俄羅斯莫斯科喀秋莎農場 DongDong

編輯上傳 水星

silkroadbriefing.com

中共國獨裁者習近平周四上午在拜登政府的氣候問題領導人峰會上露面,宣傳中共國的 “一帶一路” (BRI)倡議。這是一個債務陷阱計劃,本質是中共國向發展中國家提供掠奪性貸款,以換取幫助建設基礎設施的權利。

喬·拜登總統邀請40 餘位世界領導人在4 月22 日在有關“氣候問題”的虛擬峰會上發言,與會世界領導均提出降低全球污染率的建議,並積極參與討論減緩氣候變化的國際方案。 4月 22 日是世界地球日,拜登政府選取這一天召集全球氣候變化虛擬峰會,其背後的含義不言而喻。

2017 年美國奉行“美國優先”政策的前總統川普宣布美國將退出《巴黎氣候協定》。 2019 年 11 月 4 日,美國前國務卿蓬佩奧聲明,正式啟動退出《巴黎氣候協定》的程序,而退出過程需一年時間。 2020 年 11 月 4 日,美國正式退出《巴黎氣候協定》。現任美國總統拜登認可“多邊主義”,在競選期間就把氣候變化作為中心議題之一。他就職當天就採取行動,宣布美國重返《巴黎氣候協定》。

根據聯合國環境規劃署發表的《2019 年排放差距報告》,中共國是世界上最大的環境污染者,二氧化碳排放量佔比世界總量的 28%。這一比例是世界第二大排放國美國的碳排放量的兩倍多。中共國承諾二氧化碳排放力爭於 2030 年前達到峰值,努力爭取 2060 年前實現碳中和。

上週末,美國總統氣候問題特使克里訪問上海,引起外界紛紛猜測克里此行主要目的之一就是遊說中共國領導人習近平參與這場峰會。這場峰會成為拜登上任以來,美中兩國領導人首次公開“見面”的場合。

就當前美中緊張關係來說,外媒猜測習一定會出席此次氣候峰會,但不會過早提前宣布接受邀請。一是要等到與拜登特使克里在上海會談之後才能做出一些重要決定,二是作為所謂的“多邊世界的一極”,中共需要拉滿氣勢。如外界所預測,直到“氣候峰會”的前一天即4 月21 日,外交部發言人華春瑩才宣布,“應美國總統拜登邀請,國家主席習近平將於4 月22 日在北京以視頻方式出席領導人氣候峰會並發表重要講話。”

黨媒《環球時報》將習近平出席氣候問題領導人峰會描述為對拜登和美國作為世界主導政治力量的總體 “挑戰”,大力吹捧習“敢於主動出擊”的政治智慧。

習也抓住機會,充分利用峰會上發言的時間,全力宣傳新近改頭換面的 “綠色一帶一路”計劃。提出中共國可為發展​​中共國家提供援助,幫助他們建設所謂的 “綠色” 基礎設施。為此把發展中共國家拉入“節能減排”的隊伍中,他敦促世界不要忽視發展中共國家對改善環境所能做出的貢獻。也就是,如果發展中共國家想要獲得全世界的認可,就需要加入“多邊主義”陣營,為“全球環境治理”做出貢獻。對缺少資金、技術和專業人才的發展中共國家來說,中共國可提供幫助,此時就能趁機提出中共國的政治訴求和經濟訴求。

為此,習敦促在中共國的領導下建立一個嚴格的 “全球氣候治理” 框架協議,目的是爭奪氣候治理標準的話語權和裁量權。

“綠色一帶一路”是“一帶一路”為適用《巴黎氣候協定》量身打造的新版本,核心內容仍是“一帶一路”計劃。 “一帶”就是現代擴大版本的“陸地絲綢之路”。 “一路”很容易被名稱誤導為“陸地”,事實上指的是“海上絲綢之路”,它從上海出發,途徑馬六甲海峽,橫跨太平洋、印度洋和地中海。

不需要知道“一帶一路”到底涉及具體哪些國家,只需了解“一帶一路”是名義上國家投資計劃,實質上被很多學者認為是“新殖民主義”。既然是殖民主義計劃,自然涉及的國家大都是缺衣少食、技術落後、國庫羞澀,但自然資源豐富、擁有重要戰略地理位置、又非常希望改變經濟狀況的國家。也有一些西方國家加入“一帶一路”計劃,並不是因為國力匱乏,只是因為這些西方國家生產的產品需要尋找一個巨大的消費市場,而中共國就能給予他們市場准入證。

