簡述:我希望海外的民運人士,不要再把王炳章,還有劉曉波,這樣的人都變成烈士了。我曾經說過,誰當年鼓動了劉曉波先生去拿諾貝爾獎,誰就是他真正的殺手,因為,拿了這個獎,就等於把他殺了。——郭文貴2017年11月8日
半年前,一年前我在華盛頓的時候,有幾個人說,郭先生我們要聯名提名你拿諾貝爾獎。我立馬拍桌子我開始罵他娘了,我誰要再跟我說一次諾貝爾獎你就是對我郭文貴巨大的侮辱。我就那個F字罵他了,當時他就傻了,他說沒必要這麼粗魯,我說你們當年捧的諾貝爾獎的都什麼下場?肝死,肝癌死,窮家蕩產,劉曉波就死在你們手裡面。中國拿諾貝爾獎的,提名諾貝爾獎的有幾個有、有好下場的?玩這乾啥,香港要拿諾貝爾獎的人,一來,壞了,香港出事了,亂了,直接沖擊香港警察總部。而且當時我一看這些人出現,所有當時發動69的,612的最牛的幾個人全都沒有出現。 ⋯⋯任何一個對共產黨的反共事業上存有利益心,權力心,和其他心的都是混蛋,都會死無葬身之地,任何人如果你僥倖,天真,你是找死,多大的利益呀! ——郭文貴2019年6月22日

封面圖文:任何一個對反共事業上存有利益心,權力心,和其他心的都會死無葬身之地,任何人如果你僥幸,天真,你是找死!郭文貴2019年6月22日

2017年6月26
郭文貴的分享:我向推友們想建議四句話;第一個、在我們中國的《易經》裏邊所說的金、木、水、火、土,基本上在這裏邊都全活兒了。水代表著愛情;火代表著一個人的個性,也就是說你的天生;大地就是你的家庭,也就是你的母親;上天啊也就是金,也就是說你的理想。

那麼在這個時候,我特別想跟推友們說,推友們我特別想念你們!因為今天是一個很特別的日子,今天一天來,我所有的推上講的都是劉曉波先生。劉曉波先生所有今天的遭遇,之所以我今天我不能說話,就是因為我說得太多了我怕傷害到他,還有我知道的真相我實在不能説出來。大家都知道,劉曉波先生是誰抓的?是國安抓的,劉曉波先生是國安處理的,是政法委處理的。他(的遭遇)是我們中國人的恥辱!對劉曉波先生的家人和他下這樣的毒手,這是我們中國人的恥辱!

全世界人民給了我們中國人一個“諾貝爾和平獎“,竟然是讓他落得如此的下場,這個結局和這個下場早在幾年前都已經設計好的;只是在什麼時候,需要的時候,什麼時間才讓它出來。可是我們所有的人都在為他哭泣,都在為他悲痛,實際上今天的結果是必然的,大家沒有什麼可以大驚小怪的。

可是我們大家都知道今天要發生,誰能又說不知道呢?你明知道今天的發生,可是你卻等待著,我們什麼都沒有做,我們就是talk,從來沒有行動。這就是我所說的,沒有行動的任何承諾都是欺騙! 任何的千言萬語不如一個行動。所以,今天我在此時此刻非常之痛苦!因為大家都預知到的悲劇它終於發生了,一個個的發生。彭明、李明、徐明、雷洋,今天輪到了……今天是我們最偉大的劉曉波先生。

我們偉大的所有的民運和各方的積極人士為今天都應該思考一下,我們應該做什麼?我們曾經做了什麼?我們應該學到什麼?思考什麼?就像這火一樣,我們如果把這個火的力量能借勢的話,這個火能燒開所有的一切、毀掉一切!同樣也給我們帶來生存、生活和生命。所以呢,我們大家都知道水和火、上天和大地,但是,我們大家多少人去做呢?說的太多了!這就是我文貴說的,説一萬遍不如執行,不如行動,這就是我們所要講的。

最後,我想跟推友說:一切都是剛剛開始!

