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纽约香草山福音部 山城小哥

耶稣基督来到世界,为我们的罪而死在了十字架上以后。祂成为了全人类的异象,做了我们永恒的王。天国其实就是一个耶稣做王的王国。因为唯有主耶稣才能给我们全然的公义和慈爱,所以只有祂配做王。虽然耶稣基督来了,但这个世界依旧是由罪人组成的世界,还不是天国。所以直到耶稣来的时候,全世界但凡有国度建立的地方,基本上也都是君主制。和以色列人必然由士师时代过渡到王权时代一样。所有人类的发展都遵循一样的神定的规律。

王权不受神律法的规范,导致了王权被滥用,神的公义和慈爱得不到彰显。没有公义的社会,本质就是奴隶社会。所以许多底层的人迫切地想用暴力去革命,推翻王权,结束自己做奴隶的命运,渴望获得公义,或者单纯地想自己做奴隶主。这就是中国古代常说的“替天行道”。然而历史现实却告诉我们,这种暴力革命除了带来无数人的死亡、文明的毁灭以外,常常革命到最后,甚至一开始就变成了单纯的王权争夺。结果常常就是建立起另外一个王权,而最后这个王权也不可避免地走向同样的腐败,甚至他比以前的更腐败专制……。于是又开始革命,人类就永远在这个绞肉机里循环。

耶稣基督却给我们启示了另外一条道路:先传福音,传神子耶稣的名。耶稣要人们先从内心的革命开始,而不是从外在的暴力革命开始。他要人们不用暴力去反抗凯撒,把凯撒的归凯撒,把神的归神。因为耶稣知道,信祂的人和族群,最终也会认识差遣祂来的公义圣洁的父神,因为子与父本为一体。信耶稣的族群最终能明白神的公义,也就自然能带下政治上的公义。

后来的历史证明耶稣基督完全正确。福音先是降服了罗马公民,然后是罗马皇帝,后来又降服了欧洲诸民族。福音化以后的民族族群,靠着福音明白了什么是彼此相爱、妥协、包容,明白了公义是神的要求,也学会了遵守契约。于是王权在欧美基督教世界中史无前例地开始慢慢顺服于神公义的主权。受福音的影响,英国国王、教会、贵族彼此妥协,签订了《大宪章》,君主立宪制终于第一次明确地出现在了人类的生活里。人类终于第一次一定程度上践行了《申命记》里合神心意的君主立宪制度。从神第一次启示到真正勉强实现,人类花了约2600年时间。接下来随着福音的归正,英国也越来越蒙神祝福,君主立宪制不断完善,结果就是经济、军事、科技上全方位强大起来……。到20世纪初,欧洲剩余的君主全部都已经是君主立宪制了。而且,在这过程中还诞生了美国。

以色列人在要求立王的时候,神通过警告以色列人告诉了全人类:神自己就是人类的王,人要求立王是犯大罪得罪神。神在这里其实暗示了当人们都顺服神的时候,还有比世袭君主立宪制更好的制度。但祂没有直接启示这个制度。直到后来,在英国君主立宪制已经比较完善的情况下,随着福音的归正,从英裔美洲移民里诞生了美国。美国建国文书《五月花号公约》里开篇说到:“以上帝的名义,阿门。我们这些签署人是蒙上帝保佑的大不列颠、法兰西和爱尔兰的国王——信仰和捍卫者詹姆斯国王陛下的忠顺臣民。”我们可以看到,开创美国的先辈们把神放在第一位,而且当君主作为信仰捍卫者的时候,他们发自内心地认同君主立宪制。到后来英国政府不公平地对待北美移民地,才导致美国独立。独立以后的美国人不再对英国王室效忠,开启了一人一票选总统、选最高执政官的先河,这和神通过祂的祭司膏立合神心意的王的方法不谋而合。神亲口说过,祂要住在以色列人中间。新约时代的以色列人就是基督徒,基督徒也都领有祭司的职份,因此神就住在基督徒里。基督徒的选择,自然就有了神的祭司膏立王的属性。当一个族群绝大部分人都信耶稣基督的时候,他们的选举就可以说等同于神的膏立。选出的王虽然受膏了,但是依旧是受宪法的约束,也就是说依旧是君主立宪。所以说,美国的民主本质就是非世袭而且有任期限制的君主立宪制。但是当一个族群绝大部分人不再信靠耶稣的时候,还盲目地信任民主,那就有巨大的风险了。因为神不住在这群人里,神的意志不能通过民众投票体现出来。所以美国人说他们的制度,是给有信仰的人设计的。而且这个有信仰,其实专指对耶稣基督的信仰。也就是说,如果美国人丢失基督信仰,美国的民主很可能在保证法治、自由的作用上会失效。这也是为什么日本、台湾、新加坡等国的法治、自由十分脆弱,必须要一定程度上依赖美国的原因,因为这些地区公民的信仰状态还不能确保该国能独立地维持法治、自由。

