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不想做網紅,我會把錢捐給咱們未來成立的推特委員會爲我們的“四以三不”的政策服務,那就是反對“以貪反貪”、“以警治國”、“以黑反貪”、“以警反腐”,“不反習主席”、“不反中華民族”、“不反國家”。
——郭文貴
未來“微信”一定會出大麻煩,昨天看它漲到二百五十點八元,未來“微信”一定會是賺大錢的,但不是做高是做空。
——郭文貴

要點一:文貴先生解釋昨天視頻中的口誤及由直播設備聯想到的問題
今天是我出鏡以來第一次自己直播,不完美之處還請大家包涵。在昨天的報平安視頻中,我口誤說“中國政府養活十四億人民”是愚蠢至極的口誤,我一定深刻反省。昨天在專業人士的建議下,我買了一些專業的燈具、幾個索尼高清攝像機和很多的高級無線耳麥。這點顯露出暴發國家、暴發戶的後遺症——以爲錢能擺平一切、獲得一切,昨天恰恰就說明了錢並不能給你帶來一切,有時候還能給你帶來各種麻煩。設備沒問題,可是我們這些人操作不了,調試了四個半小時,體現了我們做事的隨意性。這幾個月由于我哥哥的事情、家裏的狀況,我母親的精神非常不好,她曾經被嚇成過精神病,所以我們很擔心,她突然間就不能走路了,只能坐輪椅。我得知這件事情後心煩意亂,一晚上沒睡好,再加上視頻錄制了好幾次,讓戰友們等了四個小時,所以在昨天的視頻當中,我的情緒很不穩定,這是我要克服的缺點,遇事不夠冷靜。 

要點二:文貴先生談“民意不可欺”對自己的影響
何頻先生有兩句話對我影響很深,一句是在明鏡第二期直播時,我受到了北京的威脅,我說我可能不能直播了,何頻先生說:“民意不可欺”。這句話之前我從不往心裏去,但是何頻先生說後我真的走心了,所以那天哪怕把我家人再抓起來我也必須直播。最後那天能順利直播是我和老領導溝通後,答應只爆原計劃百分之二十的料。民意不可欺,民意不能不尊,不可不尊,大家浪費著生命中最寶貴的時間等我就是對我的信任。由于不冷靜情緒化,昨天幾件事情的重點都沒講出來,比如李友弟弟的司機歐陽聰是怎麽騙走我的錢的。我再次爲昨天的口誤、情緒化向推友們道歉。

要點三:文貴先生再談博訊收刪帖費事件
五月八日的視頻裏我出示了關于博訊收刪帖費三十九萬九千元的證據,後來博訊的重要人物之一趙岩先生在推特進行了直播,我很感動。我聽說這些信息很快會搬運到大陸做成音頻和小視頻進行傳播。韋石、西諾完全沒有原則、沒有人性、沒有道德標准,睜眼說瞎話,把所有人玩弄于股掌之中。我很驚訝在海外的自由媒體世界居然能容下這樣的人和事。 