文貴會用實際行動證明給你們,我們現在的中國人和過去不一樣了。我們現在的中國人不會都再像豬狗一樣的活著,任你擺布!捂住眼睛、捂住耳朵、閉上嘴。我們要活得有尊嚴!我們要活得安全!讓我們的家人,讓我們的所有人都不要再變成劉曉波!這就是今天文貴和推友,今天在這一天特別的日子裏,在這個特別的地方,在特別的環境裏邊,喝著這樣的茅台,我希望有一天茅台的背後不是這個“龍“,它是劉曉波,記住這個話,它是劉曉波,不再是這個“龍“。

謝謝!一切都是剛剛開始!

2017年6月28日
首先今天放的歌曲呢是“一無所有”。我知道知道劉曉波先生特別喜歡崔健先生的“一無所有”,我也是聽著這個歌長大的,我死去的弟弟也是特別特別喜歡這個歌。誒,這個,這個被黑掉了啊。

那麼,這個歌呢確實是伴隨著我們這一代人的成長,而且是激勵了我們,讓我們看清了真相。還有一個“新長征的路上”,我們也特別喜歡,這首歌呢是獻給我們正在病中,危機的劉曉波先生,希望這個歌聲能讓他早日恢覆健康。

今天我們主要是向推友們報平安直播,隨便向大家說,推友們關心的一些事情和大家關心的事情,我給大家一些回覆和談談心得,沒有新的爆料。首先呢,劉曉波的事情,確實是像我推特中發的一樣,我一直在思考,劉曉波先生的事情,他為國家的民族的民主和法治和自由鬥爭了那麼多年,幾次被關押,他的勇氣和他的精神當然是偉大的。

但是我們為什麼不去想想,我們海外既然有這麼多的民運力量,我們有14億同胞,為什麼就讓一個為我們爭取民主自由的劉曉波先生和他的夫人劉霞落得如此下場。那麼今天當他發現他是癌癥的時候,大家悲痛不已,悲痛不已。

這真的像我們國內的所有的共產的官員一樣,當這個人死去以後就成了英雄,當這個人死去以後就成了烈士,全國巡演來訴說他的人生的多麼偉大的事件,都是死後英雄。難道我們的積極人士和我們這些人也要這樣嗎?也想這樣像劉曉波先生這樣成為未來大家為他痛哭,去歌功頌德,當他成為烈士以後嗎?為什麼在他活著的時候,我們不能盡最大的力量讓他活的有尊嚴,或者說和他一起去追求我們共同要追求的目標呢?我們做了什麼?我們又能做什麼?

還有劉曉波先生在監獄裏面得肝癌,這個真相實際上在1年前,我和一個民運的積極人士,我就問過他,我說你了解劉曉波先生的真相嗎?他的情況嗎?他說他非常了解,但是他說來,我說你並不了解啊。我說據我所知他在1年前他就已經開始有癌癥了,癌癥是非常嚴重的,他說完不是這個情況,但今天已經發展成這個情況。當時他問我為什麼這麼說,因為在幾年前,我跟安全部的一位部長,說話的時候我曾經問過他,我說劉曉波先生的結局會是如何。他當時還笑了說,你怎麼還關心劉曉波呢,我當然啦,大家都關心他,這是一個全世界關心的為中國人爭得諾貝爾獎的人,而且這麼火。他就非常輕松的在脖子上說,一定是這樣。我說什麼意思,會把他給殺了還是槍斃了呢,他說他一定會死在裏面,病死、猝死還是什麼死,他一定會死在裏面。當時我非常驚訝,我說這是已經決定的政策嗎?他點點頭。

今天這個結果,在我預料之中,只是他用什麼方式和在什麼時間。所以我覺得像我能知道信息,能預感到今天這個結果的,我相信很多很多人。但是大家又去做了什麼呢,大家都在掩耳盜鈴嗎…或者後面的鴕鳥已經換了,我因為這個,我要說的是啊,鴕鳥換到了東墻,就是劉曉波先生的這個事情讓我感覺到要換到東墻,因為我覺得更應該像我追求的蝴蝶效應。大家知道我對面這幅畫是這個猴子,然後呢,有一個鴕鳥還有一個蝴蝶,我追求的是蝴蝶效應發起。那麼我現在把鴕鳥啊,就是因為鴕鳥精神讓劉曉波先生等到了今天。

