长游说。”

财政部表示:“投资基金是一家私人商业企业。像其他私人公司一样……它不涉及政府的参与或资助。”

在鲍里斯·约翰逊(Boris Johnson)担任市长、莱克斯·格林希尔(LexGreensill)担任唐宁街10号顾问时,格林希尔支持的金融公司Taulia获得了伦敦交通局的丰厚合同。

一家由莱克斯·格林希尔支持的金融公司与伦敦交通局达成了一份利润丰厚的合同。当时,鲍里斯·约翰逊还是市长,而这位商人则在唐宁街10号担任顾问。

昨晚有关格林西尔先生和他倒闭的贷款公司的政府合同的新发现,促使人们再次呼吁对澳大利亚金融家进入白厅的途径、以及他如何从与戴维·卡梅伦以及其他高层人物的联系中受益的问题进行更全面的调查。

《星期日邮报》可以透露,这份可能价值数百万英镑的合同被授予的过程开始于2015年12月。当时,卡梅伦还是首相,约翰逊是伦敦市长,而市长管理着伦敦交通局(TfL)。

格林希尔后来任命卡梅伦为付费顾问,授予他据说价值超过4000万英镑的股票期权。

由雷克斯·格林希尔(图中人物)支持的金融公司与伦敦交通局达成一份利润丰厚的合同。当时鲍里斯•约翰逊还是市长,而这位商人则在唐宁街10号担任顾问

政府文件显示,伦敦交通局将一份供应商付款合同授予了美国Taulia公司,当时该公司完全由格林希尔资本投资。

这意味着格林希尔将获得早前支付给供应商的费用。

然而,该合同从未使用过。2019年合同终止前,仅有一家供应商签约。据了解,Taulia仍获得了15万英镑的费用。

昨晚,公共帐目委员会前主席玛格丽特•霍奇女爵士(Dame Margaret Hodge)说:“格林希尔与公共部门的关系很模糊,并存在很多问题。”

“这就是为什么公司与政客、公务员、公共部门之间的关系应受到详细、全面和完整的调查。”

伦敦交通局的发言人说:“2015年12月,前任市长在任时,伦敦交通局进行了一次竞争性招标,由供应商提供提早付款解决方案,这将使它的全球供应链能够以可承受的融资利率提前获得付款。没有任何政府部长或官员参与采购、选择供应商或授予合同。”

“前任市长在这次采购中没有担任任何角色。”

约翰逊先生上周宣布对政府使用与格林希尔有关的供应链融资进行调查。国家审计署也在调查格林希尔资本参与政府疫情贷款计划的情况,包括它是如何被认可参加的。

格林希尔资本和Taulia拒绝置评。内阁办公室表示,该合同“完全由伦敦交通局授予”。

保守党指责凯尔·斯塔莫爵士(Sir Keir Starmer)的盟友大卫·埃文斯(David Evans)从他的前情人担任副领导人的区议会那里获得了20万英镑的纳税人合同。

工党昨晚拒绝了保守党关于裙带关系的指控,此前凯尔·斯塔默爵士最有力的官员所拥有的一家公司从他的前情人担任最高职位的区议会处赢得了价值六位数的合同。

由工党总书记、基尔爵士(Sir Keir)最亲密的盟友之一大卫·埃文斯(David Evans)拥有的“竞选顾问公司”(Campaign Consultancy),从克罗伊登区议会赢得了一系列纳税人的合同,这些合同的广告价值近20万英镑。

在大卫·埃文斯的前情人和孩子的母亲艾莉森·巴特勒(Alison Butler)成为区议会副议长后,他获得了2014至2017年间有关“地方参与”和“政策制定”的合同。

当埃文斯先生在2020年5月担任工党的工作时,他放弃了在公司90%的股份,与此同时,他的妻子艾琳(Aline)占75%的股份。

一位工党发言人说:“这些合同经过了透明和久经考验的采购流程,包括竞争性招标后,以完全正当的方式获得。”

