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紐約香草山福音部 山城小哥

耶稣基督來到世界,爲我們的罪而死在了十字架上以後。祂成爲了全人類的異象,做了我們永恒的王。天國其實就是一個耶稣做王的王國。因爲唯有主耶稣才能給我們全然的公義和慈愛,所以只有祂配做王。雖然耶稣基督來了,但這個世界依舊是由罪人組成的世界,還不是天國。所以直到耶稣來的時候,全世界但凡有國度建立的地方,基本上也都是君主制。和以色列人必然由士師時代過渡到王權時代一樣。所有人類的發展都遵循一樣的神定的規律。

王權不受神律法的規範,導致了王權被濫用,神的公義和慈愛得不到彰顯。沒有公義的社會,本質就是奴隸社會。所以許多底層的人迫切地想用暴力去革命,推翻王權,結束自己做奴隸的命運,渴望獲得公義,或者單純地想自己做奴隸主。這就是中國古代常說的“替天行道”。然而曆史現實卻告訴我們,這種暴力革命除了帶來無數人的死亡、文明的毀滅以外,常常革命到最後,甚至一開始就變成了單純的王權爭奪。結果常常就是建立起另外一個王權,而最後這個王權也不可避免地走向同樣的腐敗,甚至他比以前的更腐敗專制……。于是又開始革命,人類就永遠在這個絞肉機裏循環。

耶稣基督卻給我們啓示了另外一條道路:先傳福音,傳神子耶稣的名。耶稣要人們先從內心的革命開始,而不是從外在的暴力革命開始。他要人們不用暴力去反抗凱撒,把凱撒的歸凱撒,把神的歸神。因爲耶稣知道,信祂的人和族群,最終也會認識差遣祂來的公義聖潔的父神,因爲子與父本爲一體。信耶稣的族群最終能明白神的公義,也就自然能帶下政治上的公義。

後來的曆史證明耶稣基督完全正確。福音先是降服了羅馬公民,然後是羅馬皇帝,後來又降服了歐洲諸民族。福音化以後的民族族群,靠著福音明白了什麽是彼此相愛、妥協、包容,明白了公義是神的要求,也學會了遵守契約。于是王權在歐美基督教世界中史無前例地開始慢慢順服于神公義的主權。受福音的影響,英國國王、教會、貴族彼此妥協,簽訂了《大憲章》,君主立憲制終于第一次明確地出現在了人類的生活裏。人類終于第一次一定程度上踐行了《申命記》裏合神心意的君主立憲制度。從神第一次啓示到真正勉強實現,人類花了約2600年時間。接下來隨著福音的歸正,英國也越來越蒙神祝福,君主立憲制不斷完善,結果就是經濟、軍事、科技上全方位強大起來……。到20世紀初,歐洲剩余的君主全部都已經是君主立憲制了。而且,在這過程中還誕生了美國。

以色列人在要求立王的時候,神通過警告以色列人告訴了全人類:神自己就是人類的王,人要求立王是犯大罪得罪神。神在這裏其實暗示了當人們都順服神的時候,還有比世襲君主立憲制更好的制度。但祂沒有直接啓示這個制度。直到後來,在英國君主立憲制已經比較完善的情況下,隨著福音的歸正,從英裔美洲移民裏誕生了美國。美國建國文書《五月花號公約》裏開篇說到:“以上帝的名義,阿門。我們這些簽署人是蒙上帝保佑的大不列顛、法蘭西和愛爾蘭的國王——信仰和捍衛者詹姆斯國王陛下的忠順臣民。”我們可以看到,開創美國的先輩們把神放在第一位,而且當君主作爲信仰捍衛者的時候,他們發自內心地認同君主立憲制。到後來英國政府不公平地對待北美移民地,才導致美國獨立。獨立以後的美國人不再對英國王室效忠,開啓了一人一票選總統、選最高執政官的先河,這和神通過祂的祭司膏立合神心意的王的方法不謀而合。神親口說過,祂要住在以色列人中間。新約時代的以色列人就是基督徒,基督徒也都領有祭司的職份,因此神就住在基督徒裏。基督徒的選擇,自然就有了神的祭司膏立王的屬性。當一個族群絕大部分人都信耶稣基督的時候,他們的選舉就可以說等同于神的膏立。選出的王雖然受膏了,但是依舊是受憲法的約束,也就是說依舊是君主立憲。所以說,美國的民主本質就是非世襲而且有任期限制的君主立憲制。但是當一個族群絕大部分人不再信靠耶稣的時候,還盲目地信任民主,那就有巨大的風險了。因爲神不住在這群人裏,神的意志不能通過民衆投票體現出來。所以美國人說他們的制度,是給有信仰的人設計的。而且這個有信仰,其實專指對耶稣基督的信仰。也就是說,如果美國人丟失基督信仰,美國的民主很可能在保證法治、自由的作用上會失效。這也是爲什麽日本、台灣、新加坡等國的法治、自由十分脆弱,必須要一定程度上依賴美國的原因,因爲這些地區公民的信仰狀態還不能確保該國能獨立地維持法治、自由。