昨天晚上回來我就把蝴蝶放在後面,我們更應該像蝴蝶一樣一直在煽動著,煽動著才能讓劉曉波先生得救,或再不發生下一個劉曉波。那麼這個事情既然大家都知道已經發生了,我們更應該思考,就像我剛才所說的一樣,我們做什麼才正真的符合劉曉波夫婦他們現在真正需要的,對他們有幫助。我們真的為能他們做什麼,除了呼籲之外,我們還能做什麼,特別是我拜托了很多所謂政評人士不要再評論,不要再討論,對一個人的評論和討論,人家有病,你拿著人家的這個病評論、討論,來賺吸眼球,博你的上位,這實在是卑鄙,不好。我衷心的希望,所有人在為他祈禱的同時呢,想想真正能為他做什麼,而真正的做他們所需要的,有意義的事情。

那麼劉曉波先生是偉大的,我完全不了解他也不認識他。但是我相信,經過現在這個肝癌末期,如果是真的他應該得到很好的治療。無論是到美國還是到德國,而且我們大家應該盡自己一切自己的力量去幫助他。我郭文貴能幫的,除了能替他呼籲之外,如果需要經濟上的支持,請聽到或者看到這個視頻的可以跟我聯系。如果需要海外的醫療資源的我也有,請和我聯系,而且在其他方面的,我會做我自己力所能及的事情為劉曉波先生。

那麼劉曉波先生的事情我就不能說太多了,我擔心我說多了會給他帶來不方便的和相反的一面。所以說我很慎重,什麼時候講什麼是非常的重要。我今天在這裏就不講了,我在此向上天祈禱劉曉波先生早日回覆健康!我得看看推友的反應啊。我這個怎麼…

咋們還正在試這個系統中,今天試的還真有點不一樣,大家可能有感覺,這個穩定性和清晰度上有點不一樣。雲南的朋友,哇,今天才5000多人吶,才5000多。被這個五毛給黑掉了吧,被駭客給黑掉了吧。5000好,誒,這個反應不錯啊,這個機器不錯。
……
那麼大家看到了我前天晚上在湖邊有個火視頻,這個火視頻啊,大家評價非常好。因為那兩天大家都知道,都在談論劉曉波的事件,這個心情非常之不好,這個我也是一天在聽著“一無所有”這個歌。因為我們是同一個時代的吧,雖然我小。那麼後來我到海邊,湖邊,這那塊喝酒,點著火,我太太給我點的火,還有身邊的人。

然後呢和我女兒,我倆喝酒,我一直跟她聊,誰叫劉曉波,劉曉波和劉霞怎麼回事,大概跟他們介紹。這個時候啊,我女兒突然就跟我說,爸我要跟你說說,我給你錄一下。我女兒那是導演吶,學這個專業的,拿過來這個手,晃著我就開始說了。這個我以為當時說的時候真沒有想能發的出來,我就說試試吧。結果就說了,說的不是很好,但是發自內心的。但是我女兒拍的視頻拍的非常好,得到了推友們的廣泛地鼓勵,謝謝大家啊。那是我們家郭美,郭導拍的。非常的棒,第一次在拍視頻當中,這個得到大家積極的響應和鼓勵,非常之好。

那麼在那個湖邊的時候吶,其中就有一個朋友給我打電話來,就給我談到了易租寶和泛亞,而且他是一位被開除的法官。給我講了很多,他說你要講易租寶和泛亞的時候應該註意什麼,其中一條他就說了,這些老百姓太可憐了。他將把知道的,為什麼把他開掉,為什麼不讓他審這個案子,這個整個過程他要給我。

同時我在那裏,我喜歡火,哎呀我一直燒了很長的時間,喝著56度茅台,在那塊喝著茅台,想著曉波的事件,聽著“一無所有”,“新長征的路上”。還有聽著鵬鷹的歌曲,然後想著易租寶和泛亞,心情很沈重,很沈重!又接到這個法官的案子,我就想這個政法委是什麼樣的政法委,什麼樣的情況。我又想起了突尼斯的瓦比比,我又想起了馬德裏,本阿本還有他的老婆貝爾雅,這些都是我見過的人。

