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譯:花崗岩 | 校對:人間四月

圖片來源:紐約時報

據非盈利組織辛加迪專案發佈的一篇文章表示,儘管美國在阿富汗撤軍,但美國在中東的軍事優勢可能在一段時間內仍將是無可爭議的。然而美國僅靠軍事力量也許不足以阻止中共國在該地區的戰略崛起。

美國總統拜登宣佈將在9月11日之前從阿富汗撤軍,以結束該國有史以來最長的戰爭。此舉歷經數年終於來臨,預示著美國將更廣泛地減少在中東地區投入的精力和時間。有人會在該地區取代它嗎?

中共國似乎希望如此。就在拜登宣佈消息的幾周前,中共國外交部長王毅就在德黑蘭與伊朗簽署了為期25年的“全面戰略夥伴關係”(CSP)協議,其中將包括經濟,政治和安全合作。此舉引起了美國的關注。

CSP是中共國標準的外交政策工具,它已經與該地區其他國家,包括伊拉克和沙烏地阿拉伯建立了CSP。但是有些人極有可能已經誇大了中共國與伊朗之間CSP的合作範圍,據稱其中包括中共國在伊朗的4000億美元投資。(雙方均未確認任何具體數字)

但是,即使CSP並未將中伊關係提升到新的高度,這也是中共國與美國的長期敵人建立的第一個夥伴關係。于此同時,中共國正在加深與美國在中東最親密盟友的聯繫,其中包括阿聯酋、埃及甚至以色列。

就目前而言,中共國的動機似乎主要是經濟方面的。除了獲得該地區的能源資源之外,中共國還可以通過與以色列的高科技產業合作來提高其在前沿領域的知名度。這就是為什麼中共的舉動會令美國感到煩惱。近年來,中共大幅增加了對以色列的投資。中共國還期望以色列推進其“一帶一路”所涵蓋的連通性的野心。就像中共國已經控制了亞洲和歐洲其他許多地方的海港一樣,中共國也已在以色列海法港建立了自己的地位。同樣,由於對伊朗石油的控制野心,中共已經開發了一條直接運輸路線,通往霍爾木茲海峽的阿巴斯港。

貌似美國不必擔心中共國在中東會引發衝突。因為在與伊朗的CSP協議中提到了安全合作,但他們還不是軍事同盟。畢竟,中共國還與伊朗的競爭對手沙烏地阿拉伯進行了軍事演習。

中共國想要的最後一件事應該是發生區域性大火、破壞石油出口或毀滅其在該地區的投資。這使中共國成為區域和平中負責任的利益相關者。但這並不表示中共國願意承保中東安全。在與美國的全球競爭中,軍事同盟不是中共國的首選工具。

中共國也一直小心謹慎,不想捲入該地區長期存在的衝突。儘管中共國最近建議在以色列和巴勒斯坦領導人之間舉行直接對話,但不應給予太多信任。中共國充分意識到,只有美國的血液和寶藏大量被消耗,中共國才能夠擴大其在阿富汗和伊拉克的經濟影響力。最終,保持中東已建立的以美國為首的安全系統完好無損,才能最好地維護中共國的經濟利益。這就部分解釋了為什麼中共國在中東的主要合作夥伴大多是美國的盟友。中共國與伊朗簽署CSP協議是一個例外,這是一個經濟計算:它希望恢復雙邊貿易。自從美國退出2015年伊朗核協議並於2018年恢復制裁以來,雙邊貿易遭受了巨大打擊。

CSP協定的簽署時間發生在拜登政府試圖與伊朗重新談判並重新加入核協議之時,這是中共國的故意決定以加強伊朗的議價地位並希望加快取消制裁。

但是,伊朗將為與中共國達成夥伴關係付出高昂代價。中共國將利用伊朗的經濟困境,要求其對中共國的石油供應大打折扣。在CSP談判的早期階段,一些伊朗人警告說,中共國正在尋求一項剝削性協議,就像其對斯里蘭卡的協議一樣,最後奪取了漢班托塔港的控制權。

伊朗有實力的黎巴嫩代理人真主党也應該對中共國保持警惕。特別是真主党將需要重新考慮對以色列海法港發動彈道導彈襲擊的恐嚇,因為中共國現在幾乎擁有該港口。

至於美國,它在中東的軍事優勢可能會在一段時間內無可爭議。但是中共軍事力量的不足難以阻止它在該地區(及以後)的戰略崛起。為此,美國還需要增強其政治影響力,經濟參與度和文化影響力。否則,正如拜登在2月份所說的那樣,中共國將“吃我們的午餐”。

評:美國現在將中共國作為對美安全的頭號威脅。美國務卿布林肯說:美軍從阿富汗撤軍主要是因為要集中軍事力量對付中共國。習近平徹底誤判拜登政府,沒想到他的“好朋友”繼續延續了川普政府的滅共政策,沒有減輕只有更狠!雖然派王毅到中東上躥下跳,搞一些下三濫的伎倆,妄圖在蘇伊士運河,霍爾姆斯海峽搞事情,破壞石油出口通道,搞亂石油市場,搞垮美國及西方國家的經濟。但是文貴先生爆料革命早已看透中共的把戲,美國及其在中東的盟友不會再上當,中共駐沙特大使被沙特王儲當眾羞辱,致使中共不得不放棄從沙特購買石油,轉向其俄爹。中共從來沒有從俄羅斯那得到好處,只能用高價購買!中共夢想從美國手裡奪過中東的霸權,實屬做白日夢!

中共對美國及全世界釋放CCP病毒,發動超限生物戰的證據美已基本收集完畢,美國正為滅共做全面準備。中共你這次是徹底完球蛋了!

原文連結:Will China Be the Middle East’s Next Hegem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