俄羅斯莫斯科喀秋莎農場 和風

編輯 銀河 星河 上傳 銀河

historyhit.com

第一卷  根基

英格蘭歷史:從原始時期至都鐸王朝

第二章 羅馬之路(下)

羅馬風格的別墅很快就在鄉村建起來了。最早的別墅,諸如在蘇塞克斯郡發現的菲什伯恩(Fishbourne),具有很高的規格,估計是為羅馬化的部落首領或者帝國的高級官員建造的。奢侈的風氣向其他土著部落傳播,比較保守的別墅都建造在東南地區,它們更適合於富有的地主或者農業社區的領袖家庭。別墅實際上是農村住宅,農民喜歡把多余的財富揮霍在顯擺和裝修上,他們效仿羅馬風格,建造了石頭墻和昂貴的馬賽克。別墅有陶瓷瓦的屋頂,與英國圓頂屋的茅草和枝條形成了鮮明的對比。馬賽克、地板采暖和玻璃窗戶,都帶有帝國文明的烙印。即使小住宅的墻上都裝飾了石膏壁畫,普通或者彩色石膏也被用於外墻以起到保護作用。但過高地估計它們對英國風景的作用,是不明智的。尤其是,人們發現了英格蘭最重要家庭所居住的山堡,這些家庭與自己的社會和文化傳統保持了緊密的關系。


二世紀初,在肯特郡的吉斯通(Keston),人們仍然在利用鐵器時代的農場。二世紀中葉之前,建起了墻體帶圖案的木質新農舍,三世紀初,這個地區建起了石頭房,裏面設置了羅馬風格的浴室。農家庭院都帶有幾個木質谷倉,後來其中一個谷倉被改建為石頭的。烤爐是用來烘幹麥芽和谷物的,雇主或者別墅的主人可能也雇用陶工、鐵匠和銅匠。人們還發現了早期的羅馬火化公墓,之後,陵墓被建成了圓形。所以在某種程度上,一個小型的羅馬化社區建成了。


在土地耕作方面,青銅器和鐵器時代的傳統被保持下來。在某些地區,諸如西南部,土著人的習慣沒有發生任何的改變。東南部有口味變化的證據,盡管只是限制在社會的領導層。羅馬人帶來了之前不為人知的櫻桃,桑椹和無花果。在羅馬統治的保護下,第一次出現了蘿蔔,白菜和豌豆。人們堅守一個誤解,即使是羅馬化地區的土著人也喜歡牛肉而不是豬肉。

在某種程度上,人們能肯定地說,這個民族的大多數人仍然生活在鐵器時代,還像這樣又生活了幾百年的時間。然而,一項農業改革是帝國法令的直接效果。東安格利亞的沼澤地逐漸變幹了,回填土地使得幾百個以預定辦法耕種的農莊和農場獲得了高產。整個地區變成了帝國的地產,其稅收成為中央政府的收益。繁榮的索爾茲伯裏平原成為另一個帝國地產。


稅收,包括土地稅和人頭稅,是羅馬獲利的要訣。面對北方侵略者,供養軍隊的成本變得比以往更高,交稅的負擔便加重了。由於部落經濟讓位於貨幣經濟,所以羅馬的占領加劇了這個過程。更重要的是,部落硬幣被帝國硬幣取代了。羅馬理所當然地要對水果貿易征稅。工業中心,諸如劍橋郡蓖麻(Castor)村的陶器廠,改變了部分景觀。從肯特郡沿海到瓦伊(Wye)河岸,這個地區到處都是鐵廠。在羅馬統治時期,鉛礦一直都被開采著。在需求和創新的雙重刺激下,英國的產量高出了以往任何時候。煤炭被用來生產鐵以及為澡堂供暖,它也是巴思(Bath)米娜瓦(Minerva)寺廟的聖火燃料。


帝國臣民需要土著人生產的兩種羊毛制品,一種稱為英國伯裏斯,是防水的鬥篷和頭罩。另一種是英國地毯,即羊毛小地毯。其他商品包括羅馬競技場的熊和鬥牛犬,男人穿的牛皮夾克和皮革馬褲。人們說,凱撒入侵了英格蘭,所以他要用手去拿最好的牡蠣。


三世紀初期,英格蘭被分成兩個省,倫敦是上不列顛(Britannia Superior)的首都,約克是下不列顛(Britannia Inferior)的中心。“上”和“下”是地理而不是質量術語。後來,這兩個地區又被分成四個省,再後來是五個省,旨在強調:這個國家正在被嚴加管理和利用。


