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譯:康州盤古農場 – 柯鎮惡
校對:康州盤古農場 – Mike Li
編輯:康州盤古農場 – 心照

據《國家脈動》作者:NATALIE WINTERS    2021年4月17日報道:

「生態健康聯盟」(EcoHealth Alliance,EHA)是一個非營利組織。它從福奇(Dr. Anthony Fauci)的國立過敏與傳染病研究所(National Institute of Allergy and Infectious Diseases)獲得納稅人的錢作為資助,同時與武漢病毒研究所進行合作。參議院能源與商業委員會正在要求其提供文件和財務記錄。

4月16日的信是寫給該組織總裁達扎克(Peter Daszak)的。信中提出了34個獨立的問題,包括對有關EHA與武漢病毒研究所(the Wuhan Institute of Virology,WIV)合作的文件的詢問。

「 EHA在中國研究蝙蝠冠狀病毒——其中一些是SARS CoV-2的祖先——已有悠久的歷史。此外,EHA在這一研究領域一直與WIV進行合作。WIV將EHA列為其8家國際合作夥伴之一,並且是武毒所唯一的美國合作夥伴。」 信中補充說:「我們相信,通過其研究活動、合作以及EHA與WIV——作為聯邦資助資金的次要受助者——的關係,EHA擁有的信息和文件將有助於瞭解WIV的蝙蝠冠狀病毒信息和下一步的研究方向。」

這封信要求(提供)在2021年5月17日之前的所有以下「文件和信息」:從美國國立衛生研究院(NIH)獲得的聯邦研究補助金、財務信息以及WIV研究設施的安全性。 

這些要求呼應了《國家脈動》之前的一些重點報告,包括,EHA如何從福奇(Fauci)的國家過敏和傳染病研究所(NIAID)獲得數百萬美元的贈款,用於研究蝙蝠冠狀病毒,並多次接待福奇作為演講者。

通過達扎克,EHA還帶頭努力,早早地反對前疾病控制與預防中心主任羅伯特·雷德菲爾德(Robert Redfield)認為COVID-19從中共實驗室「逃脫」的理論。《國家脈動》還發掘了達扎克與中國共產黨之間存在的廣泛財務聯繫。

這封信補充說:「由於EHA確信實驗室洩漏不是病毒的起源,因此,我們認為您會歡迎這樣的機會,來分享武漢病毒研究所與蝙蝠冠狀病毒研究相關的任何和所有信息、文件和專業知識。

(譯者評論:新冠病毒由中共策劃並研發製造,但是卻少不了來自美國的資金和技術支持。美國的這些邪惡分子,協助了中共的罪惡計劃,而如今這些人還在台面上,誤導和禍害更多的人。)

根據信中提供的信息,多年以來,EHA從NIH獲取美國聯邦資助資金,將其提供給WIV,並與WIV合作進行冠狀病毒的研究和開發。此信以完整全面、幾無遺漏的方式,要求EHA提供所有相關文件和記錄,包括:與 NIH、WIV之間通信、病毒研究相關的文件和信息、病毒樣本、財務往來記錄以及很多事件的細節和WIV內部運營的細節。如果信中所要求的全部或部分文件真的能夠被提供,那麼將會有更多堅實的完整的證據,用於揭露病毒的真相。

以下是該信件的簡單翻譯:

尊敬的達扎克博士:

我們寫信來要求生態健康聯盟( EcoHealth Alliance,EHA)提供與SARS-Cov-2(即導致了COVID-19的病毒)起源有關的信息和文件。包括大流行與武漢病毒研究所(the Wuhan Institute of Virology,WIV)之間可能存在的聯繫。

