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署名:紐約香草山醫療部 聖母院鍾聲

2021年4月14日《兒童健康保護》報道,在2020年12月10日,美國食品和藥物管理局(FDA)疫苗及相關生物制品咨詢委員會(VRBPAC)在准備審查輝瑞的新冠病毒mRNA疫苗“獲得緊急使用授權(EUA)申請”的前2天,即12月8日,他們收到之前按審批新藥程序既定的第三方(就中共病毒疫苗)征求意見的回執。該回執來自著名的德克薩斯兒童醫院兒科免疫風濕病專家,疫情期間專治兒童多發性感染綜合症MIS-C(兒童CCP病毒感染常見並發症)的帕特裏克·惠蘭醫生(Dr. J. Patrick Whelan)。

這位從事兒童免疫風濕病研究治療20多年的惠蘭醫生在報告中警告FDA:注意由mRNA疫苗在人體內激發産生的CCP病毒棘突蛋白對毛細血管的損傷,該棘突蛋白旨在模仿中共病毒表面關鍵的與人體細胞膜結合部位的結構,注射入人體後激發人體産生免疫抗體。 報告中,惠蘭醫生明確表明擔心輝瑞和莫丹納采用的新型mRNA疫苗技術“在安全試驗中未評估對大腦、心髒、肝髒和腎髒造成微血管損傷(包括炎症和微血栓形成),‘同時’未評估該疫苗是否能夠有效防止病毒傳播”。他告誡說,“如果僅因爲沒有考慮到以全長病毒棘突蛋白爲模板,設計制造的mRNA疫苗對微血管潛在的破壞力,疫苗在全球被廣泛施打後,數以億計的人可能遭受長期甚至永久性腦及心髒損傷”。

不幸的是,亦或有意爲之,惠蘭醫生的擔憂沒有得到重視,報告內容有違急于向市場推出疫苗的開發商的計劃和利益,被擱置一旁。疫苗及相關生物制品咨詢委員會(VRBPAC)轉而依賴有限的臨床試驗數據,于12月10日批准使用輝瑞疫苗。第二天,12月11日,FDA授予第一個CCP病毒疫苗“緊急使用授權,EUA(Emergency-Use Authorization)”,允許輝瑞疫苗在16歲及以上群體中廣泛接種,而沒有要求進行惠蘭醫生認爲對確保疫苗安全至關重要的其他研究和審查,特別是在兒童中。由此不難得出結論,無論有無審批新藥程序既定的第三方的征求意見 ,VRBPAC給輝瑞的“緊急使用授權”都會被簽發,這是既定的結果。爲什麽惠蘭醫生擔心mRNA疫苗會導致血栓和炎症? 過去一年多,對CCP病毒感染有一個奇特且致命的發現 ——病毒不僅在肺部,而且在肺部以外的許多器官中廣泛造成損傷。世界各地的臨床醫生普遍發現,CCP病毒可能導致心肌炎、急性腎髒疾病、神經系統損傷、血栓、腸道和肝損傷等。然而,出人意料的是,肺部以外的器官中很少能查出病毒RNA的存在。

By Lyn Redwood, RN, MSN

雖然CCP病毒最初被認爲是經呼吸道感染的,但感染也威脅到了心髒。據報道,近四分之一住院的病毒感染者患有心肌損傷,許多人出現心律失常或血栓性疾病。2020年10月,馬裏蘭州蓋瑟斯堡CVPath研究所的雷努·維爾馬尼博士 (Dr. Renu Virmani) 在一項對100名從CCP病毒感染中恢複過來的患者進行的一項前瞻性研究中,對 78%患者做了心髒MRI掃描,發現其中60%的患者呈持續心肌炎,同時還意外發現大量凝血現象。耶魯大學心髒病專家春楊博士(Dr. Hyung Chun)也認爲,血管內皮細胞可能釋放炎症細胞因子,進一步加劇身體的炎症反應,導致血栓形成。發炎的內皮不僅能導致呼吸困難加劇,而且是導致心髒病發作和腦中風的一個重要因素。 

中共病毒感染後的神經系統並發症常見,如頭痛、嗅覺喪失,厭食症、意識受損、幻覺、中風和腦出血等。 屍檢研究尚未找到破壞性病毒侵入患者大腦的明確證據,促使研究人員考慮其他可能解釋中共病毒導致神經症狀的原因。 一項對去年4月在醫院死亡的18名CCP病毒感染後有神經症狀患者的研究中,發現病毒RNA水平低的與這些患者的嚴重症狀不成比例。在2021年2月4日發表在《新英格蘭醫學雜志》上的最新分析中,來自國家神經疾病和中風研究所的研究人員記錄了微血管損傷,他們的報告說:在新冠病毒感染死亡的患者組織樣本中,通過電子顯微鏡、組織病理學評估和對相應部分的免疫化學分析,在大腦和嗅球中觀察到多處微血管損傷,而沒有病毒感染的證據。 