由於英格蘭變成了帝國固定的一部分,所以它的作用改變了。占領軍變成了守衛軍,他們被歸化,有了一種本土和區域身份的自我意識。帝國全部軍隊中十分之一多的軍人駐紮在這個殖民地,這就意味著,對遠離羅馬發生的事件,這股兵力有非常大的威懾力。兵變和起義經常發生。268年,英格蘭一個名叫克勞修斯(Carausius)的都督宣布自己是皇帝。他帶領自己的軍人占領了這片陸地,他去職後,英格蘭各種鄉鎮和城市采取防衛措施,以防來自羅馬的報復。一百多年後,另一個羅馬指揮官包圍了這個省,聲稱英格蘭獨立。在英格蘭中部某地發生的一場戰鬥中,他放棄了這個主張,但這對帝國計劃來說,此行動意義重大。


英格蘭值得打一仗,它的港口,它的稅收,幫助維護著羅馬商業的巨大引擎。然而,英格蘭保持富有和豐產,在很大程度上,是因為它的農業。359年,朱利安(Julian)皇帝組織了600條船的一支船隊,將谷物從英格蘭運輸到萊茵(Rhine)戰區。這個國家變成歐洲的一個面包籃,到四世紀時,它的繁榮達到頂峰。顯貴的別墅變得更大更豪華了,在帝國規則的主導下,這個國家的社會階層無疑地變得更明顯了。羅馬英格蘭主宰了鐵器時代的英國。


邊境北部總是一個沖突策源地,同時蘇格蘭人和皮克特人(Picts)也讓邊境承壓,不久,這個省大部分邊界線就變得危險了。南部英格蘭有一排古怪的城堡,通常被稱為“撒克遜海岸”,但它們的作用不為人知。它們是一種防禦手段,用來抵擋從歐洲西北邊登岸的撒克遜侵略者嗎?或者它們可能是讓撒克遜戰士和商人居住的?他們可能是以這種方式保護英格蘭和歐洲的海路不受海盜和其他掠奪者的侵擾。
然而,雖然英格蘭如此多的方面都在帝國控制之下,但證據是零碎和無定論的。我們依據偶爾發現的銘文、考古的指導和羅馬歷史學家的評論。羅馬對英格蘭的統治延續了350年,它是英國歷史上人所共知的時期。


我們尤其不能看到這些人——在時髦豪華別墅裏的羅馬化首領,用石頭或者圓木建造農莊的小地主,住在狹窄骯臟小路邊一兩間屋子裏的城鎮居民,工作在辦公室穿著長袍系著皮帶的公務員,生活在遠離別墅的集體宿舍裏的無土地勞工。羅馬統治時期明顯的特征是,肅清和政變,然後是反肅清,但並沒有影響大部分居民的遷移和人口膨脹。

基督教的引入也是鮮為人知的。基督教在二世紀已經被引入英格蘭,但只受到少數人的喜歡。羅馬英格蘭人順從了羅馬的神靈,而鐵器時代的英格蘭,無疑地,仍然敬奉古老的山神和樹神。基督教不是土著人的宗教,然而,基督徒使用的器皿和牌匾已經在亨廷登郡(Huntingdonshire)內內(Nene)河附近出土,這些東西能追溯到三世紀初,明確地證明這裏有一個本土寺廟。實際上,它們是最早期的羅馬帝國的器皿。在多塞特郡的龐德伯裏(Poundbury),一座大約同時期的天主教墳墓被發現了。四世紀之前,天主教已經傳播到北部的克萊爾了。


312年,在康斯坦丁大帝(Constantine)皈依天主教後,天主教才在羅馬帝國形成祭司體系。實際上,康斯坦丁是306年在約克省被擁戴和任命為皇帝的,之後的幾年裏,他似乎認為英格蘭是他統治下的一個精神中心。為了紀念他的晉升,約克被重建,後來,他對該省有過三次訪問。他把自己當作不列顛最偉大的勝利者(Britannicus Maximus),倫敦有段時間以他的名字重新命名為奧格斯塔(Augusta)。所以英格蘭天主教是未來發展的重要因素。


