編輯整理:日本東京方舟農場 山川異域

郭文貴先生在2021年4月19日的直播中非常震撼地給我們解釋了[媒體就是權力,根本不是什麼第三、第四權力,媒體就是定價、定義正義和財富的核武器!],本系列將根據郭先生在直播中提到的不同側重點逐一上傳,以下為本系列第一部分——垃圾龔能控制對共電視臺中文部是美國的悲哀

419 斷播門四周年文貴直播:美國媒體從自由燈塔,墮落到今天的黑暗燈塔,由五大家族控制;媒體的力量,擁有定義權,定價權;社交媒體是第一武器;中共用武器新聞企圖控制世界;GTV的價值在稀缺性,是情報交易平臺時間點17:49——

哈哈哈哈哈,兄弟姐妹好啊,戰友們好,今天是2021年4月19號,我今天又穿上這長袍了啊,今天再穿上這長袍的時候,你說這感覺真是不一樣啊,哎呀,剛才我看那個視頻是由我們上天造滅疫組的兩位兄弟做的,表示衷心的感謝,做的不孬不孬不孬真的不孬啊,一晃到四年了啊,我今天又穿上這個長袍,這個長袍才是那天美國之音當時穿的一件,在船上那件不是那一件。

所以說哎呀一到4月19號的時候,兄弟姐妹們這個心情是真不一樣啊,真不一樣,特別像今天又更不一樣了啊,更不一樣了,所以共產黨你完球蛋啦!呵呵,就想說這句話,共產黨你完啦!我就是想說這話,我就是熱血沸騰啊,熱血沸騰。然後呢從昨天到現在我收到最多的說419的真的是很有意思,這個非常清楚啊,收到最多的竟然都是國內的談419的,欸,文貴呀、七哥呀,是不419啦,然後感觸很多,然後419是不是要直播一下?也感觸很多啊,很多人都是跟我說這個的。

海外的人倒是沒有多少,啥意思呢?什麼情況呢?我想大概原因是什麼呢?國外的咱們大家每天說、每天講、每天直播就把這事兒給淡化了,國內的很多戰友呢因為他們深深的記住了419,還有很多人開始關注爆料革命、關注七哥是因為419,所以這個419確實國內的人就比較在乎。

哎呀,今天感觸更多的事情是美國川普總統大選已經結束了,美國總統大選已經花落拜登家,跑他家去了,我上次一年前419直播的時候,穿著這個長袍在船上直播啊,那個時候世界誰能想到世界的一個最偉大的國家的總統、崇尚媒體自由的總統最後被媒體給幹掉了。

所以說聯邦通訊委員會——當時美國的美國之音的管理機構和美國所有的電信管理機構或者說叫美國媒體管理機構,其中一個人在華盛頓跟我見面的時候,他說過,他說Miles,419這次斷播事件對待美國、對待西方都是一個里程碑的歷史性的事件。欸,我覺得他好誇張啊,是吧,我說有那麼嚴重嗎?當時是的,當時VOA美國之音這件事情我知道這件事兒很大!很大!但是說實話啊,沒想到這麼嚴重,也沒想到後果如此之嚴重。

想起當年那個劉彥平給我打電話有一次說,欸,老郭你要注意啊,你不能再說話了,你不能上那個什麼美國之音啊,後果很嚴重!我剛跟孟書記見過面,孟書記說了如果郭文貴上了419,我們將採取一切之必要之手段,在我桌子上那紅通已經放了很久了我都沒簽,我不想簽這個東西,可以說紅通簽署之時不會超過48小時郭文貴就得到我的辦公室來跟我說話了,我希望不要再做這種愚蠢的事情,甚至郭文貴會更快在48小時以內就要到被中國員警給抓回來了。

嗯,呵呵,當時劉彥平啊,後果很嚴重!你要到孟書記辦公室喝茶去了啊,哇噻,當時還很看得起我,去孟書記辦公室,現在孟書記在哪兒呢兄弟姐妹們?肌肉孟在哪兒呢?還有當時的那個爆肛芳,王芳、王芳、王芳你在哪兒嘞?王芳你在哪兒嘞?當時王芳這個小傻貨,你的那個垃圾啊,狂叫還有周什麼華什麼啊,你說這個你現在想想那小樣兒,你看那小樣兒,啊,郭文貴侮辱我國,還你國!你大爺來的還成你國了,就有這種不知道死活的垃圾永遠都有,當時還真是孫力軍的下屬還給我捎信兒說,不要老提王芳啦,甚至方便的時候給人家爆肛芳正個名兒、正個名兒,為啥要正名兒啊,你們又沒事,你怕什麼呀?你沒爆肛你怕啥呀?對不對呀?

