简述:我希望海外的民运人士,不要再把王炳章,还有刘晓波,这样的人都变成烈士了。我曾经说过,谁当年鼓动了刘晓波先生去拿诺贝尔奖,谁就是他真正的杀手,因为,拿了这个奖,就等于把他杀了。——郭文贵2017年11月8日
半年前,一年前我在华盛顿的时候,有几个人说,郭先生我们要联名提名你拿诺贝尔奖。我立马拍桌子我开始骂他娘了,我谁要再跟我说一次诺贝尔奖你就是对我郭文贵巨大的侮辱。我就那个F字骂他了,当时他就傻了,他说没必要这么粗鲁,我说你们当年捧的诺贝尔奖的都什么下场?肝死,肝癌死,穷家荡产,刘晓波就死在你们手裡面。中国拿诺贝尔奖的,提名诺贝尔奖的有几个有、有好下场的?玩这乾啥,香港要拿诺贝尔奖的人,一来,坏了,香港出事了,乱了,直接冲击香港警察总部。而且当时我一看这些人出现,所有当时发动69的,612的最牛的几个人全都没有出现。 ⋯⋯任何一个对共产党的反共事业上存有利益心,权力心,和其他心的都是溷蛋,都会死无葬身之地,任何人如果你侥倖,天真,你是找死,多大的利益呀! ——郭文贵2019年6月22日