这场争执发生于基尔爵士试图利用大卫·卡梅伦的游说丑闻作为“保守党卑鄙”的例子时。尽管它至今未能削弱鲍里斯·约翰逊两位数的民意调查领先优势。

现年60岁的埃文斯在20世纪90年代与巴特勒女士的关系中育有一女。巴特勒被指帮助其开展竞选活动,在2014年5月为工党赢得了区议会席位。巴特勒成为副议长。五个月后,“竞选顾问公司”从议会赢得了13万英镑的合同,随后又签定了三份合同,用于“全区范围内的参与互动,为该地区制定以资产为基础的政策,以减少不利条件和缺乏的机会。”

埃文斯是1984年矿工罢工期间的激进主义者,他于2001年创立了这家公司。基尔爵士的幕僚长Morgan McSweeney也在那里工作了两年。

克罗伊登区议会日益严重的财政问题迫使其宣布裁减数百个工作岗位,并申请了1.2亿英镑的政府贷款以避免破产。

昨晚,保守党议员理查德·霍尔登(Richard Holden)表示:“这充满了与另一个现已破产的工党区议会的裙带合同的味道。”

如果基尔·斯塔默爵士想调查裙带关系,也许他不需要看得太远——他可以在工党总部与自己的高级官员和得力助手谈谈。”

一位工党消息人士说:“这是保守党的一次可怜的尝试,以转移他们在政府中心迎来的丑闻。”

“卫生部长马特·汉考克(Matt Hancock)、财政大臣里希·苏纳克(Rishi Sunak)和鲍里斯·约翰逊都应该为它们与配偶的裙带合同和虚假交易负责,并因此浪费了数十亿英镑的纳税人钱。”

据了解,埃文斯认为,几个不同的区议会(包括保守党主导的)将合同授予了他的公司。巴特勒没有参与采购过程,并且合同价值低于广告的20万英镑。

揭秘:大卫·卡梅伦在代表格林希尔资本向NHSX负责人发出的游说邮件中称,该公司是“英国领先的金融科技公司”

大卫·卡梅伦代表格林希尔资本(Greensill Capital)游说的电子邮件昨晚被首次披露。

大卫·卡梅伦的夫人谢曼芙陪同他来到中共国,在这里她与时尚企业家余晚晚一道参加了欢迎晚宴(图为两人合照)

在2020年4月给卫生服务数字部门NHSX负责人马修·古尔德(MatthewGould)的信息中,卡梅伦将格林希尔资本描述为“英国领先的金融科技公司”。这家贷款公司于今年3月进入破产程序。

据《星期日邮报》报道,卡梅伦游说之前在政府中为他工作的古尔德先生,关于“我现在与之合作的企业之一”格林希尔资本,该公司的Earnd应用程序正在几个国家医疗服务体系(NHS)的信托机构中进行试点。

他还提出将古尔德介绍给比尔·克罗瑟斯(Bill Crothers),他曾是英国最高级的公务员之一。上周被曝出,他在白厅(Whitehall)工作时也在格林希尔任职。

该消息引起了对卫生部长马特·汉考克的进一步质疑,因为卡梅伦写信给古尔德说,卫生部长对这一创新提议“非常积极”。

上周被曝出,汉考克先生在2019年与卡梅伦和格林希尔会面,进行“私人品酒”,讨论NHS新的付款计划。

2020年给古尔德的电子邮件中写道:“格林希尔最近推出了一个数字解决方案(最近进行了品牌重塑,由GreensillPay改名为Earnd),该方案有助于国务大臣(SOS)和您的关键优先事项之一:改善所有NHS员工的福利、士气和福祉。”

前首相要求NHSX授予其访问NHS雇员数据的权限。几个月内,Earnd宣布建立合作伙伴关系,向多达50万名NHS员工提供快捷支付,并已达成合同以获取关键的数据。

卡梅伦的发言人告诉《星期日邮报》:“这些讨论是关于具体机制,用于确保Earnd以有效的方式向NHS雇员交付。”

原文链接

编辑:【英国伦敦喜庄园编辑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