要點四:文貴先生談收購華泰的來龍去脈和與博訊的關系
收購天津“華泰”是我一生中犯的第二個大錯誤,曲龍侵吞了公司幾十億的全部資産。當時曲龍作爲代持人負責這個項目,我多次催促他把股權過戶回來,他都拒絕了。曲龍到處告我,他不僅想把四十億資産拿走還想把我滅口,他找了北京市公安局政保大隊和北京經偵,中國經偵的公安基本是黑社會,如果中國不改變經偵這種體制,那依法治國、以警反黑、以警反貪都是癡人說夢。曲龍想找這倆人通過查我涉嫌黑社會、涉嫌窩藏槍支、涉嫌合同欺詐把我滅了,結果沒查到我的事,他被抓了。在這過程中找我買公司的趙雲安被天津經偵抓了,他的馬仔鄭介甫當時邀請趙雲安投資,投了不到幾千萬,股市上卻漲到幾十億,鄭介甫就火了,讓天津經偵把趙雲安抓了,要求把戶過回去。趙雲安關押期間找到我的老鄉余曉峰求我幫忙把他弄出來,我找了中紀委的孟會青去找了紀委的羅姓幹部把趙雲安放了出來,我們就有條件的收購了天津華泰企業股份。鄭介甫騙的錢全是過去“華泰”的國有資産,債務處理涉及四億人民幣,他從澳大利亞回到天津後說把自己的債權債務給了焦作的謝建生,謝建生想黑吃黑就找焦作市公安局局長李紹政成立專案組到北京抓捕我。第一,我根本不是實際收購人;第二,跟我在法律上沒關系;第三,跟鄭介甫半點關系沒有。這又是一起黑案,馬建副部長從中協調,對方根本不買賬,最後我又找了中紀委的孟會青,孟會青把這事交給河南紀委把李紹政給抓了。我跟謝建生、鄭介甫從不相識,那兩個視頻是他買通給了西諾和韋石一部分錢之後還許諾給他投資,並說要追回我的幾十億給韋石、西諾百分之五十。大家看到很多事情都跟這件事有關,當時有一位中紀委的領導說:“天津這件事情,文貴你失德了,你失去了你的品,你會麻煩不斷,更重要的這是髒錢”。我當時沒聽進去,還有僥幸
心理,是貪、嗔、癡、慢、疑那個“貪”還有“慢”。我真希望這件事到此爲止。這是爲什麽我當時給《博訊》韋石聯絡的時候發自內心地說希望你們不要再造假,把文章刪了,做個公開的道歉聲明就算了,但是他的“慢”和“貪”讓他走向一個又一個的惡性輪回中。 

要點五:文貴先生最後一次向博訊韋石發出有條件的和解
我感覺趙岩先生在直播視頻中沒說實話,據我掌握的信息很多核心沒有涉及,把很多人推給了西諾。這裏最壞的人就是韋石,他欺騙了所有信賴他的人,更重要的是他還拿了錢,這是犯罪,而且還偷稅、漏稅、瞞稅。趙岩先生應該鼓足勇氣大膽揭發韋石和北京各方面的關系,讓大家看到你做人的原則。我今天再次呼籲韋石先生,如果還願意跟我和解,我最後一次向你發出和解。我們能不能把《博訊》建成一個真正的、可信賴的、具有真正公信力的一個網站和媒體,如果你願意這麽做,我願意跟你合作和解,撤回訴訟。前提條件是:《博訊》網站必須和楊建利、郭寶勝、趙岩、劉剛、唐柏橋、昭明、陳闖創先生、葉甯律師,特別是民運大佬魏京生一起組建一個團體,由他們共同管理《博訊》網站。我現在就可以投錢,一分股份不要,如果短期內不能盈利我也可以繼續給錢,我不參與任何經營,但是一定在經營好以後的百分之五十給所有管理者還有推委會,另外百分之五十建立一個基金專門幫助從大陸到海外來的,被維穩的上訪群體和一些海外異議人士以及他們的家庭,前提是《博訊》未來所有的經營必須經濟獨立,所有信息獨立,接受成立的管理委員會第三方對每個新聞的監督,對所有新聞和人按照世界媒體標准進行報道,終身承擔美國法律所應該承擔的責任,把博訊變成一個視頻加網站一起的公知媒體。我最後一次給你48小時,你要願意和解,直接跟我聯系,最後你必須公開說清楚你和謝建生及鄭介甫的事,由剛才說的民運人士選擇一些在海外有影響的人士組成一個委員會,由他們制定一切規則,並對《博訊》網站的過去進行一個了結。當然韋石、西諾必須離開,我保證不再追究你,這是唯一的條件,這是我經過昨天一夜思考之後表達的最後的善意。 

要點六:文貴先生推特的實際關注量和“映像”數量
昨天推特出現了推特世界前所未有的一個奇迹。我們的律師和團隊跟推特聯系,這不可能是黑客做的,點擊率滑動一下算一次叫“映象”,是二百億,我的推特被非法駭客關掉的關注數大概五十萬。昨天我的團隊說,如果我賣廣告一天就可以賣一千多萬美元了,我不想做網紅,我會把錢捐給咱們未來成立的推特委員會爲我們的“四以三不”的政策服務,那就是反對“以貪反貪”、“以警治國”、“以黑反貪”、“以警反腐”,“不反習主席”、“不反中華民族”、“不反國家”。