如果不是病毒感染,還有什麽可能導致遠處器官受損? 最可能的罪魁禍首是CCP病毒表面的棘突蛋白,它們從病毒的外殼釋放到血液循環中,引發一系列器官損傷。單單棘突蛋白就能夠在體內造成廣泛傷害的發現,之所以如此令人不安,是因爲莫丹納和輝瑞公司的CCP病毒 mRNA疫苗,是由産生全長棘突蛋白的mRNA組成,旨在由人體按mRNA給出的“圖紙”制造出CCP病毒表面的棘突蛋白,以此觸發人體産生對病毒的抗體,目前該種疫苗正在美國各地廣泛接種。 如果CCP病毒表面的棘突蛋白能從病毒的外殼釋放到血液循環中,引發一系列器官損傷,由mRNA疫苗在人體內轉錄翻譯出的棘突蛋白也能夠。

在惠蘭醫生的報告呈現在疫苗及相關生物制品咨詢委員會(VRBPAC)幾天後,《自然神經科學》上發表了一項具有裏程碑意義的研究結:將棘突蛋白(S1)注射到小鼠體內,發現其很容易越過血腦屏障(在受檢的所有11個大腦區域均被發現),並進入腦空間(大腦中的功能組織)。 研究人員承認,棘突蛋白如此廣泛地進入大腦可以解釋S蛋白導致的各種神經效應,如腦炎、呼吸困難、失眠,嗅覺喪失、耳鳴等。注射的棘突蛋白也存在于小鼠的肺、脾髒、腎髒和肝髒中。 2020年12月發表在《疾病神經生物學》上的第二項研究報告說,“新冠病毒的棘突蛋白對內皮細胞有直接的負面影響,這爲從CCP病毒感染患者身上觀察到的神經症狀提供了合理解釋”。 

既然mRNA疫苗的致命缺陷已經找到,且VAERS 2021年3月26日的數據顯示,至當日,美國共有50861起針對CCP病毒疫苗接種後的不良反應報導。其中輝瑞公司注射的28046例副作用中,1131例注射後死亡,有228例過敏反應報告。強生的CCP病毒疫苗接種開啓5周半後發生了7起深靜脈窦血栓,其中1人因此死亡便被FDA叫停。與輝瑞的1131例死亡案例相比,1例只是個零頭,人們不禁要問:爲什麽不叫停輝瑞及莫丹納的疫苗使用?                                                                                                                                                                                                                                                                                                                                                                                                                      

與其他疫苗商相比,輝瑞和莫丹納得到的是“王子般”的禮遇。2020年7月,輝瑞公司與美國政府簽署了一項價值19.5億美元的協議,向美國提供1億劑CCP病毒疫苗。去年12月,美國政府又將這一訂單翻了一番,達到20億美元。到2021年底,這家制藥巨頭預計僅CCP病毒疫苗一項,就將盈利約150億美元,利潤率將超過20%。就單爲這上百億美元的盈利,區區1千多例死亡案例在統計學上的意義,對于輝瑞,尚不夠顯著。雖然輝瑞疫苗的兩劑療程在美國、歐洲售價爲39美元,但該公司每劑零售價近64美元,即全套治療費用約128美元。 在阿根廷和其他拉丁美洲國家,輝瑞公司敦促各國政府將軍事基地和大使館建築等主權資産作爲抵押品,以支付疫苗可能造成的人身傷害的訴訟費用。Bloomberg曾經對輝瑞在中國無錫制藥公司的運營進行報道,輝瑞的無錫公司主要負責在中共國的生意。可見輝瑞與中共的關系有多密切。

 阿斯利康甚至成功迫使某些國家在與該公司的協議中加入一項條款,該條款規定公司有權宣布大流行結束,原先的價格自然也就隨著大流行的結束而需重新定價。根據該公司簽署的諒解備忘錄,該公司承諾在CCP病毒大流行期間不從疫苗中獲利,但最遲只能持續到2021年7月1日。

由此可見,一紙“緊急使用授權書(EUA)”對于大藥商來講,無異于打開挖掘金山的敲門磚。一旦開挖,不到洞塌人毀,怎肯輕易停工?他們控制的媒體拼命鼓噪廣泛接種疫苗帶來住院率和整體死亡率的降低,就是出現再多副反應和接種相關致死案例,只要主流媒體集體噤聲,即便前方是火坑在等候,不知真相的民衆多會以爲接種了疫苗就能進入安全港灣,而踴躍跳入。大藥商的貪婪正在協助推進中共對美國及文明世界發起的超限戰。中共病毒來源真相爆料者,原香港大學年輕病毒學家闫麗夢博士一再強調:“怎麽可能相信有效的疫苗能被研發出來對付超限生化武器呢?”要完結這場人爲世紀大瘟疫,只有拿制毒原凶——中共——試問。

參考鏈接:

https://www.lifesitenews.com/opinion/could-spike-in-vaccines-cause-blood-clots-brain-inflammation-and-heart-attacks

https://www.naturalnews.com/2021-03-30-pfizer-executives-profiteering-coronavirus-pandemic-vaccines.html

校對/發稿:飛虹

更多資訊,更多關注

紐約香草山農場GTV香草山之聲

紐約香草山農場GTV-MOS TALK香草山訪談

紐約香草山農場Twitter(中文)

紐約香草山農場Twitter(英文)

紐約香草山農場 YouTub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