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編輯:翼族

圖片來源:雅典娜農場設計組(Anson)

中國人的民間信仰體系十分龐大,特別是漢族,自遠古以來就是一個信仰多神的民族,門神灶神財神土地爺……各地民間奉祀的神靈之多,數不勝數。封建王朝的皇帝們將自己稱作“天子”,作為神在世俗世界的代言人,以此來樹立萬民統治者的正統性,即便如此,卻從來沒有一個“天子”能活過百年,更別提萬歲萬歲萬萬歲了。

到了近代,出現了一群所謂的無神論者——中國共產黨員,唱著《國際歌》:從來就沒有什麼救世主,也不靠神仙皇帝……他們打著無神論的旗號,依靠暴力和欺騙盜取了江山,開始滅佛、滅真主安拉、也滅基督耶穌,中國人民一夜之間彷彿都開始追求人類最高的共產主義信仰,不再需要任何上天的神靈了。

隨後,中共又通過一波波造神運動,將毛澤東推向了神壇,中共的最高領袖成了無所不能的神,一個活著的神。諷刺的是親手將毛推向神壇的劉少奇卻死於此“神”之手,而肉身化為臘肉的毛大神也並沒有萬歲萬歲萬萬歲。只是直到今天,還有不少中國人把毛的畫像掛在廳堂、懸在車上,以保佑平安,因為在他們的心目中,毛就是神!而更可笑的是,新的一波造神運動又在神州大地興起,東方紅太陽升,中國又出了一個習大神……

所以很顯然,提倡“無神論”的中國共產黨,並不是真正地認為世界上沒有神,而是他們把自己當成了神。只是中國人民並沒有在這些“共產神”的統治下過上幸福的生活,相反多年以來一直生活在貧窮和疾病之中,直到改革的聲音在八十年代末達到高潮並釀成了一場血腥的六四事件,之後中共為了續命才不得不半遮半掩打開國門,西方流行的天主教基督教在中國也獲得了一定的生存空間。

其實自13世紀以來,天主教傳教士就在中國開展了活動,一直到20世紀中旬,天主教的活動受國際勢力影響有起有伏,但到了1949年中共上台之後,天主教堂在中國被視為西方帝國主義的一種形式,天主教徒與其他基督徒受到嚴重的懷疑和攻擊,梵蒂岡和中共陷入了爭奪天主教徒的鬥爭中。

1957年,北京成立了中國愛國天主教協會(CPCA),對中國天主教徒實行控制,拒絕梵蒂岡的權威,並任命自己的主教,但可笑的是有時侯中共任命的愛國天主教的主教甚至都沒有受洗過。根據2011年皮尤研究中心(Pew Research Center)的估計,中國900萬天主教徒中,約有570萬在愛國天主教會登記,其餘的人則成為地下教會的教眾,他們不得不面臨中共的迫害。

對於中共來說,信仰自由只不過是一塊遮羞布,多年以來梵蒂岡一直不承認中共愛國天主教對於中共來說只是一件不大有面子的事情。然而到了2018年,梵蒂岡卻有一位重要人士給中共遞上了這塊天主教的遮羞布,他就是最近捲進倫敦醜聞的紅衣大主教彼得羅·帕羅林(Pietro Parolin)1】。正是這位教廷現任國務樞機卿,梵蒂岡的國務卿,促成了梵蒂岡與中共的無恥交易,將中國數百萬地下教會的教眾出賣給中共,為中共打壓真正的天主教徒背書。

2018年9月22日,梵蒂岡與中共政府簽署了有關主教任命的臨時協議,協議自10月22日起生效,有效期兩年。正是由於梵蒂岡的背書,在過去的兩年中,中共對天主教人士進行了持續的打壓和迫害,在全國各地大肆拆除和燒毀天主教堂,踐踏宗教信仰的活動愈演愈烈。2020年協議到期後,梵蒂岡再次與中共續簽了該協議,引發了各界的強烈不滿。而梵蒂岡甘願冒天下之大不韙和中共勾兌的原因,據郭文貴先生爆料,就是因為梵蒂岡某些人每年從中共那裡接受高達20億美金的賄賂,而這其中就包括了紅衣大主教彼得羅·帕羅林。

這位利欲熏心的“宗教人士”,只是披著宗教外衣行破壞宗教信仰之事,不但沒有追隨神的旨意,甚至喪失了做人的基本道德,使得兩千多年來追求仁與愛的天主教在中共國成為一個“中國共產黨特色的天主教”。隨著中共的日暮西山,這位假宗教人士的醜行,也必終被公佈於天下,並接受全世界人民的審視和拷問。這位梵蒂岡的大佬——彼得羅·帕羅林紅衣大主教,不但要接受法律的審判,接受兩千多年來的宗教審判,還會被永遠地釘在歷史的恥辱柱上。

(文章內容僅代表作者觀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