EHA在中國研究蝙蝠冠狀病毒——其中一些是SARS CoV-2的祖先——已有悠久的歷史。另外,EHA在該領域一直在與WIV合作。WIV將其列為8個國際合作夥伴之一,也是其唯一的一個美國合作夥伴。比如,在去年,EHA、WIV以及其他幾個共同作者,在中國共同發表了一篇關於蝙蝠冠狀病毒的起源及其跨物種傳播的文章,該文章提供了系統發育分析,暗示了 SARS-CoV-2可能起源於馬蹄蝙蝠(犀牛屬)病毒。此外,多年以來,EHA將國立衛生機構(National Institutes ofHealth ,NIH)的聯邦補助基金提供給WIV,以資助其冠狀病毒研究,包括進行高質量的測試、基因測序、現場樣本分析、樣本儲存與測試以及在科學出版物和程序化報告方面的合作。已有報告指出,EHA在中國的蝙蝠冠狀病毒研究,完全是由NIH資助的。

我們相信,通過EHA的研究活動、與WIV的合作以及WIV作為聯邦資金次級受助者的關係,EHA擁有的信息和文件,將有助於我們洞察WIV內部關於蝙蝠冠狀病毒的信息及其下一步的研究方向。我們希望知道:EHA對於WIV病毒樣本的獲取情況和已知信息、基因序列,以及WIV向EHA提供的研究結果。因為EHA是聯邦資金的受助者,並且與WIV維持著聯邦資金次級受助者的關係,並對其授予了包括R01AI110964在內的權限。我們還希望知道:EHA對一個有密碼保護的病毒數據庫的獲取情況和已知信息,因為該病毒庫已於2019年12月結束了對外開放訪問。該病毒庫由WIV的研究人員石正麗博士,你和你的團隊至少從2003年開始就與她有專業上和財務上的聯繫與管理。該病毒庫估計包含500個由EHA識別的冠狀病毒,以及至少100個未公佈的蝙蝠冠狀病毒序列,這些都關係到對SARS-CoV-2起源的調查。

我們推測,基於NIH的授權,EHA與WIV共享對樣本和病毒序列的訪問權限。我們的依據是一部分最近的採訪。這些採訪中討論了EHA與WIV共同努力捕獲了10000只蝙蝠並對其抽血化驗,並且編制了包括50種新病毒在內的全部病毒的分類目錄。你曾聲稱,瑞德西韋(Remdesivir)經測試能夠對抗EHA和WIV(通過NIH資助的研究而)發現的病毒,並且說,如果沒有EHA的工作,「瑞德西韋根本不會產生,我們也不會知道這種藥有這麼好」。

我們希望知道:EHA對於以下事件的知曉情況:在2019年,有一個中(共)國的國家安全檢查組發現,有5個類別的國家標準,WIV沒有遵守;以及,在2020年之前,這些標準是否被遵守了,什麼時候被遵守了。此外,在2016年,EHA與WIV合作的時候,一個獨立的美國檢查員發現,中(共)國生化安全控制,缺少相關官員、專家和科學家的指導和審計。我們希望EHA——WIV的研究合作者——能夠作為中(共)國首個P4實驗室運營的第一見證人。

在2020年7月,根據合同義務和聯邦法規,NIH曾要求EHA提供與WIV有關的信息,並暫停了對EHA的一項授權,要求在回答一些問題和符合某些條件之後,才會恢復。作為NIH聯邦資金受助者,EHA被要求「監控次級受助者的活動,以確保次級資助資金用於已授權的目的、符合聯邦法規以及次級受助法規。」確保WIV符合所有NIH授權要求是EHA的責任。根據NIH的公開記錄,EHA在2020年7月份被NIH暫停的授權,目前仍然出於暫停狀態。這表明,EHA還沒有與NIH合作,作為一個有強制性限制的受助者,以滿足其邦法規。此外,科學領域的研究者和科學家並沒有回答這些疑問:關於WIV及其運營和研究活動、可能的WIV實驗室洩露是否與SARS-CoV-2的起源有關。