封面图文:任何一个对反共事业上存有利益心,权力心,和其他心的都会死无葬身之地,任何人如果你侥幸,天真,你是找死!郭文贵2019年6月22日

【陈小平】王健林外逃,卖那个乐视的。

【郭文贵】潘石屹也在卖,他早就卖了,啥都卖了,他良心都卖了,啥都卖。所以说这些私营企业家的恐惧,对经济的不看好和对自身安全的要求,和一个一个“兔死狐悲”造成的效应,私营企业家、资金、外汇、产业外逃,这个经济上随时崩溃,房地产现在已经是GDP的六倍到九倍,全人类把钱给中国都买不了,接不了你这个盘,你蒸发的货币一夜之间就不值一分钱,老百姓手里拿着人民币,现在是一比六,一块美金换六块多人民币,很快就六十、八十。所以说现在大家就是弃船效应,赶快逃!从船上,这个船快沉了,快跑!所以说这是第二个,“经济矛盾” 这是很大的问题;第三个问题,现在整个社会上大家整个是信仰危机,或者是道德危机。大家现在都是,老百姓之间也是你死我活。现在是“笑贫不笑娼”,你杀人都没人在乎,只要你有钱,完全是“拜金主义”。信仰缺失、道德沦丧!这个社会矛盾到了一点一触即发,“E租宝事件”、“泛亚事件”、“老兵事件”,还有“雷洋事件”,这又出现了“刘晓波事件”,这又出来了郭文贵和明镜这个冒出来个小敌人,这一系列的矛盾, 这个拿什么征服你啊?这就是要拿出手中的枪,摸出了、捅出了手中的刀,然后再不行,后面再架上个大炮,然后要看这个比谁狠!反正在国内嘛,他说了算,那就是“一统江山,顺我者昌,逆我者亡!” 这就会诞生了历代帝国出现的效应,那就是什么?恐怖,恐怖平衡!恐怖平衡就是刘晓波成了这三个矛盾的牺牲品,这也是为什么最近国内一系列的怪异事情的发生,所以说,小平先生你看到这个的时候,我们应该感谢上天,感谢美利坚,感谢美国给了我们一个自由的地方,如果没有美国我们去哪儿?如果美国没有这个自由女神这个精神,我们能呆得住吗?我们去泰国、去马来西亚早就给抓回去了,把我们早就论斤给卖了,卖的越快越好,那我太清楚了。你知道,过去的安全部的时候,我看了他们一个个的案子,包括陈伟力,那个陈良宇的儿子,是这个用我们的飞机给弄回去的。就是这些国家,它为什么贫穷?为什么它暴乱?为什么让人看不起它,没有尊严?因为像我们这样的人没有容身之地,有追求、有理想可以抗争的人是没有容身之地的。这是为什么我说要建立感恩节,它的意义非凡,不是说我们个人投机,或者个人表现什么,我希望每个中国人要了解,这个地球上对中国人安全的地方不多了,也就那么一两个,两三个了,我们要珍惜,我们要维护。感恩美国就是感恩自己,就是维护自己的安全利益,就是为了自由而战嘛,敢为自由感、为民主、法治独立而感恩嘛。所以说在这个感恩节事情上、还有自由女神的事情上、曼哈顿的事情上,再加上刘晓波的事情上,再加上国内这些一系列作为的事情上,更加让我们要坚定,只有自由是最无价的!只有民主和法治才能让大家都安全!让我们的同胞、让我们的父母、让我们的子孙有未来、有安全、有尊严。挣了钱你能花,老婆孩子是你的,否则的话,你的老婆孩子是人家的,你挣的钱你不能花,别人给你花,你死了也说了不算,死了以后火化你,把你扔哪儿,你说了也不算。那不是一个个案,那就证明给你看,你们只要不听话,那刘晓波就是你们的样板,看明白吧?我把你弄死,“被肝癌死”、“被什么癌死”、“被雷洋死”、雷洋打飞机死,还得感谢我,你还得闭嘴!我认为晓波不是最惨的,最惨的是刘霞,还有她的弟弟叫什么刘晖,还有她那个哥哥太可怜了!因为这个家人太惨了,因为我现在,我太太和我女儿来了以后,刚才你看到了,就是我太太现在越来越瘦,白头发越来越多。昨天我跟我太太,跟我女儿,跟我儿子说, 我说我现在做的事情,就是用老百姓的话说就是作死、找贱,我完全可以妥协啊,我完全可以跟他们做交易啊,那么我现在所有做的事情是踩着我员工的白头发,我员工失去自由和我员工家人的眼泪、我家人的眼泪、自由和白发、生命,来追求我今天所要的民主、自由和法治。但是我告诉他们,我说你们不要后悔,我们再活十年、二十年,享受这人间最好的生活又能怎么样呢?哪一天“被肝癌死”、“被打飞机死”、“被阳痿死”都有可能啊,我们不是这样,我们的子孙后代呢?那也是这样啊。 所以说我们活着,不要看眼前这一点,人家美国人死了多少人,有了多少的流血,多少的冲突才换来了一个强大的美国,他们也不是一生下来是这样的嘛,还是有抗争、有辩论、有争论才有了自由女神的存在。那么我们现在看到国内的盗国贼,每次讲这话的时候,“你看,你美国过去如何如何”,就因为人家过去奋斗了,有毛病、有缺点,人家才有了今天,上天才眷顾了它。如果我们美国还活在过去就没有美国,就没有今天,那我们中国的官员老骗老百姓似是而非的道理,“你看美国也这样,所以我也这样”,美国已经给你做了一个样板,你应该学好不学坏,这是起码的逻辑和常识,就是刘晓波的事情在美国不可能发生,你就没必要发生。你不要再重复美国二百年以前的灾难和错误,这个对咱中国老百姓的欺骗、蒙骗,还有那种“愚民、弱民、贫民”的这种逻辑,导致了一个个的悲剧,这也是刘晓波事情能体现出来的,完全拿老百姓当猪狗。

【陈小平】那个,我听到一种观点就是说,刘晓波这个肝癌事件是一个阴谋.

【郭文贵】一定是阴谋。

【陈小平】正好赶上那个郭文贵事件也在这个期间,那么这两个事件,根据您的这个观察,您觉得刘晓波这个晚期肝癌事件和这个郭文贵这个事件之间有什么关联性吗?

【郭文贵】这个只能是猜测,没有证据,这个客观的说,我凭我个人对他们的了解,一定是有关系的。

【陈小平】一定有关系的。

【郭文贵】转移王岐山这件事情,现在影响太大了!他打破了整个高层的政治斗争的板块,他一定要利用各种事情转移注意力,这一点,最近,我没法说了,就是我七、八个手机,每天一个手机,大概八千次的发那个垃圾信息,我所有的Eamil全部被换了密码,我所有的电脑全部被骇客掉,,我们现在这直播间换了一个又一个,已经被骇客掉,我的孩子的朋友被抓,我们的员工现在就是光审不判,我们的企业现在专案组又是各种威胁,然后又是传递了各种所谓的各种威胁的信息,然后到香港、到海外去,采取各种办法,查封你的账号、毁坏你的名声、断掉你的朋友圈,让人远离你,毁掉你的名声。你也看到中央电视台这种丑陋的表演,拿出这种完全虚假的事实,然后拿着枪,失去自由,完全视法律于不顾来造谣和抹黑文贵,这都是转移视线。这些事情跟晓波一定是有联系的,它有多大的联系?那么是怎么联系?我们无从得知。但是从客观、事实,我一再说的,不要说证据,你要说事实,事实上他就是这个结果,就是这样子的。

