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DC谈三农 滴水穿石

审核:向往真理

图片来自网络

提及在中国的养老话题——老了以后去哪里养老?很多人脑海里第一个跳出来的选择是“养老院”。有这种想法的不少是城市里的中老年居民,也有不少是居住在城市里的青年人。城市居民有此想法不难理解,城市里资讯发达,有关养老院的市场广告宣传也到位,一般城市的养老配套多少也都具备。但是,农村的养老途径也是如此吗?农民的养老靠谁?农民养老问题的现实和真实需求又是什么?

今天如果单讲农村养老问题的话,笔者则认为,养老院绝对不是养老之地!

以前,政府在农村发达地区建设过养老院,但是,入住率在最高峰时平均不到一半。 当人老了,越怕生病,最怕花钱,尤其是农民,没有退休金也没有养老金,根本不会去养老院烧自己一辈子挣下的那丁点儿辛苦钱。这不是农民的观念差和思想落后,而是因为政府养老政策制度的不合理和对农民的根本歧视。整个社会对农民太过苛刻,少有顾及公平,更奢谈政策扶持或倾斜。现实中国的情况是,大部分农民仍然处于赤贫状态。

加之城乡二元化制度的人为隔离,农民没有资格享受到城市居民享有的各种资源福利。数据显示,城市养老院尚且全都是负盈利状态,仅有6%左右的无自理能力的老人才有需求入住。而没有政府政策的扶持,农村养老服务或者产业更是不可能被商家列入创收产业之中,他们非常清楚,单靠经营养老院来实现盈利绝对是没有市场的。而城市养老若不与农村养老进行打通结合的操作的话,让老人有良好生活品质的养老服务是很难实现的。

养老的本质是追求老人的质量生活,没有自理能力当然就没生活品质。住院、护理都是花费最高的,中国的国情现实不管在今天和将来都承受不了。 因此,在中国,不管是城市还是农村,要彻底扭转靠养老院养老的错误观念和模式。

不破不立,废旧自然需要立新。

首先,彻底改变农民的收入结构和农村社会保障体系。

农民只是一个相对特殊的职业,而不是区别地位身份的歧视代名词。他们是在乡村土地上的勤劳耕种群体,整个社会都应当尊重和尊敬农民,每一个国家的兴邦治国都离不开农民,都必须依靠农民,尤其是中国。

1.尽快取消户籍二元制度,以及其它与市场经济不对等的拦阻农业发展的政策。出台对农村地区的扶持政策。改变国民经济收入的分配体制,去除剥削制度。农民收入大幅提高后,让农民能过上以居家养老为主的体面生活。

2.建立真正的农村合作社。由当地农民入股,以企业形式发展农业产业化,实行种植产业一体化发展。农民与城市居民享有同等的医疗与养老资源,同时具有医疗保障和养老保障。

3.从各种消费税中提取一定比例直接放入农业建设发展基金,基金用于投资理财,帮助农村合作社发展各项农业项目,给所有农村合作社的农民创造就业岗位。

出台特殊的养老服务保险品种,比如:居家养老的钟点工上门服务,失去自理能力后的长期护理服务等。这些服务都由保险公司支付给护理老人的护工。农民与农村合作社按比例缴纳农民养老保险金,比如:农民缴纳30%,农村合作社缴纳70%。

其次,建立“居家养老为主的邻里互助式”的新型农村养老模式。

对老人来说,健康的生活方式是最大限度地延长他们的自理能力,让生命更有质量,而居家养老可以实现这一目标。在发达国家,能进养老院的也是极少数,最好的、最有人情味的还是居家养老。美国的居家养老占了94%多,只有不到6%的老人进养老院,后者大多是因为高龄和生活不能自理。发达国家也负担不了高昂的养老院费用。

居家养老的老人可以和家人继续住在一起,亲情常在,其乐融融。中国农村大家庭四代同堂的传统习俗是一种最好的农村养老方式。农村养老的核心是人性化服务,可以从以下方面引入社会化服务,鼓励老人自己动手以保持和提高生活的自理能力,提高老人的生活品质。

