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本東京方舟農場】 撰稿:青衣  校對:miumiu law

今年以來電動車龍頭企業特斯拉(Tesla)在中共國遭遇寒流,不但突然面臨中共官方和黨媒以及行業內外的如潮惡評,同時還遭軍方和國企禁用,與3年前受到的熱烈歡迎形成了鮮明對比。特斯拉似乎已成為被中共「彎道超車」後對抗美國的祭品。

特斯拉創始人馬斯克(Elon Musk)或許不會想到,自己進軍中共國市場短短一年多時間,就迎來中共的變臉。顯然馬斯克太不瞭解「中國特色」了。

近日先是有媒體爆出某部隊發出了這樣一則通告:「經過考察和實際測試,‘特斯拉’品牌汽車裝有全方位攝像頭、超聲波、傳感器等一系列能夠暴露目標位置的技術裝置,為確保軍事秘密絕對安全,杜絕隱患問題,家屬院所屬區域禁止駛入和停放該品牌車輛。」隨即各媒體開始大肆轉發該報道,據稱現在中共國的部隊和國企都已開始禁止「特斯拉」車輛進入和停放。

在這之後,媒體又多次報道「特斯拉」車輛存在剎車系統問題造成車輛毀壞,其中廣西南寧的一位特斯拉車主,在車身上掛著 「自動加速,剎不住車」 的橫幅維權,而該圖片被媒體廣為轉發;不久廣東增城也爆出造成交通事故的涉事車輛又是「特斯拉」;同時,媒體還熱炒「特斯拉」的自動駕駛在美國造成撞樹車毀人亡事件,美國警方正準備向「特斯拉」發搜捕令等一系列新聞。

最令人矚目的事件則是在4月19日,上海車展上一女子身穿印有「特斯拉剎車失靈」字樣的T恤,站在「特斯拉」車頂上大鬧。據稱她其實是因為超速違章發生碰撞事故,但她事後以產品質量為由堅持要求退車,而特斯拉表示對不合理訴求不妥協。隨後該女子被保安制服,之後被警方宣佈行政拘留5日。在此之後,網上又爆出了「特斯拉」的剎車問題維權車主聚集在車展內衝擊「特斯拉」辦公室的視頻。

在這之後不久,新華社就發表了中共政法委「就上海特斯拉維權事件」發表的文章——《誰給了特斯拉「不妥協」的底氣》,怒批「特斯拉」。文章稱,中(共)國是全球最大的汽車產銷市場之一,也是全球知名車企爭奪的重要市場。無論哪家車企,都須對中(共)國市場有敬畏之心,誠懇接受消費者監督,如果車企涉嫌「店大欺客」,有關部門也要加強監管。

一個所謂的維權事件,竟然都驚動了中共政法委!隨後,特斯拉在各方壓力之下於深夜向車主發表了道歉聲明。聲明稱:已成立處理小組,尊重並堅定服從政府部門決定,積極配合所有調查,盡全力滿足車主訴求……

短短不到兩天時間,特斯拉登上了4次「知乎」熱搜榜,依次是女車主維權被拉走->特斯拉回應不可能妥協->女車主被拘留5天->特斯拉道歉願配合調查。對此有網友評論稱:「買車還得買外國車,因為維權有新華社撐腰。」

值得注意的是,「惡評如潮」的「特斯拉」3月份銷量暴漲207%。有網友表示:罵特斯拉是工作,買特斯拉是生活。顯然,如今的網友不太容易被忽悠了。稍微腦子清醒點的人都能看出,這一波針對「特斯拉」的攻擊,背後操縱的痕跡太過於明顯了。而「特斯拉」在中共國這麼的短時間內所發生的變遷,濃縮和折射出外企在中共治下的興衰起伏。

2018年5月,「特斯拉」在上海開設了超級工廠,不但成為中共國第一家外商獨資設立的汽車公司,還獲得上海當局的免費地皮與低息貸款等諸多優惠。2019年12月,「特斯拉」上海超級工廠出產了首批「特斯拉」Model3。當年由於中共開始下調補貼,2019年下半年中共國新能源汽車的銷量連續下跌,而「特斯拉」的出現填補了市場空白。2020年前11個月,「特斯拉」中國產Model3共售出11.4萬輛,遠超國內競爭對手。

「特斯拉」在中共國的成功,直接帶飛了中共國的純電動車行業。追隨「特斯拉」在美國上市的「蔚來」、「小鵬」和「理想汽車」去年銷量都創下歷史新高,股價也都隨之大漲。

然而,在當今的中共國,電動車的競爭其實異常激烈。自媒體「政事堂」將中共國電動車行業分為走「右翼路線」的3家央企(一汽、東風、長安)、3家國企(上汽、廣汽、北汽)、3家德企(寶馬、奔馳、大眾)以及恆大;走「左翼路線」的4家新勢力(比亞迪、蔚來、理想、小鵬)、2家轉型民企(吉利、長城)和2家國際巨頭(特斯拉、蘋果)。這其中,代表高端智能純電動車的「特斯拉」,正面臨越來越多對手的狙擊。

去年11月,上汽集團宣佈與上海浦東新區政府和阿里巴巴集團合作,打造高端智能純電動汽車品牌「智己汽車」。12月,東風汽車旗下高端電動車品牌「嵐圖」SUV開始接受預定。而長城汽車也計劃打造一個全新品牌——「沙龍」汽車。不僅如此,小米手機也於今年3月30日宣佈正式進軍智能電動汽車行業。4月,廣汽集團宣佈和華為共同研發L4級自動駕駛汽車。就連房地產商恆大也從去年起開始融資造車。