而且頭一段時間,我還跟他們其中一個關鍵人物,平暴前期的一個人物,叫穆罕默德阿裏。在跟他聊關於突尼斯後期發生的事情,都是我覺得是這種一個個的官逼民反,官欺民,官騙民,特別是官騙民,一個個的案例。然後維穩,高度維穩,結果造成了突尼斯的事件。所以我就在想為什麼我們的老百姓這麼老師,今天連投訴都沒門兒,連去個地方都去不了。
……
加拿大的一位官員跟我說了句意味深長的話,說海航這個事情查不清楚,那將是西方世界整個的金融沒落,司法沒落。他看了大概一晚上十幾個小時我給他提供的文件,他說:“我簡直沒法想象,怎麼一個人有這麼多賬號?怎麼可能一個人能有那麼大量的現金周轉?”他開始就把我定義為一個報仇的人,他說你今天幹的事情已經不是報仇了,報仇你不需要做這個,你可以把這些錢可以跟西方做談判,把他黑掉的。
而且這位官員說:meils你告訴我你到底想幹什麼?這些錢我們是一定要扣掉的,一定要追回的,拿走的要追回,一定要查扣,還有這麼多資產。我說據我現在查到的資產,最起碼涉及到在你們這些國家,西方國家裏面,大概我們看到的,在五萬億人民幣。我說我希望能和我們所有海外的華人把這五萬億人民幣全部查封,查封以後追回的錢除了該給你們這些國家之外,應該成立一個中國的民主自由基金。由各個國家的政府部門派員指導,成立這些基金就是要支持中國像這些易租寶和泛亞,還有這些709律師,還有像劉曉波先生,像高瑜女士,像我們中國現在還被控制出境的鮑彤先生,還有像海外的這些民運的這些機構們,大家共享這份資產。
……
所以我的那個律師David boys興奮莫名啊,他打過美國最牛的案子,微軟、AIG,號稱法律界絕對泰鬥!他就是一個清淡。老人家現在摩拳擦掌要取消一切夏天的度假,他是鐵人三項的運動員你看老人家,他太太也是。所以說都覺得不去度假了,這是個大事,就等著呢。所以說美國司法制不要玩的,你來了把你公司的錢怎麼來的?公司怎麼回事?股權怎麼回事?那都得說的清清楚楚。所以說陳鋒先生要不起訴我,你就是個騙子,你就是個盜國賊的同夥。你起訴我了,我就對你絕對佩服你是英雄,尊重你。所有的九個供應商那都太好了,你必須來美國,你必須把你企業說清楚,太好了。你敢提供一份假材料,你家人你所有人永遠別來美國了,來美國就把你抓了。看看在美國這個公正的司法下誰是真誰是假,現在所有的這十個國家的我的合作者們已經是摩拳擦掌。

這就是我剛才談到劉曉波先生事件的時候,我們要問自己能做什麼?這就叫行動,這就叫執行,這就叫結果。如果大家把對劉曉波先生的眼淚、擔心和歷史的回憶,和那所謂的評價,那些時間拿出來,刷刷盤子賺幾美金給劉霞,也不至於讓劉霞女士活得那麼累,那麼苦。如果大家多一點時間上大街上中國駐美國大使館去呼籲去,都在那睡上幾晚上,可能劉曉波早就出來了。

我最恨的就是像某些連自己的職業,和職稱都保不住的人,連飯都搞不清楚的人。然後弄了一幫小媳婦,弄了一幫孩子,然後到美國來讀書。然後反著共,然後自己又把推友當成豬狗的訓,當成蠢瓜訓。同時呢自己連飯都搞不明白,被人家到處開除。然後又吃了咱們中國政府一堆錢,兩頭吃。然後打著民主自由,80%的生命是沒搞民主自由,怎麼突然到美國搞民主自由來了。而且是讓別人掏錢來搞民主自由去,那這命,這不是騙人嗎!
……
那麼現在呢,大家都很關註海外對爆料事情的關註。有人說劉曉波現在事情出來,是一個轉移文貴爆料視線的辦法。我認為如果能轉移文貴的爆料,能被轉移了,文貴的爆料將毫無價值。如果文貴的爆料能被轉移,它存在價值嗎? 不存在價值,我希望大家多關註劉曉波事件,郭文貴的爆料不會被任何事所轉移。而且不會被任何勢力所嚇倒,更不可能被收買。
……
我昨天和一個老領導通電話說,他說你不要管劉曉波的事情,他說你管他幹什麼,他現在得了癌癥,癌癥晚期,他本來就肝不好,你替他說什麼話。我問了他一句話他不吱聲了,我說劉曉波先生得癌癥沒有提前檢查出來,那李友得肝癌怎麼那麼早就提前檢查出來了?李友的肝是什麼時候得的癌?李友既然是跟那個劉曉波先生,我說據我內部情報所知,劉曉波先生是13個月以前,給中央領導的報告說劉曉波的癌癥已經到達了嚴重的程度。而且李友那個時候在一年多以前,人家已經保外就醫了。