EHA官方重復的聲稱,你們相信大流行不是由實驗室洩露引起的,並且公開地向他人尋求對這種立場的支持。然而,大量的並且越來越多的國際科學界和醫療健康專家——包括WHO(World Health Organization)總幹事譚德賽(Tedros)都支持對COVID的起源進行進一步深入調查,包括調查實驗室洩露的可能性。

鑒於EHA堅信實驗室洩露不是病毒的起源,我們認為您會歡迎這樣的機會,與我們分享WIV在蝙蝠冠狀病毒研究方面的任何和所有的信息、文件和專業知識。因此,為了協助我們的調查,請你在2021年5月17日之前提供以下內容:

1. 請提供所有的,與NIH資助編號R01AI110964有關的,由EHA準備並提交給NIH的聯邦資金資助申請、進度報告以及研究或項目結果。

2. 請提供所有的,與NIH資助編號R01AI110964有關的,由EHA準備並提交給NIH的財務利益衝突披露、對外財務支持披露以及其他對外支持。

3. 請提供所有的,由EHA提交的對「潛在的大流行的病原體研究」的申請的審閱,及其審閱結果。

4. 請提供所有的,與NIH資助編號R01AI110964有關的,EHA與NIH之間的信件、電子郵件以及其他通信。包括:EHA的受助的申請條件、申請請求、申請信息以及NIH的回復。

5. 請提供所有的,與NIH資助編號R01AI110964有關的, EHA與次級受助者WIV之間的信件、電子郵件以及其他通信。包括:協議條款、蝙蝠冠狀病毒、基因組或基因序列、SARS-CoV-2和/或實驗室安全實踐。

6. 對於WIV實驗室在2019的蝙蝠冠狀病毒研究,EHA知曉哪些內容?包括但不限於:可能的蝙蝠冠狀病毒疫苗開發、病原性研究的動物實驗、代傳的使用、令人關切的雙重用途研究、核苷酸的合成、誘變、基因操縱和功能增強技術。

7. 請說明,從2015年到目前為止,EHA作為資金受助者獲得的所有聯邦資助,並描述,這些資金被用於支持WIV或WIV的活動的具體時間。

8. 是否存在任何由NIH資助編號R01AI110964部分或全部支持的研究,只使用了普通話發表,從而使美國研究者不易閱讀?如果有,請說明這些研究和文章。

9. 在執行NIH資助編號R01AI110964程序的過程中,EHA或NIH是否使用了翻譯人員?如果有,請描述所有與翻譯服務有關的採購和其他安排,包括翻譯人員的身份。

10. 對於所有由NIH資助的工作,請提供EHA所屬的所有普通話流利的人員的身份;對於WIV與NIH資助編號R01AI110964有關的項目,請提供WIV所屬的所有英語流利的人員的身份。

11. 根據 45 C.F.R. sec. 75.352(d),EHA如何監測其次級受助者WIV對病毒樣本的處理和使用,以確保受助資金被用於已授權的項目?

12. 對於EHA在中國發現的蝙蝠冠狀病毒,其樣本和基因組或基因序列,在美國存放於何處?以及這些樣本是以何種方式被運送來的?

13. 對於在中國雲南省墨江礦井,使6人生病並致其中3人死亡的蝙蝠或類肺炎疾病,EHA是否有任何相關的病毒樣本或基因序列?如果有,請提供其存放位置和識別信息。

14. 在2020年,WIV的石正麗博士發佈了一個RaTG13的基因序列。根據2016年首次發表的可用信息,RaTG13是2012年在雲南的蝙蝠洞穴中收集到的,其與SARS-CoV-2有96.2%的相似性。這是公開已知的與SARS-CoV-2具有最高的相似性的基因序列。

       a.為什麼這個樣本序列一直沒被公開發表,直到2020年?

b.EHA是否知道,RaTG13是否在WIV的研究——包括功能增強研究中被使用?

c.EHA是否擁有2012年從雲南蝙蝠洞穴中收集到的其他基因序列或樣本?

d. EHA是否擁有WIV持有的、能夠證實他們將RaBtCoV/4991重命名為RaTG13的基因組?

e.對於石正麗博士於在線研討會的幻燈片上展示的、於同一個蝙蝠礦洞中發現的其他8個相關病毒,EHA是否擁有其基因組或基因序列?

