更多真相,请关注 GtvGnews

西班牙2021年4月13日电/西喜社——

按照中共党史的记载:

1959年4月18日-28日第二届全国人民代表大会第一次会议在北京举行,大会选举刘少奇为中华人民共和国主席;

6月29日-7月2日 毛泽东在庐山同各协作区主任谈话指出:“大跃进”的重要教训之一就是没有搞好综合平衡;

7月2日-8月16日 中共中央在庐山先后举行政治局扩大会议(7月2日至8月1日)和八届八中全会(8月2日至16日);

1962年1月11日-2月7日 中共中央在北京举行扩大的工作会议。参加会议的有中央和省、地、县委四级主要负责人和部分大厂矿和部队的负责干部七千多人(因此又称“七千人大会”);

9月24日-27日中国共产党八届十中全会在北京举行。毛泽东作关于阶级、形势、矛盾和党内团结问题的讲话;

1963年2月11日-28日中共中央在北京举行工作会议。会议讨论关于在城市开展“五反”运动;

5月2日-12日 毛泽东在杭州召集有部分中央政治局委员和大区书记参加的小型会议,讨论农村社会主义教育问题。这次会议制定了《关于目前农村工作中若干问题的决定(草案)》(简称《前十条》);

9月6日-27日 中共中央在北京举行工作会议,会议制定《关于农村社会主义教育运动中一些具体政策的规定(草案)》(简称《后十条》)。

这几年的党史大事记依旧是各种会议、各种决定、各种运动。看似枯燥无味的记录,其实“埋在”下面的是各种“斗”。中共从建党的“根儿”上算起,就是来自善于发起各种“斗争”的共产国际,更何况建国后的二十八年中,是一个“与天斗、与地斗、与人斗,其乐无穷”的毛领导着这个党和国家。

这种“祖传”的、不择手段的“斗争”基因,直接写在了中共的血液里,世代相传。我们先来回忆及阐述一下毛在建国后的内斗、权斗大体脉络,读者们便能够更好的理解这几年,以及后几年所发生的,没有写进“历史”的一切了。

上篇文章已经提到,苏共“二十大”后,毛嗅到了他独裁路上的“权力危机”。便发起“双百”运动,“清君侧”不成。又开始要“冒进”实现共产主义,周恩来“反冒进”,毛便 “反反冒进”要“罢相”周恩来,最后把周整治得服服帖帖。

而这只是他整身边这些手握重权的“肱骨老臣们”的一个开始。而在此之后,毛内斗保权的基本手段就是“拉一派,打一派”,其大体脉络便是“先治服周恩来,之后拉拢刘少奇一起去斗彭德怀;彭倒后,扶植起林彪,再拉着周恩来一起去斗刘少奇;刘倒后,扶植起‘四人帮’,再拉着周恩来一起去斗林彪;林死后,想斗周恩来,无奈力不从心,没多久他们二人也死掉了。”

了解了这个“脉络”,下面发生的历史便更好理解了。下面我们就来看看这几年到底发生了什么。

窃得了泱泱大国的政权之后,民生、经济不管不顾,全党用尽心思玩“权斗”,悲哉。

编辑:蚂蚁兄弟;校对:阿伯塔;发稿:神奇四侠

欢迎加入西班牙巴塞罗那喜悦农场