為什麼李友能得到301醫院,這個最高醫師的幾個專家的看護?而且李友犯罪之嚴重超過了劉曉波先生,而且李友的家人都是陪李友一起住一起吃,而且在裏面關了幾個月是跟所有的警察吃一樣的飯,在一個小樓裏。還可以性生活,性能力不行了用手來,手硬,除了沒有黃艷的小手,李友的小手還在裏面撲棱著呢。那警察給李友在外面給站崗,給李友,還會女情人哪。那劉曉波為啥就不能看看他的妻子呢?能不能給劉霞去看看他呢?連打個電話都不行啊,把人家家人都抓了。領導說,這個部分是真的,部分不是真的。那你告訴我哪兒不是真的?
那我再問問你,劉曉波先生既然是有癌癥,為啥不讓他出去治療?為啥不能讓他換肝呢?我說如果你現在答應給他換肝,我的肝換給他。我說話我發誓,如果我的肝能給他配上,我馬上給他換,我切我一部分肝給他。李友換了三次肝呢,是你301換的,是你常委啊。301給李友換肝,換兩三次,最後又換了年輕的肝,槍斃了幾個人哪?

為什麼不能把李友換肝的行動給劉曉波先生呢?海外的朋友都在那呼籲,包括和平先生哭,你哭有啥用啊?你為啥不問問他?你們昨天搞了一波景,包括你們那個陳明先生,陳小平先生。為啥你們不問問李友可以犯那麼大的罪?幾千億,上萬億騙老百姓,為什麼刑事罪者可以提前檢查出肝,還要保外就醫?換兩三次肝,301換。

為什麼劉曉波先生就不能提前診察出肝病?為啥就不能幫助他換肝?別換三次,換一次就行了,換一次就是活不了我們也認了。把劉曉波先生我們給扛回來,我們也感謝你們,這位老領導不說話了。他說這招我沒想到,我說不是沒想到,在你們內心世界裏,壓根劉曉波就得死。李友這人必須活,因為李友有錢。李友是怎麼玩女人,怎麼給令計劃兒子買車,怎麼通過河南銀基買車,怎麼和你們常委家勾兌幾千億,怎麼給你們送女人送錢。
包括我們北大方正,也有一些跟易租寶的人合作一起買金融產品,也洗了錢。法官不知道嗎?法官一看到方正就把這事給拿掉了。方正的保險是怎麼參與了易租寶洗錢的呀?大家可以查查,能洗掉嗎?怎麼買上金融產品這錢就合法化,還在那兒擱著呢,為啥不還給人家啊?為什麼不查封啊?

包括我們北大方正,也有一些跟易租寶的人合作一起買金融產品,也洗了錢。法官不知道嗎?法官一看到方正就把這事給拿掉了。方正的保險是怎麼參與了易租寶洗錢的呀?大家可以查查,能洗掉嗎?怎麼買上金融產品這錢就合法化,還在那兒擱著呢,為啥不還給人家啊?為什麼不查封啊?

李友的事情是一個試金石,你們是怎麼對待別人的?跟你們有性關系的,給你們送女人的,給你們公安部經偵上,和北京專案組你姜梁棟、付振華政法委領導有關系的,中紀委有關系的,就要放,還要換肝,槍斃人換肝,不查封資產,當庭釋放。像郭文貴這樣沒有罪的造罪,像劉曉波這樣必須得肝癌,哪有天理啊?哪有法律啊?
……
還玩弄我,不就是控制著我北大方正股票嗎,你不就是控制著我那點資產嗎,你又能怎麼著!你把我全家人都抓起來,你把我員工不放,羈押,長期羈押,弄死他們,都變成劉曉波,末期肝癌。變成雷洋,你又能怎麼著!五年後你們還在這兒說的算嗎?十年後你們還在這兒說的算嗎?

