译评:William  | 责编:沙拉猫

图片来源:e.vnexpress.net

根据4月17日东亚论坛(East Asia Forum)一篇由京都产业大学(Kyoto Sangyo University)帕特里克·斯特雷福德教授(Patrick Strefford)撰文的报道,军事电视台(Myawaddy)告诉缅甸人民,自2021年2月1日起,缅甸已经进入紧急状态。全国民主联盟(NLD)温敏特(Win Myint)总统和国务资政昂山素季(Aung San Suu Kyi)被捕。前副总统敏瑞中将(Myint Swe)(现担任总统)使用宪法授权宣布紧急状态,然后将国家权力移交给缅甸武装部队总司令敏昂莱(Min Aung Hlaing)。

缅甸军方(Tatmadaw)声称在2020年11月的选举中存在选举舞弊行为,导致全国民主联盟取得压倒性胜利,于是在2021年2月2日,他们宣布成立新的国家行政委员会,以接管所有的州立法、司法和行政职能。多数西方媒体称此为政变。在缅甸军方与全国民主联盟之间的不同程度的合作10年之后,民主进程经历了一次严重的倒退。

多数西方国家政府和媒体迅速谴责和谴责缅甸军方,并认为日本政府的反应是缓慢而微弱的。当然,日本没有参与包括在2月15日的驻缅甸大使们的声明中,该声明要求缅甸军方表现出克制并谴责对政治领导人的拘留。

但是在之后G7七大工业国外长们于2月3日发表的谴责缅甸军事政变的声明中,日本一同参与了签署。并且,日本政府分别于2月21日和2月28日强烈谴责缅甸局势,日本政府两次强烈敦促缅甸军方释放被拘留者,并迅速恢复缅甸的民主政治制度。日本对缅甸发动政变的立场大幅转换确实引起了质疑。

据报道,缅甸军方上台的第二天,日本国防大臣中山泰秀(Yasuhide Nakayama)就告诉路透社,表示如果日本不能很好地解决这一问题,缅甸可能会远离自由民主国家转而投靠中共。长期以来,中共在缅甸的影响力一直是日本领导人关注的问题。缅甸军方决定在2011年发起政治改革和开放的其中原因之一就是出于对中共国的依赖不断增加而产生的恐惧,日本政府积极促进国际社会与缅甸政府之间的重新接触,在缅甸军方政改中发挥了重要作用。在缅甸民主化继续进行的条件下,日本在2012年取消了缅甸的大部分未偿债务,并且向缅甸提供了过渡性贷款,以使其能够在同一年清偿对世界银行和亚洲开发银行的欠款,而这些金融机构也可以开始提供发展援助,并支持当时的总统登盛(Thein Sein)的民主过渡。

报道还表示,日本持续在外交上推动与重要战略伙伴东盟的关系,日本花了数十年的时间投资于东南亚国家的稳定与繁荣,日本的经济严重依赖于东南亚各国。在今年2月10日,日本和印尼外交大臣之间讨论的主要议题仍是缅甸局势以及与南海和东海有关的问题。


译评: 一直以来,日本忌惮中共而甚少在人权问题上严辞批评中国,并努力在美国、中共之间取得平衡。但就在过去一周,局势丕变,美日联合申明已经明确表态,日本将与美国一起以实际的积极行动来对抗中共。如郭先生于4/18直播中所说,像是日本自卫队军队话可以派至海外,以及在日本设置NMD TMD反导弹系统以及中、长程导弹,可以无反应时间进行攻击以及反击等积极作为。还有郭先生所说日本将触及三项日本自二战后就一直渴望的目标:1、自卫队变成国家军队、2、成为安理会常任理事国以及3、允许拥核。日本为了国家利益,一定会坚定地和美国站在一起,台湾如果有战事,日本必定会全力对抗中共,在香港、缅甸事务上,日本也绝对会成为美国忠实的盟友、军事伙伴,在香港、缅甸进行最快的武装军事行动。脱下紧箍圈的日本,势必会在亚洲事务上大展身手

>>原报道链接>> Japan’s response to the coup in Myanma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