译评:理工男文峰  | 责编:沙拉猫

图片来源:Tokyo Review

据《金融时报》报道,日本首相菅义伟(Yoshihide Suga) 上周前往美国华盛顿与美国总统拜登举行了峰会。会议的成果之一是美日达成新的竞争与韧性伙伴关系,其中包括日本协同美国在科技产品方面限制中共。

在美国前总统唐纳德·川普(Donald Trump) 2016年至2020年发动的中美贸易战期间,许多经济学家担心贸易战会损害复杂的供应链。然而迄今为止,这些担忧并没有变成现实。在上周国际货币基金组织(IMF)区域经济展望发布会上,亚洲部副主任乔纳森.奥斯特里(Jonathan Ostry)表示,美中关税已占全球国民生产总值(GDP)的0.5%左右。尽管关税已经影响了常规贸易和转移贸易,但还没有把世界分割成单独的经济集团。奥斯特里指出,贸易的紧张局势会演变成技术紧张和技术脱钩,这将给全球经济造成比关税影响更大的成本。比起川普政府,拜登新政府似乎对关税不感兴趣,但更关心技术。上周的美日首脑会晤中,美国朝着这个方向又迈近了一步。

美国的一个担忧是在全球技术供应链中的日益复杂的依赖关系,这会对国家安全产生影响。最明显的例子是,全球企业(包括美国汽车制造商)依赖台湾芯片制造商台积电(TSMC)。美国将中共国的技术排除在移动网络之外,阻止中共国在芯片制造方面达到最前沿。美国寄望与日本的合作产生协同效应,能更好地保护本国制造业的利益。例如,在半导体光刻技术方面,主要供应商是荷兰的ASML。每台 ASML 机器都需要激光源, ASML的美国子公司Cymer,和千兆波顿(日本建筑设备公司小松的子公司)则是这种激光源的两个主要供应商。

现在美国已经对中共国最大的芯片制造商“中芯国际“实施了出口管制。日本政府将面临采取类似措施的压力。 中共国主席近日“呼吁”称,一个或几个国家制定的规则不应强加于其他国家,个别国家的单边主义不应影响整个世界的节奏。这无疑是给日本政府的某种程度的施压。日本在美日峰会上发表强硬的言论是一回事,能否加入美国脱钩供应链的计划,则是日本政府一个艰难的决定。


简评:《金融时报》的这篇报道真正显示出了中共对彻底的技术脱钩的恐惧。苏伊士运河发生堵塞、美日元首在华盛顿举行峰会、美国总统特使特里访华寻求气候合作,我们如果将这些事件放在一起看,能更好地看清楚当前的国际局势。

中共长期通过蓝金黄、一带一路等控制了苏伊士运河、马六甲海峡、吉布提港等全球贸易的咽喉要塞,卡住了日本、欧洲的能源进口以及欧洲向亚洲的货物出口,可以随时制造一个货轮搁浅事件;与此同时,日本要保护自己的能源生命线,需要把自卫队变成国家军队,甚至是在联合国入常以及拥有核武器,日本需要美国的NMD、TMD应对中俄导弹的威胁;美国通过总统特使与中共谈判,包括病毒白皮书,警告中共不要对台湾动武等。几大经济实体在全方位制衡中谋求各自的利益。

中共通过病毒和疫苗打击全球经济,意图控制全世界,并计划打击台湾,控制全球科技公司的芯片制造。这次的美日峰会,美日联合应对中共以主宰亚太局势。日本将拥有国家军队和导弹防御系统,配合美国进一步绞杀中共科技企业,彻底实现中共与世界科技的脱钩。随着科技的脱钩,中共所谓的军事领域的优势将荡然无存,CCP进一步完蛋了。

>>原报道链接>>Japan under pressure from US to decouple supply chain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