你們說可以把我殺了,來吧,我就希望你們來把我殺了。對我動手,扔板磚,毒死我,藥死我,用法律讒訴,你試試。你們每次行動,從我(第一天爆料起),都是愚蠢至極的行動。你們的VOA斷播事件,發所謂的紅通,一次次的對我進行暗殺,到美國政府實行三手。一邊談一邊抓,一邊搞遣返,你能實現嗎?
未來你看看,很快你將看到郭文貴會做出什麼樣的動作。我讓你們,讓中央領導,我希望習主席能看到,你派來的所有人,他們是怎麼騙你的,他們到底想幹什麼。看看他們到底了解郭文貴嗎,就像過去那三年的專案組,查郭文貴所有的(資產),從十塊錢起步,你查到我的錢了嗎?為什麼沒有查到呢?他一次次給中央承諾,為啥沒兌現呢?私心太重,都想利用郭文貴的這件事情達到自己的政治目的。

還有一個就是你們這種權利的傲慢,你們認為草根郭文貴就是個豬,就是個愚蠢的豬,笨蛋,愛沖動,愛激動,魯莽,沒什麼了不起的,騙子,全程假話。現在請中央領導問問(自己),過去文貴跟你們(說的)哪句話是假的?郭文貴就這麼的豬嗎?就這麼愚蠢嗎?就這麼笨嗎?真的是怕死嗎?怕死能走到今天嗎?
把我老婆孩子放出來,你本來就該放出來,你不放出來,我也會走這條路,一分鐘都不會耽誤。現在還拿著我的員工,我的資產威脅我。我準備了二十八年的話不是胡說八道的!你可以看看,不給郭文貴一個公平的說法,不給我死去的八弟一個說法,不給我這些失去自由和受到侮辱的員工…還有我的家人受到的淩辱,還有我的資產受到的損失,咱沒完!

你們以為用這招,那招就把我弄死,你弄死我就真把我成了烈士了,成了民族英雄了。我希望到那時我的死能換取中國十四億人民的蘇醒。我希望劉曉波的末期肝癌能讓海外的,這些民主,民運人士不要再這樣用嘴巴了。嘴巴救不了國,也給不了民主自由。空談誤國,空談誤民主,空談害國,害民主,不要在這兒講了。想想每個嘴裏都是這些為國家,為民主,為自由法制追求的人,這些人做過什麼?他能做什麼?做了什麼他又能怎麼著?

民主騙子,自由騙子,中國的法律騙子,中國的盜國賊。中華人民,中華民族,受到了這樣的一個個巨大的,具體的威脅。大家還沈默,那可能嗎?所以盜國賊們,我郭文貴將不惜一切代價,阻止你們十九大成功後,變成賣國賊!我也希望海內外所有人士,不管你是幹什麼的,只要是我們目標一致,其它事情我們都可以放下,不去談。一定在十九大阻止盜國賊變成賣國賊,然後把十四億人民,把我們這些人都置於最危險之中。一旦他們成功,我們將徹徹底底的沒有未來。
……
郭文貴要公布的事情,我今天向所有推友們保證,你們將看到你們無法想象的事實。包括易租寶,泛亞,為什麼會到今天?甚至劉曉波事件背後領導的運作。包括海外這些情報機構,你們會無法想象。因為現在文貴說的每一句話都要受到當地各方政府的檢驗,要承擔法律責任。

我在適當的時機就會出來,把事情說清楚,包括我將爆的料。在616時我說過,未來有兩個政治局常委的,會爆料,不是現任的啊,是前任的。哪個錢財那是多麼的巨大啊,大家我再澄清一下,這些所有的海航的資產的控制,通過長城資產公司,中建投不良資產公司。像“振榮”那就是中國最大的中東石油公司之一,想通過這個投資銀行…他們控制的資產是二十萬億,不是擁有,這個要搞清楚,控制和擁有是兩回事兒。

整理:德國感恩農場文迅等
發稿:如風
郭爆料串珠系列文章,都是從800多篇郭文貴先生直播聽寫文字版、蓋特精選而成,有時也包含部分班農先生、路德社、閆麗夢博士直播文字,具有文獻價值。由德國感恩農場文迅等按時間、主題整理。感謝戰友聽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