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譯:花崗巖

校對:卡拉馬佐夫姐姐

圖片來源:Vanity fair

作為國家安全公民委員會(Citizens Commission on National Security)成員的勞倫斯•塞林博士(Dr.Lawrence Sellin)在美國調查中共病毒起源方面擔任著重要角色。近期,他在推特上頻頻发推,揭露中共病毒的實驗室起源。他是美軍退役上校,曾是阿富汗和伊拉克的老兵,前美軍特種作戰司令部參謀長,曾任阿斯利康疫苗公司全球運行總監,美國國家衛生院(NIH)撥款管理人,病毒顧問專家,美軍情專家。

塞林博士4月20日在在線新聞媒體“網關“(Gateway Pundit)再次发表文章揭露中共國獸醫和農業研究對中共軍事計劃的潛在貢獻。首先他強調在中華人民共和國,軍事研究中心和民用研究中心之間沒有區別。

中國共產黨“十三五”規劃(2016-2020年)第78章描述了軍事和民用研究的融合,包括“合成生物學”領域。從中共國主要研究科學家的出版物來看,“合成生物學”似乎包括生物戰。

塞林博士爆出一個中共的研究人獸共患病和病毒學家,金寧一,吉林省人,朝鮮族,中國工程院院士,中共黨員,他還是中國人民解放軍的高級軍官,軍事醫學科學院軍事獸醫研究所分子病毒學和免疫學實驗室主任,軍事基因工程重點實驗室主任,吉林省病毒重組疫苗研究開发工程中心主任。

圖片來源

他曾與北京協和醫學院,中共國疾病預防控制中心(CCDC),南京大學模型動物研究中心,吉林農業大學,溫州大學,延邊大學,石河子大學,四川大學,佛山大學和其他據稱是“平民”研究機構進行研究合作。

在一份科學出版物中,金寧一將自己列為溫州和廣西大學的教職員工。在另一本出版物中,他把自己歸屬於延邊大學。

金寧一在冠狀病毒實驗方面具有豐富的經驗。除了他的研究關系(其中一些可以追溯到美國)之外,金寧怡的研究活動有兩個方面引起了人們的注意。

他大量使用基因工程,金寧一是自2007年以來,在包含冠狀病毒的人類受體的轉基因小鼠模型進行實驗的幾個中共科學家之一。這些中共國任何一個實驗室都可以使用該小鼠模型和一種稱為“動物傳代實驗”(serial passage)的技術,迅速使冠狀病毒預先適應以便感染人類。

更令人震驚的是金寧一對人獸共患病研究的態度。人獸共患疾病通常是從動物傳播到人類的病菌引起的,這是自然发生的事。金寧一從生物戰或生物恐怖主義的角度看待人畜共患疾病,通過使用生物技術可使天然的人畜共患病原體轉成具有“極大的致死性,攻擊力和毒性作用”的 生物武器。金寧一在2007年所著的《新編人獸共患病學》一書的序言中表達了該觀點,這是中共國許多軍事出版物的共同主題。

圖片來源

在文章的最後,塞林博士再度呼籲美國政府重視中共生物戰項目及相關軍民融合研究項目,中共病毒的實驗室起源,以及美國科學家和美國政府對這些項目的可能資助和支持。

點評:

新中國聯邦,爆料革命和閆博士的挺身驚醒了美國,美國政府不得不對中國共產黨的生物戰計劃及支持該計劃的軍民聯合研究機構,COVID-19的實驗室起源開始進行調查。美國科學家和聯邦政府提供的資金也資助了中共病毒的研究。文貴先生爆料現在美國正在起草《冠狀病毒白皮書》和做滅共的各種準備。《白皮書》公布之時就是全面滅共的開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