俄罗斯莫斯科喀秋莎农场   和风

编辑   银河 星河   上传   银河

historyhit.com

第一卷  根基

英格兰历史:从原始时期至都铎王朝

第二章  罗马之路(下)

罗马风格的别墅很快就在乡村建起来了。最早的别墅,诸如在苏塞克斯郡发现的菲什伯恩(Fishbourne),具有很高的规格,估计是为罗马化的部落首领或者帝国的高级官员建造的。奢侈的风气向其他土著部落传播,比较保守的别墅都建造在东南地区,它们更适合于富有的地主或者农业社区的领袖家庭。别墅实际上是农村住宅,农民喜欢把多余的财富挥霍在显摆和装修上,他们效仿罗马风格,建造了石头墙和昂贵的马赛克。别墅有陶瓷瓦的屋顶,与英国圆顶屋的茅草和枝条形成了鲜明的对比。马赛克、地板采暖和玻璃窗户,都带有帝国文明的烙印。即使小住宅的墙上都装饰了石膏壁画,普通或者彩色石膏也被用于外墙以起到保护作用。但过高地估计它们对英国风景的作用,是不明智的。尤其是,人们发现了英格兰最重要家庭所居住的山堡,这些家庭与自己的社会和文化传统保持了紧密的关系。


二世纪初,在肯特郡的吉斯通(Keston),人们仍然在利用铁器时代的农场。二世纪中叶之前,建起了墙体带图案的木质新农舍,三世纪初,这个地区建起了石头房,里面设置了罗马风格的浴室。农家庭院都带有几个木质谷仓,后来其中一个谷仓被改建为石头的。烤炉是用来烘干麦芽和谷物的,雇主或者别墅的主人可能也雇用陶工、铁匠和铜匠。人们还发现了早期的罗马火化公墓,之后,陵墓被建成了圆形。所以在某种程度上,一个小型的罗马化社区建成了。


在土地耕作方面,青铜器和铁器时代的传统被保持下来。在某些地区,诸如西南部,土著人的习惯没有发生任何的改变。东南部有口味变化的证据,尽管只是限制在社会的领导层。罗马人带来了之前不为人知的樱桃,桑椹和无花果。在罗马统治的保护下,第一次出现了萝卜,白菜和豌豆。人们坚守一个误解,即使是罗马化地区的土著人也喜欢牛肉而不是猪肉。


在某种程度上,人们能肯定地说,这个民族的大多数人仍然生活在铁器时代,还像这样又生活了几百年的时间。然而,一项农业改革是帝国法令的直接效果。东安格利亚的沼泽地逐渐变干了,回填土地使得几百个以预定办法耕种的农庄和农场获得了高产。整个地区变成了帝国的地产,其税收成为中央政府的收益。繁荣的索尔兹伯里平原成为另一个帝国地产。


税收,包括土地税和人头税,是罗马获利的要诀。面对北方侵略者,供养军队的成本变得比以往更高,交税的负担便加重了。由于部落经济让位于货币经济,所以罗马的占领加剧了这个过程。更重要的是,部落硬币被帝国硬币取代了。罗马理所当然地要对水果贸易征税。工业中心,诸如剑桥郡蓖麻(Castor)村的陶器厂,改变了部分景观。从肯特郡沿海到瓦伊(Wye)河岸,这个地区到处都是铁厂。在罗马统治时期,铅矿一直都被开采着。在需求和创新的双重刺激下,英国的产量高出了以往任何时候。煤炭被用来生产铁以及为澡堂供暖,它也是巴思(Bath)米娜瓦(Minerva)寺庙的圣火燃料。


帝国臣民需要土著人生产的两种羊毛制品,一种称为英国伯里斯,是防水的斗篷和头罩。另一种是英国地毯,即羊毛小地毯。其他商品包括罗马竞技场的熊和斗牛犬,男人穿的牛皮夹克和皮革马裤。人们说,凯撒入侵了英格兰,所以他要用手去拿最好的牡蛎。


三世纪初期,英格兰被分成两个省,伦敦是上不列颠(Britannia Superior)的首都,约克是下不列颠(Britannia Inferior)的中心。“上”和“下”是地理而不是质量术语。后来,这两个地区又被分成四个省,再后来是五个省,旨在强调:这个国家正在被严加管理和利用。


