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来源:《The Gateway Pundit》| 作者:Joe Hoft | 发布时间:2021年4月20日
翻译/简评:大和凯多 | 校对:SilverSpurs7 | 审核:万人往 | Page:Daoiii

简评:

金宁一是中共军方的官员,同时身兼多所大学院校和研究所的职位。他不仅研究基因工程,也研究人畜共患病和冠状病毒。作者在本文以金宁一为例,说明了中共庞大的军民融合生物战研究网络。

中共制造了病毒作为生物武器,让全世界进入了末日状态,这已经成为不争的事实。西方世界已经认识到了共产党给他们带来的威胁。此次克里与杨娘娘在西郊宾馆会面已经表明了美国政府的态度。“以毒灭共”正在进行!美国的病毒白皮书问世之日,就是给共产党钉棺材板的时候。

原文翻译:

中共有广泛的支持生物战的研究网

图片来源:Lawrence Sellin博士

我之前在Gateway Pundit(门户专家)写过一篇文章《在中共国,军事研究中心和民用研究中心之间没有区别》。这篇文章有些内容很重要,我要在此重申一下。

中共的“十三五”规划(2016年-2020年)第78章描述了军事和民用研究的融合,包括“合成生物学”领域。

在中共国顶尖研究科学家的出版物中,“合成生物学”似乎包括生物战。

很多人还低估了中共国兽医和农业研究对这种军事计划的潜在贡献。

金宁一是中国医学科学院的一名成员。他是一名研究人畜共患疾病的病毒学家。他是吉林省朝鲜族人,中国共产党党员。

他还是一名中共国人民解放军的高级军官。

左:金宁一在中国医学科学院网站上的照片。右:金宁一的真实身份

金宁一是解放军军事医学研究院军事兽医研究所分子病毒学和免疫学实验室主任、军事基因工程重点实验室主任、吉林省病毒重组疫苗研发工程中心主任。

他还是北京协和医学院、中国疾病预防控制中心(CCDC)、南京大学模式动物研究所、吉林农业大学、温州大学、延边大学、石河子大学、四川大学、佛山大学以及其他据称是“民用”研究机构的研究合作伙伴。

在一份科学出版物中,金宁一将自己列为温州大学和广西大学的教职员工。在另一本出版物中,他隶属于延边大学。

金宁一在冠状病毒实验方面具有丰富的经验。

除了他的研究关系之外,其中有一些关系牵扯到美国,金宁一的研究活动有两个方面引起了注意。

他不仅广泛地利用基因工程,而且他是自2007年以来已经使用含有人类冠状病毒受体的转基因小鼠模型进行实验的数名中共国科学家之一。

也就是说,这些中共国实验室中的任何一个都可以使用该小鼠模型和一种称为“连续传代”的技术,迅速将冠状病毒预先适应人类感染。

然而,更令人震惊的是,金宁一对人畜共患病研究的态度。

人畜共患疾病通常由从动物传播到人类的细菌引起。根据它的定义,这是自然发生的事件。

不同的是,金宁一从生物战或生物恐怖主义的角度看待人畜共患疾病,即生物技术的使用可以转化天然的人畜共患病病原体,以“极大地增强其致命性、攻击力和毒性作用”。

金宁一在2007年所著的《新编人兽共患病》一书的序言中表达了这种观点。

金宁一的观点并不孤单,这是贯穿中共国许多军事出版物的共同主题。

美国政府早就应该更加严肃地看待中共的生物战计划、支持该计划的军民联合研究机构、冠状病毒的实验室起源以及可能对此有贡献的美国科学家和联邦政府资助。

如果可能的话,这一切将在另一个更致命的新冠病毒出现之前完成。

🔗原文链接

编辑:【英国伦敦喜庄园编辑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