15. 除了EHA和WIV在雲南省發現的11個SARS相關的蝙蝠冠狀病毒序列,是否還有其他的、由NIH資助的、通過EHV在雲南省蝙蝠洞穴為期5年的調查所發現的基因組或基因序列,並且被儲存於基因庫中?如果有,請提供他們在基因庫中的編號。

16.對於由石正麗博士維護但於2019年9月將其從數據庫下線的病毒樣本,EHA是否擁有它們的副本?如果有,請描述EHA擁有其中的哪些,並說明,EHA能在何種程度上將其公開。

17. EHA已經聲稱,它擁有15年來在中國的工作中收集的數據,其中的5年處於NIH的前授權之下。這些數據未尚公開。請描述這些數據,並說明,EHA能在何種程度上將其公開。

18. 在2020年4月之前,EHA是否訪問了(因NIH資助編號R01AI110964而獲得權限的)WIV的數據庫?

19. 據報道,EHA和WIV捕獲了10000只蝙蝠,並抽取了其血液樣本,你們因此發現了50種新的冠狀病毒,並且編制了一份「病毒基因組分類目錄」。請提供一份該目錄的副本。

20. EHA和WIV收集了15000個蝙蝠樣本,其中的50個樣本「所屬的類別導致了2002年非典(severe acute respiratory syndrome,SARS)的爆發,後來又導致了現在的COVID-19大流行。」

        a.在這50個樣本中,有多少個與SARS-CoV-2有緊密關聯?

        b.請提供這個類別中,每一個樣本的任何識別信息。

21. 由石正麗博士管理的、有密碼保護的、包含至少100個未公開的蝙蝠病毒序列的數據庫(Batvirus.whiov.ac.cn),在2019年9月12日結束了對外開放訪問。

        a.這個(WIV在NIH資金管理下的進行的有關研究的)數據庫,是由WIV單獨維護管理的,還是由EHA和WIV共同維護管理的?

        b.對於WIV在NIH資金資助下的有關研究,EHA是否單獨維護管理了另一個數據庫?

22. EHA是否擁有一個由北京的「中國國家病毒資源中心(China’s National Virus Resource Center)」——一個與WIV有關聯的機構——創建的病毒數據庫據門戶的副本?如果有,請描述這些數據,並說明,EHA能在何種程度上將其公開。

23. 請列出那些,在EHA(由NIH資助的研究中)發現的病毒中測試了瑞德西韋(Remdesivir)的項目,並說明,哪些由EHA發現的病毒被使用了。

24. 在2020年1月,WIV和中國人民解放軍軍事科學院(Military Medicine Institute of thePeople’s Liberation Army Academy of Military Science)共同提交了一份使用瑞德西韋和氯喹來治療COVID-19的專利申請。是否有從EHA與WIV合作中衍生的樣本或序列被用於這項專利的研究?如果有,請描述這些被使用的樣本或序列。

25. EHA是否擁有自己的實驗室?如果有,這些實驗室的生物安全等級(BSL)是什麼?是否有來自WIV的研究人員在此工作?如果有,請描述這些研究人員及其生物安全等級。

26. WIV中由EHA資助的工作,是否在BSL-2、 BSL-3或BSL-4等級下進行?如果WIV的工作是在不同生物安全等級下進行的,請分別解釋哪些工作是在哪些生物安全等級下進行的。

27. WIV採用何種動物實驗模型?

        a.這些動物是否放置在單獨的通風系統、單獨的隔離設施中?

        b.動物實驗工作是否在動物實驗生物安全等級(Animal Biosafety Level,ABSL)實驗室中進行?如果是,該實驗室的生物安全等級是什麼?