【陈小平】还有一个,刚才我想最后问这个晓波最后一个问题,你说我们要考虑为晓波做一些什么事情,这是一个很好的一个想法。目前很多人关注,因为晓波已经死掉了,非常可惜!没有把他救出来。那么晓波死了以后,死了之前啊,我想他有一个最大的一个心愿,就是要救救他的妻子刘霞。刘霞的身体不好,大家都知道,有严重的忧郁症,那么经过刘晓波这一次,这个晚期肝癌事件这一打击,我们都知道她应该想象的身体可能更糟。就是在未来的一个重点嘛,就是人们会关注救助刘晖啊、救助刘霞啊,这样这方面就是说你有什么建议?或者未来帮助刘霞这方面你有什么建议吗?

【郭文贵】我首先我觉得,不要过度消费刘晓波,也不要在这个事上,我觉得不要采取天真的想法,因为你做得过激的时候,反而把刘霞和这个刘晖救不了了,害他了,就是不能让这些盗国贼们感觉到他们出来,就一定会形成一股力量,形成一股力量就会对他们不利,那他不会考虑人道的,那也会让你刘霞和刘晖很快被什么死,都是可能的,所以说我认为现在,整个我们海外的华人,他没有领袖、没有组织,各干各的活,各说各的话,各有各的小算盘,这在盗国贼已经看在眼里,比我们了解我们自己。所以他们对各个人,你像一个一个人都已经买通了,搜集各种情报,他们会评估,评估你,一旦刘霞和刘晖出去,你对我产生威胁,那就会让你,要不让你死,要不让你不出去。所以说这个现在应该,海外的朋友呢,形成一个真正的、有实力的代表的人,策略的、科学的和盗国贼形成一种让他放心,符合他政治利益,把刘霞、刘晖救出来,救出来以后,当然了,这个资金不是问题了,就是说我们要大家“有钱出钱、有力出力”,让她身体健康起来,精神恢复过来,然后让她不要那么早的跟这个政府对抗,也得兑现诺言。因为你出来跟政府对抗的结局,以后再也没有人出来了,就是说这样的话,能保存下去这个民主和追求法治和晓波的衣钵的力量,和精神传递的可能,也未来给这些海外人士和这些盗国贼们讲述的时候,打下一个基础,所以这都是策略,这都是手段!我看到现在是悲痛、追思会,我说实在话,我是个生意人,我很现实的,这是完全无聊至极,你把那钱和眼泪、精力留着,能做什么,什么对她有用,对这个未来有好处,别老给自己表现自己的口才,表现自己的这个精神,表现自己的伟大,都是为你的!干点真的为刘霞和刘晖的事儿,实实在在,怎么能出来,怎么让她恢复,怎么让她有一个好的物理环境,然后让她安全,这就是事实。所以说我希望能有人站出来挑头,当然了,如果我能做得到的,我绝对愿意做,我非常愿意做。

【陈小平】那您站到从更多的从人道主义的角度,这种策略的角度去救刘霞、救刘晖,别的事情尽量的淡化一些,是这样一个支持吗?

【郭文贵】人家刘晓波已经一辈子,到最后来了一个真的“死无葬身之地”,献给了这个民族、国家,对抗、追求自由、发挥自由女神精神 的人,如果还让人家刘霞和刘晖,还鼓励人家去送死去,那咱们还有点良心吗?!我们应该让刘霞、刘晖彻底放弃、彻底放弃、彻底放弃,真心放弃。

【陈小平】在国外养病。

【郭文贵】如果让我说了算,放弃!真心放弃!任何人再鼓励刘霞,再鼓励刘晖去谈刘晓波的事情,这都是跟刽子手没有什么两样!跟这些盗国贼没有什么两样!只有过之,没有不及。人家已经这样,你看人家刘霞,一个女人,没过过一天好日子,完全活在精神领域。人家刘晖、人家哥哥,这个时候现实点,不要再让人家都当炮灰去了!我们该用人性、理性,让人家过点人的日子,叫她有健康的、快乐的,让她安静的过日子,不要打扰她。我特别希望所有他们出来以后,就别让他们再上镜,特别明镜,你就别让她上电视了,你也别谈民主了,你也别谈自由了,也别谈晓波了。还搞什么基金会,搞什么研究会,让咱们要出面,那是害人的,这是往死的害人啊!害一个不算,把人家全家都害了。人家是用那个办法害,“被肝癌死”,我们是用鼓励的办法,把她搞重要害死,这是不对的!这就是我的看法。抱歉啊!我说的有点直。

