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譯報道:牛小妹

責編:白夜

中共對香港實施“國家安全教育日”,企圖對香港民眾”洗腦”——圖片來源:路透社

據《華盛頓郵報》報導,自從完全取得香港的掌控權之後,中共當局就逐漸展開對香港民眾”政治洗腦”的工作。對於一個在中共病毒疫情大流行期間被中共剝奪民主自由的地方而言,起初香港老百姓的日常生活並沒有太大改變。商務經理人仍然齊聚一堂,喝著啤酒享受歡樂時光;趕時髦的人們擠在小小的咖啡館里用心地拍攝咖啡拉花的藝術,以便上傳到自己的Instagram;在上下班的高峰時段,戴著口罩的通勤者擠滿了地鐵;周末,山路小徑擠滿了登山者,他們爭先恐後地想趕在黃昏時分欣賞落日的美景。

然而4月15日之後,一切都改變了。那天是自去年6月中共人大通過港版國安法,香港實施嚴格的國安法以來的第一個“國家安全教育日”。從那時開始,香港就從自由繁華的天堂掉入邪惡的萬丈深淵,被禁錮的命運與被中共剝奪自由民主的中國大陸一樣悲慘。這樣的畫面與2019年的香港反送中運動形成強烈的對比,這是自1997年英國移交香港以來,香港人民對中共國統治的最大抗議活動。由於國安法以“分裂主義”,“顛覆”和“恐怖主義”等罪名封鎖香港人民自由表達的異議空間,許多曾經參加2019年反送中運動的人們別無選擇,只能噤聲不語。

從幼稚園到中小學的學生都是中共的“香港國家安全教育日”鎖定的目標

中共規定,即便是3歲的幼稚園兒童也要參加各種“國家安全教育日”活動,3歲孩子還看不懂中文,不需要閱讀支持國安法的小冊子,但必須為配合拍攝露出笑容。這些虛偽的照片掛滿”支持國家安全”的標語墻,這些標語墻遍布全香港的不同角落。從早到晚都有零星的中共支持者在馬賽克墻上以“國家安全教育日”的顏色”藍色”為底色貼上自己的照片。

4月15日中共在香港的“國家安全教育日”針對全香港的中小學學生,大肆宣傳「支持國安法,守護我家園」的樣板活動,而曾在2019-2020年之間大力鎮壓反送中民眾的香港警察,則扮演著和藹可親的兒童教育者的角色。此項活動的目的是改變香港警察的殘暴形象。中共當局甚至將香港2019年的反送中抗議活動醜化為單純的”外國勢力企圖在香港挑釁”,並且不惜代價也要將香港這個國際金融中心納入中共國的威權體系。

香港第一個“國家安全教育日”從大多數學校的升旗典禮儀式及中共國國歌“志願者行軍”的音樂里開始,許多學校還舉辦”國家安全益智遊戲”,並要求學生寫“願望卡”,誓言支持新法律,企圖東施效顰的模仿布拉格提倡民主運動的“連儂墻”(Lennon Walls)。

中共對香港年輕人灌輸國安法

香港最好的律師們不斷提醒大家,國安法是一個口袋式的模糊法律概念,可以牽鑿附會地廣泛涉及各種可能的所謂犯罪行為,譬如人們可能因為播放歌曲或說一句口號而入獄。律師們認為國安法是自從香港回歸大陸之後“對香港人權與法治最大的威脅”,它使得成千上萬的人們離開香港,並導致一些私人公司,甚至《紐約時報》,都將員工轉移到其他國家。現在,中共當局竟然對年輕人宣傳說國安法就像校規一樣稀松平常,並謊稱符合人權的需求。

一位害怕受到報覆而不願透露姓名的小學老師提到,她不得不為學生們播放一部卡通片,內容是“一個帶著紅領巾的貓頭鷹敘述國家安全”,並分发一本解釋新法律的小冊子。她說,中共告訴老師們要對學生說清楚這一點:「遵守國家安全法就像遵守學校規定一樣簡單。」

這位老師說,她10歲的學生們無法理解這些貓膩,因此被徹底“洗腦”。她說:“學生們完全相信國安法,根本無法對香港過去前輩們的反送中民主運動進行任何批判性的思考。我們這些老師感到很無助,但是我們在這個體系下工作,只能遵守規定。”

中共在香港的愚民政策背後隱藏暴戾殘忍的黑手

從早到晚都有零星的中共支持者在馬賽克墻上以“國家安全教育日”的藍色”為底色貼上自己的照片。一名中共支持者雪莉•李(Shirley Lee)告訴記者說,她接受國安法對自由民主的限制,並認為這些都是必要的。她說:“中國有句諺語:國有國法,家有家規。如果國家賦予人們太多的自由或寬容,人們就會為所欲為。”

