譯評:人參娃娃小哥| 責編:人間四月

圖片來源: 中共外交部網站

據《華爾街日報》報道,中共計劃任命外交部副部長秦剛作為新的中共國駐美大使,預計華盛頓將任命資深外交官尼古拉斯·伯恩斯為新任駐中共國大使。

中美兩國的沖突顯而易見,而且有突破紅線的危機,在此緊要關頭,兩國都將任命了新的大使。據知情人士透露,秦剛曾任中共國外交部禮賓司司長,曾經是習近平的首席禮賓官,現任外交部副部長。

其實消息早在川普政府期間就傳出了,而現任總統拜登一直在做與中共國對抗的準備,聯合歐盟、日本等國家,以遏制一個攻擊性越來越強的中共國;而中共希望新的駐美大使能幫助將中美關系重塑為兩個和平且平等競爭國之間的關系。

在本周二的博鰲亞洲論壇的講話中,習近平說:“我們絕不能讓一個或幾個國家制定的規則強加於其他國家,或者讓某些國家奉行的單邊主義為整個世界制定規則。”習近平並沒有直接提及美國的名字,但是大家都清楚他指的某些國家是指美國。

中共希望秦剛能幫助恢復中美雙方之間定期舉行的高級別戰略對話。所謂的戰略對話最早是在喬治布什政府期間約定下來與中共進行溝通的高級別管道,但被在川普政府期間被廢除了,川普政府當時認為這種高級別戰略對話勞民傷財。但是隨著中美關系非正常化趨勢越來越明顯, 中共希望恢復這個對話機制來幫助中美關系不再繼續惡化下去。 到目前為止,拜登團隊對恢復對話似乎毫無興趣。

55歲的秦剛被視為一位有才華的職業外交官,他似乎代表中共國外交在國際上的新形象,和那些外交部戰狼並不一樣。

秦剛自1988年加入外交部以來,已升任至外交部副部長,他主要負責歐洲事務和新聞以及為習近平策劃外交活動。 近年來,他深得習近平的信任,曾多次陪同習近平出訪。2016年,在杭州舉行的G20峰會中,習近平曾經半開玩笑的向秦剛請示,他是否能夠在G20峰會中抽時間休息一下。參加峰會的人都認為這是讓人會心一笑的小插曲。

秦剛面臨的最大挑戰是既要代表中共的立場,還需要重建與華盛頓的溝通管道,但是目前美國的兩大政黨在對中共的強硬立場上都表現出罕見的團結。

圖片來自於俄羅斯衛星通訊社

現年65歲的伯恩斯先生曾在克林頓政府任國務院發言人兼希臘大使。 在喬治布什政府任職期間,他曾是美國駐北約聯絡人,並在美國911後,在北約內斡旋,從而北約積極對恐怖主義做出回應。在此之後,他在美國國務院擔任要職多年。

前奧巴馬政府財政部駐北京特使戴維多爾德表示,伯恩斯的到來很可能是拜登政府向中共國發出的積極信號,表明華盛頓希望與北京有更多互動。 “伯恩斯不僅是一個政治人物,他是個有制定政策經驗的人。”

美國駐中共國前大使溫斯頓·洛德說,隨著中美關系惡化,大使的工作變得空間越來越小。 他認為中共高壓政策使中共國老百姓越來越不能發聲,對百姓的出行也越來越管控。洛德補充說,大使在制定美國政策中的作用可能很有限,由於中美關系涉及到美國的眾多重大利益,華盛頓才是[中國]政策的主導,而不是單單一個白宮。”

迄今為止,在拜登政府中,國務院和國家安全委員會在制定對華政策方面發揮了最大作用。 在美國財政部和商務部以及美國貿易代表在內的經濟機構的一些重要職位尚未任命,也未獲得參議院的確認。


評: 這篇文章出自《華爾街日報》,真是一個表面上傻白甜的左派媒體,中共國駐美大使是誰其實根本不重要,外交部只是獨裁的工具而已,歲月靜好時,作為天朝上國接受朝拜的工具,崢嶸歲月間,它就是戰狼外交的狼窩。秦剛,他作為未來新的駐美大使,也必須遵從習近平主導的外交政策,做一只合格的戰狼,該咬的時候一定要咬出去。中美關系再也回不到過去了,讓我們拭目以待。

>>原文鏈接>> China, U.S. Close to Naming New Ambassadors as Rivalry Grow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