1.用钟点工(家人和邻居最合适,照顾老人又有保险公司支付工钱)护理与帮助老人,引入社区康复训练和培训型社工(或家人)上门服务,提高老人功能性恢复和预防功能性退化。

2.要让全无自理能力的人在养老院有尊严又体面地得到人性的尊重与照顾。经过医疗鉴定,老人的残障及自理能力的综合评估达到一定级別,才需要进入老养院。此外,其他(甚至不到法定的老人年龄)完全无自理能力、瘫痪卧床、无人照顾的特殊人群,一定要送入养老院。以上两类人群才是需要进入养老院进行特殊照顾的对象。保险公司将承担相对应的费用,不足费用向农村合作社与农业建设发展基金申请补助。

3.在养老服务体系中引入和实施“志愿者”义工制度。服务记录记入系统,在大学录取与工作录用中优先考核,培养年轻人在义工系统中树立为弱势群体服务的良好意识。鼓励全民参与义工服务体系,建立一个良好的社会信用体制。

4.按农村当地的老年人口数量的一定比率,扶持整改现有的农村老养院。淘汰入住率低的养老院或改制成它用,比如:收容所(暂时收留有自理生活能力的社会流浪人群)。针对社会流浪人群,引入义工队伍服务,引入心理辅导员进行心理疏导。

三,推进城市养老与农村养老的结合发展模式。

城市养老与农村养老将在一定时间之后最终会有部分结合。前提是,法律制度层面须全面进入“依法治国”的法制社会时代,且必须取消户籍二元制度这一阻碍人文、社会和经济发展进程的行政法规,全国居民均有迁徙与择业的自由。城里的人可以到乡村地区当农民,集资买地或向农民租地,从事农业生产;雇用当地农民,回报农民的慷慨相助,让农民赚取市场化的收入。

当农民的收入大幅提高,城乡收入差距缩短,不管是城市里的退休老人,或是乡村的老农,他们都可以被鼓励与指导尝试三五知已抱团养老的生活。城乡人口自由流动后,可以选择在乡间的联体简洁农屋,择邻而居,互助合作,彼此帮扶,在乡村田园悠闲地安度晚年。

养老可以做成一个不错的产业,但不能只靠政府,更不可能依靠个体力量单打独斗。从国外已经发展成熟的民间养老规划模式借鉴来看,民众可以在30-50岁,年富力强,最能创造财富价值的时间段就开始着手规划未来的养老生活,也就是说,“边赚钱边养老”的规划是可行的。

举例来说,政府允许城市退休群体集体筹集资金到乡村买地,在城乡结合区域建设城市退休老人抱团养老互助的农屋小区,把城市相应的资源建设带入乡村,造福当地农民,城市与农村养老互相融合,一同发展。

同时,政府出台各项有利于农民就业的项目政策,让能帮助农业发展的企业进驻乡村地区,比如,在乡村建度假村、生态农业基地、果菜园基地,给当地农民创造更多的、持久的就业机会。如此,当这些政策与跨城乡的产业项目相结合,并形成良性循环发展时,“边赚钱边养老”才真的不是一句空话。

总之,整个社会不公平对待农民这个弱势群体已经长达几十年了,是时候把公平的社会保障制度和资源福利平等分享给农民了。让所有面朝黄土背朝天、世代勤耕的农民看到生活有盼头,脸上能够舒展自然的微笑。这也是每一个文明的国度对全体国民当尽的责任。

当中国农民的生活水平收入得到大幅提高,养老体制建全化,老人居家养老,依然生活在家人身边,才是适合中国农村现实的有体面、有保障且有生命品质的养老生活。社会就不会再出现杨改兰现象,不再有农民工被迫异地外出务工问题、留守儿童问题与失踪人口贩卖问题。

2021年4月21日

(文章仅代表作者观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