當皇帝本人向往獨裁統治時,就會出現一種神教信仰,它是價值觀和信念統一的方法,能夠傳達到帝國的各個地方。它有助於支持立法和中央官僚體系,無需置疑的是,它的倡導者來自於統治階層。諸如英格蘭羅馬化的臣民,很快就明確地信奉這個制度化的宗教了。這就是為什麽天主教與別墅文化有關系的原因。天主教也是鄉鎮和城市精英管理階層的宗教,這些地方的主教負責照顧他的群眾。


314年,三位英國主教與一位牧師和一位執事,共同參加了在法國南部阿爾勒(Arles)舉行的教會協商會議。三位主教分別來自約克、倫敦和林肯,執事和牧師是從賽倫塞斯特來的。在塔山(Tower Hill)附近的挖掘中,人們發現了一座天主教大教堂的證據,它有大理石和油畫的墻壁,大堂中心有一口聖井。該教堂可能是倫敦主教管區的中心。三、四世紀期間,其他教堂的證據鮮為人知,(雖然Silchester曾經發現了一座教堂),但有好的理由對此進行解釋。在漫長的宗教聖地歷史中,最早的教堂被新教堂壓在下面了。我們只要把現代大教堂和一般教堂的頂子鏟掉,就能發現英國早期基督教的教堂。


帝國不能永遠延續,國家也不能一直保持穩定和團結。羅馬帝國的邊疆總是受到威脅,在許多地方,已經被攻克了。北方部落的威脅比以往任何時候都陰險。法蘭克人(Franks)已經進入了高盧北部。西哥特人(Visigoths)要在阿基塔尼亞(Aquitania)定居。對英格蘭產生威脅的,是北方的皮克特人和蘇格蘭人,還有與法蘭克人和撒克遜人聯盟的部落。367年,一支軍隊攻克了哈德良城墻(Hadrian’s Wall),然後以分散的隊伍向南去侵略英格蘭。撒克遜海岸城堡的指揮官被殺害,省領導人,熟稱聯合領導人,被抓捕。對英國來說,這是一次明顯的失敗。羅馬的介入和重建,包括對關鍵崗位修築防禦工事,又幫助保持了接下來四十年的繁榮及和平。但之後,北方部落又來了。


各種偽善者對帝國權力一系列的爭奪意味著:五世紀初,英格蘭的軍事力量實際上被剝奪了,在追求繁榮中,這種力量消失了。偽善者們爭奪帝國皇位發生的內戰,削弱了自律和秩序,它們一直是羅馬統治的標誌。管理機構開始崩潰。408年,北部部落再一次大膽地發動進攻,羅馬英國除了選擇防衛沒有其他辦法。當代歷史學家左西姆斯(Zosimus)寫道:他們“拿起武器,為了自己的獨立,勇敢地面對危險,讓城市逃脫野蠻人的威脅”。他還說:之後,他們把羅馬都督趕走,建立了自己的行政管理。


我們以簡單的敘述來說明不同人的陰謀。有些羅馬英國人希望保留羅馬的統治,因為他們能從中獲益,其他人則希望擺脫中央政府的稅收重擔和控制。二十年後,即410年,一個地區的英國人要求羅馬皇帝提供武器和軍人,不清楚的是,他們要抵抗外部敵人撒克遜,還是要防禦英國內部的敵人。不論怎樣,霍諾裏厄斯( Honorius)皇帝回復說:英國現在必須去自衛了。事實上,羅馬英格蘭時代就此結束了。


凱撒利亞(Caesarea,地中海的古港口)的歷史學家普羅科匹厄斯(Procopius)進一步透露,在羅馬官員消失後,“獨裁者”或者“篡位者”控制了各種城市和地區。他們似乎喜歡篡奪羅馬的位子,但實際上,他們是從部落首領或者大地主家庭降位的人們熟悉的英國領導人。當羅馬人的手抽走後,英國部落和政界產生了幾種重要的反應。城鎮和城市裏的羅馬化英國人,他們周圍有可依賴的土地,願意形成自治的管理區;那些小地方的領導人仍然被稱為“行政長官”。英國的文明地區——東部和東南部——建立了幾個小王國,讓雇傭兵來保衛自己。例如,東部的幾個王國不得不雇用德國士兵,這些軍人在以後的幾年裏帶來了麻煩。邊疆地區的部落從未進行過正常的羅馬化,他們恢復了羅馬統治之前的社會組織。北方留下來的分散軍隊在某個指揮官的領導下組織起來,指揮官成了他們的頭領。北方第一個羅馬領導人名叫Coelius或者Coel Hen,後來成為英國民謠裏的“老國王科爾(Cole)”。