这里说到了民主,其实对我们基督徒而言,神从来没在《圣经》里提过民主。摩西带领以色列人出埃及的时候,若搞民主,以色列人早就回埃及几十次了。耶稣基督时代,本来彼拉多都要放耶稣,但由于犹太人群体性的狂热和无知,非要杀死耶稣,彼拉多尊重民主,于是耶稣基督被钉了十字架。神对我们基督徒在政治上的要求一直是要我们通过法治来彰显神的公义、圣洁、慈爱。合神心意的法治才是我们基督徒真正的政治追求。因而,对我们基督徒而言,不管君主制、民主制或者其他什么制度,只要能实现神要求的公义和法治,我们就支持。 民主只是一种实现法治的手段,法治才是根本的目的。民主若有损害于法治的时候,它也必须被抑制。对基督徒而言,法治简单地说就是:百姓都只需要服从人们共同授权和监督,依据神在《圣经》里彰显的祂公义、圣洁和慈爱的精神制定的法律,而不需要服从于法律以外的他人。

其实回过头来看美国和英国的法治。虽然美国更加强大,但是可能英国的法治根基其实比美国更加深厚,而且美国本就诞生于英国。美国这些年基督信仰持续衰落,若这种衰落到了一定地步,美国人还真不一定能挽救回来。而英国有一个世袭的王室,国王又长久作为英国基督教派圣公会最高领袖,王室本身就是英国国民共同的耶稣基督信仰,共同的历史等这些内心最深处的信仰、记忆、情感上的东西的实体化、人格化的存在。很多东西,只有在他人格化、实体化以后,像耶稣基督一样“道成肉身”以后。人类才能更好,更真切地去感知。所以王室在关键时刻能起到的作用,是十分强大的。有了这种随着王室的信仰、传承和习惯,在民主走得太偏离神的法治精神的情况下,国王还可以利用自己传承的合法权力振兴信仰,影响政治,起到一个归正作用。而美国却缺少这样一个王室。所以若美国真的世俗化,那危机会比英国更加严重。

最后,说一说我们亚洲黄种人的情况吧。目前汉字文化圈里,保有皇室的只有日本了。日本虽然和我们同属汉字文化圈,但日本却能明治维新变法成功,很大一个原因就是日本世袭千年的王室让日本人一直能意识到世俗暴力至强者并不是至尊者,这种政教实际上的分离保留了日本民族性里的一大部分求真精神和批判思维,给思想自由留下了许多空间。而且日本也因王室的原因实际上一直是中国周朝时代的分封制状态,各藩国实际上是有很强独立意义的封国,而不是秦以后的中央集权专制。日本变革的开始,当时就打着一个尊王倒幕的名头进行。可见日本王室对凝聚日本社会、增加日本人自我认同感、增加国民之间的彼此相爱等等都是极为重要的。然而由于日本王室自带宗教属性,这导致他整个国家难以福音化,日本王室至今没有带领国民皈依耶稣基督,也是他为什么在过去只能勉强实现君主立宪制,却不能真正自我实现法治、民主,一直要到被美国彻底改造为止的原因。日本的非福音化社会的本质,是美国在政治上不可能完全置信日本,并让其成为真正正常化国家的属灵层面的根本原因。

