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草山香港部 文徬

香港法律學者、香港大學法律學院首席講師張達明,19 日在商業電台節目《在晴朗的一天出發》說,8.18、8.31 案都是和平示威,控方都是以「未經批準集結」落案檢控,但是區院法官在判決時卻用上「非法集結」的標準。過往未曾有過,預計辯方如果提出上訴,這將會成為主要的法律爭拗。張達明又說參考案例,法庭基本上不會將和平示威的被告判監,否則「等於是不鼓勵人去做和平、理性、非暴力的游行」。

張達明首先說,本港《公安條例》對於游行、集會時的違法層面分三個層次,「未經批準集結」指未依照法例或警方要求而繼續游行、集會,性質和平;「非法集結」則提升一個層次,除了未依法外,亦出現了挑釁行為可能破壞社會安寧;至於「暴動」就指已經出現了實質的暴力行為。

張達明說,過往終審法院和上訴庭的判決都指出:如果是和平的示威、集會,即使未有依照本地法律和警方要求,都仍然會受到《人權法》保障,基本上都不會判以即時監禁,亦不會將「非法集結」或「暴動」的定罪原則放在「未經批準集結」案件判決當中。但張達明指出,今日次區院就「818 案」和「831 案」判決打破了這種做法。張達明估計日後若有人上訴,上述做法將是最受法律爭議的:8.18、8.31 案不涉暴力,不應判監。

張達明指出,前年 818 和 831 之前的日子,街頭都出現過不少抗爭場面牽涉暴力行為。然而,818 和 831 當日的游行、集會「和平、理性、非暴力」,甚至有較激進的示威者都「實相」沒有任何暴力行為,市民大眾都有所目睹。按照這樣的情況,張達明點名,不論是否參考歐洲人權法院或本港終審法院的做法, 818、831 的集會游行都不應被視為是暴力游行,否則「等於是不鼓勵人去做和平、理性、非暴力的游行」。

張達明說,如果法庭將和平與非和平的集會游行都「一刀切」處理,香港就會按照中國內地的處理方式來操作。他說,公眾仍然期望終審法院在處理類似案件時,都能夠對集會、游行的性質有所區分並作出相應裁決,法庭亦有區分案件性質的角色,否則只會落入「無論如何都會重罰」的結果。

張達明提醒,當局容許民眾和平示威表達訴求有其必要,「市民如果憋著氣,你容許他們有和平集會示威的機會,他們在宣泄憤怒後,可以達致社會安寧;如果用高壓政策,連和理非手段表達不滿都不允許,政府不會聽到反對聲音,也不會做相對的改善。」他重申,在人權獲得法例保障的社會,當民眾在和平的情況下觸犯示威相關條例,法庭應該有不同的考慮。

同樣情況,回顧在年初發生的緬甸軍政府政變推翻民選政府事件。在緬甸軍隊推翻民選政府不到三周前,中國外交部長王毅曾匆忙安排了一次對該國的訪問,並高度贊揚了緬甸的將軍們。政變發生後,緬甸民眾多以和平方式集會游行,表達對軍方的抗議。

由於反對政變的民眾多使用社交媒體宣泄對緬甸軍政府的不滿,緬甸軍政府2月3日宣佈禁止國民使用社交網站Facebook至2月7日(包括Messenger、Instagram和WhatsApp)。抗議民眾隨即轉戰Twitter,話題“#我們必須民主”和出自昂山素季的名句“#在恐怖中自由”登上流行趨勢。此後,Twitter在緬甸的服務也遭到中斷,這間接導致了街頭示威活動的出現,2月5日,有反政變的民眾在緬甸各大城市聚集游行,整體氛圍和平,但有多人被捕。

2月7日,仰光出現反對軍方奪權、要求釋放昂山素季的數萬人抗議活動。這是2007年緬甸境內爆發反對軍人統治的抗議以來,最大規模的抗議游行活動。2月9日內比都的抗議活動有三人被橡膠子彈射傷。2月10日,內比都有數百名公職人員加入抗議活動。2月11日,上千名緬甸反政變示威者在中國駐緬甸大使館前示威,要求中國當局停止支持緬甸軍方。2月14日,緬甸安全部隊在克欽邦一個發電廠向示威群眾開火。2月17日,仰光爆發政變發生以來最大規模的民眾對軍政府的抗議。

2月19日,緬甸出現首位死亡的抗議者。該抗議者於2月9日在內比都的一場抗議活動中遭到槍擊,在送醫搶救10天后傷重不治。2月21日,在曼德勒發生的反對軍方抗議示威游行中,又有兩人遭槍擊身亡。2月28日,緬甸軍方在多個城市向示威者開槍,造成至少18人死亡。在3月3日緬甸全國對示威活動的鎮壓中,至少38位群眾死亡,聯合國安全特使稱之為示威爆發以來“最血腥的一天”。3月13日,12名抗議者被殺死。

3月14日,因抗議中華人民共和國不同意譴責緬甸軍政府的政變行為,位於仰光萊達雅區的兩家中資服裝廠遭縱火,隨後緬甸軍方殺死22名示威者。在緬甸其他地區,有16名抗議者以及1名警察被殺。緬甸華商也公佈十幾間被遭縱火破壞中資工廠名單。當天緬甸全國共有39人死亡。3月20日,有8人在曼德勒的反軍方抗議中喪生。3月27日,緬甸民眾於建軍節在仰光和曼德勒多個城市上街示威,軍隊武力鎮壓,造成至少114人死亡,遇難者包括兒童。

對比香港反送中運動和緬甸反政變運動,兩者有不少相同之處。兩者運動開始之初,百姓都是通過和平表達訴求的方式來爭取權利,而政權對任何威脅自己的抗爭,都當作敵人。港共政府和緬甸軍政府都疑似通過操縱暗黑勢力來破壞運動,達到社會秩序混亂,從而得到藉口使用暴力鎮壓。最後再進行公開或秘密搜捕,不管你用什麼方式反抗,反抗便有罪。

而更可怕的是,香港和緬甸的混亂背後都有中共的身影。雖然中共否認,但中共國和緬甸軍政府卻是關系密切,至少中共國不肯用「政變」定義緬甸局勢,也拒絕在聯合國人權理事會譴責軍政府。

(本文內容主要來源:立場新聞網站和維基百科)

編輯/審核/發稿:正義的小新

更多資訊,更多關註

紐約香草山農場GTV香草山之聲

紐約香草山農場GTV-MOS TALK香草山訪談

紐約香草山農場Twitter(中文)

紐約香草山農場Twitter(英文

紐約香草山農場 YouTub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