【陈小平】确实你的这个说法跟很多人想的不一样,但是我想一条人家能接受,就是“人道主义”,这个东西很多人都能接受。我想你的这个关于怎么样的抢救刘霞,怎么样抢救刘晖的这个意见,我们的这个视频节目会有很多人会看到,我想会引起一些讨论的。

【郭文贵】我相信这个事情,这是我个人的想法,这就是我刚才真实的想法,因为我们都有家人。晓波的家人太苦了!如果是我能为他做些什么,在资金上的帮助,在海外来有各方面的帮助,我一定、我非常愿意,很荣幸!如果她愿意的话,剩下的事情我都不想谈,什么很多人给我提供说,让我帮他这个,帮他那个,我说任何事情我都不想参与,晓波事情已经伟大了,伟大到了现在这个高度,很多人都无法比喻了,就不要再让家人背着这个伟大的包袱,都把他们压死,这个伟大是很多人背不起来的,这是不能承受之重。我们就不要再害人家人了,但是我们要尽可能让他的家人过得好一点、快乐一些、过得健康一些,帮他们出来,得到自由,然后在不影响家人的生活下,让晓波精神发扬光大!然后我们要自己亲身去做、亲力亲为的去做,我认为这个比较重要、比较现实,我们把自己的事做好,就是对晓波的尊重,就是对晓波精神的传播,这很重要。

【陈小平】好,谢谢郭文贵先生,在这么美丽的星期六的下午,带我们在你的这个豪华游轮Lady May上参观曼哈顿,讲解这个自由女神,以及讲解刘霞和刘晓波,非常感谢您给我们提供这样一个机会。

【郭文贵】谢谢小平先生!谢谢明镜的所有同仁!我也衷心的希望,我原来承诺过,有机会能让我们的推友们,有些人能上到这个船上来,这个船是世界上连续几年获得设计大奖的船,希望有机会、找合适的方式,有些推友能上船上来,在这个船上看曼哈顿,确实是不一样的。在此,小平先生,您的这个问题问得特别好!希望我说得不对的地方,大家多多包涵,我仅是个人之见,谢谢你们!

2017年7月24日
郭文贵的威胁,709的威胁,泛亚,易租宝的威胁是谁的威胁,是来自于王岐山盗国贼集团的威胁。刘晓波先生那是一个重大的政治决定,也是盗国贼们干的,是他们亲手把他弄死的。因为这些人,但凡有点脑子的中国人要明白,这个国家没有任何中央常委,政治局委员是老百姓的,都认为是他们的。

他们在说话当中很简单,我和这些常委接触,有背景的红二代,一说谁…啥叫政治局委员呢?说叫董事,代号都叫董事,从来电话不说政治局委员,国家董事。什么叫常委呀?国家股东。这个国家是个公司,人家王岐山先生争的是什么,争的是实能实控权,51的控股权,叫真正的董事,人家是股东,孙政才是董事,那李志忠是董事,陈敏尔现在还没到董事呢,马上要安个董事去。
……
你要问一问,为什么王健林和马云以及贾跃亭这样,是因为盗国贼,不是因为他们本人。他们在那个国家…他在阿富汗都是优秀的企业家,世界的精英。这个事儿不是说说就过去了,不是说杨改兰的事情说说就过去了,我们不可能忘记的。那刘晓波先生,刘晓波先生死了,被肝癌了。就忘了吗?就过去了吗?现在到处搞追思会,追思会有什么意义?