其实,中国人丢失了几千年的核心精神财产,除了正确的信仰以外,排第二的就是一个绝大多数人认可的王室,中国人这份宝贵的精神财产早在春秋战国时代的权力争夺战中就丢失了。司马迁在作《史记》的时候,从三皇五帝传说说起,不厌其烦地记载秦以前各统治者追溯到共同祖先炎黄二帝时代的家谱,其实侧面也反映出那个时代华夏人对一个有“合法继承权”的王室和随之而来的同胞情义的向往。人们渴望统治者看在共同的祖先份儿上,对待同胞稍微公正仁义一点。然而,可悲的是,华夏人的合法的王室血脉因为祖先的罪和与基督信仰的隔绝,早已断绝。

中国近代,晚清皇室本来在情势逼迫之下被迫要行君主立宪制改革,若真如此,循序渐进,华夏还是可以大有作为。然而,由于中国人信仰缺失,没有从耶稣基督而来的那份宽恕、赦免、忍耐精神和契约精神,有的只有几千年来“王侯将相,宁有种乎”“彼可取而代之”的篡位流氓思维。最后导致就差了那么几年时间,暴力革命开始了。清皇室被迫退位,一个稍微勉强合法的王室也没有了。后来退位前达成的契约军阀们也不遵守,君主立宪、共和等等都化为泡影。中国陷入了各方势力都打着民主共和的名头,而实际上寻求个人做专制皇帝的权力争夺战中。因为都没有信仰,所以他们没有耶稣基督带来的那种彼此体谅、彼此妥协、表里合一、尊重契约等精神。因而各方势力永远不可能相互谅解或妥协,各方都极度自私自利,各自称王,各自为神,没办法顺服在神的公义和爱里,达不成任何有实际意义的契约,……一直到被共魔乘机夺权为止。

本来按中国人的信仰状态、心智水平,由君主立宪走向法治,再走向自由和民主,最终走向有基督信仰的社会可以说是唯一的出路。但终究信仰状态的昏暗和祖先由于悖逆神所累积在中国文化和中国人心里的毒决定了中国人走不了这条路。注定要从没有任何信仰可言的权力争斗中进入共魔地狱。实在是可叹!可悲!

到如今,中国人很难再打造一个能让绝大多数中国人信服、敬畏的王室了。但如果中共里面有强人起来宣布解散中共,接受耶稣基督教会的膏立做王,进行君主立宪制改革,……按现在中国人的心智来说,还是有一丁点希望和可能的,因为目前习修宪搞终身制、世袭制,绝大多数中国人也并不在意。对于膝盖已经跪下的民族,最佳的出路是在福音里的君主立宪制。台湾的历史也证明了这一点,其实蒋经国已经都实际上的世袭了,台湾人也没有反抗。如果蒋经国自立为王,搞君主立宪,其结果和影响很可能会远比现在好,华人社会将会有一个合法的王,华人可以有一个耶稣基督以外的合法的效忠的对象,这对于基督信仰缺失的华人是多么重要!可惜没有发生。至于未来中共里面能否出现这样的王(袁世凯),就要看中国人是否有这个福报了,虽然希望渺茫,但依旧是一条正路。除此以外,神给我们华人命定的最佳结果是在推翻中共暴政以后,在国际社会,特别是美国的监督下实现法治、言论和信仰自由,然后再走向民主。最后我们华人来个福音大兴起,如同波兰一样,把耶稣基督定为华人永远的王。

让我们祈求神来做我们的王吧。唯独耶稣基督是我们永远的王。祈求神让中共这个邪恶组织早日解散。荣耀归主,阿门。

(文章内容近代表作者个人观点)

校对/发稿:飞虹

更多资讯,更多关注

纽约香草山农场GTV香草山之声

纽约香草山农场GTV-MOS TALK香草山访谈

纽约香草山农场Twitter(中文)

纽约香草山农场Twitter(英文)

纽约香草山农场 YouTub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