這裏說到了民主,其實對我們基督徒而言,神從來沒在《聖經》裏提過民主。摩西帶領以色列人出埃及的時候,若搞民主,以色列人早就回埃及幾十次了。耶稣基督時代,本來彼拉多都要放耶稣,但由于猶太人群體性的狂熱和無知,非要殺死耶稣,彼拉多尊重民主,于是耶稣基督被釘了十字架。神對我們基督徒在政治上的要求一直是要我們通過法治來彰顯神的公義、聖潔、慈愛。合神心意的法治才是我們基督徒真正的政治追求。因而,對我們基督徒而言,不管君主制、民主制或者其他什麽制度,只要能實現神要求的公義和法治,我們就支持。 民主只是一種實現法治的手段,法治才是根本的目的。民主若有損害于法治的時候,它也必須被抑制。對基督徒而言,法治簡單地說就是:百姓都只需要服從人們共同授權和監督,依據神在《聖經》裏彰顯的祂公義、聖潔和慈愛的精神制定的法律,而不需要服從于法律以外的他人。

其實回過頭來看美國和英國的法治。雖然美國更加強大,但是可能英國的法治根基其實比美國更加深厚,而且美國本就誕生于英國。美國這些年基督信仰持續衰落,若這種衰落到了一定地步,美國人還真不一定能挽救回來。而英國有一個世襲的王室,國王又長久作爲英國基督教派聖公會最高領袖,王室本身就是英國國民共同的耶稣基督信仰,共同的曆史等這些內心最深處的信仰、記憶、情感上的東西的實體化、人格化的存在。很多東西,只有在他人格化、實體化以後,像耶稣基督一樣“道成肉身”以後。人類才能更好,更真切地去感知。所以王室在關鍵時刻能起到的作用,是十分強大的。有了這種隨著王室的信仰、傳承和習慣,在民主走得太偏離神的法治精神的情況下,國王還可以利用自己傳承的合法權力振興信仰,影響政治,起到一個歸正作用。而美國卻缺少這樣一個王室。所以若美國真的世俗化,那危機會比英國更加嚴重。

最後,說一說我們亞洲黃種人的情況吧。目前漢字文化圈裏,保有皇室的只有日本了。日本雖然和我們同屬漢字文化圈,但日本卻能明治維新變法成功,很大一個原因就是日本世襲千年的王室讓日本人一直能意識到世俗暴力至強者並不是至尊者,這種政教實際上的分離保留了日本民族性裏的一大部分求真精神和批判思維,給思想自由留下了許多空間。而且日本也因王室的原因實際上一直是中國周朝時代的分封制狀態,各藩國實際上是有很強獨立意義的封國,而不是秦以後的中央集權專制。日本變革的開始,當時就打著一個尊王倒幕的名頭進行。可見日本王室對凝聚日本社會、增加日本人自我認同感、增加國民之間的彼此相愛等等都是極爲重要的。然而由于日本王室自帶宗教屬性,這導致他整個國家難以福音化,日本王室至今沒有帶領國民皈依耶稣基督,也是他爲什麽在過去只能勉強實現君主立憲制,卻不能真正自我實現法治、民主,一直要到被美國徹底改造爲止的原因。日本的非福音化社會的本質,是美國在政治上不可能完全置信日本,並讓其成爲真正正常化國家的屬靈層面的根本原因。