2017年11月8日
我希望海外的民运人士,不要再把王炳章,还有刘晓波,这样的人都变成烈士了。我曾经说过,谁当年鼓动了刘晓波先生去拿诺贝尔奖,谁就是他真正的杀手,因为,拿了这个奖,就等于把他杀了。这个,千万,我也希望洪宽先生,任何海外的有良知的人,真正有大智慧的人,不要把真正能做事的人,这么早的变成烈士。啊,变成炮灰。你有权力你干嘛。你干嘛要求呀。

2018年5月10日
大家在一年前,全部纪念刘晓波,现在刘晓波的夫人还在国内,还有多少人提及,谁能把她救出来?大家想想有多可怕。

2018年6月2日
我说过人生是没有如果的。但是当大家问到如果的时候呢,我就特别想问邱先生和安红女士和所有的战友们一个问题,就是在去年6.4 的时候,我在篝火边,我曾经说过的,我们必须要问一问自己,6.4事件我们在哪里?我们做了什么?6.4之后我们又做了什么?我们能做什么?就像刘晓波先生已经过世了这么长时间了,他的妻子还在国内。当时开追悼会的,开这会那会的,各种宴会的多得一塌煳涂,而今天刘霞女士还在国内呆着呢。那么刘晓波先生在天之灵会是什么感受?中国有多少个刘晓波?6.4的时候有多少个刘晓波这样的英雄?6.4有多少无名人士–我说的无名人士绝对比有名的多得多,献出了生命,甚至导致了整个家庭崩溃,甚至是父母一直到死都不能瞑目。这种悲剧每时每刻都在继续地发生着。那我们又做了什么?我认为我自己做的就不合格,我认为各个方面都做的不好。那么在这种情况下我们还要问一下我们自己,我们现在是否要继续下去这种不合格?是否要继续每一年我要去回顾一下,敬仰一下,然后喝点酒,悲痛两下,掉两下眼泪,然后明年再继续面对6.4这样的灾难日和悲剧日呢?

首先我认为,我们就今天所有的由文贵爆料革命引起的反盗国贼运动就是对6.4一个最好的回报,对他们最好的敬仰。对他们最好的尊重那就是行动。通过我们爆料革命的行动,让我们所有人都凝聚在一起,每时每刻都要记住6.4那个悲剧给我们带来的反省,给我们带来的警示,然后让所有的中国同胞都知道,如果你们忘掉了6.4,那么你们都有可能成为6.4那些无名的和有名的英雄一样,你们会被坦克和被枪,就是你们同胞的枪,中华人民共和国解放军把你给撵碎,把你给灭掉,把你给埋掉,把你给烧掉。而且每个人的孩子都可能能成为这样的悲剧的结果。

那么我要让所有人都知道,现在的中国政府,共产党的政府还有今天中国共产党政府里的高官们,很多就是盗国贼,是他们绑架了国家。他们不是合法的政府,他们不是人民选出来的权力,他们更不是人们现在发自内心而尊重的权力,和愿意被领导的一个政治集体。这个政治体制是有问题的,是老百姓心中不服的和不接受的。这就像夫妻本来是你情我愿我们过日子,现在一个是完全被蒙蔽了嘴蒙上了眼睛,穿上了铁裤衩,然后天天要过日子生孩子。这是不好的,这不是一个夫妻,这是把一个把民族强奸了的政治体制。

所以在6.4的时候,我们应该更多的反思如何地行动。在6.4的时候我们应该更加的重视,首先从自我做起,我们接下来应该做些什么?明年6.4之前的时候,我们问问自己的良心,我们这一年做了什么?而不是天天念叨在天安门上当时发生了什么,我参与了什么…你根本不重要!“我”这个字,任何人,“我”这个字在6.4这场悲剧中根本不存在!就不应该存在!而在反思的过程中应该想到,我应该去做什么?你应该去做什么?而不是当时我在哪?我做了什么–你做什么都不重要!就因为你做了什么,6.4才成为悲剧了,很有可能!那么你应该想到的是,你应该做什么?我应该做什么?在明年6.4之前我们该怎么做?–这是核心!

再一个我想,安红女士和邱先生,这个你们要想想,你们在澳洲,我在美国和今天能听到我们这个视频看到视频的很多战友和同胞们,很多是在国外的,几百万人,几千万人,香港、澳门、台湾包括海外的侨胞们,你们也问问你们自己,如果我们的国家像澳大利亚,像美国,像日本,像加拿大,如果像人家百分之十那么好,我们愿意在海外吗?如果我们有选择,我们愿意呆在人家的国家吗?寄人篱下吗?

我们必须要问一问,我们为什么今天在西方这样的环境和社会里面却不能开心的生活?因为很简单,我们的国家存在着问题,我们的国家已经被人绑架。那么我们今天在想这些问题的时候,必须要问一问,是谁让我们这样的,是谁让我们寄人篱下的生活着。而且我们拥有丰富的物质条件,美好的环境,中国今天所追求的美好生活,是中国1000年可能都达不到。那么,为什么在这样的环境里面生存我们还不开心呢?