簡單地說,一帶一路計劃里中共扮演就是財大氣粗的“土豪”形象,房地產商、建築商和擁有天量閒置資金銀行的綜合體。以幫助貧困國家建設基礎設施名義(如鐵路、港口等),貧困國家以擁有的自然資源或具有軍事戰略意義的關隘為質押,與中共簽訂不公開的高利率、短期償還的協議。簽訂協議後,中共就通過亞投行將錢借給沿線的這些貧困國家,同時協議規定該國家只能用這筆貸款向指定中共國企業購買建築服務。這樣一來,中共國既能獲得建設項目的利潤,又能獲得貸款的利息。

問題的關鍵在於,由於這筆貸款利率高、償還期短,當逾期之後,債務國無能力償還債權國的貸款之後,中共就可合理合法地依照“國際協定”佔有債務國質押的土地等自然資源。例如,2017 年斯里蘭卡因無力償還累積的債務,被迫將斯里蘭卡漢班托塔港這個具有重要戰略意義的港口租賃給中共國。

所謂“吃人口軟,拿人手軟”,凡是參與到“一帶一路”項目的周邊國家,都會受到中共外交上的政治壓力。例如,中共可趁機以減免巨額債務為誘餌,脅迫這些國家做出實質的“回饋”,如反對台灣加入國際組織、要求台灣改名等。

不論從經濟角度,還是從政治外交角度,“一帶一路”計劃被學者和政治家普遍認為是“債務陷阱外交”,對參與其中的國家弊遠大於利。

因此國際專家警告說,“一帶一路” 項目實際上對全球生態構成了重大風險。因為貧窮國家當承受巨額待償還債務時,會迫不得已以犧牲本國自然環境為代價,過度開採自然資源以填補財政赤字和償還外債。去年,習的母校清華大學在 2019 年發表的一份研究報告發現,僅僅是 “一帶一路” 計劃就可能使《巴黎氣候協定》的氣候承諾落空。

與中共國政府關係甚好的津巴布韋是中共國 “一帶一路” 戰略的重要合作夥伴。2015 年,津巴布韋政府批准了 9.29 億美元的境外直接投資,當中超過一半來自中共國。中共國是津巴布韋最大的外資來源,在電網、通訊、軍事、農業、醫療、煙草等多個範疇均有大額援助或投資。

但是,據國際組織調查後發現在津巴布韋,環境破壞非常嚴重,中共國在那里大量投資於煤炭開采和興建穿越人口密集區的道路。多年來,當地人譴責中共國企業在尋找化石燃料的過程中對一個個村莊實施整體挖掘,嚴重破壞生態環境,甚至威脅到津巴布韋國家公園的安危。

週四,習重申中共國將在未來十年內公開增加碳排放。習同時強調,世界領導人 “必須致力於實現人與自然的和諧,”這需要 “系統性治理”,堅持聯合國的領導和 秉持“多邊主義”合作。

“綠水青山就是金山銀山。保護環境就是保護生產力,改善環境就是提高生產力。事實就是這麼簡單。”習近平說,“我們需要確保有一個良好的環境來支撐全世界可持續的經濟和社會發展。”

習的上述發言並未強調美國作為《巴黎氣候協定》的領導地位,但為全世界領導人描繪一幅“綠色一帶一路” 助力國家發展的美好畫卷。貧窮國家和需要中共國高科技支持的國家領導人不可能不清楚“一帶一路” 會給本國帶來可能的債務危機和害處,但世界是複雜的,經濟實力和軍事力量能決定一個國家在國際上的話語權。對於某些國家領導人來說,飲鴆止渴的方式或許是他們不得已的選擇,又或許這些國家希望在幾年後通過外交斡旋與中共這頭虎謀張皮。

正是為了對抗中共“一帶一路”的國家戰略計劃,美日開始聯手破局。 4月16 日,日本首相菅義偉(Yoshihide Suga)和美國總統拜登在白宮會晤後達成一項協議,計劃擴大在外國基礎設施建設方面的合作,討論了在印太地區推動高速第五代無線通信和清潔能源的計劃。

因為中共利用低成本的基礎設施建設方案,積極“協助”太平洋島嶼國家鋪設海底電纜來加強它們脆弱的電信基礎設施,中共的通信技術引起美日對國家安全的擔憂。破局的方法就是,由美日牽頭通過美日銀行向這些島國提供資金,使用美日的高科技技術幫助他們發展本地的通信基礎設施,斬斷中共在這些國家的壟斷行為。

如果沿著這個思路走下去,以美國為首的西方民主社會若想打擊中共“一帶一路”的佈局,可以採用向貧窮國家提供更多的資金和技術方法,扶植他們的國家建設,以獲得貧窮國家的支持,轉而離開中共的控制範圍。

參考鏈接:

[1] Xi Jinping Promotes ‘Green Belt and Road’ at Biden Climate Summit – BREITBART – 2021/04/22

[2] 美日制定抗衡“一带一路”的合作发展计划 – GNews – 2021/04/16

[3] 债务风险剧增,一带一路放贷骤减 – GNews – 2020/12/1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