所以在羅馬帝國撤出後,英國人生活的版圖是本地化和各不相同的。然而,人們能夠發現更普遍的變化。羅馬稅收系統撤除後,農莊現在被地主形成的貴族階層控制了。放棄稅收後,硬幣的流通量迅速減少了。截止到410年,大型制陶工廠都停了產,因為不再有需求了。直到十五世紀,磚瓦制造業才返回英格蘭。別墅被放棄或者廢棄,對後來的定居者而言,它們成了廢物。

城市裏的公共節日和大型紀念展覽沒有了,但這並不意味著城市衰落或者在走下坡路,它們只是改變了自己的功能。它們是附近地區的管理中心,為本地主教和本地領導人提供住所,但不再要求或者需要三世紀時帝國風格的外觀了。例如在錫爾切斯特(Silchester),大教堂變成一處金屬加工中心。城市人口保持穩定,有證據顯示,五世紀時,約克和格洛斯特(Gloucester)進行了重建。五世紀後半葉,維魯拉米恩(Verulamium,今聖奧爾本斯)引進了一套由圓木作管道的新供水系統。所以,文明的體制還在發揮作用。人們從什羅普郡(Shropshire)挖掘出羅馬城市羅克賽特(Wroxeter),羅馬人離開後,它沒有消失。大教堂被夷為平地,在其原址上,人們用木頭建起了一座大廳,大廳成為周圍圓木建築的中心,這些建築都是按照羅馬風格建造的。繁榮和忙碌的生活順利地延續到了中世紀。
考古學家從五世紀的地層中發現了一種沈積物,它在許多鄉鎮和城市的地下蔓延,他們把它叫做“黑地層”。有人曾經認為,這是廢棄和荒蕪的證據,現在較為正確的解釋是,它是住宅上枝條和塗料的殘渣。五世紀的鄉鎮和城市可能是人丁興旺的,人們保持著一種商業生活,而且從未放棄過。


自給自足是建立在易貨貿易和本地貿易之上的。有手工制陶和大量生粘土的證據,這些粘土可能是用來建墻的。英格蘭農民和工人的生活根本沒有因為管理層的錯位而發生變化。


聖帕特裏克(St Patrick)在《自白書》中敘述,別墅主人的富裕生活延續到五世紀的前幾十年,他本人在四世紀末被撒克遜奴隸主抓捕。六年後,當聖帕特裏克返回英格蘭時,他父親敦促他去謀求公職,例如,當地聘用雄辯家去引導公眾。某些類型的組織是在羅馬原本基礎之上建立的。429年,當德國(Germanus)主教從高盧來英格蘭時,他受到維魯拉米恩重要人物的款待,他們展現出市民團結一致的姿態。他們可能是教區或者省委員會的成員,已經掌握了這個城市的管理權。德國主教在當地居住期間告訴他們:“他們富麗、時尚的衣著引人關註,並受到周圍許多人的崇拜”。這不是一個被剝奪了信譽和繁榮的國家。


在抵抗皮克特和撒克遜人的鬥爭中,德國會給英國一些幫助,同時他還強調:撒克遜的“侵略”是迅速和勢不可擋的。但實際上,撒克遜人已經在這裏了,他們從三世紀開始就在英格蘭了。他們已經是英國社會的一部分。城市和部落的精英需要撒克遜武士去保衛他們的財產,許多武士與土著婦女結婚,與她們的家庭住在一起。德國軍人駐紮在北部的羅馬軍隊裏。撒克遜商人住在城市和鄉鎮。撒克遜的工人在肯特郡耕種土地,以換取偶爾進入軍隊服役的機會。

我們在這裏必須面對命名的問題。人們公認,土著英國人,從鐵器時代之後,被稱為“英國人”(Britons),但這個稱呼實際是針對西部海岸線的大西洋邊的英國人。正是這些人移民到高盧,建立了布列塔尼(Brittany,法國)省。他們講凱爾特語和蓋爾語。這些英國人在北方也很強大,永遠提示人們舊部落的存在。英國中部、南部和東部都有土著人,但他們居住在撒克遜定居者控制的地區,控制有時是和平的,有時是暴力的。這些定居者中有一群人叫盎格魯人(Angles),英格蘭的名字最初來自這裏。海盜把它說成是“盎格拉土地”(Engla land)。這個國家的特征是,從第一世紀到十三世紀,幾乎都被外國人占領著。這個“帝國民族”曾經是一個被殖民和被剝削的民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