因为我们的追求和向往,就是人的尊严,和人的安全和公平性,和个人的权利。就是中国的政治和体制,完全抹杀了我们的个人安全和尊严,还有没有给我们一个公平的社会和生活的环境。

这就是为什么我们今天呆在西方这么美好的环境,中国可能在未来千年都实现不了的环境我们还不开心的原因。这是人的本能。

所以6.4事件必须让我们思考的问题:忘掉我在过去做过了什么,要思考我在未来该做什么?要想想未来呆在西方应该怎么去改变这种环境?应该想想我们的同胞在水深火热之中,我们应该像火柴一样去点燃他们。这是我一直以来这么多年我所想所感受的。我是个过去29年没有做过什么事情的人,但是我在做准备。未来我将不会让我自己每一分每一秒钟让我自己感觉到没有做什么,是失败的,或者说是没有价值的。

我去年开始爆料以来,我认为我的每分钟每秒钟都是有价值的。我非常尊敬我自己在过去一年中所做的事情,我也感激所有的战友在过去一年多里和我共同去追求咱们的喜马拉雅。

我希望从现在开始了有更高的层次,义无反顾的追求我们的喜马拉雅,实现法制民主自由的中国,让6.4牺牲的无名英雄和那些有名英雄们,他们的血不白流,拯救我们在水深火热中的14亿同胞们,像干柴烈火民主自由法治的追求,用我们的身体,用我们的一切去点燃它。这是我的感受,谢谢安红女士和邱博士。

安红女士:谢谢郭先生。

可不可以总结出这样一句话:就是说擦干眼泪擦干血迹,忘掉我们当年个人曾经的成就或者是辉煌,或者是即便是微不足道的支持。那么我们今天要着重的问一问,我们能为我们的祖国做些什么?我们从现在开始自己能够尽自己的力量做些什么?–我可不可以这样说?

文贵先生:是的,今天邱博士安红女士啊,男的帅,女的漂亮,我就有点蒙圈了。看到你们两个太好了!你刚才说的完全完全是的,非常非常的对,非常感谢,学习很多。

邱博士:听完文贵的一翻话呢,我的最大的感受就是不能在年复一年的纪念纪念了。我们确实应该扛起新的责任了,推进爆料革命,尽快的改变中国的政治体制这种现状,我们才能告慰29年前死在天安门广场上的英烈们的冤魂。这是我最大的感想。

那么我们知道6月份的文贵先生非常忙,就是面对很多盗国贼及其代理的攻击还有很多听证会的出席令。

2018年7月10日
每当我醒来以后看到的蓝天白云,这种祥和的空间,人与人之间的和谐我真的希望我们的同胞十四亿人们都有这样的生活。而不是天天看到那些像刘霞刘晓波先生这样被虐待,看到709律师高智晟的家人,李文足家人的虐待,包括在街上那些卖菜的被城管虐打,掠夺,包括像杨改兰女士这样的事件,每天或者每个月或者每年都会发生。

2019年5月4日
我到最后我要跟大伙说一说什么叫身败名裂?我听太多啦!一个安全部的二部的和三部的,不行「做了呗」。「做了」这个词儿是大家行话,叫「乾了你」「灭了你」啊,像于志坚那就是被「做了」,像那张洪宝被「做了」,车祸,呃淹水死亡,肝癌死刘晓波都是被「做掉」的。我深信不疑啊我深信不疑。张健先生我不敢说,我相当怀疑。

2019年6月22日
半年前,一年前我在华盛顿的时候,有几个人说,郭先生我们要联名提名你拿诺贝尔奖。我立马拍桌子我开始骂他娘了,我谁要再跟我说一次诺贝尔奖你就是对我郭文贵巨大的侮辱。我就那个F字骂他了,当时他就傻了,他说没必要这么粗鲁,我说你们当年捧的诺贝尔奖的都什么下场?肝死,肝癌死,穷家荡产,刘晓波就死在你们手裡面。中国拿诺贝尔奖的,提名诺贝尔奖的有几个有、有好下场的?玩这乾啥,香港要拿诺贝尔奖的人,一来,坏了,香港出事了,乱了,直接冲击香港警察总部。而且当时我一看这些人出现,所有当时发动69的,612的最牛的几个人全都没有出现。