其實,中國人丟失了幾千年的核心精神財産,除了正確的信仰以外,排第二的就是一個絕大多數人認可的王室,中國人這份寶貴的精神財産早在春秋戰國時代的權力爭奪戰中就丟失了。司馬遷在作《史記》的時候,從三皇五帝傳說說起,不厭其煩地記載秦以前各統治者追溯到共同祖先炎黃二帝時代的家譜,其實側面也反映出那個時代華夏人對一個有“合法繼承權”的王室和隨之而來的同胞情義的向往。人們渴望統治者看在共同的祖先份兒上,對待同胞稍微公正仁義一點。然而,可悲的是,華夏人的合法的王室血脈因爲祖先的罪和與基督信仰的隔絕,早已斷絕。

中國近代,晚清皇室本來在情勢逼迫之下被迫要行君主立憲制改革,若真如此,循序漸進,華夏還是可以大有作爲。然而,由于中國人信仰缺失,沒有從耶稣基督而來的那份寬恕、赦免、忍耐精神和契約精神,有的只有幾千年來“王侯將相,甯有種乎”“彼可取而代之”的篡位流氓思維。最後導致就差了那麽幾年時間,暴力革命開始了。清皇室被迫退位,一個稍微勉強合法的王室也沒有了。後來退位前達成的契約軍閥們也不遵守,君主立憲、共和等等都化爲泡影。中國陷入了各方勢力都打著民主共和的名頭,而實際上尋求個人做專制皇帝的權力爭奪戰中。因爲都沒有信仰,所以他們沒有耶稣基督帶來的那種彼此體諒、彼此妥協、表裏合一、尊重契約等精神。因而各方勢力永遠不可能相互諒解或妥協,各方都極度自私自利,各自稱王,各自爲神,沒辦法順服在神的公義和愛裏,達不成任何有實際意義的契約,……一直到被共魔乘機奪權爲止。

本來按中國人的信仰狀態、心智水平,由君主立憲走向法治,再走向自由和民主,最終走向有基督信仰的社會可以說是唯一的出路。但終究信仰狀態的昏暗和祖先由于悖逆神所累積在中國文化和中國人心裏的毒決定了中國人走不了這條路。注定要從沒有任何信仰可言的權力爭鬥中進入共魔地獄。實在是可歎!可悲!

到如今,中國人很難再打造一個能讓絕大多數中國人信服、敬畏的王室了。但如果中共裏面有強人起來宣布解散中共,接受耶稣基督教會的膏立做王,進行君主立憲制改革,……按現在中國人的心智來說,還是有一丁點希望和可能的,因爲目前習修憲搞終身制、世襲制,絕大多數中國人也並不在意。對于膝蓋已經跪下的民族,最佳的出路是在福音裏的君主立憲制。台灣的曆史也證明了這一點,其實蔣經國已經都實際上的世襲了,台灣人也沒有反抗。如果蔣經國自立爲王,搞君主立憲,其結果和影響很可能會遠比現在好,華人社會將會有一個合法的王,華人可以有一個耶稣基督以外的合法的效忠的對象,這對于基督信仰缺失的華人是多麽重要!可惜沒有發生。至于未來中共裏面能否出現這樣的王(袁世凱),就要看中國人是否有這個福報了,雖然希望渺茫,但依舊是一條正路。除此以外,神給我們華人命定的最佳結果是在推翻中共暴政以後,在國際社會,特別是美國的監督下實現法治、言論和信仰自由,然後再走向民主。最後我們華人來個福音大興起,如同波蘭一樣,把耶稣基督定爲華人永遠的王。

讓我們祈求神來做我們的王吧。唯獨耶稣基督是我們永遠的王。祈求神讓中共這個邪惡組織早日解散。榮耀歸主,阿門。

(文章內容近代表作者個人觀點)

校對/發稿:飛虹

更多資訊,更多關注

紐約香草山農場GTV香草山之聲

紐約香草山農場GTV-MOS TALK香草山訪談

紐約香草山農場Twitter(中文)

紐約香草山農場Twitter(英文)

紐約香草山農場 YouTub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