不過,據《財新網》的特約評論文章《圍攻特斯拉》所述 ,目前國產純電動車唯一能在銷量上與特斯拉抗衡的,只有五菱宏光MINI EV,但它是低端車型,售價僅為特斯拉Model3的十分之一。不過該文又引述瑞銀證券報告稱,在傳統燃油車時代,中共國品牌汽車僅佔全球約十分之一的份額,在中共國以外幾乎沒有影響力。電動車時代則不同。瑞銀報告對中共國、美國、歐洲等國的電動汽車領域進行評分,認為中共國得分已超過美國,位居第一。

《財新網》的另一篇報導文章《誰主汽車前路》 也指出,特斯拉為新能源汽車業注入活力,開創了良性的商業循環;同時中共當局也大力支持新能源汽車,寄望「彎道超車」。該文還提到,華為遭到美國芯片禁令制裁後,正在竭力打造汽車業務能力。目前華為在與北汽和長安汽車合作,提供智能汽車解決方案。報道稱,蘋果、華為、小米等手機廠商覬覦電動汽車的「風口」,推動汽車向智能化發展。該文引述瑞銀的估測稱,2030年中共國或會出現數家全球領先的汽車和產業鏈公司,佔據全球近半的電動車市場。事實上,目前中共國企業已經在電動車電池上躋身第一梯隊,瑞銀數據顯示中企佔據全球汽車電池市場約60%份額。

2020年10月20日,中共國務院出爐《新能源汽車產業發展規劃(2021—2035年)》,公開宣告要在新能源汽車領域「積極參與國際規則和標準制定」。今年3月中共正式出台《十四五規劃綱要》,將新能源、新能源汽車等列為戰略性新興產業,並加強新能源等領域的軍民融合發展。上海黨媒《界面》官方財經號今年3月的一篇評論透露了習近平在新能源,尤其是「2060碳中和」目標背後隱藏的圖謀。

該文認為,習近平去年提出的2060年實現碳中和,給清潔能源等新能源產業提供了發展機遇。中共可以在「生產-傳輸-利用」能源三角中的「利用」環節上實現「彎道超車」。簡單說,就是通過發展新能源汽車,來帶動儲能(新能源電池)行業的高速發展。該文稱,中共國新能源汽車業的崛起離不開政府的大規模補貼,對中共而言,「這是一場比半導體更重要的軍備競賽」。

事實上,中共這些政策和規劃都是在貫徹習近平多年來的主張——「彎道超車」。早在2014年,習近平在上海汽車集團考察時就強調,「發展新能源汽車是我國從汽車大國邁向汽車強國的必由之路」。2016年4月,習近平又指示說,「必須突破核心技術這個難題,爭取在某些領域、某些方面實現‘彎道超車’」。去年7月,習近平在吉林考察時又重申,「要搶抓機遇,大力發展戰略性新興產業,實現彎道超車」。

對於習近平反復提到的「彎道超車」的解讀,《美國之音》在去年12月28日的報道中引述多位專家話語稱,中共試圖在電動汽車上趕超「歐美日」傳統汽車強國,為此對中共國電動汽車行業投入巨額補貼,並涉嫌竊取技術。去年2月美國反間諜與安全中心(NCSC)總監伊萬尼納(William Evanina)公開表示,竊取美國飛機技術和電動汽車技術是中共諜報工作的兩項重點。

時事評論員李林一也分析稱,「習近平宣揚彎道超車,本身就帶有投機的色彩,暗含不擇手段的寓意,不然為何不說直道超車。」 他表示,「特斯拉雖然也享受中共的優惠和補貼,打開了中共國市場。但中共的支持顯然更傾向於中企,而特斯拉在中共國成為電動車標桿,引入了先進的技術和管理經驗,結果卻是陷入孤軍奮戰,被眾多中共支持的競爭對手模仿、圍攻,然後一步步追趕。」

3月下旬馬斯克為了回應中共國軍方禁停特斯拉以及官方的翻臉,不但在中(共)國發展高層論壇會上極力澄清特斯拉不會從事間諜活動,而且在接受央視採訪時還大力稱贊中共「十四五」規劃設定的碳排放目標。然而,知名中國問題專家章家敦博士對此卻表示,馬斯克對中共示好,可能不會換來「放他一馬」的結果。章家敦認為,習近平要的是外國公司的資金和技術,他要取代他們,取代馬斯克。他說: 「從現在開始的5年或10年後,馬斯克將為中國(中共)毀掉了特斯拉追悔莫及。 」

在中美關係持續緊張的形勢下,特斯拉顯然也成為了中共對抗美國的「祭品」。在被騙入中共國投入大量資金,在技術和管理經驗能力等方面遭竊取後,開始被打壓,最終的結果定是被設套趕出中共國。對此,有中共國網友一針見血地指出:「找人碰瓷特斯拉,然後煽動民族情緒抵制特斯拉,趕出中(共)國!把工廠和技術扣下,讓華為汽車取而代之!華為車如果出事故,全部404!家屬被維穩。我把劇本留在這了,等著看吧。」

注:本文僅代表作者觀點

參考鏈接:

  1. https://twitter.com/aboluowang/status/1384706094916784133
  2. https://twitter.com/bannedebook/status/13847077190267740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