就因为这几个人乱领导,孩子失去方向了,香港出现分裂了。香港警察是瞎子吗,是傻子吗,当然不是,香港所有的监控是共产党啊。香港警察总部在他来之前,大陆的安全部,广东省安全厅,国家安全委N个领导,男男女女,在整个楼上楼下周围,进行了新的一盘演练,就等你犯错误呢。李家超已经把卢伟聪抛出去了。林郑月娥已经把卢伟聪抛出去,责任都推给卢伟聪了。郑若骅也基本上推出去了,人家公开道歉出来,林郑月娥已经示弱了就差趴在地上了,李家超在议会里被骂的狗血喷头了,卢伟聪不出面,卢伟聪本来到期就要退休了现在是延期,现在人家做好了就把卢伟聪,你放心卢伟聪一定出来辞职。

大家去想想,就过去这24小时的昼夜,对香港市民的伤害,林郑月娥、郑若骅、李家超、卢伟聪扳回这一局的背后,都是我们海外欺民贼这些王八蛋!在香港的所谓民主民运的领导上中的毒,我们有些战友煳涂到了极点,竟然在后面紧紧跟随!紧紧跟随呀!是什么跟随?说这个哥们儿是香港的领导,这个哥们儿将是下一个香港的领导,你能搞明白吗?香港人几个知道他的呀?他就想得诺贝尔奖呢!

凡是在这个反共的主题上想有名有利有权利的都是溷蛋!都不是我们的战友!结果如何?惨剧呀,差点酿成啊!竟然撞击警察总部去你这是什么概念啊?而且那一刻的录像现在你看看海外,大家看看主流媒体已经风向有点变了。共产党的厉害,共产党他掌握的这个国家机器,如果战友们你们相信嘎嘣一下CCP就完了,那乾嘛让他控制70年啊?香港人如果说两次上街就把共产党解决了他乾嘛要忍让22年呐?哪那么容易呀?!共产党再流氓再可耻再不要脸,他是一个绑架了14亿人的黑帮团伙呀,他绑架的不是几个孩子啊,不是几个老人呐,他是绑架了14亿中国人的国家机器呀!

任何一个对共产党的反共事业上存有利益心,权利心,和其他心的都是溷蛋,都会死无葬身之地,任何人如果你侥倖,天真,你是找死,多大的利益呀!

2021年1月17日

(郭先生看留言)头一次听见对六四深刻反思,是的,非常要反思,非常要反思。我就是一个最重要的,我亲身经历的事情和看到那里边被关押死亡。我从来没给家人谈过这个问题,我到现在都很纳闷,为啥我家人从来不问我在里面我受了什么罪。我家人也从来不去听我在里边的事情,不敢面对家人啊。所以说有时候人是很孤独的,就是七哥受过这么大的罪,九死一生。没有你最亲的人跟你自己家人来问你这事情。当然了,你也不能到处吆喝去。所以说这就是人呐,当你干一件事的时候,你在乎别人的看法或者说你要在乎什么回报的时候,你一定会失望的,一定会失望的。
(郭先生看留言)黄四郎战友,躺枪王,唯快不破,拆墙建筑师。爆料革命闫丽梦博士一定会获得诺贝尔奖,坚决不要!如果闫博士她要了诺贝尔和平奖的话,我永远我不会再提她一个字儿。爆料革命这个事业上,灭共事业上,任何人主要是想去要个名啊,要不利呀,这个什么狗屁诺贝尔奖,那简直是太low了,太low了。所以当我看到什么大师啊,讲了半天在乎别人怎么看自己呀,在乎自己所谓的荣誉呀,那都是扯,这样的人你根本不用搭理他。一个狗屁你要了你说那个诺贝尔和平奖,你死的时候烧你的时候多烧俩小时?还挺疼的呢,多烧俩小时,有什么意义呀,当饭吃,你能卖了他吗?

郭爆料串珠(237-1/3)谁当年鼓动了刘晓波去拿诺贝尔奖,谁就是他真正的杀手

郭爆料串珠(237-2/3)谁当年鼓动了刘晓波去拿诺贝尔奖,谁就是他真正的杀手

郭爆料串珠系列文章标题和链接汇总237 – 1

整理:德国感恩农场文迅等
发稿:如风
郭爆料串珠系列文章,都是从800多篇郭文贵先生直播听写文字版、盖特精选而成,有时也包含部分班农先生、路德社、闫丽梦博士直播文字,具有文献价值。由德国感恩农场文迅等按时间、主题整理。感谢战友听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