由于英格兰变成了帝国固定的一部分,所以它的作用改变了。占领军变成了守卫军,他们被归化,有了一种本土和区域身份的自我意识。帝国全部军队中十分之一多的军人驻扎在这个殖民地,这就意味着,对远离罗马发生的事件,这股兵力有非常大的威慑力。兵变和起义经常发生。268年,英格兰一个名叫克劳修斯(Carausius)的都督宣布自己是皇帝。他带领自己的军人占领了这片陆地,他去职后,英格兰各种乡镇和城市采取防卫措施,以防来自罗马的报复。一百多年后,另一个罗马指挥官包围了这个省,声称英格兰独立。在英格兰中部某地发生的一场战斗中,他放弃了这个主张,但这对帝国计划来说,此行动意义重大。


英格兰值得打一仗,它的港口,它的税收,帮助维护着罗马商业的巨大引擎。然而,英格兰保持富有和丰产,在很大程度上,是因为它的农业。359年,朱利安(Julian)皇帝组织了600条船的一支船队,将谷物从英格兰运输到莱茵(Rhine)战区。这个国家变成欧洲的一个面包篮,到四世纪时,它的繁荣达到顶峰。显贵的别墅变得更大更豪华了,在帝国规则的主导下,这个国家的社会阶层无疑地变得更明显了。罗马英格兰主宰了铁器时代的英国。


边境北部总是一个冲突策源地,同时苏格兰人和皮克特人(Picts)也让边境承压,不久,这个省大部分边界线就变得危险了。南部英格兰有一排古怪的城堡,通常被称为“撒克逊海岸”,但它们的作用不为人知。它们是一种防御手段,用来抵挡从欧洲西北边登岸的撒克逊侵略者吗?或者它们可能是让撒克逊战士和商人居住的?他们可能是以这种方式保护英格兰和欧洲的海路不受海盗和其他掠夺者的侵扰。
然而,虽然英格兰如此多的方面都在帝国控制之下,但证据是零碎和无定论的。我们依据偶尔发现的铭文、考古的指导和罗马历史学家的评论。罗马对英格兰的统治延续了350年,它是英国历史上人所共知的时期。


我们尤其不能看到这些人——在时髦豪华别墅里的罗马化首领,用石头或者圆木建造农庄的小地主,住在狭窄肮脏小路边一两间屋子里的城镇居民,工作在办公室穿着长袍系着皮带的公务员,生活在远离别墅的集体宿舍里的无土地劳工。罗马统治时期明显的特征是,肃清和政变,然后是反肃清,但并没有影响大部分居民的迁移和人口膨胀。


基督教的引入也是鲜为人知的。基督教在二世纪已经被引入英格兰,但只受到少数人的喜欢。罗马英格兰人顺从了罗马的神灵,而铁器时代的英格兰,无疑地,仍然敬奉古老的山神和树神。基督教不是土著人的宗教,然而,基督徒使用的器皿和牌匾已经在亨廷登郡(Huntingdonshire)内内(Nene)河附近出土,这些东西能追溯到三世纪初,明确地证明这里有一个本土寺庙。实际上,它们是最早期的罗马帝国的器皿。在多塞特郡的庞德伯里(Poundbury),一座大约同时期的天主教坟墓被发现了。四世纪之前,天主教已经传播到北部的克莱尔了。


312年,在康斯坦丁大帝(Constantine)皈依天主教后,天主教才在罗马帝国形成祭司体系。实际上,康斯坦丁是306年在约克省被拥戴和任命为皇帝的,之后的几年里,他似乎认为英格兰是他统治下的一个精神中心。为了纪念他的晋升,约克被重建,后来,他对该省有过三次访问。他把自己当作不列颠最伟大的胜利者(Britannicus Maximus),伦敦有段时间以他的名字重新命名为奥格斯塔(Augusta)。所以英格兰天主教是未来发展的重要因素。


当皇帝本人向往独裁统治时,就会出现一种神教信仰,它是价值观和信念统一的方法,能够传达到帝国的各个地方。它有助于支持立法和中央官僚体系,无需置疑的是,它的倡导者来自于统治阶层。诸如英格兰罗马化的臣民,很快就明确地信奉这个制度化的宗教了。这就是为什么天主教与别墅文化有关系的原因。天主教也是乡镇和城市精英管理阶层的宗教,这些地方的主教负责照顾他的群众。


