撰稿: 何处是我家

图片来源网络

黄河流域和长江流域是中华文明华夏文化的发源地。黄河水,长江水滋养了多少的民族,有多少的人类在这里繁衍生息,世代饮用河水利用河水。非常痛心的是今天黄河水已被严重的污染是不争的事实。而又有多少的人却被逼无奈的只能喝黄河水,却鲜有人描述。

我家乡的亲人被动却以饮黄河水而自豪:尝尝我们现在喝的水,好不好喝?这是黄河水,我们现在喝黄河水比以前的水质好很多 。有三波人说了同样的话。

第一次听到姐姐和哥哥骄傲牛哄哄的语气。喝上黄河水似乎是有了美好未来,明天就海阔天空。我内心无比的痛苦,无比悲伤。

第二次是战友好哥们。已经是镇长的他有了共产党的干部具备的所有标准,腐败,装腔作势,无所不知无所不能,上知中南海的内幕,远晓联合国的计划。

第三次是县政协主席和副县长请客,满桌子的当地的特色菜,酒足饭饱后对我说的话:我们县把黄河水引过来,现在全县人都喝上黄河水了,每个村各家各户拧开水龙头就是黄河水”。我的青天大老爷,“感谢”你们解决了几十万人的饮用水。

我多么想问他们一声:为什么喝黄河水?黄河水安全吗?

我更想问问我的哥哥姐姐:可曾记得,村边的敞口井,甘甜的井水,还有那幅田园画——每天在井边提水及挑水的男人们。(村子的四个方向都有一口甘甜的水井)。井和井里的水去了哪里?

记忆最深刻和无比怀念那时每年夏天很少能吃上几次的凉面条,在面条煮熟时临时去井里提水来冲刷两遍。那真是美味!今天,我也想问问我的好哥们和县里的领导们,你们的父母,亲人,周围熟悉的人,患癌症的减少了吗?那么多得癌症的好转了吗?黄河水质到底怎样?你有专业的化验报告吗?为什么要从百公里外把黄河水引到我们那里成为饮用水呢?我们的父母和祖先在没有黄河水时,喝的是什么?没喝水吗?

我的直觉告诉我:除去引黄河水于百公里以外,你们别无选择,已经无水可喝。我没有调查过,也没有多少证据证明有多少的县,市,省,在引用黄河水,或这河水那河水的。最重要的原因是,深层地下水已经严重污染,不能直接饮用。

记得大概十五年前,读过几篇关于华北五省两个直辖市地下水下降造成的地质下陷和极其不稳定,以及土壤农药残留物严重超标,中原几个省份地下百米内的水濒临枯竭,同时也不能饮用,重金属严重超标。就是休养生息一百年,能不能恢复到上世纪六十年代,都是个问号。这是在休养生息的假设下。可这几亿的人去哪里过着修养生息的一百年啊!

短短的七十年,CCP统治下以假治国,以骗治国。看似 空前万众一心,经济,生活这边独好,世界唯我独尊。喝的却只能是黄河水。难怪小粉红和外交部不说人话。是他们黄河水喝多了,以至于中毒太深!今天,月球CCP已经瞄上了,月球要危险了。北极也染指了,北极要完蛋了。小粉红嚎叫的更欢实了,义和团也重新摆姿势了。但是小粉红、义和团,你们已经无水可喝!

共产党的涸泽而渔,不讲科学,盲目自大的文化生态。假,大,空的管理模式体现在各个角落。我的亲人们!我的故乡的人们!我的十四亿的同胞们!您们已经身处绝境!因为中国共产党作恶是无处不在!是深入骨髓的!是无孔不入的!是让人 无处可走的!

您们,我,及所有的人,已经别无选择,就像对美国、欧盟、日本、澳洲、加拿大等等许多国家国家来说,“灭共”是必选项,是唯一的。

很多人还在自我陶醉,自我安慰,我不喝黄河水。我不生活在中原地区,难道长江水安全吗?黑龙江水,嫩江,珠江,怒江,澜沧江,雅鲁藏布江的水就可以饮用吗?就安全吗?因为身处下游,东南亚诸国们不也生不如死吗!怕的要死吗?干掉CCP,也是他们的必选课。

最近福布斯配合着中国共产党给世界送来了一个黑色,荒诞的冷幽默。农夫山泉老总成为中国首富,以生产矿泉水为主业,产品的资源主要是浙江千岛湖深层地下水,长白山洁净的水,更滑稽的是发现了长白山水的价值。我不用化验,不用求证,我也知道长白山的水好于黄河水,长江水——猪都知道。

我还知道而且亲自喝过最好的自来水是—— 冰岛的。(冰岛也要多加小心)不记得是俄罗斯还是哪个国家学者,形容共产党就是一个寄生虫。他们对人类没有任何价值,对社会也没有任何贡献,他们不讲科学,摧毁民主。到处寻找宿主,而且会迅速的吸干宿主血液。又马上寻找下一个宿主。中国共产党更是。这就是当郭先生提到CCP接下来的目标顺序,是香港、台湾、新加坡等等。

同样为什么九百六十万平方公里没有一块净土。因为CCP的诞生是撒旦的诅咒,魔鬼的化身,他们的文化,是黑帮流氓也所不齿的。CCP所到之处是毁灭性的,是寸草不生的,是拔园式的。是让人身处绝境的。

您们,我们都已经别无选择!不信,亲爱的战友们!试问现在地球上,还有一个没有CCP病毒的地方吗?

其实,第一次我就喝出了黄河水的味道——苦涩!绝望!

(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

审稿:Gradient Boost

【澳喜文章1】

【澳喜文章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