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 纽约香草山医疗部 香草仙

昨天郭文贵先生在盖特上发布了一个惊天爆料,他直言CCP核心最高层在决定开发CCP病毒这一生化武器的同时,研发了解药。并且“疫苗是假的,是害人的,谁让别人打,谁强迫打,谁是犯罪,谁是谋杀,但共产党有解药,Cure…Cure…Cure…”。

2020年全世界的人民不仅要面临病毒的威胁,还要面对大范围Lockdown所带来的次生灾害,比如失业、孩子无法去学校上学、国际航班取消、无法见到亲人最后一面等等。疫苗的研发进度无时不刻不在挑动着每一个人对生活的信心。同时,西方主流媒体对于病毒造成重症及死亡惨状的渲染,也让当地政府延长lockdown政策有了合理的科学依据。“我们什么时候才能去外面玩?我们的孩子什么时候才能去上学?我们什么时候才能在餐馆吃饭?”民众对于回归正常生活的期待和对感染CCP病毒后重症的恐惧,让目前的疫苗接种推进十分顺利。

时至今日,除了强生疫苗和阿斯利康疫苗在美国等国家被暂停外,全世界范围内一共有5款疫苗在大范围接种中,包括辉瑞/BioNTech,摩德纳的mRNA疫苗,俄罗斯疫苗,中共的国药疫苗和科兴疫苗。与此同时,和疫苗接种有关的“疫苗护照”也在如火如荼地推进。纽约州已经开始推行名为基于IBM技术的Excelsior智能App,该App可以显示该人是否接种了疫苗或者病毒测试是否为阴性。而瞩目度颇高的NBA比赛,也有球队为接种疫苗的观众安排专门的座位区域,并且声明没有接种疫苗的儿童不得随已接种父母坐在该区域,用“软模式”推广疫苗接种。英国和以色列走得更远,疫苗护照已在郡或者省一级授权。欧盟计划发放“数字绿色证书”,让那些接种过疫苗或者从病毒中康复的人群能够自由地在欧盟27国旅行。根据zerohedge的报导,欧盟在2019年初就在计划创建欧盟共同疫苗接种卡,值得玩味1

暂且不论疫苗的安全性,疫苗护照无疑剥夺了人的健康自主权和人权。对那些有身体疾患、禁忌症、对疫苗长期安全性存疑的人来说,他们就拿不到护照,也就不能享有和他人平等出行等权利。另外,疫苗护照大多数为电子版,需要在智能手机上使用,对于那些低收入家庭,老年人,残疾人等,疫苗电子护照无疑增加了他们生活的困难程度。政府尚且需要评估接种疫苗对公共卫生是否好处大于坏处。如果疫苗护照影响了人生权利,那就不禁让人质疑其背后的利益动机。有赞成,就有反对,虽然美国已有17个电子疫苗护照项目正在研发中,但得克萨斯州和佛州州长已经签署行政命令,禁止该州政府强制要求民众出示疫苗接种证明。

在疫苗大范围接种的同时,相关严重副作用不断爆出,血栓、月经紊乱、流产、心脏疾病等等2,甚至还有多起打疫苗后死亡,让人质疑疫苗接种的副作用是否比得了CCP病毒还要强。尽管各国药监局表示,暂且无法确定疫苗接种和严重副作用的因果关系,但伤害已造成。以美国为例,目前疫苗都是紧急授权,尚未正式批准,因此,除非用工单位强制接种,接种疫苗后所带来的重症或死亡,都只能患者及家属自己处理。美国的疫苗接种副作用补偿法案(Countermeasures Injury Compensation Program (CICP))仅针对正式获批的疫苗产品,并且有严格的审核标准(2005年颁布至今只理赔过551宗诉讼中的29份)3。而辉瑞和摩德纳相继声明以后需每年接种,也为有严重副作用病史的接种者带来更大隐忧。

那么,在羟氯喹被广大主媒及科学届纷纷否定之后,还有什么药能充当一个能为药厂带来利益的“解药”呢?相信这个问题不仅我们广大群众关心,药厂高层也关心。毕竟药厂也害怕自己研究尚不成熟的疫苗有朝一日让他们赔个底掉。美国医学协会杂志前段时间还发文声明mRNA疫苗带来的“神经性副作用在可接受的范围内”4,笔者推测这和CCP病毒的神经毒性可能有一定关联,毕竟人体不可能产生也从未接触过S蛋白,mRNA疫苗在体内产生S蛋白诱导免疫反应可能会带来和感染病毒类似的反应。并且,针对羟氯喹进行生化改造不是不可能,目前就有国内相关文章将羟氯喹与纳米疫苗相结合来进行癌症免疫治疗。另一个方向则是多肽融合抑制剂,相似技术是否应用在解药上,希望各国加快调研速度。

要解药,还是要疫苗护照?这个问题不仅关乎人类健康,还关系到我们未来的人身财产安全,甚至国家的安危。随着CCP在全球的金融布局和人民币数字化,疫苗护照只要存在,那就一定会和金融产品挂钩,随即和个人信用挂钩。所谓护照,在不可避免的全球化趋势下,就一定会联系到各国邦交、出入境时需要承认对方 “疫苗护照” 的问题。这样,经济上的霸权必然会带来相关疫苗及护照的强制性推进,并且进一步促进着金融收割,经济侵略。此刻的我们,就像面对着两扇门,一扇是荆棘遍布的疫苗,一扇是终极解药。这一场战争,我们需要站在哪一方,不言而喻。

参考链接:

1.   7 Reasons Why A Vaccine Passport Should Give Us Pause For Thought

2.   What The CDC’s VAERS Database Reveals About “Adverse” Post-Vaccine Reactions

3.   If a COVID-19 vaccine does turn out to be dangerous, who’s on the hook?

4.   Kim DD, Kung CS, Perez DL. Helping the Public Understand Adverse Events Associated With COVID-19 Vaccinations: Lessons Learned From Functional Neurological Disorder. JAMA Neurol. Published online April 9, 2021. doi:10.1001/jamaneurol.2021.1042

免责声明: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与G-NEWS网站无关

编辑/校对/发稿:雪梨

更多资讯,更多关注

纽约香草山农场GTV-香草山之声

纽约香草山农场GTV-MOS TALK香草山访谈

纽约香草山农场Twitter(中文)

纽约香草山农场Twitter(英文

纽约香草山农场 YouTub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