314年,三位英国主教与一位牧师和一位执事,共同参加了在法国南部阿尔勒(Arles)举行的教会协商会议。三位主教分别来自约克、伦敦和林肯,执事和牧师是从赛伦塞斯特来的。在塔山(Tower Hill)附近的挖掘中,人们发现了一座天主教大教堂的证据,它有大理石和油画的墙壁,大堂中心有一口圣井。该教堂可能是伦敦主教管区的中心。三、四世纪期间,其他教堂的证据鲜为人知,(虽然Silchester曾经发现了一座教堂),但有好的理由对此进行解释。在漫长的宗教圣地历史中,最早的教堂被新教堂压在下面了。我们只要把现代大教堂和一般教堂的顶子铲掉,就能发现英国早期基督教的教堂。


帝国不能永远延续,国家也不能一直保持稳定和团结。罗马帝国的边疆总是受到威胁,在许多地方,已经被攻克了。北方部落的威胁比以往任何时候都阴险。法兰克人(Franks)已经进入了高卢北部。西哥特人(Visigoths)要在阿基塔尼亚(Aquitania)定居。对英格兰产生威胁的,是北方的皮克特人和苏格兰人,还有与法兰克人和撒克逊人联盟的部落。367年,一支军队攻克了哈德良城墙(Hadrian’s Wall),然后以分散的队伍向南去侵略英格兰。撒克逊海岸城堡的指挥官被杀害,省领导人,熟称联合领导人,被抓捕。对英国来说,这是一次明显的失败。罗马的介入和重建,包括对关键岗位修筑防御工事,又帮助保持了接下来四十年的繁荣及和平。但之后,北方部落又来了。


各种伪善者对帝国权力一系列的争夺意味着:五世纪初,英格兰的军事力量实际上被剥夺了,在追求繁荣中,这种力量消失了。伪善者们争夺帝国皇位发生的内战,削弱了自律和秩序,它们一直是罗马统治的标志。管理机构开始崩溃。408年,北部部落再一次大胆地发动进攻,罗马英国除了选择防卫没有其他办法。当代历史学家左西姆斯(Zosimus)写道:他们“拿起武器,为了自己的独立,勇敢地面对危险,让城市逃脱野蛮人的威胁”。他还说:之后,他们把罗马都督赶走,建立了自己的行政管理。


我们以简单的叙述来说明不同人的阴谋。有些罗马英国人希望保留罗马的统治,因为他们能从中获益,其他人则希望摆脱中央政府的税收重担和控制。二十年后,即410年,一个地区的英国人要求罗马皇帝提供武器和军人,不清楚的是,他们要抵抗外部敌人撒克逊,还是要防御英国内部的敌人。不论怎样,霍诺里厄斯( Honorius)皇帝回复说:英国现在必须去自卫了。事实上,罗马英格兰时代就此结束了。


凯撒利亚(Caesarea,地中海的古港口)的历史学家普罗科匹厄斯(Procopius)进一步透露,在罗马官员消失后,“独裁者”或者“篡位者”控制了各种城市和地区。他们似乎喜欢篡夺罗马的位子,但实际上,他们是从部落首领或者大地主家庭降位的人们熟悉的英国领导人。当罗马人的手抽走后,英国部落和政界产生了几种重要的反应。城镇和城市里的罗马化英国人,他们周围有可依赖的土地,愿意形成自治的管理区;那些小地方的领导人仍然被称为“行政长官”。英国的文明地区——东部和东南部——建立了几个小王国,让雇佣兵来保卫自己。例如,东部的几个王国不得不雇用德国士兵,这些军人在以后的几年里带来了麻烦。边疆地区的部落从未进行过正常的罗马化,他们恢复了罗马统治之前的社会组织。北方留下来的分散军队在某个指挥官的领导下组织起来,指挥官成了他们的头领。北方第一个罗马领导人名叫Coelius或者Coel Hen,后来成为英国民谣里的“老国王科尔(Cole)”。
所以在罗马帝国撤出后,英国人生活的版图是本地化和各不相同的。然而,人们能够发现更普遍的变化。罗马税收系统撤除后,农庄现在被地主形成的贵族阶层控制了。放弃税收后,硬币的流通量迅速减少了。截止到410年,大型制陶工厂都停了产,因为不再有需求了。直到十五世纪,砖瓦制造业才返回英格兰。别墅被放弃或者废弃,对后来的定居者而言,它们成了废物。