28. 在2019年,WIV是否有任何恰當的實驗室環境監控和監測程序,來最小化員工危險?如果有,請提供其細節,其中應包括EHA直接或間接獲知的WIV的所有違規行為。

29. 在2019年,EHA觀察到了WIV的何種工程與行政管制和個人防護設備(Personal Protective Equipment)?請提供其細節,其中應包括EHA直接或間接獲知的WIV未遵守安全協議的行為。

30. 請提供,2019年WIV的實驗室在研究的、與NIH資助編號R01AI110964有關的、所有的冠狀病毒的列表。

EHA 財務報告

31. 據《華爾街日報》(The Wall Street Journal)報道,EHA在2020年7月8日收到了一封來自NIH的信件,信中NIH根據7個不符合的條件——據《自然》(Nature)雜誌報道——暫停了NIH資助編號R01AI110964的授權。但是《自然》雜誌的報道文章並沒有詳細說明這7個條件。是否其中一個恢復授權的條件,與次級資助金報告或次級受助者報告有關?

        a.EHA被要求,在頒發次級授權資金的月末,要上傳報告到聯邦次級資金報告系統(Federal Subaward ReportingSystem,FSRS),然後報告就會在USAspending.gov網站上公開。根據USAspending.gov網站的記錄,在2020年7月8日NIH寄出信件的5天後,即2020年7月13號,EHA上傳了多年以來的、關於資助編號R01AI110964的次級受助者的所有的報告。請問,2020年7月13日,EHA在USA Spending網站上數據的變動,是否是為了回應2020年7月8日NIH的信件?

32. 據EHA的國稅局990顯示,在2019年,EHA給中國科學院微生物研究所(Institute of Microbiology ofChinese Institute of)電匯了$195,498的資助現金,目的是「津貼和協助美國境外的個人」。請提供此收款機構的完整名稱和地址、此機構與EHA的關係性質,以及此機構與WIV是否有任何關係。

        a.如果可以的話,請提供與此$195,498資助資金有關的美國資源或代理。

33. 據EHA的國稅局990表單顯示,在2016年,EHA以「瞭解蝙蝠冠狀病毒突現的風險」為由,向中國電匯了一筆$319,570的現金資助授權,以及一筆 $126,792的現金資助授權。收款組織的名字留在了銀行。請提供接收這些現金資助授權的組織的完整名稱和地址。

        a.這些機構與EHA之間是何種關係?這些機構是否與WIV有關係?

        b.如果可以的話,請提供與這些資助資金有關的美國資源或代理。

34. 據EHA的國稅局990表單顯示,在2016年,EHA以「津貼和協助美國境外的個人」為由,向中國的匿名接收者,電匯了一筆 $291,507的現金資助。此被授權的協助被描述為「冠狀病毒和新興疾病」。

        a.請提供收款人的完整名字和地址、收款人與EHA的關係,以及收款人與WIV是否有任何關係。

        b.如果可以的話,請提供與這些資助資金有關的美國資源或代理。

當我們所要求的信息被提供之後,我們要求EHA向少數派委員會工作人員提供一份簡報,以討論EHA擁有的與COVID-19和WIV相關的信息。我們深深感謝您對這些要求的協助。如果您有任何問題,請聯繫少數派委員會的工作人員 Alan Slobodin 或Diane Cutler。

Cathy McMorris Rodgers                 Brett Guthrie

共和黨領袖                                     共和黨領袖

能源和商業委員會委員               健康附屬委員會

H. Morgan Griffith

共和党领袖

监督和调查小组委员会

原文鏈接:https://thenationalpulse.com/breaking/congress-demands-ecohealth-docs-and-briefing/

信件原文:https://www.scribd.com/document/503350568/EcoHealth-Alliance-Letter#download

洛杉磯盤古農場歡迎您加入:(或點擊上方圖片)

https://discord.gg/2vuvRm7z6U