要點七:文貴先生應推友要求談年輕人怎麽賺錢
最近很多推友發信息讓我給年輕人講講怎麽賺錢,我看到現在的年輕孩子真需要一個有實際操作價值,馬上就能用的賺錢的辦法,就像我前天說的“千招會不如一招絕”。這些年輕孩子可千萬別相信那些所謂的大咖們和教授們的講座,他自己都沒有錢你聽他說的有什麽用。賺錢的第一個話題就是“天道酬勤,地道酬仁”,我今天不詳細講,未來跟孩子們分享賺錢的手段和感受。我不保證你們能賺錢,我只是講我的個人感受。通過政泉二期項目和方正股票的故事,我不是給你們講什麽大道理和原則,我是想和你們分享我生活中的點滴,未來的機會屬于聰明人和有膽略的人,屬于能把握住機會務實的人。我增持了幾個股票,在主要精力花在滅共的同時又賺大錢了。未來“微信”一定會出大麻煩,昨天看它漲到二百五十點八元,未來“微信”一定會是賺大錢的,但不是做高是做空。

要點八:文貴先生的精神教父——李祖原大師
我的精神教父甚至是我人生中最重要的人就是台灣的李祖原大師,他是建築大師,台北“一零一大樓”和台灣“中台禅寺”的設計師,也是西安“法門寺”的建築設計師,我都深度參與了這些建築的設計還有背後的運作。李祖原大師是真正的佛教徒,他是禅宗,所以我受禅宗影響很深。我的一個老師說過我的性格亦正亦邪,我是“遇邪更邪,遇正則正”,我很榮幸遇到很多正面人物。我很慶幸沒和盜國賊們深交,感謝佛祖。 

要點九:文貴先生從給我爆料北京警官朋友談自己的做人原則
大家不用擔心給我爆料的這位北京警官,憑我的智商和智慧絕不會出賣朋友。我再次嚴肅地說:“你們不要給我錢、給我料。”我長這麽大我從來不白吃人家一頓飯,不接受任何人的禮物,免費給我的任何事情我都接受不了。一個朋友告訴我我的好幾個員工被定爲非公務人員受賄罪,這事讓我很受刺激,但是我告訴這位朋友他們貪汙我的錢是我們的家事,我不希望他們受到法律制裁。他說在他所有的案件當中沒有一個涉案人的老板對員工這樣寬厚,沒有一個老板的家人像我們家這麽幹淨,這麽爲員工考慮,也沒有見過一個老板像我這麽大方。李友曾對他政治局常委的股東說:“把郭文貴抓了,他家族的都是咱們的”,這話有錄音,李友的弟弟李泉的司機——歐陽聰,也就是幫李友敲詐我錢的人,當時錄音裏面也有他,他把錢彙給他一個在餐廳做女服務員的情人。李友和專案組都認爲老郭家除我以外的人都太弱,只要把我給滅了,這些資産都唾手可得。李友是個一毛不拔的人,他見我第一件事就是從頭到下看一遍,我的衣服、我的用具他都喜歡都要去買,當然都是我拿錢,連他給情人們買包都讓我付錢還把發票拿走。李友這幾天找人黑我,給我發威脅信息,都有人給我報告我都清楚。他在東莞有幾個藏寶貝的地方,現金、外彙、翡翠,還有古書、字畫,誰拿到就是誰的,他不敢報警。

要點十:文貴先生對提供爆料朋友們的回饋
所有給我爆料的朋友,不惜代價的朋友,我再說一遍你給我一個安全的賬號,讓我表達一點心意,否則那些東西我不敢用。前天在日本出事的團隊,這個朋友的仗義讓我很感激,我要獎勵給他們團隊二十萬美元,結果被拒絕了,他說:“把這二十萬美元捐給那幾個中國現在最窮的家庭”。推特世界的力量無限大,不僅溫暖還有親情,我願意和大家一起去維護這個美好的世界。只要是絕大多數人認爲對的標准就叫真理,大家都認爲我視頻的時間要長一點,這就是真理。一切都是剛剛開始。 
視頻鏈接:https://www.youtube.com/watch?v=qUNteNSEwmA&feature=youtu.be(時長:70分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