城市里的公共节日和大型纪念展览没有了,但这并不意味着城市衰落或者在走下坡路,它们只是改变了自己的功能。它们是附近地区的管理中心,为本地主教和本地领导人提供住所,但不再要求或者需要三世纪时帝国风格的外观了。例如在锡尔切斯特(Silchester),大教堂变成一处金属加工中心。城市人口保持稳定,有证据显示,五世纪时,约克和格洛斯特(Gloucester)进行了重建。五世纪后半叶,维鲁拉米恩(Verulamium,今圣奥尔本斯)引进了一套由圆木作管道的新供水系统。所以,文明的体制还在发挥作用。人们从什罗普郡(Shropshire)挖掘出罗马城市罗克赛特(Wroxeter),罗马人离开后,它没有消失。大教堂被夷为平地,在其原址上,人们用木头建起了一座大厅,大厅成为周围圆木建筑的中心,这些建筑都是按照罗马风格建造的。繁荣和忙碌的生活顺利地延续到了中世纪。
考古学家从五世纪的地层中发现了一种沉积物,它在许多乡镇和城市的地下蔓延,他们把它叫做“黑地层”。有人曾经认为,这是废弃和荒芜的证据,现在较为正确的解释是,它是住宅上枝条和涂料的残渣。五世纪的乡镇和城市可能是人丁兴旺的,人们保持着一种商业生活,而且从未放弃过。


自给自足是建立在易货贸易和本地贸易之上的。有手工制陶和大量生粘土的证据,这些粘土可能是用来建墙的。英格兰农民和工人的生活根本没有因为管理层的错位而发生变化。


圣帕特里克(St Patrick)在《自白书》中叙述,别墅主人的富裕生活延续到五世纪的前几十年,他本人在四世纪末被撒克逊奴隶主抓捕。六年后,当圣帕特里克返回英格兰时,他父亲敦促他去谋求公职,例如,当地聘用雄辩家去引导公众。某些类型的组织是在罗马原本基础之上建立的。429年,当德国(Germanus)主教从高卢来英格兰时,他受到维鲁拉米恩重要人物的款待,他们展现出市民团结一致的姿态。他们可能是教区或者省委员会的成员,已经掌握了这个城市的管理权。德国主教在当地居住期间告诉他们:“他们富丽、时尚的衣着引人关注,并受到周围许多人的崇拜”。这不是一个被剥夺了信誉和繁荣的国家。


在抵抗皮克特和撒克逊人的斗争中,德国会给英国一些帮助,同时他还强调:撒克逊的“侵略”是迅速和势不可挡的。但实际上,撒克逊人已经在这里了,他们从三世纪开始就在英格兰了。他们已经是英国社会的一部分。城市和部落的精英需要撒克逊武士去保卫他们的财产,许多武士与土著妇女结婚,与她们的家庭住在一起。德国军人驻扎在北部的罗马军队里。撒克逊商人住在城市和乡镇。撒克逊的工人在肯特郡耕种土地,以换取偶尔进入军队服役的机会。


我们在这里必须面对命名的问题。人们公认,土著英国人,从铁器时代之后,被称为“英国人”(Britons),但这个称呼实际是针对西部海岸线的大西洋边的英国人。正是这些人移民到高卢,建立了布列塔尼(Brittany,法国)省。他们讲凯尔特语和盖尔语。这些英国人在北方也很强大,永远提示人们旧部落的存在。英国中部、南部和东部都有土著人,但他们居住在撒克逊定居者控制的地区,控制有时是和平的,有时是暴力的。这些定居者中有一群人叫盎格鲁人(Angles),英格兰的名字最初来自这里。海盗把它说成是“盎格拉土地”(Engla land)。这个国家的特征是,从第一世纪到十三世纪,几乎都被外国人占领着。这个“帝国民族”曾经是一个被殖民和被剥削的民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