所以現在看到當年的419發生的事情真是不可思議,從美國總統到美國聯邦委員會到VOA,川普總統花了三年多的時間才把他自己人派進去,幹了不到一年七八個月又被攆出來,龔小夏火雞龔要訴VOA,到處募捐搞了幾十萬美元,錢呢?火雞龔~你在哪兒呐~捐的錢呐~捐錢花律師費了嗎~所有的人騙捐的理由——捐款打官司,不管是他媽那個爛人,小小那個小垃圾那個叫什麼雞腿潘啊,捐款啊還是什麼一堆的民運都是捐款打官司,只要打官司全捐款,好像誰家攤上事兒了都是這些老百姓有事兒,他們出頭露面兒、倍受榮譽、稱為大咖、稱為公知,但是掏錢的人都是這些老百姓。

說實在話有些人被騙我現在想起來,通過九隻妖事件、通過這些事件我發現被騙是活該,真的活該,不騙他們對不起他們,就從九指妖事件中看得出來,你說她代表上帝、她代表公平、她代表自由,從來沒拿過一分錢,從來都是得到者,她有什麼權力分配財富呢?她有什麼權利來支配上帝呢?她有什麼權利來代表上帝呢?欸,那你也捐款,那你活該,就像Sasha龔似的,天天說打官司給律師費啊,我這已經有幾十萬了,咱們有個戰友一把給了她5萬、一把給了她10萬,哇噻有錢,再去捐、繼續捐,Sasha龔的官司在哪兒呢啊?這個垃圾!

火雞龔都對得起她,這個垃圾龔,垃圾龔,我今天早上的時候跟香港的一個通話,他說當時你和火雞龔一坐在一起,他說,唉呀丟了郭先生的人了,說實在話啊,我現在想想當時跟她一起的王飛先生,王飛先生那個人是個好人,真的是個好人啊,還有一個美國之音那幾位男士都是好人,真的火雞龔就是一騙子,就是一垃圾的騙子,就是像國內的我們老家的村裡邊的村婦是一樣的,我撓你、撓你、撓你,我撓你、撓你、撓你、撓你,就是她是用什麼呢?我告你、告你、告你、告你,就是這個德性啊,啥也不會,滿嘴謊言。

但是你現在往回再看的時候,就是這個美國國家的悲哀呀,共產黨滲透到如此之嚴重,就一火雞龔能滲透到美國國家政府控制的對共的電視臺,控制一個中文部,你像李肅這樣的人,你是不是啊,你上咱們那個誰那個帥哥新哥李肅、你像王飛這人還有一幫中國人在Sasha龔面前就像那個中國拍那個什麼什麼草根啊、什麼什麼東北啊、什麼電視、鄉村故事的電視劇一樣,趙本山裡邊的角色,後面跟著一幫人,沒辦法!你就這麼一個暴劣的、粗劣的、低下的騙子、小痞子Sasha龔在那兒,火雞龔,這些人就是沒辦法,你在美國這種主流電視臺,你在那兒工作,Sasha龔在那塊兒是不是占著這個茅坑呢,她又不拉屎是不是?天天拿著撅著屁股放屁熏你,你能不跟著她嗎?所以你看著王飛這些人、李肅這人都是很有水準的,那幾個帥哥都是很有水準的,所以說挺是個悲哀的,就是中國人在西方不能出頭露地出入到所謂的上等級社會。但凡你走到上層社會了,再有幾個爛的中國人橫在你前邊像狗屎一樣,你還真跨不過去。

接上文——

郭文貴先生419四周年直播前關於419四周年的回顧視頻文字匯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