香港的執法機構還特別為公眾安排了一個“開放日”, 香港警察學院看似親民的虛偽形象背後卻隱藏著令人毛骨悚然的暗黑專權勢力。

烏雲籠罩的天空下著毛毛細雨,記者和攝影師們被帶到一個廣場。在那里,他們第一次看到香港警察踢正步的姿態,活脫脫就是中共國人民解放軍的風格。香港警察局長克里斯•唐(Chris Tang)說,在香港“國家安全教育日”展現這樣鐵血的步伐是非常恰當的,並表示香港警察十分驕傲自己能成為真正的中共國人。然而同樣是第一次,踢正步的命令只以廣東話傳達,而不是香港人慣常用的英語,令人懷疑所謂的香港警察實際上可能是中共國解放軍喬裝而成的。

香港警察踢正步的姿勢是如朝鮮及納粹德國等極權國家的常見現象,《動物農莊》和《一九八四》的作者喬治•奧威爾(George Orwell),批判警察踢正步是“世界上最恐怖的景象之一”,這是極權主義“用力將靴子劃過民眾臉上的意象”,被統治的人民看不到未來的希望,所剩的只是極權者不斷的壓迫。

香港警察笑里藏刀

當記者在前往警察踢正步的廣場的路上時,警察揮舞著印有微笑警官的氣球迎面而來,甚至還有穿著香港迅龍小組制服的可愛泰迪熊警察公仔紀念品,香港迅龍小組是以對付反送中抗議者最殘酷行動而聞名的準軍事化的特遣防暴警察,其中一名警官於2019年8月31日甚至將通勤者和抗議者追趕到特定的地鐵上,用警棍和胡椒噴灑攻擊不安且企圖躲藏的民眾臉上。

無知的兒童及其父母與控制人群和防暴的武器合影並自拍,其中包括催淚彈、发射器和水砲。記者希巴妮・馬他妮ShibaniMahtani在2019年下半年曾花費數小時觀看警察使用這些武器的紀錄片段,发現香港警察違反了他們自己的準則(香港警方依規定只會在嚴重傷亡、財產廣泛受到破壞或示威人群占領主要道路的”廣泛或嚴重公共秩序混亂的情況下”才會使用武器)。然而香港警察竟然沒有一個人因為違反準則而受到懲罰。

在香港的執法機構開放日的當天,天真的孩子們在一輛模擬地鐵的車內玩著玩具槍,社交媒體用戶注意到這一活動與2020年8月31日香港警方在太子站無差別攻擊民眾事件相呼應,然而警察局長卻輕描淡寫地說,他們只是“玩得很開心”的孩子們。

香港被中共踐踏的自由民主

當警官們忙著分发雨披和一大袋香港國家安全日的紀念品給記者,甚至親切地將記者引導到洗手間上廁所時,很難將這些親民的警官與導致記者遭受催淚瓦斯、胡椒噴霧、恐嚇和威脅的警察部隊連想在一起。這不禁讓人聯想到維比•英達Veby Mega Indah,她是一名記者,在報導反送中抗議時被橡膠子彈擊中後永久失明。香港警方拒絕查明发射該彈丸的警員,她因此無法尋求賠償或伸張正義。

坐在出租車上,凝視著香港亞伯丁港灣時,看到三副藍色標語,兩副在公共汽車上,一副懸在建築物上,敦促人們“維護國家安全”,並宣稱“愛國者”必定統治香港。

不久之前,記者剛剛采訪過香港政界所有相關的政治人物(包括與親中共的知名人士的對話)。這些政治人物都希望與反送中的民眾達成和解,並批評香港行政長官林鄭月娥的行政疏失。當香港民主空間被打壓時,他們也表示同情。然而,隨著香港反對派領導人的入獄,人們對於2019年的反送中抗議活動的歷史記憶已逐漸淡去,取而代之的是反送中的抗議人士被誣陷為外國勢力誘騙的暴徒,以及想要徹底消滅民主異議人士的惡法。正如最近離開香港的一位人士所言,原本繁榮興盛的自由民主香港現在已經面目全非。

點評:

香港是新中國聯邦的民主聖城,即便表面上的香港已面目全非,然而香港根深蒂固的民主自由意識是無法被邪惡又即將崩塌的共產政權所消弭。2019年香港人民勇敢對抗中共強權的反送中運動是所有新中國聯邦人永遠難忘的情景,全世界對香港人爭取民主自由的表現刮目相看。香港如同世界的自由火炬,中共想要染指香港的魔手勢必被自由的火炬燒得灰飛煙滅,片甲不留。

共產黨,不信走著看!

文章鏈接: Beijing won total control over Hong Kong. Now, the ‘brainwashing’ begin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